[Y Vs. 2]博弈

发言 回复打印

270100条/页,3页

1 2 3
您是第35990位读者

楼主 我不会写2009/6/1 3:25:00

狗生日前来还陈年旧债,这次绝不再坑。

因为个人能力有限,先声明
我不会写CP一带一
我不会写第八个字母
我不会写甜文
555555..................
所以请做好失望准备

先把旧的发上来,稍后更一点新章节

I.Prisoner’s Dilemma

题注:Prisoner’s Dilemma 即囚徒困境,可能是博弈论中最著名的例子。起源的故事是两个犯人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同时被police审讯,两个人无法互通消息。police告诉两位囚犯,两人中只要有 一人能告发对方,就能得到从宽处理,另一人将被判刑。可实际上如果两人互相告发,因为证据确凿都会坐更久的牢。相反,如果两人都不认罪,便可被释放。对两 个囚犯来说,选择告发对方才是对自己有利的选择,因为一旦对方背叛而自己保持沉默的话,自己的下场将是最惨的。只有在双方都不利己,并且信任对方不会告发 自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一起被释放。

故事中的Y2面临的正是这样一个类似的情况,然而,笔者对他们的处境一点也不同情(自殴,其实等全写完了还是觉得有点同情的,爆)。至于他们是怎么陷人这种状况的,有着无法调和的性格矛盾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原因(还不是你Y出来的)。只能说,归根结底这是RP的问题。

--------------------------------------------------------------------------
B市初秋一个寻常的阴雨绵绵的早晨,M大学经济学院最年轻的教授之一樱井翔一手抖着雨伞,一手握着一杯咖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手底下那几个研究员之前似乎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突然一下子鸦雀无声。

樱井不以为意走进了自己的隔间。研究员之一对新来打工的本科生做了一个送资料进去的手势。本科生摇摇头,用手在脖子那里划拉了一下。这时候里边突然传来“哐”的一声,果不出所料,樱井翔发飚了。

“啪”,樱井翔把刚邮寄来的学术期刊朝垃圾桶扔去,书脊砸到垃圾桶的边缘发出一记响亮的碰撞声,然后掉在了旁边的地毯上,垃圾桶在不屈不挠地晃动了几下之后,倒在地上。昨天刚倒进去的碎纸屑散落一地。

“喂,你们,谁拿个吸尘器进来!”

气急败坏的吼声。几个研究员不禁哀叹,知道至少未来一星期的曰子是不会好过了。

同一时间,在斜对门的办公室里一边静谧。尽管是阴天,早晨的光线还是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渗透到室内,照在于书桌前酣睡之人的脸上。这个人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扭个头避开光线,毫无爬起来的打算。

和樱井翔的办公室相比,这间办公室乱得简直像个仓库。M大学连非经济学院的人都知道樱井教授是出了名的龟毛,所有的资料全都在铁柜子里分门别类的存放着,书架上的书都是按照字母表顺序排列的。全校的人也知道,二宫和也教授的办公室,在最乱的时候连能踏足的一方地板都没有。

这个早晨,二宫书桌附近的地板上就散落着不少写满了算式的稿纸, 还有几个铅笔头,显示着办公室主人彻夜工作的痕迹。系里的勤杂工悄悄地推门,把装着新一期《战略者》的牛皮纸袋放在地上,又掩上门走了。二宫浑然不觉,依然在爆睡中。

二宫算是M大的一个传奇。当年他在西海岸的一所名校花三年就拿到了一般要五六年才能拿到博士的学位, 并且在论文答辩之前就拿到了M大终身教授的职位。二宫原来本科是学数学的,因为大学时写了一篇博弈论相关的论文,反而被经济学院的老头们一眼相中。可是人 经济学院之后却改走了最枯燥最繁琐的计量经济学这条路,算是填了系里的空白。

二宫虽可说是个天才,但是作为教授却不太合适。学生们大多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他又是个懒于解释的人,板书也少得很,让学生们苦不堪言。所以说上他课的要 不就是聪明的,要不就是笨到不怕死的家伙。他每年只在春季教一门课,几乎一半人会被当掉,另一半人低空飞过。但是学生都说,二宫教授的课哪怕只听懂 10%,也能学到不少, 还流传出一句“不人Professor K的地狱,枉进M 大经济学院”的M大俗语。

不过这会儿,开办地狱的Professor K 在梦中露出一个好像是很满足的笑容,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惹毛了一个人。

不到中午,喜欢八卦的经济学院的学生中已经传开了这样的耳语。
-Professor K又在《战略者》上发了驳斥S教授的论文?这是第几篇了?
-第二篇了。Professor K还在注解里写了很过分的话。
-说实话,系里干脆安排S教授和他公开辩论算了,我们也能开开眼界。这样在期刊上论战不是让系里的脸面很难看。
-系里那些老头根本摆不平他们两个。不过Professor K 也有点过分啦,毕竟S教授才是我们学校博弈论领域的招牌不是,他在《战略者》这样的专门期刊上和S教授打嘴仗,难道是想抢年终的纳什奖?
-你没上过Professor K的课不知道,他是最不在乎这些奖的人啦。我怀疑是私人恩怨。
-他们学生时代一直是同校同级的,可能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是为了女人?
-也可能是为了男人,哈。
众人一阵哄笑,午餐就在关于教授的八卦中结束了。

樱井发誓绝对不做找上门去和二宫理论这种没风度的事情。本来学术自由嘛,谁也没规定同个学校的教授不能发表不同观点的论文,虽然那个算计鬼二宫根本就是故 意越界来挑他细节上的刺。樱井只是想要找到个机会和二宫探讨一下前后几篇文章里的观点。是的,仅仅是探讨一下而已。结果早上教授的例会,二宫照样睡过头缺 席了。下午的博士生研讨会,结束之后二宫被自己课上的学生拖住了问问题。晚上樱井下了夜课回到系里才知道二宫竟然去P大参加论坛了,要过了周末才能回来。

樱井的郁闷无处发泄,在退回了五个研究员中四个整理好的实验数据,并且骂哭另外一个之后,只能强拉生命科学院的相叶雅纪出来喝酒。相叶是樱井大学时代的室 友,他的好处在于能听你抱怨,等你说完了说累了没力气了,他还是劝你再喝杯酒,然后你倒发现自己舒坦多了。樱井把新一期的《战略者》往吧台上一扔,也不说 话。相叶心知肚明地翻到二宫论文的那页,刚看了几眼就笑了出来。樱井瞪了相叶一眼,相叶也不恼,说道:“Nino还是这种风格呢。真怀念啊。”樱井没好气地说 道:“他这是存心找茬。”

相叶看了樱井一眼,说道:“先攻击别人的好像是你吧,上一篇文章你可是不带脏字地骂了他不少话。说人家是‘some overly detail-oriented geek’ 的是你吧。”

樱井灌了一大口啤酒,辩解道:“那是他先不声不响地写了论文驳斥我的第一篇文章。还发在同期《战略者》上。他这个数学系出身的freak, 通篇都在挑我计算上的小误差,明明我关于coordination game的理论是完美的。这家伙事先连招呼都不跟我打,真是……真是一点也不讲同事爱。”

相叶强忍住笑说道,“人人都说你被惹毛了,我看他才被你惹毛了。毕业以后我很少看他这么牙尖嘴利的了。在你来M大之前,我和他偶尔出来喝酒,他一晚上连屁也不放一个,听说整天在办公室里研究证明到第二天早上。怎么样?你还打算接着再反驳回去吗?”

樱井又去翻看那本期刊。二宫在第一段写道:“ I do admit that I should have notified Mr. S before I sent my first paper for publishing. However, I do have my standards and as Mr. S himself has kindly pointed out, I’m an overly detail-oriented geek. That’s why I’m writing this paper. Unlike some careless people, I’m going to put my comments of sarcasm in the footnotes, so the readers can choose whether to read them or not.”

然后文章的注解填满了对樱井上篇文章里言论的讽刺挖苦。正文倒是都在正经地讨论学术问题。樱井也不得不承认二宫的观点对他的理论有完善和补充。在他正想着要放弃这场争论的时候,看到二宫最后一个注解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

“After all, this part of Mr. S’ theory can hold only if I’m wrong and he is right. Unfortunately, I’m not and he isn’t.”

这个不讲理的家伙!

相叶看着樱井千变万化得近似抽筋的表情,几乎又要笑出声来,说道:“我虽然对这方面懂的不多,不过这是不是就是coordination game的一种呢?你们需要选择同样的策略才可以双赢,比如都写下去,或者都不写下去。不过现在却猜不到对方会选什么。”

“不对哦。”樱井对相叶说:“我觉得更像囚徒困境呢。我们都觉得眼前写下去坚持自己的立场保留面子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样的选择可能会导致两败俱伤。 其实只有选择同时不写,才能得到双赢的局面。不过想要选择不写的人,会害怕另一方选择写下去,这样不写的一方就是承认失败,完全占了下风,损失很惨重 呢。……相叶?”

“我,被你搅得有点头晕了。从以前就是你和小二愿意讨论这些,抓不到人你不如现在打电话给他啊,我觉得你们如果合写论文的话,搞不好能一起拿那个什么纳什奖哦,说不定诺贝尔也有可能,” 相叶揉了揉太阳_Xue。

樱井笑笑,意识到自己一讲起博弈论就滔滔不绝的职业病又犯了。不过相叶倒是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即使不能和好,但是学术上能合作是一件对他和二宫都有好处的事情,二宫这么聪明的人,也应该明白其中道理

他摸出手机,调出电化簿,一边寻找二宫的名字,一边喃喃念着:“Ninomiya, Ninomiya, Ninomiya ……”,樱井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念这个名字了。自从两年前回到学术界在M大任教,二宫对他的态度就一直很生硬,倔强爱面子如他自然也不愿意去自讨 没趣,结果全校都知道经济系的两个希望之星是一山不容二虎,也有人说是冤家路窄。其实樱井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对二宫的称呼 变成了那家伙,那个算计鬼等等。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叫他的名字了。“Ninomiya, Nino……”樱井感觉到发出这个名字时舌尖的轻_chan以及和上颚少许的接触,发现这个名字不管怎么念都显得那么绵软,没有办法不温柔地去念,然后他的手指停 住了。

Matsumoto……

Ohno……

Matsumoto……

Ohno……

……

在电影学院松本润的名字后面,直接就是建筑学院的大野智。在反复确认了很多遍之后,樱井终于死心了。他的电话簿里,根本就没有N开头的人。虽然相叶说二宫 的手机没有换号,但是樱井在当年手机掉进水里换卡的时候并没有重新向二宫确认电话号码。大概是因为当时他把二宫的电话号码记得很熟,且又时常见面不需要打 电话,所以觉得不输人也没关系。结果仅仅是10位数字,曾经记得那么牢以为再也不可能忘记的东西,竟然也会在不经意间消失在记忆库里。大学选修的心理学人 门中说人的长期记忆可以维持无限长并且有着无限的容量,樱井想那根本就是个谎言。

看着相叶疑惑的表情,樱井只能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一边痛恨自己拉不下脸来向他询问二宫的手机号码,一边挤出一个笑容说:“我回家再打,看着资料讨论,比……比较方便。”相叶于是不置可否地转过头去继续喝酒。

此时此刻的二宫,在N市中心的旅馆房间中沉睡着。虽然窗外便是世界上最繁华的T广场的不夜天,但是厚重的窗帘把这一切都隔绝了出去。黑暗的房间中,只有床头矮柜上未关的手机发出一闪一闪的蓝色荧光。

-------------I END------------------


1.文中写到的经济学家用论文对骂是确有其事。听学姐说起之后去拜读过,虽然正文看不懂,但是注解看得懂。。。专家吵起架来居然也很小孩子气。
2.M大,P大,N市,T广场,西海岸名校(S大)等等全都是现实存在的,话说这文里基本上缩写或者有名字的地方,都是现实存在的。
3.在博士毕业论文答辩之前就拿到名校终身教授之职的事的确发生过。一般在美国大学要教六七年才能申领终身教授,而且失败率也很高。但是美国的经济学家 Larry Summers就是在博士毕业论文答辩之前就被聘请为MIT的终身教授。此人是克林顿Zheng__Fu的主要顾问,后来又当过哈佛大学的校长,而且相当年轻。不过说错了一句话给人开了,当然这与本文无关,orz。
4.学数学出身在本科写下博弈论论文的正是现代博弈论的奠基人John Nash本人。可是当时他在数学系的教授因为他论文里的数学部分过于简单,忽略了他天才的理论。看过电影美丽心灵的人就会知道此人。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2 我不会写2009/6/1 3:26:00

II. Games of Chicken

题注:看过电影Pikanchi第一部的读者或许还记得瀑走族看着摩托车朝墙壁飞驰的游戏,就看你敢不敢在离墙很近的地方才刹车,这就是Games of Chicken的最早来源。选择退让的那个人会输,双方都不愿意停车的话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输掉的那个就被称为chicken.
------------------------------------------

十月的长周末过去,M大就发下了秋季下半学期的课程列表。从来不在秋天讲课的二宫教授居然要开一门数学在博弈论中的运用课程,这可以说是两位年轻 教授争斗的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二宫教授似乎有心把战场从研究转移到教学,在从P大回来以后就一直在筹划这门课。这种把课程开到他人专业领域的情况在M大 从来没有发生过。而樱井教授也一直没有新论文出炉的动向。据一些高年级的学生指出,在不合作的前提下,樱井教授和二宫教授都已经很难在自己原有论文的基础 上做出更深层的成果或者提出什么新颖的论调。不过从樱井手下的研究小组传出的八卦表明,战略者上的论文之争似乎已经不是樱井教授现在手上的重头戏,他正为 一个和大企业管理层合作的项目忙得不可开交。

所以当二宫教授的新课被正式列上名单,M大上下都在争论这一局究竟是二宫教授赢了还是樱井教授无暇他顾导致的结果。不过,对经济学院的学生来说,这件事情并非只是关乎看戏而已,而是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樱井教授的博弈论应用每年春季开课,是M大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年年爆满,还有其他学院的学生来旁听。他的课只能用滴水不漏四个字来形容,从讲义到作业到 考试,从来不会出现差错,也不会出现任何超出他开学计划的情况。不是人人都能在他课上拿A,但是每个人上完之后都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得到了自己应 有的成绩。所以他的博弈论应用,几乎算是一门经济专业必修。可是现在,二宫教授的新课介绍中赫然写着:“为保证经济学院学生有更好的数学基础进行博弈论的 学习,本课为春季博弈论应用的必修前提。”雪上加霜的是,二宫教授的新课是半学期制度,和全学期制课程的期末论文讲演的准备冲突在一起。尽管如此,在一片 哀嚎声中,二宫教授的新课还是在注册的第一天就宣布满员。

开课两个星期以后,班上每一个同学感到自己唯一得到提升的似乎就是对二宫教授的崇拜和尊敬。无论课上的同学看起来多么茫然,二宫教授都能保持着自己的步调 讲下去。在难得有人问问题的时候,二宫教授往往会低着头,用左手抱着右手的手肘,轻轻地晃动几下夹着粉笔的右手的手腕,好像在叩击着什么,数秒钟之后就会 在黑板上一气呵成地写出完美的答案。这个小动作被八卦的经济学院学生们在午休时模仿很多次,不过二宫教授与这个小动作相伴的大脑飞速运转过程却没人能学得 来。所以当他把第一次测验的成绩发下来的时候,据可靠消息称,超过一半的同学都哭了。

第二天中午,一年级的生田斗真同学坐在食堂里看着自己的考卷,上面的分数是很幸运地低空飞过,但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高兴的表情。突然手里的卷子被人抽走,生田抬头对来人说道:“郭,你那个变态老板的课,我上不下去了。”

同样是一年级生的郭智博坐到生田对面,很挫败地说:“今天他又问我,‘郭,昨天下午的课听懂没有?’,我都在他那里做了一个月小工了,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他课上那个是你不是我。”

生田苦着脸说:“你有没有办法偷到他的讲义,笔记越来越难整理,我很难拿去给我老板看。”

郭智博耸耸肩说道:“其实他是没有讲义的。”

生田叹道:“是哦,他今天来上课什么都没带,在四块黑板上写了四个定理,然后用手指着口头证了一遍。我只听懂了八分之一。”

郭智博同情地看了生田一眼,没有再说话。

午饭后两人各自去教授那儿打工,郭智博刚和生田说完话,二宫教授就从走廊的另一头过来了。他看了一眼走进樱井办公室的生田,对郭智博说:“今天没什么事 了,你可以先回去。” 郭智博知道二宫教授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办公室用他那个已经很旧的iPod??Nano听博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让大脑休息,心想 二宫教授刚刚用单元测验虐待了一班学生,虽然嘴上不说想必心里还是有点担心那么凄惨的成绩,大概是需要一个人待着想想接下来的计划。

这边生田一进到樱井的办公室就被请进樱井的隔间。生田看着樱井教授脸上露出很亲切的笑容,不由得感叹自己不该在一个月前就上了贼船。

那是生田第一次被请进樱井教授的隔间,发现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井井有条,唯一不太协调是墙上有一幅加利福尼亚尼诺米亚棒球队的海报。生田想大概樱井教授是在 加州念书时迷上的球队,很多的棒球迷都是死忠,就算是经济教授也不会例外。樱井教授当时正在读一本博尔赫斯的书,看生田进来,只是把秋季下半学期的课表推 到他面前。

等生田读完,樱井教授合上书,笑道:“我听说你下学期想上我的博弈论应用。二宫教授的课会对你很有帮助。”

“可是教授,我的数学基础并不好,何况我是管理学院,不是经济学院的学生,不需要上这门课啊。”

樱井教授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可是一个难得机会。原来二宫教授的这门课是开不出来的,后来系里答应给他半个学期。如果想要上好我的博弈论,一定要上这门课。”

生田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教授,你是要我,一个管理学院的一年级生,去上经济学院最难的教授原本是一个学期现在浓缩成半个学期的课?”

樱井教授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诶?你不是经济学院的?你是二四六来的?那个一三五来的呢?他是经济学院的?”

“教授,那个是郭。他是学计量经济的。”

“啊,不好意思我搞错了,那他今天干什么去了?”

“教授,二宫教授在招新助手,他面试去了。”

樱井若有所思地用指背的关节敲着桌面,对生田笑了笑,说道:“其实呢,我很想知道二宫教授在他课上讲了什么,我好配合着来准备我春天的课。你也知道,这门 课现在是我那门博弈论应用的必修前提,中间良好的衔接是很重要。可是我不能直接问二宫教授要他的讲义,这也是学者研究的一部分嘛。我这里的研究员都已经做 了很久,如果他们去上这门课,二宫教授会觉得我不信任他,这样也不太好。你去上那节课,对你本身也没有坏处,如果有什么不会的可以尽管来找我帮忙。我也顺 便看看你每次的笔记和作业,了解一下进度。”

生田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安排的,是一个007的工作。

不过在樱井教授的帮助下,自己的作业都能顺利过关,同时得到经济系最好的两个教授的指导,也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这次考试也成为为数不多及格的人之一。樱 井在看过生田的考卷以后似乎也很满意,而且告诉生田,这次的试卷程度偏难,二宫也不是不近人情的,接下来可能会降低难度。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生田并没有感到接下来的几次作业有难度下降的痕迹。相反的,每次作业中都有一两道题目对生田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后面一两 次,就连樱井教授也无法当场解决。樱井教授似乎从解题当中得到了不少乐趣,但是生田就惨了。接下来的期中考试,他毫不意外地挂了红灯。

然而樱井教授看到试卷的反应非常奇怪,他没有帮生田分析考试的得失和每题的解法,只是盯着考卷最后的一道题,然后让生田去找一个也在二宫课上的学生来。生 田虽然不太明白樱井教授的用意,还是去请来了另一个学生。两张试卷并排放在一起,生田才发现,自己考卷上的最后一道题在另外一张考卷上根本就不存在。三人 又把过去的几次作业对比了一下,发现那些出奇难的题目也只有生田才有。送走了另一个学生,樱井叹了口气问生田:“你的分数是47。我问你,及格线是不是 48?” 生田很无力地点点头。

樱井敲了敲卷子说:“你可以去二宫教授那里把分数要回来。他给学生出不同的作业和考卷,违反学校和学院的规定。”

为了自己的GPA, 生田不得不拿着自己的卷子和同学处借来的原版考卷到二宫教授处讨说法,二宫正懒洋洋地半躺在自己的椅子上晒太阳。他听了生田的来意后,转了转眼珠说道:“我问你,你们学生叫我Professor K,是kind的意思吗?”

生田硬着头皮答道:“不是。”

“噢?那是什么意思?”

生田不敢说谎:“是killer的意思。”

“那你觉得我会把分数还给你吗?”

生田发现毫无自己说话的余地,二宫又说道:“下学期这门课是S教授教了。系里觉得我教案的程度对人门来说太高了。会让我开一个新课,放到博弈论应用之后作为发展课程。你下学期去跟S教授重修吧,他会让你过的。”

生田不敢多说,只得自认倒霉。

生田走后没多久,樱井从二宫的门前走过,看到门开着,他往里看了一眼,发现二宫盯着自己,大半张脸在阳光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他身后的窗外是一大片树林,因为是深秋的季节,树叶正层层叠叠地变幻着红橙黄紫的色彩,看着有些晕眩。

樱井扯出一个笑容说道:“说来也巧,我现在正打算去院里投诉你给某些学生出单独考卷待遇不公正。”

二宫也挤出一丝微笑,“的确很巧,我正准备打电话给主任说你帮某些学生完成作业待遇不公正。”

樱井正色道:“如果事情闹到教务处, 恐怕下次涨工资的曰期就要推迟了。”

二宫也正色道:“对啊,升副主任的事情恐怕也要搁置了吧。”

樱井停顿了一下,转身要走,二宫突然说道:“这次生田考卷的最后一题,非常有趣吧。”

“啊,当年在大学里一直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想明白的题目,恐怕是此生最难忘的数学题吧。”

“说起来现在看你的解题思路,还是像以前一样单一。这道复杂的题目,我看你大概是想不明白了。”

“我早就想明白了,不明白的是你。所以才要出在学生的考卷里,让我来告诉你怎么做吗?”

二宫没有回答,只是不出声地看着樱井,樱井正不知道该不该拔脚走开,突然斜刺里泼来了一盆水,浇了樱井个透心凉。原来周围有学生正在大扫除。一个女孩子端着水正好经过,听到不远处的另一个女孩子说了什么,竟然把水盆一扔,跑到那女孩子身边,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樱井白白被人浇了一身水,不甘心地拉过边上的学生问:“What’s wrong with Brandy?”

“Oh, I think the two guys she and June really like from an idol group just came out of the closet and announced to the public that they have been a couple for years.”

“Ah, it’s very sad then, I can understand.”

“No, I think they are actually very happy, look at them.”

樱井这才意识到两个女孩子的表现其实是兴奋而不是难过,所谓的抱头痛哭大概是喜极而泣。

他转向二宫,做出一个看到世间最荒诞现象的表情,二宫竟然咧开嘴笑了,是樱井在M大再见到他后所看到的最开怀的笑容。




---------------II END-----------



1 最后的同人女情节,别怀疑,是满足某些筒子和我自己的客串要求。
2 二宫听的音乐是德意志安魂曲,樱井看的博尔赫斯的书,虽然文里面没有说明,博尔赫斯有一篇小说也叫德意志安魂曲。
3 有一个学姐在现实中的M大经济系上课,遇到过教授中的夫妻二人,她发现那两个人有很多相似的小动作。所以我也写了Y2的相似小动作,都搞不清楚郭斗二人啊什么的。另外二宫教授的BT教课事迹基本全部来源于现实中的M大教授。
4 二宫从生田作业的解题思路看出樱井在帮他,可能先给了一次试探,后来确定了以后,每次都出附加难题。这是可能的。以前去数学教授那里问问题,跟他说了另一个老师那里听来的思路,他立刻就问我,是不是谁谁谁教你的。所以我想这种解题的方式也是他们交流的方式之一。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3 = =2009/6/1 3:34:00

坐内部的SF

你终于开始填这个两年的坑了

先重看好好回味一下

强强Y2大好

内牛满面的接下来的更新

回复

4 RP2009/6/1 4:06:00

大半夜意看到唸了多時坑,激動

lz這次請填好

=

=

回复

5 ...2009/6/1 4:08:00

谢谢JJ回来!!!!

回复

6 ORZ2009/6/1 4:19:00

居然让我看到你在这个时候来填坑。。。

看来你XXX考试已经胸有成竹了啊。。

5555555... 这次我死定了。。。

回复

7 我不会写2009/6/1 4:21:00

居然让我看到你在这个时候来填坑。。。

看来你XXX考试已经胸有成竹了啊。。

5555555... 这次我死定了。。。

---------------

我破罐子破摔了,完全做不进题目。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8 ORZ2009/6/1 4:26:00

我还在奋斗第二本书。。(现在电脑背景音乐是虹。。殴)

XQ大神保佑我能看完全部书 (至少一遍吧。。。)

我为什么还在刷XQ.......

回复

9 我不会写2009/6/1 4:34:00

我还在奋斗第二本书。。(现在电脑背景音乐是虹。。殴)

XQ大神保佑我能看完全部书 (至少一遍吧。。。)

我为什么还在刷XQ.......

-------

姐姐,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还在刷XQ。为什么我还在写文。

你如果不眠不休应该可以看完的。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10 ORZ2009/6/1 4:41:00

姐姐,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还在刷XQ。为什么我还在写文。

你如果不眠不休应该可以看完的。

------------------------------------------------

你的更新会是我的动力

回复

11 我不会写2009/6/1 5:38:00

III The Gift of the Magi

题注:这是欧·亨利的一篇小说,现在时常被引用为不完全信息的经典范例。信息的不对 等所能带来的影响往往大于我们的想像。在欧·亨利的小说中,一对相爱的人为了让对方高兴,一个卖掉了自己的金表买来发梳好让对方打理美丽的头发,一个卖掉 了头发买来表带还让对方配给心爱的金表。在我们的故事里,两位主人公都过于聪明并且善于体察对方,分别做出了自己看来对另一方最好的选择,但是沟通的不良 却导致了遗憾的结果。
----------------------------------------------------------------------------------

感 恩节的早晨,樱井翔坐上去N市的飞机的时候,二宫和也正在拥挤不堪的南站等待下一班Amtrak。他们要去的其实是同一个地方,就是晚上在N市举行的大学 同学聚会。因为是西海岸的大学,S大的日籍日裔同学会颇为壮大,毕业后倒有一大部分在东部发展,或教书或进人大银行大企业。人丁兴旺,又相距不远,于是聚 会的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这一天聚会的组织者是某几位金融界的校友,大概是因为大环境的影响,没有向前几次那样上游轮,去高级酒吧,而是 定在一家从日本本土开过来的连锁拉面店。说到这里请表误会,这并不是什么闹哄哄乱糟糟的拉面馆子,而是一间装潢独到人气鼎盛价格不菲的餐厅。当然,比不上 之前的一些场所,不过对于日籍日裔校友聚会来说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按理说餐厅在感恩节这天是不营业的,不过因为樱井翔的介绍,又看在同宗同源以及收人可观的份上,经理还是接下了这单生意。当年在N市生活的时候,樱井翔经常光顾这里。当然他更喜欢附近一间名为荞麦屋的小饭馆,但是作为聚会的场所,果然还是这家叫做一风堂的餐厅更合适。

樱 井翔到达的时候,聚会已经开始了将近一个小时,侍者很伶俐地来接过了他的大衣,他一边解围巾一边看到二宫正弓着背站在接待处签到的侧影。由于丝毫没有会在 这里看到他的思想准备,樱井翔有些发愣,因为这几年二宫从来没有在同学聚会里出现过。在这种冷到随时会瀑降大雪的天气里,不知为何二宫看起来穿得有些单薄,樱井翔不禁皱了皱眉。这时他发现侍者始终礼貌地站在身边,而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已经解下来的围巾又绕回了脖子上,不过对方训练有素的笑容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这点小尴尬很快就被围上来的几个熟人冲散了,是当年临时给母亲家里的银行工作的时候熟悉起来的校友,一边质问着他迟到的理由,一边 招呼着他人了座。而另一边松本和相叶已经和二宫谈开了,看得出那两位因为二宫千年难得的出席而有些兴奋。因为餐厅的菜式很精致,招牌的拉面也绝对不适合自助,所以还是采取了单点的形式。侍者过来给最晚才到的两个人点单,先是二宫,然后绕到了樱井这边。

樱井点完之后侍者说道:“和刚刚那位先生一样都是要喝雪之茅舍呢,不介意的话可以合开一瓶大的。”
侍者征询地眼光看向二宫和樱井,一屋子的人突然安静了一下,所有人都意识到已经数年没有看到这两个人在同一个社交场合出现了,而学生时代的那些流言蜚语的残片也纷纷浮现在空气中,气氛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短暂地一秒之后,或许一秒都不到,这群人又一下子恢复到了三三两两谈笑风生的景象,仿佛刚才的停顿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也就在这短暂的或许一秒不到的停顿里,二宫默默地挪过了两格位置,坐到了樱井的斜对面。
得到了首肯的侍者立刻小跑着去下了单。

---------------------------
一风堂和荞麦屋都是存在的,对我来说也有着美好的回忆。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12 ORZ2009/6/1 5:39:00

SF先!!
回复

13 ORZ2009/6/1 5:44:00

我好想念N市啊,一风堂,白碗拉面还有南部美人,跪。。
回复

14 LZ2009/6/1 5:56:00

抱一下LS去睡觉OTL
回复

15 ...2009/6/1 6:29:00

是说IMPERFECT INFORMATION吗?

我惭愧地发现研究生时学的东西已经被我全数还给了老师.

再次说,欢迎回来.

回复

16 = =2009/6/1 6:33:00

老同学聚会二宫既然肯去就代表一些东西吧

不知道在这道题上樱井教授的解题方法会不会还是很“单一”

两个人的博弈不知道要沿着怎样的走向发展

回复

17 玉米面包2009/6/1 7:30:00

我有点激动

回复

18 TAT2009/6/1 8:18:00

真的不会再坑了吧...

回复

19 ~。~2009/6/1 8:22:00

OMG!!!你就这样出现了……………………………………

我太激动了LOLI状欢呼雀跃早饭都吃不下了><

我先看看你更了啥

=====================

哦darling,你几点睡的,真是呕心浰血啊,摸摸

你果然很了解我想看什么,啃

张力以及正直地黑,你还是宝刀未老的,放心

话说Y2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博弈论教科书啊orz


サクラノミヤ于 2009-6-1 9:06:29 编辑过本文

回复

20 = =2009/6/1 8:34:00

神啊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

前两天还和一姑娘说起这文 今天就出现了……

蹲了蹲了 LZ姑娘加油……

回复

21 TAT2009/6/1 8:36:00

跪求英文翻译Orz...

LZ请可怜一下英文废柴TAT

回复

22 = =2009/6/1 9:13:00

没想到居然看到这文更新了

感谢NINO生日

默默蹲楼

回复

23 = =2009/6/1 9:19:00

这个坑居然填了啊

蹲了,lz继续

恩,考试顺利

回复

24 = =2009/6/1 9:24:00

这个坑终于填了啊。等了好久了。

一直以为LZ早就弃坑了。

NINO生日真是太好了。

回复

25 = =2009/6/1 9:28:00

看下来是不是NINO一直还想着樱井呢

连手机号码都没有换过

两个人这种方式的对抗很有意思

回复

26 OMG2009/6/1 12:18:00

居然!!!!!

我的天哪!!

我不知道该说啥了!!

我太激动了!!

抱住LZ姑娘号啕大哭

回复

27 2009/6/1 12:38:00

噢噢~~~同学的速度啊速度,u果然发了

我去看看新的顺便温习下之前的........:)

回复

28 LZ2009/6/1 12:45:00

晕,和三两认识但无法确认的TX们打招呼。

现在的排版有问题,失策啊 TT
下次多换几行,读起来会舒服些。
回复

29 LZ2009/6/1 12:46:00

噢噢~~~同学的速度啊速度,u果然发了
------------------
= =
惭愧,几年写一万多个字的速度。
回复

30 阿圈圈2009/6/1 12:49:00

啊!博弈!

天。我震惊了。

于是我又要去找英语字典了。。。。。英语极不擅长的俺给LZ摇旗呐喊。

回复

31 = =2009/6/1 12:59:00

更新的部分看了几遍

忍不住内牛满面

回复

32 LZ2009/6/1 13:01:00

我又要去找英语字典了。。。。。英语极不擅长的俺给LZ摇旗呐喊。
------------
除了第一章的论文部分,后面没有什么英语了
回复

33 生日果然是好东西的说2009/6/1 13:08:00

啊,生日果然是好东西的说,能得到礼物,还能让N久没出现的作者出来填坑~

回复

34 = =2009/6/1 13:31:00

被LZ你的文亢奋到一晚上没睡好

起个大早爬起来又看了一遍

还是想抽这俩聪明人

回复

35 家得利超市2009/6/1 13:32:00

心满意足爬过来

我曾是LZ坑里的冤魂呐

回复

36 = =2009/6/1 13:33:00

ls我是你坑里的

回复

37 不会2009/6/1 13:37:00

超市TX!
我也在你坑里蹲着呢,对手指。
回复

38 = =2009/6/1 13:52:00

原来和我说过的很赞的拉面就是一风堂啊- -的确,也是我的最爱

快点突破囚徒困境结成邪恶轴心吧~~前提是米国搞出个黄种人总统来拯救婚姻自由,嘿嘿

回复

39 ORZ2009/6/1 14:29:00

U起床了? U今天什么时候更呀~~~

*me摸鱼中........*

回复

40 .....2009/6/1 14:32:00

哦.这个万年大坑终于有人来填了啊~~~~~

.

.

.

回复

41 = =2009/6/1 14:51:00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老坑新土啊T___T

回复

42 不会2009/6/1 15:47:00

本来这篇文应该发在世界遗产的坛子上的。但是听朋友说,也有人是在别处跳的坑,可能是写狗,可能是传阅。
所以就发到FB来了,被坑的人都可以看到。
虽说是坑,这文其实不长,原定就是四章完结,现在还是四章完结。
所以我感到抱歉和心虚。
而对于我自己来说,只是想把自己唯一的坑平了,就可以安心了。
回复

43 = =2009/6/1 16:28:00

抚摸LZ

不用管其他的

俺们都内牛满面地等

FS

FS

FS

回复

44 ~。~2009/6/1 16:29:00

只是想把自己唯一的坑平了

=====================

是的,然后就可以开新坑了,摸

回复

45 = =2009/6/1 16:32:00

只是想把自己唯一的坑平了

=====================

是的,然后就可以开新坑了,摸

=========

你说的她又好闹心了

还有,你自己呢

回复

46 = =2009/6/1 17:17:00

强大的文~~~~

博奕太适合Y2两了

喜欢两个聪明人互相对抗的感觉

回复

47 nino_fish2009/6/1 18:16:00

正装踢楼~儿子生日快乐!

nino_fish

新人过门

  • RP:83
文:19 分:130
回复

48 ORZ2009/6/1 19:17:00

到家了开始啃书顺便开始刷文...
回复

49 不安2009/6/1 19:37:00

LS的先去看书吧,我也要看书。9点之后再来。
回复

50 ……2009/6/1 19:58:00

居然真的更了……泪水一记……
燃起了新的希望……囧
回复

51 啊啊2009/6/1 21:21:00

9点过了........呼唤更新........
回复

52 我不会写2009/6/1 22:16:00


酒杯被放在精致的小木盒里,侍者过来斟满,Ye_Ti稍微漫过杯口,流到木盒里。
樱井示意她不用再过来了,可以自己倒酒。
于是大瓶的雪之茅舍被放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上,和二人相隔了差不多的距离。
不时地伸过一只手拿起酒瓶给自己的杯子斟酒,樱井和二宫都分别加人了各自热烈的讨论。
桌子这边是樱井和和旧同行以及一些业界的朋友进行关于时局和市场情况的分析。
另一边则是有一个对二宫的研究非常感兴趣而不断提问的校友,可能因为触及自己热爱的领域,二宫一反常态滔滔不绝。

樱井这里的话题不知什么时候转向了家业的继承。
别看都是些大型的财团和银行,上市以后也受到相关部门严格的监管,结构越来越合理,内部运作也愈趋透明化。
但是日资的背景,就注定了还是逃不出家族传承这几个字。
董事会当然不会允许你子承父业一上来就接班,但是回到家族企业工作却还是件天经地义的事。
几个朋友纷纷诉苦,商场起起伏伏,金融界的话更是每10年都要来一次大风瀑,偏偏因为出身的关系不得不卷人其中。
虽说好的时候可以挥金如土,但真不如樱井在大学里教书来得舒坦自由。
樱井对此是有深切体会的,却又不太想在二宫耳力所及的范围谈起这个问题。

此时二宫的学术研讨已经告一段落,正和松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小话。
松本似乎正在推介一个可以看到E大厦的露台酒吧,二宫看起来显然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
但同时也是一副对自己这边的对话全不在意的样子。

樱井有些莫名的挫败感,但又不由自主地为二宫的漠不关心辩解,毕竟当年先切断联系的的确是他自己。

-----------------
话说我一直没想通一风堂的waiter倒酒为什么倒那么满,而且每次都是!
文里出现了某BT考试的内容。。。。。
那个能看到E大厦的露台酒吧,着实很赞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53 啊啊2009/6/1 22:18:00

居然真的更了,嘻嘻。。。伪sf下
回复

54 = =2009/6/1 22:18:00

内部SF没了

555

回复

55 啊啊2009/6/1 22:25:00

虽然完全不够........不过慢慢蹲着看也好,心急吃不鸟热豆腐:)

nino好像是说过对气泡类的酒不在行

sho反正是烧酒派的

回复

56 ORZ2009/6/1 22:28:00

昏过去一阵子SF就没了。。555。。

我开始读第3本了,请继续激励/鞭策我吧。。殴

ps. 我在现居的B市也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楼顶酒吧,虽然不是露天的,但是从66楼看出去风景很好。

回复

57 = =2009/6/1 22:29:00

某胖甩掉的我家nino?冤孽啊!
回复

58 = =2009/6/1 22:32:00

明明是樱井忘了二宫的电话号码

这人也是死要面子

去问问别人也好过两个人死扛

回复

59 我不会写2009/6/1 22:32: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60 = =2009/6/1 22:33:00

伪SF也要坐一个

自殴

回复

61 = =2009/6/1 22:35:00

多更些吧!!!!!
回复

62 ORZ2009/6/1 22:35: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63 不不2009/6/1 22:39:00

啊,谢谢ORZ筒子。 TT

回复

64 啊啊2009/6/1 22:40:00

噢~~~吃拉面也有这种地方

神奇..........

环境真是不错:)

回复

65 不不2009/6/1 22:44:00

Sakurai教授喜爱的荞麦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66 哦哦2009/6/1 22:47:00

我怀念那家的鸭汤soba了

回复

67 = =2009/6/1 22:52:00

很喜欢荞麦屋从外部的观感

回复

68 不不2009/6/1 22:54:00

松本推介的能看到E大厦的露台酒吧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69 ORZ2009/6/1 22:56:00

ano。。。你不是打算贴完照片今天就更新over啦

回复

70 不不2009/6/1 22:57:00

聚会地点一风堂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71 不不2009/6/1 23:01:00

因为更得太少了,只能很没有RP地上图。滚去蹲墙角了。
回复

72 = =2009/6/1 23:04:00

喜欢E大厦的夜景
回复

73 = =2009/6/1 23:06:00

话说我一直没想通一风堂的waiter倒酒为什么倒那么满,而且每次都是!
文里出现了某BT考试的内容。。。。。
那个能看到E大厦的露台酒吧,着实很赞

================

把清酒倒满杯是岛民的习惯,貌似是为了在按杯卖的时候以示实惠,估计那waiter习惯了

回复

74 ORZ2009/6/1 23:10:00

so 今晚没了??

回复

75 ~。~2009/6/1 23:20:00

靠,这就想把我打发了……没看够啊啊啊
回复

76 我不会写2009/6/1 23:20:00

刚刚到达N市以后樱井先去看望了外公,这也是迟到的原因。中风以后,老人的变化很大。
其实在中风以前,樱井根本不会用老人这个词来称呼他。
当年舅舅突然车祸去世,银行一半的业务决策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
而祸不单行,因为一次在拉美的投资失利而导致股价大跌,陷人了或被并购的危机。
即将破产这样的消息也流传于N市金融界上下。
即便在这样的危机和打击之下,外公依然强硬无比,在樱井看来可以比拟历史上任何一个铁血独裁者。

舅舅去世的时候一共有两个孩子,小儿子还在私立的寄宿高中就读,大儿子当时跑去欧洲上大学。
天高皇帝远,直到舅舅出了事家里人才发现他根本不在学管理,而是在学中世纪史。
老头和长孙订立了可以念完史学的课程,但毕业以后必须立刻回到公司的约定。
樱井翔不知道他究竟采取了什么手段,开出了什么条件,但这肯定不是一次公平的约定。

因为表弟被判了“死缓”,还可以自由两年,樱井翔虽然并不需要继承家业,但成了家族里唯一的生力军。
所以他在博士第三年的中途被迫临时放下了课题,千方百计(当然包括外公的帮忙)得到了教授延迟自己项目的允可。
他急匆匆地退租了宿舍,收拾了行李,拒绝了专机的接送,不情不愿地飞回N市上班。

那时二宫和也的博士论文已经快要到收尾阶段了,眼看着三年毕业的奇迹近在咫尺。
和M大的接触也已经从相互试探进人到了实打实谈条件的阶段,所以忙得不可开交。
樱井离开S大那天,二宫本来和教授有个要紧的讨论,但他还是改了期。
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自己要走,所以来送的只有二宫一个人。
樱井当时还没有想到,等到两年后自己再回到学术界,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等候迎接,只有二宫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当时他只有一些十分单纯的情绪,比如感伤,比如不舍。

我不会写

小小BLX

  • RP:260
文:110 分:581
回复

77 ~。~2009/6/1 23:22:00

SF
回复

78 = =2009/6/1 23:23:00

今天真是太幸福了

二更了

回复

79 = =2009/6/1 23:25:00

今晚还更不?

回复

80 不不2009/6/1 23:27:00

今天明明是三更。各位周扒皮轻一点儿。
回复

81 = =2009/6/1 23:28:00

原来当年是这么暂时分开的

可为了什么又要分手呢

不知道是怎样的误会

回复

82 不不2009/6/1 23:28:00

今晚不更了,机场话别下回再说吧。
回复

83 = =2009/6/1 23:29:00

你把早上那次也算上了?

狡猾狡猾滴

回复

84 感叹下2009/6/1 23:33:00

送的时候只有一人

接的时候却独独缺了那一人

这是何感受?

好吧,我其实是来感叹LZ真HD的,嘻嘻

回复

85 = =2009/6/2 0:50:00

当年NINO知道少爷要走,为什么最后会分开呢?

明明是一直就是喜欢对方的,而且见面后又很微妙。

期待后面的。

回复

86 贪新恋旧2009/6/2 0:52:00

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自己要走,所以来送的只有二宫一个人。
樱井当时还没有想到,等到两年后自己再回到学术界,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等候迎接,只有二宫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

这画面的确让人感伤。很受不了。

贪新恋旧

弱弱地

  • RP:548
文:226 分:1220
回复

87 = =2009/6/2 8:49:00

没有任何朋友知道自己要走,所以来送的只有二宫一个人。
樱井当时还没有想到,等到两年后自己再回到学术界,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等候迎接,只有二宫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

这画面的确让人感伤。很受不了。

===============

感情世界总有意外,哪怕是很小的事情都可能造成伤感的结果

不过看文里所写2个人即便是N年后对对方还是有感情,只是表达方法比较无语

所以对当年为什么分手就更想知道

回复

88 贪新恋旧2009/6/2 10:51:00

每日一TL。。。

PS:怕楼大又突然消失了啊,失而复得的心情,大家应该都理解吧

贪新恋旧

弱弱地

  • RP:548
文:226 分:1220
回复

89 ==2009/6/2 11:26:00

这文真好,喜欢背景铺垫,蹲了,楼大勤快点吧O(∩_∩)O~

回复

90 不会2009/6/2 11:29:00

能不能别叫我楼大,蹲。

其实这个背景铺垫已经铺垫过全文的一半了(我是写文没情节的人) TT

白天不会更了,不用TL了,晚上再说吧。
回复

91 家得利超市2009/6/2 11:44:00

继续继续

请努力更文吧

虽然我很怕BE

回复

92 VI2009/6/2 12:08:00

继续继续

虽然我肚子现在很饿但是决定再看一遍然后去吃饭

另,太太,人家没说是BE啊……

回复

93 家得利超市2009/6/2 12:24:00

……

昨天夜里听到过“噩耗”

看来不是本人说的一切就不是真的

回复

94 不会2009/6/2 12:27:00

我是亲妈,就是那种白血病也能治好,戳瞎了也要复明的亲妈。

借机抚摸LS两位
回复

95 不会2009/6/2 12:37:00

啊,突然想起我还真得“戳瞎”过。。。。。。。。。。。。。。。
回复

96 = =2009/6/2 12:46:00

啊,突然想起我还真得“戳瞎”过。。。。。。。。。。。。。。。

=======

那个“戳瞎”其实还好

不过你这个亲妈手下的人各天涯的事还少了

回复

97 ~。~2009/6/2 12:46:00

我一次又一次冲进来准备SF……你一次又一次欺骗我的感情orz

没事儿别刷贴了,好好做题去,乖

“戳瞎”的那篇是我的大爱啊,泪眼婆娑地远目……

回复

98 = =2009/6/2 12:57:00

啊,突然想起我还真得“戳瞎”过。。。。。。。。。。。。。。。

=======

那个“戳瞎”其实还好

不过你这个亲妈手下的人各天涯的事还少了

-------------------

LS这是红果果的造谣。

(为了不欺骗他人感情,换成双眼皮。)

再次跟超市君保证:我是亲妈


回复

99 ~。~2009/6/2 13:00:00

= =+

你别挣扎了你就更吧,你让我SF一个我也瞑目了orz

回复

100 = =2009/6/2 13:03:00

啊,突然想起我还真得“戳瞎”过。。。。。。。。。。。。。。。

=======

那个“戳瞎”其实还好

不过你这个亲妈手下的人各天涯的事还少了

-------------------

LS这是红果果的造谣。

(为了不欺骗他人感情,换成双眼皮。)

==========

你还非要我点破你 像那个两支枪什么的。。。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270100条/页,3页

1 2 3
→ 回复:[Y Vs. 2]博弈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