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潤智/Y2】暈菜奶爸

发言 回复打印

4545条/页,1页

1
您是第8283位读者

楼主 SamiのPANDA2009/8/27 19:17:00

此文由愛拔拔的新劇得到啓發,暈菜奶爸不只愛拔拔一個人,其他幾隻也是~~~

===================================================================

“孩子哪裡來的?”

“是你的嗎?”

“孩子的媽媽是誰?”

……

?

“哎呀,你們能不能一個一個問,這樣我怎麼回答?”相葉雅紀在炮轟之後,發出了抵抗。

松潤打了相葉的頭,“你在對誰大聲?!”

二宮手交叉在胸前,靠在牆上,看著相葉,問“孩子是你的嗎?”

相葉點點頭。

二宮嘴角輕蔑地笑笑,“我還以為你沒有叛逆期,結果你給我叛逆出個女兒來。還真是意外驚喜!”

相葉低著頭,感覺到手心上滲透出的汗液。

松潤繼續問“那孩子的媽媽呢?”

“是陽子,你們也認識的。”

“那她現在人呢?”

“上個禮拜去世了”相葉雅紀覺得自己好像還沒有辦法把“去世”兩個字用平淡的語氣說出來。

松潤和二宮對視了眼,二宮歎了口氣說,“孩子你自己照顧,我不管。”說著回房了。

關上門,二宮和也對著床頭,和相葉的合影,輕聲說了句,“怎麼可能不管?”

相葉無助地看看了松潤,“小潤

“那個….”松潤一時半會兒似乎不知道該給與怎麼樣的回覆,“那個,我先去打會兒太極!”

松潤也溜到自己的房間里,關上門,喃喃地說:“我表做奶爸,我表做奶爸….

?

相葉回到自己房裡,萌萌果一個人坐在床沿上,原本就弱小的背影在月光的勾勒下,顯得越加脆弱。

“叔叔們,是不是都表我?”

“唉?”果然剛剛說話太大聲了,相葉無奈地想到。

相葉走過去,把萌萌果抱在自己的腿上,輕輕搖晃著身子,“萌萌果,就算所有人都表你,但是爸爸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啊。”

“以瓢蟲的名義發誓。”相葉雅紀想到和陽子的初次相遇源於那支瓢蟲鉛筆,一股甜蜜又心酸的感覺湧了上來。

?“恩!以瓢蟲的名義發誓!”相葉的眼角泛起月牙的弧度。

萌萌果的眼裡,也有了笑影。相葉溫柔的撫摸萌萌果柔軟的頭髮,將來的路要怎麼走呢?其實相葉自己也很迷惑,看著懷裡的萌萌果,她像一個甜蜜的負擔一樣,不偏不倚地壓在自己的身上,不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或許還要帶著陽子的份,三個人一起,繼續下去。

?

?

早上,8點,三人家的門鈴就響了起來。

想了很久都沒人去開,二宮和也生氣地從被子里出來,打開門,看到個八點二十分的眉毛,沖著臥室那邊叫“潤之助,你的早餐麵包來了!”

聽到拖鞋,“啪啪啪啪”的聲音,二宮疲倦地躺倒在沙發上,想補點覺也好的。

想不到出來的是相葉,“謝謝小智~

說著相葉拿過大野智手上抱著的一大摞書。二宮眯著眼,看到相葉臉上興奮的樣子,心想,兩個笨蛋這是在交流讀書心得嗎?

?

松潤終於懶洋洋地走了出來,看到大野智在,一把推掉相葉,在大野的右邊臉上咬了口“早啊,O~~~

“小潤,你還沒刷牙吧?”相葉弱弱地問,大野智尷尬地笑了笑。

“我們家O醬才不在乎類!”松潤也只有在大野的面前,才擺出這樣任性地腔調。

“咦?這都是什麽書?”松潤搶過相葉手上的書

《幼兒心理輔導》,《學齡兒童啓蒙教育》,《慈母善父守則》…..

“你們買這些書?要幹嘛?”

“哦,是我讓小智幫我去買的,你們都不幫我,我又要照顧萌萌果,沒空去逛書店,所以就拜託小智去幫我買了”相葉雅紀略顯委屈地說。

“大週末的,還讓不讓人睡覺啦!”二宮翻了個身,在沙發上發出了一聲怒吼,

“你幹嘛不回房睡?!”松潤回嘴。

“老子我想在哪裡睡就在哪裡睡!”二宮起床氣本來就重,被人頂撞,就更加不爽。

松潤懶得理“昏迷”的人,跑去刷牙了。

萌萌果揉著眼睛,穿著有小鹿斑比的睡裙,從臥室里走了出來,相葉蹲下身子,“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這個就是萌萌果?”大野智也蹲下身子,食指彎曲輕戳了下女孩的臉頰。

“萌萌果,快叫智叔叔。”

“叫智哥哥就好了。”大野智FUFUFUFU地傻笑了下。

“潤之助,你們家麵包裝嫩!”二宮朝著廁所里大叫。其實二宮是那種一旦被吵醒就很難再人睡的人,所以,他壓根就睡不著,還要挑別人的刺。

“我們家O醬本來就嫩,表裝的!”廁所裡傳來松潤滿嘴泡沫,說不清楚話的模糊聲音。

大野智八點二十分的眉毛,變成了八點二十五分。

小女孩眨了眨眼,“智哥哥~”聲音甜膩可人。

“哦,對了,我有禮物送給你。”大野智從包裡拿出自己做的樹脂小人。

“謝謝智哥哥”萌萌果把玩著小人,在她這樣的年紀,只會對這樣的禮物很不對胃口,很無趣,但是知道對方是自己爸爸的朋友,只能禮貌地作出那樣的道謝。

“潤之助,你們家麵包又把他做的垃圾送給別人了!”二宮在沙發上又一次傳聲出來!

“吵死了,我們家O醬那個是藝術品,藝術品懂不懂啊你們,等他出名了,你們跪下來求我,我也不給你們!”松潤刷完牙走出來。又咬了下大野智的右邊臉。

“咳咳咳咳咳”相葉拼命咳嗽,松潤這才發現萌萌果的存在,他撓了撓松亂的頭髮,“吖,有個小孩好麻煩。”

他順勢坐在了沙發上,二宮和也發出一陣嚎叫。

?

有萌萌果的第一個週末,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2 SF2009/8/27 19:35:00

RID
回复

3 = =2009/8/27 19:40:00

啊我好喜欢这样喧哗的二狗子!!!还有喷个“八点二十分的眉毛”…………
回复

4 2009/8/27 21:05:00

我萌了这文里的末子
回复

5 SamiのPANDA2009/8/27 22:53:00

相葉翻了翻《兒童最嚮往的100個地方》,在TOP 1的遊樂園上畫了個圈。

“萌萌果,去換衣服吧,今天爸爸帶你去遊樂園!”

“真的嘛~瓢蟲雅紀最好了~”萌萌果眼角笑起來的時候,有和相葉同樣的月牙弧度。

這是相葉和萌萌果一起過的第一個週末。有時候,總是想把第一次和最後一次做到最好,偶爾忽略當中冗長的橋段。

“我也想去。”大野智突然說。

“智哥哥也要去嗎?太好了~”萌萌果雖然對這位哥哥的禮物表示費解,但是萌萌果喜歡從他身上散髮出的一股麵包的奶香味,讓她不排斥這個送怪小人給她的叔叔,哦,不對,是哥哥。

“你不准去”松潤緊張地看著他,“我房間里的床都準備好了,你要跑到哪裡去!”

“我怕小葉一個人搞不定”大野智小聲嘀咕,眼角偷瞄松潤的反應。

“你搞的定?”松潤狐疑地看著他。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嘛”智摸了摸鼻子。

松潤把目光掃到二宮的方位,似乎是在乞求二宮大義凜然地說,“那我陪他們去好了。”

可是,二宮智顧著打遊戲,頭都沒抬起看他。

松本潤倒吸了口氣,忍痛割愛地說,“那我也去!”

“哎?”相葉和大野一起看著表情糾結的松潤。

松潤惡狠狠地看了萌萌果一眼,咬牙切齒地說“這位小朋友,我能一起去嗎?”

萌萌果抱著相葉的大腿,膽怯地看著松潤。

“你幹嘛一副要吃了我的萌萌果的樣子?” 相葉把萌萌果拉到自己身後,“沒人逼你去。”

松潤本來想說,要不是我的O醬要去,我才懶得陪你們父女類。可是看到萌萌果在場,覺得說這樣的話會傷害到她,於是就硬_Tun了回去。

“本大爺想去遊樂園,找回幼時的回憶,不行啊?!”松潤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你們一群笨蛋,確定不會把小孩弄丟嗎?”二宮和也合上NDSL,從角落里發出聲音,“我們老闆說,爲了創作出更適合小朋友玩的遊戲,要我去遊樂園實地考察下。”

二宮和也不緊不慢地說完之後,回房換衣服了。松潤看著二宮的背影,怨念中:你他媽的怎麼不早說,你既然要去,我和O醬就能二人世界了。

其實世界只在松潤房裡的床上而已。

?

結果就是5個人組成微風組合,大野智和相葉雅紀一人一邊牽著萌萌果的手,松潤和二宮被甩在後面。

本來嘛,如果兩個男人帶一個小孩,已經看上去很奇怪了,這樣4個男人加一個小女孩的組合,使得路人回眸側目的幾率達到了99.999999999%

?

?

“先玩鬼屋好了。”到了遊樂園,松潤提議。

相葉馬上從背包里拿出那本《兒童最嚮往的100個地方》翻到遊樂園那一章,“可是書上說

松潤搶過書,往後一丟,相葉馬上接住,寶貝地拍了拍封面,松潤不耐煩地說“哎呀,這種書都是騙人的,別看了!你們聽我說,一開始去鬼屋,壯壯膽,之後再玩什麽就不怕了。”

“可是小孩不適合….”相葉還要反駁。

“小孩又不懂,無知者無畏,你知不知道?”松潤好像去鬼屋的意志很堅定。

“投票好了。”二宮吸著可樂,在一旁建議到。

“恩,好,同意去鬼屋的人舉手。”

松本潤舉起左手,右手負責把大野智的手舉起來。

“那不同意去鬼屋的舉手”

相葉和二宮舉起手。糟糕,22.

“瓢蟲雅紀,我也想去鬼屋。”萌萌果在一邊撲閃著眼睛。

“看吧,看吧,她也想去!”松本潤挑了挑眉毛,興高采烈地跑去買票了。

“可是萌萌果,裏面有木乃伊,還有僵尸,還有….”相葉始終還是有顧忌。

“如果瓢蟲雅紀怕的話,那可以牽著我的手,就不用害怕了。”相葉被這樣的回答,弄得一時語塞。

?

微風組合,進人了鬼屋。

相葉剛進鬼屋,就被飛來的蝙蝠嚇的叫了起來,他慌張地看了看萌萌果沒什麼表情的臉,馬上捂住嘴巴。

大野智本來也牽著萌萌果的,可是中途被一個僵尸抱住,他一不小心手一松。等到他再想去牽那個小手的時候,接上來的卻是一雙有著修長手指的手。

“你有異性沒人性。”松潤的聲音戲虐地在耳邊響起。

“哎?”

“你一直牽著她,都沒牽我。你有了羅莉,就表我這個正太了”松潤在黑暗中撒嬌的聲音顯得尤為性感。

“你好像過了正太的年齡了。”大野智很不知情趣地回絕了他。

接著他的右臉又被狠咬了下,“你再說一遍!”

“你是世界正太第一名”大野智無奈地歪了歪頭。

嘴唇隨即就貼了上來,熟悉的氣味彌散在口中,融化在這樣的霸道中。原來,進鬼屋,是某潤的別有用心。

?

“智哥哥好像被僵尸帶走了。”萌萌果突然對相葉說。

“哎?”相葉沒反應過來。

恐懼好像是可以傳染的,萌萌果感覺到相葉手掌里不停分泌出來的汗液,“瓢蟲雅紀不怕!”萌萌果用顫抖的聲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有點滑稽。

“恩我沒有在怕怕啊”相葉始終覺得要在女兒面前樹立偉岸的形象。

一條蛇形的生物觸碰到了萌萌果的小手,萌萌果大叫了起來,相葉也跟著大叫了起來。

萌萌果的小手被另一隻大手牽了起來,像漢堡一樣,軟軟的,萌萌果在黑暗中還捏了下。

“說你們不是父女都沒人相信,連叫聲都是一樣的。”二宮和也略帶童音的聲音在充滿恐懼的黑暗里,顯露出一絲絲的溫暖。

“早說你不行了。”二宮牽著萌萌果的手,徑直向前。相葉被硬拽著向前。相葉有時會覺得,遇到二宮真好。雖然二宮很喜歡吐槽他,很多時候還裝出一副什麽都無所謂的表情,可是細膩敏感地二宮能夠一針見血地看穿他的小心思,不管是微笑還是沉默,總是有這麼一個人在身邊。

NINO,謝謝。”相葉突然說。

“恩。”感情不太外露的二宮,每次都是這樣淺淡地守護。

?

有萌萌果的夏天,洋溢出別樣的味道,而在這個夏天,快要過去的時候,那個人,出現了。

?

?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6 踹飞SPEED2009/8/27 22:58:00

YEAH~~~SOFA好软好舒服~~
回复

7 踹飞SPEED2009/8/27 23:14:00

“那个人”…………莫非是狗子的相方
回复

8 = =2009/8/28 3:04:00

我想當萌萌果的後母......

竹馬之間的感覺

不是愛情

但這份友情已經足已令人羨慕不已

?

FS退散!!

回复

9 SamiのPANDA2009/8/28 10:41:00

姑娘,U是想做萌萌果的後媽?還是想做愛拔拔的LP?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10 = =2009/8/28 10:55:00

以为有更新...原来是讨论那个从缺的位子阿
回复

11 SamiのPANDA2009/8/28 11:36:00

?

萌萌果在學校里沒有朋友,每次放學,她都一個人坐在滑滑梯上,等相葉來,夕陽的餘暉映襯在她瘦弱的身體上,難免顯得孤寂。

相葉工作的公司是標準的朝九晚五,最近關於瓢蟲系列的產品開放,進行得也並不順利,偶爾還要加班。

相葉每次都以飛奔的速度,氣喘吁吁的跑到幼稚園,有時把她送回家之後,還要趕回公司。

在遊戲軟件開發公司的二宮,工作時間很自由,很多工作只是在家完成,到期就去公司了演示就可以了。

整日都在家的二宮,在一個相葉手忙腳亂的早晨提出,“其實,我可以接送萌萌果的。”

相葉開心地抱住二宮一跳一跳的,“真的嗎?真的可以嘛?”

“哎呀,你放開我,兩個男人抱來抱去的,你噁不噁心啊?”二宮使勁推開相葉。

“謝謝NINO!!!”相葉拿起公文包,“那我去上班去咯~

二宮看著相葉出門的背影,右嘴角微微上揚,“真是個笨蛋老爸呢。”

二宮回頭,看到萌萌果穿戴整齊地站在自己身後,“那今天小和叔叔帶你去上學好不好?”

萌萌果木訥地點了點頭,眼神里無法掩蓋住失望的心情。

?

二宮牽著萌萌果的手,走在去幼稚園的路上。一路上有點尷尬,彼此都沒有說什麽話。

“萌萌果想爸爸送你去上學?”

萌萌果拼命地搖了搖頭,“沒有。我知道爸爸很忙….

二宮蹲下來,摟住萌萌果的腰,用臉蹭了蹭她的小臉,“萌萌果真懂事!”

萌萌果摟著二宮的脖子,突然問,“瓢蟲雅紀會不會表我了?”

“怎麼會?”

“萌萌果來了之後,瓢蟲雅紀就一直很辛苦,又要照顧我,又要為我的學費努力工作,每晚都很晚才回家。”二宮覺得萌萌果都快要哭出來了。

二宮揉了揉萌萌果的頭,用一種小孩聽得懂的說法解釋道,“瓢蟲雅紀不會表萌萌果的,因為瓢蟲雅紀現在無論做什麽,都是爲了要和萌萌果開開心心地在一起。”

“真的嘛?”萌萌果閃淚光的眼睛認真地看著二宮。

“恩!所以就算瓢蟲雅紀沒有辦法天天送萌萌果去上學,但是還有小和叔叔啊,小和叔叔會替爸爸,好好照顧萌萌果的。”

“以瓢蟲的名義發誓!”

“恩!以瓢蟲的名義發誓。”二宮輕輕抱了抱萌萌果,站起身,“好了,我們去上學吧!”

?

這天是二宮回公司交工作成果的日子,老闆向他介紹了這次新的贊助商代表。

“你好,我是櫻井翔,請多多指教。”

幹練的聲音,合身的西裝,適度的微笑,這個就是櫻井翔給二宮和也的第一印象。

櫻井翔看著眼前這個有點貓背,穿著藍精靈T恤的男生。

“中先生,你們公司用童工的嘛?這個小孩沒有成年吧?”櫻井翔轉身問,二宮的老闆。

“對於初次見面的人,這樣說話,不覺得很沒禮貌嗎,櫻先生。”還沒等中居回答,二宮就搶先接話了。

櫻井翔尷尬地笑了笑,聳了聳肩,中居連忙解釋說,是新銳遊戲設計者,今年已經26歲了。

櫻井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又聳了下肩。

“你個溜肩,一直聳肩幹什麼?!”二宮討厭被人說年紀小,也討厭道貌岸然的男人,自然也就忍不住吐槽對方。

中居的臉明顯抽住了,櫻井臉部的表情帶著意味深長地笑意。

?

“歡迎光”大野智抬頭,看到熟悉的身影走進麵包店。

“歡迎光臨!”對方露出一排倉鼠牙,笑嘻嘻地看著大野智。

櫻井翔認真地問大野智,“我溜肩嗎?”

“溜。”

“我生氣了!”

“哦。”

“我生氣了,還不能表現出來,因為這是我爸第一次安排我獨立的工作,我不能搞砸了!”

“恩。”

“我再怎麼說也是櫻井家的少爺,我憑什麼受他個未成年的氣!”

“對。”

“你幹嘛只說1個字?”

“他說,你說‘恩’。”

“恩”

“在他不在的時候,你說‘恩’”

“恩”

“不準對別的男人說話,”

“啊?”

“超過10個字。”

“哎?”

“新規定的。”

“那你這是在控制字數?”

“恩。”

“你跟他分了得了,什麽男人啊,那麼霸道,他以為他道明寺是伐?!”櫻井翔在貨架上拿了個甜甜圈,咬了口。

“不”

“爲什麽?”櫻井翔滿嘴的甜香味,“我作為你的前男友,有義務給予你最誠懇的建議。你當初和我分手的時候,怎麼答應的那麼痛快?”

“那是你表我的。”

“你等著他表你?”

“不是。”

“智,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在哪裡嗎?”

“恩?”

“冷漠,是冷漠~”櫻井翔用吃完甜甜圈的手,揉了揉大野智的臉。

“這個不是麵粉!”大野智拼命掙脫。

“是因為害怕受傷的關係嗎?”櫻井翔捧著大野智的臉,“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很冷淡,本來分手,也是希望,你能回答說,表。想不到你那麼爽快就答應了,我當時,很受傷呢。”

大野智甩開櫻井翔的手,“哪有?明明你有新歡了。”

“丫,被你發現了!”櫻井翔拿起公文包,“我回去咯。謝謝你的治癒系甜甜圈,每次吃完心情就好了!”

?

玻璃門被打開,又關上,是因為治癒系甜甜圈,不是因為治癒系大野智嗎?

?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12 紅豆吐司草莓醬2009/8/28 11:48:00

我搶~~~~

這次搶到了木有?

首發就給乃哦~~~

紅豆吐司草莓醬

新人过门

  • RP:43
文:5 分:48
回复

13 = =2009/8/28 13:39:00

领导怎么给我种心疼的感觉啊?

子俊你真霸道

不过也是出于爱

回复

14 = =2009/8/28 14:42:00

你個溜肩,一直聳肩幹什麼

↑笑抽了我

控制字數的LEADER很可愛。

我喜歡這文。

在現在FB茫茫文海之中,難得有一篇令我想要追看下去

LZ加油

呃人家是要當愛拔拔的LP啦(羞)我會以後母的身份好好照顧萌萌果的哈哈哈哈

FS 再見~~

回复

15 SamiのPANDA2009/8/30 12:55:00

?

週末,相葉被一個電話叫去加班了,萌萌果一個人百無聊賴地趴在陽臺上,“我好想智哥哥。”萌萌果突然說。

二宮扭頭,對松潤說“你帶她去智的麵包店逛逛。”

“爲什麽是我?”最近大野智一直都沒有來,似乎很忙的樣子。松潤其實很想去找大野智,只是覺得如果主動去的話,就瀑露了自己很想念對方的心思。

二宮看著松潤扭捏的表情,撲的一聲笑了出來,“這次的贊助商很挑剔,我忙著趕工,你個大閒人,帶下孩子會死啊?!”

“哦”松潤意外的乖順地拉著萌萌果說,“走,我們去見黑胖子。”

二宮看著一高一矮出門時候的背影,“果然小孩比大人要坦誠。”二宮嘴角的弧度依舊明朗。轉頭看到電腦上活躍的人物形象,二宮鼓起腮,“該死的溜肩!”

?

“潤叔叔是智哥哥的王子嘛?”萌萌果這樣的小孩問出如此的問題,讓松潤有點啼笑皆非。

“哎?”

“智哥哥那天在鬼屋里被僵尸帶走了之後,是潤叔叔救了他,他才得救的!”萌萌果認真地說出她的判斷。“那天智哥哥不是和潤叔叔一起出來的嘛?”

“我才表那麼黑的公主!”松潤還在生大野智的氣,雖然萌萌果這樣的王子說法讓他很暗爽,但是嘴上還是固執地否決彼此之間的關係。

“哎?你爲什麽叫黑胖子智哥哥,叫我潤叔叔?!”

“智哥哥自己說的,說叫他智哥哥。”

“那你也叫我潤哥哥!”松本潤孩子氣地索求到。

“恩,潤哥哥!”萌萌果月牙的眼線,綻放出暖色的天際。

他們站在大野智麵包店對面的馬路上,等綠燈。

松潤心急地往麵包店里張望,看到一個穿西裝的男人,捧著智的臉,在說什麽。松潤手上的力道情不自禁地加重了。

“啊!”萌萌果被抓疼了。

“對不起,對不起!”松潤顯得有點慌亂,他突然轉身,把萌萌果帶向來路,“哎呀,萌萌果,潤哥哥忘記了,今天智哥哥休息,不在店里,我們改天再來看他吧!”

“這樣啊”萌萌果無奈地點了點頭。

他們往回走的時候,松潤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麵包店,那個穿西裝的男人對大野智笑了起來,糟糕,笑起來那麼好看,找死啊。

雖然只是一條馬路的距離,隔著一扇玻璃門,松潤突然覺得大野智離他很遙遠。回想起之前的告白,大野智只是隨便地點了下頭,臉上都沒有很強烈的情緒,就好像只是答應了對方一起去採購一樣。

之後的交往,大野智也總給松本潤一種逆來順受的感覺,好像無論松潤想做什麽,大野智只是順應著他,不反抗,也不主動。松潤偶爾覺得自己像演獨角戲的男主角,對方只是佈景一樣地存在著,佈景是不會有感情的,不是嗎?

松潤的自尊心,似乎受不了這樣的背叛,是因為那個男人,才對我那麼冷淡的嗎?松潤拿出手機,發了條短信:請好好享受。

手機,“啪”的合上,松潤笑的無比難看地對萌萌果說,“走,潤哥哥帶你去吃冰欺凌!”

?

?

二宮和也把改了N次的遊戲軟件帶到公司,他看到中居那張皮笑禸不笑的臉,就吼道“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受那個溜肩的氣!”

“好了,好了,我的大設計師,你消消氣,出錢的就是老大嘛!”中居笑著說。二宮進了這個公司之後,一直很受中居的賞識,也有大把的自由控制的時間,工作的領域又在自己喜歡的遊戲範圍里,二宮總體對這份工作和這個老闆都很滿意,可是,那個溜肩的挑三揀四,讓他覺得惱火。

?

櫻井翔進了會議室,屁股還沒坐下,先挑剔起二宮和也的衣服。開戰由這一秒開始

“今天的大設計師改穿小鹿斑比,不穿藍精靈啦?”

“喲,今天西裝里墊肩了嘛,不溜肩了!”二宮和也眼尖地看著櫻井翔的西裝。

?

“每次過關的時候,你那個遊戲人物幹嘛要叫那麼多次‘好棒!’”

“成就感,成就感你懂嗎?小孩子也需要成就感!”

“小孩子懂什麽成就感?!”

“小孩子什麽都懂!那種東西是本能!”

“什麽本能,性慾還是本能那,小孩子有嗎?”

“色胚溜肩!”

“你說誰色胚!”

“說溜肩色胚那!”

“誰溜肩了?!”

“愛誰誰!”

“你們要喝點什麽嗎?”中居賠笑著問。

“表!”兩個人異口同聲地對中居吼道,中居那一刻差點以為自己的耳膜震破了。

?

?

“我色嗎?”櫻井翔啃著甜甜圈看著大野智。

“恩”大野智在上貨,“麻煩你別擋路。”

“我哪裡色了?”櫻井翔爭辯道“他個未成年懂什麽是色胚伐?他寫的來伐?”

“你們又吵架了?”

“又不是我想和他吵架的,我給他的是專業意見,他對我的是人身攻擊!”

“你的意見專業?

“我怎麼不專業了?”櫻井翔跟著大野智,“問題是在,我色嗎?”

“你和我交往的時候,就和別人去賓館,你不色?”

“你超字了!”

“哎?”

“超過10個字了!”櫻井翔別過身,用力地咬了口甜甜圈。

“又準備逃了?”大野智繼續把麵包放到貨架上。

“沒有,”櫻井翔低下頭,看著手裡的甜甜圈,“那件事情,你一直介意到現在?”

“沒有放下的是你。”大野智停了手上的工作,“你逃避,不代表就沒發生過。”

“對不起,智。”

“櫻井翔。”

“恩?”

櫻井翔回頭,看到大野智在他身後用兩只手,比了個17

“你這個月,來了我這裡17次,提到那個未成年的次數也是17次。”

……..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16 = =2009/8/30 13:08:00

SF!!!!~~

之前我真的擔心LZ不填了Q.Q

慢慢看

回复

17 = =2009/8/30 13:14:00

我愛鬥嘴=V=
回复

18 ==2009/8/30 14:10:00

好像挺有趣

回复

19 SamiのPANDA2009/8/31 21:06:00

謝謝“==”?童鞋一直在追這個文,很開心=V=

============================================================================

大野智對於櫻井翔來說,像眼睫毛一樣的存在著。

平時都不會察覺到眼睫毛的存在,但是在閉眼和睜眼的某個瞬間,總能輕微的感覺到顫動。

也許撇掉了情人的身份,兩個人的關係更加的自然。情人之間難免的猜測和慾望,轉變成朋友,多了份直接和坦誠。

臨走的時候,大野智的暗示,讓櫻井翔有點手足無措。

大野智用冷漠,櫻井翔用逃避,來背對炙熱的感情,在愛情面前,大多數人都是笨拙的小孩。理論永遠只是旁人的吹毛求疵,身處其中的不知所措,成爲了彼此之間根深蒂固的羈絆。

?

又一次進行得產品研討會上,櫻井翔顯得有點沉默,進來的時候,幾乎都沒有看二宮和也,徑直坐到位子上,翻著桌上的文件。

整個研討會,成了二宮和也的匯報會,櫻井翔沒有想往常一樣的與其產生衝突,只是在模糊不清的地方,公事化的提出了疑問。然後微微地點頭。中居把這樣的冷漠當成撤資的前兆,一直惴惴不安地看著櫻井翔。

櫻井翔佯裝在看文件,其實一直走神,他沒有辦法在有那個未成年的空氣里,保持平穩的心態。偶爾看著二宮解說的時候,也沒有聽見實質性的東西,直愣愣的看著二宮清澈的眼眸,手舞足蹈地敘述。

中居出去接電話,小型會議室里,只剩下櫻井翔和二宮和也。

“剛剛說的內容,你有什麽要指教的嗎?”二宮和也喝了口咖啡,隨意地問著。長久以來的“對戰”讓二宮覺得這個被一塵不染的西裝包裹著的男人有一種與其相悖的氣息。驟然的態度轉換,讓二宮有點不適應。

“哦,沒有。”櫻井翔扭頭看著窗外。這幾天。天際總是呈現灰濛濛的顏色,團在一起的雲朵,像擱置了很久的棉花糖,散髮出刺鼻的味道。

“你說過,小孩子什麽都懂,那小孩子懂得愛情嗎?”櫻井翔問。

“恩”二宮對於這個問題,有點摸不著頭腦。

?

二宮和也想到那天在萌萌果的房門口,他偷聽到萌萌果悄悄對相葉說,“瓢蟲雅紀,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千萬不能和別人說哦!”

相葉捏了捏萌萌果的臉,“恩!我以瓢蟲的名義發誓!”

“我想和小和叔叔結婚!”相葉那個時候嚇的摔倒在地上,二宮在門外笑的摔倒在地上。

“萌萌果,怎麼會?”相葉雙手扶著萌萌果窄小的肩膀。

“我喜歡小和叔叔像漢堡一樣的手,很溫暖!”萌萌果撲閃著大眼睛,由於身高的關係,兩條腿夠不到地,在半空中晃來晃去。

“那個,萌萌果不喜歡爸爸的手嗎?”相葉緊張地問,早知道就不讓二宮接送女兒了,這個小子居然趁他不注意,在心靈上誘拐了自己的女兒。

萌萌果捏了捏相葉的手,“恩,幹幹的,沒有小和叔叔的軟!”萌萌果認真地堅定道。

“我也喜歡小和叔叔對我笑的樣子,也很溫暖。”萌萌果又說了個萌點。

“萌萌果嫌爸爸笑的難看嗎?”相葉追問道。

“瓢蟲雅紀嘛那笑個給我看下”

相葉硬逼著自己綻放出笑容,卻以失敗告終。

“好難看!真像動物園里的猩猩。”萌萌果無情地說。

相葉躺在地上打滾,他沒有辦法冷靜下來,“萌萌果表我了嘛?萌萌果表爸爸了嘛?”

萌萌果像小大人一樣地拉著相葉的衣角,“放心,我和小和叔叔結婚了,會常回來看瓢蟲雅紀的!”

相葉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立刻在地板上裝死。

萌萌果用力地搖了搖相葉,“瓢蟲雅紀,你怎麼了嘛?!”

相葉沉浸在“悲痛”里,無法自拔。

二宮在此時就進了房,牽著萌萌果說,“別管瓢蟲,小和叔叔變魔術給你看!”

萌萌果坐在原地,眼淚都要出來了,一動不動,“瓢蟲雅紀爲什麽不理我了!”

果然還是父女呢,再怎麼喜歡他人,都無法取締這樣深邃的不離不棄。

二宮踢了相葉一腳,“快起來!你都把你女兒惹哭了,你是不是親爹啊你?!”

相葉“休”地下坐起身,白了二宮一眼,“我就是親爹!如假包換,童叟無欺!”

萌萌果趴在相葉的身上,捶打著相葉的後背,“瓢蟲雅紀,太好了,你醒了!!”

相葉對二宮比了個“YEAH”的手勢,以宣誓他無可替代的主權地位。

?

二宮和也現在回想那天的情景,還是覺得很好笑,小孩子以為的愛情嗎?

二宮和也雙手交叉在腦後,向後偏仰了下,“小孩子懂的吧。”

“恩?”櫻井本來也只是脫口而出的問題,以為二宮會吐槽自己,結果卻得到了這樣的回覆。

“有調查研究說,人類最純真的感情是存在于67歲。那個時候的愛情是不參雜世俗和慾望的最純淨的想法。”

櫻井翔怔怔地看著二宮,二宮和也傾斜著嘴角,“你以為做遊戲容易嗎?要懂得兒童的心裡,才能夠作出適合他們,讓他們覺得快樂的遊戲。”

櫻井翔似乎窺見眼前的這個男人,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有著為自己喜歡的事情,堅持的努力。而那個傾斜的嘴角對於櫻井翔來說,也充滿著莫名的誘惑。他緩緩向前傾了傾身子,靠近二宮的時候,櫻井感覺到對方的呼吸變得很急促,清澈的眼眸里泛著對未知的淡淡恐慌。試探地觸碰嘴角,更深一步的口勿上去,櫻井翔沒有睜開眼睛,躲避對方的目光,沉醉在自我的情不自禁。

“啊”櫻井翔自我防備地離開那片嘴唇,“你幹嘛咬我?!”櫻井翔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溜肩色胚!”二宮和也氣鼓鼓地看著櫻井翔。起身準備走出會議室,正好撞到進來的中居正廣。

“我還有事,我回去了。”二宮和也沒好氣地對中居正廣說。

“可是”中居還沒有說完,二宮就走出了會議室。中居回頭,對櫻井翔抱歉地笑了笑,“對不起,我們這個設計師就是脾氣差了點。”

“那我也走了。”櫻井翔提著公文包,出了辦公樓。雨傾盆而下。

?

沉寂了再久的東西,也需要有釋放的一刻。

?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20 sn_132009/8/31 22:03:00

SF

写的真好啊~~~~~~

请LZ继续~

回复

21 = =2009/8/31 23:41:00

親了!!!

呃...飄蟲雅紀好可愛好搶鏡>//<

我幾乎要忽略男主之一的溜肩色胚了(←根本沒忽略吧= =)

萌萌果表飄蟲雅紀表緊,我要~~

表fs

回复

22 = =2009/8/31 23:57:00

“请好好享受”,哈哈哈哈,LZ真是与时俱进~~
回复

23 SamiのPANDA2009/9/3 17:10:00

?

下了那麼大的雨,二宮沒有帶傘,櫻井翔開車在公司附近兜了很多個圈,一直沒有找到。

一直等到雨勢漸小,有一個瘦小的貓背身影,才從一家便利店里飛奔出來,櫻井緩慢開車,沒有下車叫住對方。也許叫住了,徒留尷尬而已。

二宮飛奔到幼稚園門口的時候,雨已經完全停了下來,萌萌果看到二宮,就撲倒他身上。

“對不起,萌萌果,突然下雨了,叫不到車,讓你久等了。”

萌萌果搖搖頭,“沒有關係!等小和叔叔的時候,我有認識新朋友哦!”

二宮回頭,看到一個正太在那裡,看著他們兩個。

“啊?萌萌果有新男朋友啦?”二宮假裝傷心地說,“糟了,我被甩了呢。”

萌萌果摸了摸二宮濕噠噠的前劉海,認真地說,“小和叔叔,你是結婚的老公,他只是男朋友而已!”

“這樣啊,那跟你的小男朋友,說聲再見吧。”

萌萌果向那邊揮了揮手,牽著二宮,“我們去找智哥哥吧!”

二宮和也突然想到,很久沒有見到八點二十分的臉了,點了點頭,兩個人朝大野智麵包店的方向走去。

櫻井翔在車裡,看到眼前的景象,有點接受無能。他掉轉車頭,在水塘里濺起的水花如同此刻無法抑制住的情緒,高起之後,轟然倒下。

?

踩完刹車之後,櫻井翔抬頭,看到大野智的麵包房赫然地出現在面前。

習慣的動作:下車,拉開玻璃門。

櫻井翔剛進來,大野智就問“今天他說你什麽了?溜肩還是色胚?

櫻井翔拿起甜甜圈,咬了口,“你要破產了!”他沒頭沒腦地說了句。

“恩?”

“你怎麼甜甜圈做的一點也不甜!要倒閉了!”

大野智辦了一塊塞進嘴裡,“好好吃!哪有不甜,超甜的!”

櫻井翔看著甜甜圈上自己的牙印,“他有女兒了。”又是突如其來的一句。“我看到他急衝衝地去接小孩。就像每一個普通的父親一樣。”

“所以呢?”大野智拼命回味著口中甜甜圈的味道,根本感覺不到任何味道,松本潤很久沒有找自己了,一周的音訊全無,結果,就是大野智的味覺失靈了。

“所以就算我再喜歡他,也是一廂情願。”

“你承認你喜歡他了?”

“我剛還情不自禁地

從街上傳來一陣巨響,透過玻璃門,大野智看到萌萌果小小的身子被拋向空中,重重地亂在地上。

大野智奔出麵包店,看到迎面奔來的二宮和也

?

五個人等在手術室門口,醫院里濃重的消毒水味道,和陰冷的空氣,讓大家都沒有說話。

二宮和也扶著相葉雅紀不停顫抖的肩,沒有說話,眼睛偶爾瞟到櫻井翔那邊,又適時地收回來。

二宮和也在心裡咒駡了自己無數遍,如果不是透過玻璃窗看到櫻井翔,他也不會愣住;如果他不愣住,也不會鬆開萌萌果的手;如果他沒有鬆開萌萌果的手,萌萌果也不會自己衝出馬路;如果萌萌果沒有擅自衝出馬路,現在她脆弱的身體也不會躺在冰冷的手術臺上。

松本潤看著大野智旁邊的櫻井翔,扭過頭,無助地想到:又在一起嘛

櫻井翔看著二宮和相葉,隱約感覺到小孩似乎不是二宮的,他應該竊喜吧,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擁有這樣的情緒似乎很殘忍。

大野智一直在偷瞄松本潤,松本潤的眼睛一直看向別處,沒有扭頭的意思。大野智灰心地看著腳下瓷磚上倒影出的人影。

手術室的門打開了,打破了原本清冷尷尬地境況,護士摘下口罩,“你們當中誰的血型是O型的?”(這個血型不符合實際情況,請54

沉默了一陣,櫻井翔開口了,“我是”

“那跟我來,我們醫院這個血型的儲備量不足,抽點血沒問題吧?”

櫻井翔點了點頭,跟護手走了。

相葉雅紀對於這個陌生人能那麼爽快的答應,有點詫異,他開口問,“小智,他是…?

“我的大學同學。”大野智輕描淡寫地給了櫻井翔這樣的身份。

“我去外面抽根煙。”松潤開口了,腳步在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音。

大野智愣愣地看著松本潤的背影,想要邁步卻又退縮了。

“我去看看我同學。”大野智說完,朝松潤相反的方向走去。

?

櫻井翔抽完血,坐在候診室的椅子上。

“你的那個松本什麽的,就是那個捲毛?”櫻井翔問。

“恩。”

“看著就是一副大爺樣,你個M

“你怎麼心情好了?剛護士是不是幫你換血了?”大野智退了退櫻井翔的頭。

“那個小女生是誰?”

“相葉的小孩。”

櫻井翔想到那個一直在顫抖的男生,“他很年輕的樣子。”

“恩,因為小孩在他高中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但是他是最近才把孩子帶到身邊自己養的。”

“現在的小孩都在想什麽啊?那麼早?”果然不是二宮和也的小孩,這樣的證實讓櫻井翔的心情明朗起來。“那孩子的媽媽呢?”

“前段時間去世了,”大野智歎了口氣,“說來,那個孩子的媽媽,你還認識呢!你還記得當初我們系的那個陽子嗎?當時不是有謠傳,她在和一個高中生搞姐弟戀嗎?那個高中生就是相葉。”

“陽子的小孩嘛”櫻井翔喃喃地念著,“那個小孩現在幾歲了?”

5歲,怎麼了?”

“哦,沒什麽

?

相葉和二宮兩個人並排坐在手術室門口。

NINO。”

“恩?”

“我和陽子都是A型血的。”

相葉始終低著的頭,轉向二宮,眼神中的前所未有的憂傷鋪天蓋地,逸散在四維的空氣里。

回复

24 = =2009/9/3 17:16:00

天啊.....

這....這....我能預見到.....混亂的倫理關係浮現了T口T......

繼續表FS

回复

25 = =2009/9/3 18:23:00

我想到了狗血的可能性。。。

樱井先生为毛要问几岁。。。

混乱了,fen——lie了。。。。

回复

26 = =2009/9/3 18:39:00

要狗血了么

但是我爱这狗血XDDD

LZ继续吧

回复

27 = =2009/9/3 18:48:00

是说。。。A跟A能生出O的

- - 生物学上没问题

回复

28 = =2009/9/3 19:10:00

是说。。。A跟A能生出O的

- - 生物学上没问题

-----------------

+1

AB和A、B、AB都不能生出O倒是真的……

回复

29 = =2009/9/3 19:13:00

是说。。。A跟A能生出O的
- - 生物学上没问题
==========
对的
只要两个都带隐形基因就可以
只要一方AB绝对生不出
回复

30 = =2009/9/3 19:15:00

于是LZ可以让aiba变回AB,sho变回A,一切都很合理
回复

31 ==2009/9/4 11:13:00

萌萌果和瓢虫雅纪真的好萌好萌呀,希望小萌萌果没事,

抽打你个溜肩!

虽然很狗血,还是看得很欢乐呀!

回复

32 SamiのPANDA2009/9/4 17:15:00

?

陽子

櫻井翔擠出腦子里,關於這個女生的所有信息,開朗,獨立,似乎所有的印象都只是停留在表層。

只是在那次的散夥飯,有了突發的交集。

臨到畢業的學生,心情有點焦躁,離開學校,開始走向陌生的領域,朋友關係,情人關係,都變得模棱兩可。

大野智一向冷處理的方式,讓櫻井翔的不安又加深了一層,散夥飯上,大野智居然都沒有坐在自己身邊,而是被隔壁班的生田鬥真拉去喝酒。櫻井翔一個人悶悶地喝著酒,偶爾撇到斜對面的陽子和自己做著同樣的動作。

等早上醒來的時候,櫻井翔已經在酒店的床上,衣冠不整的程度還不至於狼狽。浴室的門打開了,櫻井翔警覺地抖了下。

“你醒了?”陽子已經換了衣服,擦乾頭髮。

“昨晚

“什麽也沒發生。”

櫻井翔依稀記得對方是這麼果斷而漫不經心地回答到。

後來他們去酒店的事情被沸沸揚揚地傳到了大野智那裡,只是一同去酒店的對象變得模糊不清,爭議不斷,唯有男主角由櫻井翔當仁不讓地推向風口浪尖。

大野智始終沒有質問櫻井翔,櫻井翔覺得連這樣都無動於衷的大野可能也沒有很喜歡自己,試探著說,那分手好了。然後對方點點頭,“哦。”

之後,櫻井翔和陽子回到各自原來的生活里,沒有聯絡,櫻井翔只是有次在老同學聚會的時候,聽說了陽子去了美國。

現在的這個孩子,只是和自己血型一樣而已,櫻井翔安慰自己。可是焦灼的情緒沒有因為這樣的藉口而有絲毫的緩解。

?

大野智買完食物回醫院,松本潤還在醫院門口抽煙,腳邊的煙蒂一片狼藉。

經過松潤身邊,大野智低著頭,加快的步伐,松潤伸手拉住他,把他頂在牆上。

“他是誰?”松潤口中濃郁的煙草味撲鼻而來。

“我同學。”

“別他媽的拿這個騙我!”松潤很用力地把指尖的煙扔在地上。

“是我前男友。”大野智弱弱地說出這幾個字。

“現在呢?還愛他嗎?”松潤乞求的眼神,看向大野智。

大野智抿了抿嘴,“我最近味覺失靈了,你能讓我試吃嗎?”

“哎?”

松潤還沒反應過來,大野智的鼻尖已經頂著自己的,輕柔的口勿卻激活了松潤身體上的每個細胞,大野智少有的主動,讓松潤措手不及卻沉醉其中。情人之間,有比言語更重要,更直白的表達方式,如同這樣,把自己的心意傳遞給對方。

松潤突然轉而,舌忝 了舌忝 大野智的臉頰,

“我那麼久沒有咬,干了很多呢!”松潤挑逗地看著大野智,“怎麼都沒有找我?”

“我以為你表我了。”大野智嘟著嘴,認真地說。

“傻瓜。”松潤輕咬了口大野智的臉頰,“我寧願麵包過期,也表和別人分享,就算麵包過期了,也只會放在我的冰箱里。”

?

萌萌果的手術結束了,醫生說,可能要很久才能醒來。

相葉小聲地問:那是多久?

“就是可能醒不過來。”

二宮看著失魂落魄的相葉雅紀,“你熬了一晚上了,先回去休息下。”

“我表,我要等萌萌果醒。”相葉固執地說,走向萌萌果的病房。

二宮看著相葉176的身高被這樣的悲痛壓縮到如此矮小的背影,他轉身向大野智和松潤交代,“你們看著他,我回家去拿點日用品來。”

?

出了醫院,又飄起了雨,昨天的那一場雨似乎還意猶未盡的樣子。二宮和也拖著步子,緩慢地走向雨中,抬頭的時候,雨點敲打進他的瞳孔,他蹲下身子,抱著膝蓋,雨聲愈來愈大,他終於在這樣滂沱的雨中釋放出心中所有的情緒,臉上,不再分得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頭上也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陰影,櫻井翔的傘遮住了二宮和也全部的身體,也覆蓋了他整片心靈。

再敏銳地人,偶爾面對自己的事情時,會顯露出的遲鈍,二宮和也也沒有例外。就在那個會議室里,當櫻井翔的親口勿從試探到霸佔的那一刻,二宮和也的防線也全線崩塌。早就蠢蠢欲動的心,在觸不及防的時刻,獲得了預期的結果,卻覺得幸福來的太易,而忍不住逃離。

?

可是就是因為這個男人,萌萌果可能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以瓢蟲的名義發誓!”

“我想和小和叔叔結婚!”

“小和叔叔的手”

“我喜歡小和叔叔像漢堡一樣的手,很溫暖!”

“我也喜歡小和叔叔對我笑的樣子,也很溫暖。”

空氣里迴蕩著萌萌果稚嫩的聲音,揮散不去。

?

?

?

回复

33 更了2009/9/4 17:36:00

我前5头还只想到 sho -阳子-aiba的狗血

却忘记了sho是智前男友这个。。。然后还要掺和个nino。。。囧

咳咳,请继续有爱的狗血下去。。。汗

回复

34 = =2009/9/5 2:50:00

看的好纠结又好欢乐><

润智那段太萌了,不愧是DO S的番长大人,太男前了!

回复

35 SamiのPANDA2009/9/5 12:47:00

二宮和也站起來,走向雨中。

“我送你。”櫻井翔的聲音從後面響起。

“不用了。”二宮和也強忍的聲音透露出一絲絲的冷漠。

櫻井翔看到二宮和也孱弱的身體在雨中攔TAXI,可能是下雨的緣故,每輛飛馳而過的車里,都坐著乘客。就這個,二宮和也在磅礴的大雨中呆了15分鐘,襯衫貼著身體,潮濕陰冷。

“上車”櫻井翔的車停在二宮和也的面前。

二宮和也扭過頭,當做沒有看到。

櫻井翔下車,強拉硬拽地把二宮和也塞進車里,二宮和也縱使反抗,也抵不過櫻井翔的力氣,胳膊被抓疼了,他也沒有發聲。

上了車,二宮和也迅速地報出地址,然後就是沉默。似乎只是把櫻井翔當做了出租車司機一樣。

一路上,二宮和也一直扭頭,沒有看櫻井,雨點猛烈地敲打在窗上,發出惱人的沉悶聲響。窗外模糊地景象,似乎靜止了,二宮和也頓時覺得自己的人生也處於了那樣的模糊和靜止之中,從萌萌果出事的那一刹那,或者更早的,和櫻井翔相遇的那個瞬間,生活已經開始走向他完全沒有把握的軌跡。其實人生,總是這樣,每個人都不知道會走向哪裡,就算是設定好的人生,也難免有了偏差的走向,更何況二宮和也討厭那樣的計畫,他覺得設定計畫,就像是寫遺書一樣。

?

櫻井翔的車裡的空調開得很大,二宮和也打了個噴嚏,靠在椅背上,竟然人睡了,一整夜身體和心理上的煎熬讓二宮很疲憊,櫻井翔默默地調高了空調的溫度。

車停在了他們家門口,櫻井看著二宮的睡顏,連睡夢中都皺著眉的二宮,櫻井覺得很心疼,伸手想要摸下,手又停住了。櫻井翔突然注意到二宮和也明顯泛白的嘴唇和略微顫抖的身體,他輕輕推了推二宮,“到了”

二宮的眉頭皺的更緊,想睜開眼睛,卻發現一點力氣也沒有。

櫻井翔警覺地把二宮抱出車,二宮和也比他想像得還要輕,沒有了平時張牙舞爪的對掐,此時的二宮和也就像一隻乖順的小狗一樣被櫻井翔抱在懷裡。

櫻井翔在門口的盆栽下麵輕鬆地找到了鑰匙,但凡是男人住的地方,總是為自己的粗心大意留條後路,可是把鑰匙放在那麼容易找到的地方,本身就是粗心大意的表現。

櫻井翔在浴缸里放了熱水,幫二宮和也脫了衣服,輕輕地把他放在浴缸里。冰冷的身體,碰到溫和的水溫,二宮漸漸有了知覺。

“你個色胚,出去。”二宮和也清醒點了之後,說的第一句話。

櫻井翔笑了笑,看來病的也不是很嚴重。

?

櫻井翔打量著這幾個單身男人的房子,沒有很淩亂,大概是因為有個小孩在的關係,或多或少有了節制和體恤。

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碰到了一個硬物,拿起來看,發現是個瓢蟲式樣的頭飾。頭飾在指尖把玩,應該是那個小女生的吧。

櫻井翔都沒有很認真地看過萌萌果的臉,車禍現場,混亂吵雜。她會不會有哪部份很像自己呢?眼睛?鼻子?嘴巴?

想到這個的櫻井翔,用力地甩甩頭,拜託,人家只是血型和你一樣,又不是你的女兒。櫻井翔克制住自己想這個問題,可還是撥通了一個電話。

“爸,你認識千代醫院的小倉醫生吧?有件事要麻煩他一下。”

?

櫻井翔看了看錶,二宮和也已經在浴室里呆了2個小時了,他敲了敲浴室的門,“二宮和也?”

那裡沒有回聲。

“未成年?”

還是沒有反應。

櫻井翔推門進去,看到二宮和也的整個頭都浸在浴缸裡,他快步上前,把他從水裡拖了出來。

“說你色胚,你還真稱職,想讓他名副其實,是伐?”二宮和也睜眼,看到櫻井翔。

“你找死啊!”櫻井翔罵道。

“是假死。”二宮和也平靜地更正道。

看著櫻井翔沒有答話,二宮和也繼續說,“教我游泳的人,一開始說,假裝自己死掉,像屍體一樣地浮在水裡。

後來每次游泳之前,我都假裝死掉,靜靜地享受那種死掉的安靜,那個時候的自己,就不會胡思亂想,因為胡思亂想會破壞這樣難得的寧靜。”

櫻井翔有點遲鈍地點了點頭,點頭并不代表他瞭解了,或許,參雜著的是掩飾的不明白。

?

二宮和也想起身,可是站起來的時候,一陣暈眩,是泡太久了的關係,加上一夜沒睡,又淋雨感冒了,二宮和也的身體虛弱得不受自己控制。

櫻井翔扶住二宮和也,拉扯著旁邊的浴巾,包裹住他,把他抱回房。

二宮和也的房裡出奇地亂,滿地的遊戲光盤和臟衣服,櫻井翔還被一個疑似蘿蔔盆栽的東西絆倒了,還好二宮的房間也不是很大,二宮被正好甩到床上,他發出一聲撕心裂肺地叫聲。

二宮翻了個身,面牆背對著櫻井翔,“你可以回去了。”

櫻井翔一聲不響地脫掉外套,擠到二宮和也的床上,從後面輕輕摟著他。

二宮和也想掙脫櫻井翔的懷抱,

“你別動”櫻井翔用溫柔的命令。

“今晚,你不動,我也不會動的。”櫻井翔的聲音在耳邊四散開來。

二宮和也的眼淚劃過臉龐,滾落在床單上,靜靜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

如果,只是如果,萌萌果真的不再醒來了,恐怕這會是第一次,唯一一次,最後一次,這樣被櫻井翔摟著了吧,二宮和也悲傷地想到。

?

如果,只是如果,萌萌果真的是我的小孩,恐怕這會是第一次,唯一一次,最後一次,這樣摟著二宮和也了吧。櫻井翔悲傷地想到。

?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36 TOT2009/9/5 13:37:00

这段好虐。。。

回复

37 = =2009/9/5 15:30:00

好虐+1

虽然小孩子最后还是会好起来的

回复

38 = =2009/9/5 18:39:00

AY那边都完结了~好像~
回复

39 SamiのPANDA2009/9/5 19:58:00

二宮和也半夜口渴想喝水,剛想起身,才意識到人睡前有個人從後面緊緊地摟著他,一雙大手牢牢地包住他略小的手,力道恰到好處。

沒有辦法掙脫,也不想弄醒櫻井翔,二宮只好作罷。在黑暗處,翻了個身,打量櫻井翔,透著路燈隱約的光源,依稀能看到櫻井翔輪廓分明的臉,明亮的眼睛在合攏的時候,遮擋了犀利的氣息,多了份溫柔。

原來不止色胚和溜肩,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嘛,二宮嘴角斜起的弧度,輕輕閉上眼睛,一覺醒來,要面對的東西太過沉重,二宮和也在某個瞬間,恍惚這覺得,就這樣一覺不醒,或許更好吧。

?

二宮和也醒來的時候,另一邊的床已經變得冰涼,起身的時候頭還暈暈的,走到客廳裡,看到桌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粥:百合杏仁粥,皮蛋瘦禸粥,糯米芝麻粥…..

桌上還留了張紙條:總有一款適合你

落款:溜肩84色胚

落款下面海畫了個很抽象的笑臉

二宮和也看了看垃圾桶里樓下小吃店的紙袋包裝,苦笑了下,美術課,烹飪課,不及格!

?

二宮和也簡單整理下東西,沒有見到萌萌果喜歡的瓢蟲握柄的牙刷,也沒有在相葉雅紀的房間找到剃鬚刀。

二宮和也到醫院的時候,看到櫻井翔已經在那裡了。松本潤把大野智放在膝蓋上,氣鼓鼓看著櫻井翔。

“潤之助,你們家麵包沒人要吃!”二宮和也的聲音突然響起,讓原本氣氛有點僵持的三個人回頭看向了他的方向。

“你們也回去休息下吧,這裡我看著就行了”

二宮瞟了櫻井一眼,當做陌生人一樣的徑直走進病房。

“那我先走了。”櫻井翔禮貌的說道,下意識地看看了病房里的二宮。

大野智剛想說,我們一起走

松潤就捂住他的嘴,“哦,好的,不送。”

櫻井翔壞壞地看著松潤,故意壓低聲音,但是所有人都聽得見,“我知道他的初夜給了誰哦。”

說完,櫻井詭異地笑了笑,離開了。

“剛他說什麽?”松潤回過神來。

大野智摸摸鼻子,“哦,沒什麽”

“大野智!”

“我們快點回去吧,好累!”大野智站起來,踉蹌了下。

“大野智你今天說說清楚。”

“恩?好像又要下雨了,下雨之前,趕快回去吧。”

“大野智你別想逃”

……………………….

?

?

NINO”從萌萌果出事之後,相葉就沒有合過眼,沙啞的聲音從喉口傳出,二宮幾乎沒有聽出發話者是眼前的這個人。

“我想過了,萌萌果就算不是我的小孩,但是她至少是陽子的。”相葉用手指撩撥萌萌果的劉海。

“我喜歡她叫我瓢蟲雅紀時候依賴甜膩的童聲。”相葉吸了吸鼻子,“就算我一廂情願,可是我始終覺得沒有人會比我更愛萌萌果,也沒有人會比我更疼她。”

“雅紀”二宮從後面扶住相葉抖動的雙肩。

“只要萌萌果醒來,將來,健康地繼續生活,她到底是誰的孩子,我不在乎,等她長大了,想找親生爸爸的時候,我想那個時候,我也勇敢到可以放手讓她去追逐她想要的東西了。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好好守護她。”

二宮和也扳過相葉的身體,看到他眼中滾動的液體,輕輕攬過他,相葉在二宮的懷裡發出的哭聲,承載著旁人沒有辦法理解的悲傷,讓二宮幾乎說不出一句安慰的話。

?

小倉醫生的辦公室里,沒有人在,二宮和也在沙發上坐了一會,站起來,走到窗臺前看著場外流動的人群。

想起了在書上看到的一段,對醫院的描述:

“很多婴儿出生后,会先在医院住一段日子。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谁就因此把医院当成了第一个家。

大家对医院都出奇的冷淡,没有听说哪个生小孩的女生偷偷在那张她分娩的床边刻下自己的名字;没有听说哪对情侣约会时带彼此去看自己出生的医院;没有听说谁把自己的病历张贴在征友的版面上;没有听说谁把自己胸腔的X光片裱起来挂在房里。

我们这么多人在医院出生,但一点也不想把医院当成我们第一个家,我们有意无意地略过和医院有关的一切,觉得在人生的剧院里,医院应该永远被摆在"后台"

我们会一辈子对医院保持警戒,每次进去都只想尽快离开,我们一点也不觉得亲切,也一点也没有回到儿时母校的感怀。

就这样保持冷淡,直到最后。最后,我们很多人又躺回医院的床上,但还是有几个人会固执地说:"让我回家,我要死在自己家里……"

我们既不肯承认医院是我们的第一个家,也不肯承认医院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家。

我们真别扭。”

二宮歎了口氣,恩,是挺彆扭的,他這樣想到。

小倉醫生還是沒回來,二宮準備先回病房看看相葉,卻在轉身的時候看到了小倉桌上放著萌萌果的牙刷和相葉的剃鬚刀,還有化驗單上櫻井翔的名字?

?

?

?

兩周后的那個明朗的清晨,萌萌果戳了戳相葉趴在床邊的頭髮,“瓢蟲雅紀,我口渴。”

“哦,”相葉還沒完全醒,迷迷糊糊地倒了水,遞過去。

“啊!”他大聲叫起來,相葉那個早晨發出的叫聲,幾乎把整層樓的病人都吵醒了了,尾隨這聲“啊”的,是相葉肆無忌憚的哭聲,緊緊地摟著萌萌果。

“醒了!醒了!萌萌果,你快捏我下!”相葉伸出手。

萌萌果摸摸相葉的額頭,“瓢蟲雅紀,小和叔叔說的一點都沒錯,你就是個BAGA!”

“你怎麼一醒來就提他?”

“你怎麼老是吃他的醋?”

“我….

萌萌果戳戳相葉的臉頰,“瓢蟲雅紀,你怎麼突然瘦了那麼多?我睡了很久嗎?”

“恩!”相葉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做了個夢,瓢蟲雅紀。”萌萌果喝了口水。

“夢見我了嗎?”

“我夢見媽媽了。”萌萌果眨了眨眼睛,“她牽著我的手,說,萌萌果,跟媽媽走,我們去別的地方。”

“然後呢?”

“然後我聽到瓢蟲雅紀哭得很傷心啊,我就跟媽媽說,等下,我要先去安慰下瓢蟲雅紀,於是我就跑向哭聲的方向,然後,我就醒了。”

“那你算是肩負著安慰我的使命回來了?”相葉雅紀認真地問。

“恩,應該是的吧。”萌萌果歪了歪頭。

相葉轉過臉,沒有讓萌萌果看到他又一次忍不住滑落的淚水。

?

萌萌果醒了之后,大家的生活又回到了原來的軌跡上。

松潤一直呆在大野智的麵包店里,每天跟在他身後,寸步不離。

“你不用去找工作嗎?我個小麵包房養不起你。”大野智把剛烤好的麵包從烤箱里拿出來。

“你初夜是不是給櫻井翔了?”

“不是”大野智回答的聲音有點大。

“你幹嘛那麼大聲?你在掩飾什麽?”松潤狐疑地看著大野智。

“你初夜是不是給櫻井翔了?”

“不是”大野智這次的回答,聲音有點微弱。

“你那麼小聲幹什麼?你在心虛什麽?”

大野咬了口羊角麵包,又轉遞給松潤,“是不是太硬了,你嘗嘗?”

“你初夜是不是給櫻井翔了?”

大野智還在嚼嘴裡的羊角麵包,停頓了很久,說“不是。”

“你怎麼考慮那麼久?”

大野智把羊角麵包塞到松潤嘴裡,看著松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還是處男,你要是讓我破了這個處,我再告訴你好了。”

“某種意義上?”等松潤明白過來的時候,大野智已經在啃菠蘿麵包了。

“你是說,你要做攻?”松潤試探地問問。

大野智鼻子里不知所雲地“恩”了一聲。

“你怎麼不正面回答我問題?”

“翔教的啊,他說,如果讓男人知道,他是你的第一個,他就會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大野智模仿櫻井翔的樣子,一本正經地說出了那句話。

“櫻井翔是你爸啊,他說什麽,你都信!”松潤鼓起腮幫,“哎?那你的意思是說,我是你的第一個咯?!”

大野智突然捂住嘴巴,松潤放肆地笑聲迴蕩在狹小的烤房里,大野智覺得,破處的事情,這次又要以失敗告終了。

?

二宮和也坐在會議室里,贊助商代表還沒到,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那麼早就到了,難道心裡還有期待嗎?萌萌果是醒了,可是,那張化驗單

聽到門外傳來皮鞋的聲音,二宮和也故意把頭別向窗外,推門進來,二宮聽到中居正廣的問話“那位櫻先生呢?”

二宮和也回頭,看到一個40幾歲的男人站在門口,對方對他們禮貌性的笑笑,解釋道,“我們櫻井少爺被外派到美國去了?”

“櫻井少爺?”

“恩,他沒有和你們說嗎?他是我們公司的大少爺啊。”

?

櫻井少爺嘛

其實對彼此瞭解的東西少之甚少,連這個顯而易見的少爺身份都沒有察覺。

去美國了嘛

算是逃走了?萌萌果是他的小孩?

?

二宮和也突然有點失望,有點失落,有點不明所以的東西,在心裡悄然生根發芽。

?

?

?

?

?

“你進來不會先敲門啊?”

“我是你未來老公,敲什麽門?”

“更正,是未來老公的候選人之一。”萌萌果看著衣櫥里的衣服,躊躇著穿哪件。

“我等了你十年,我再怎麼說也該是未來老公候選人第一位吧。”二宮假裝生氣的說道。

“好吧,那你就排在隊首好了。”

“謝謝成全~

萌萌果選中了兩件,在鏡子前比著。

“別挑了,我喜歡你穿那件。”二宮和也坐在床上,看著萌萌果和相葉相似的瘦高身材。

“你喜歡有什麽用?”

“你不是要去我的生日會嗎?”

“我不去!”

“為什麽啊,你未來老公候選人第一位今年都36歲了,你怎麼連個生日也不陪我過?”

“拜託你,你過生日,還不就是幾個歐吉桑找個機會聚在一起,緬懷下過去,展望下未來,我個羅莉瞎參合什麽?!”萌萌果轉身看著二宮一副可憐村村長的表情。

“誰歐吉桑啦!前兩天我還聽到你智哥哥叫你潤哥哥世界正太第一名

“他那都叫了10年了,你說潤哥哥怎麼遇到智哥哥的時候,像腦子短路了一樣?智哥哥是不是在麵包里下藥了?”

“那是你智哥哥經過了十年的磨練,總結出的最有效的一句話!”二宮捏了捏萌萌果的臉。

“別捏,你看到智哥哥的臉爲什麽那麼腫嗎?那都是被潤哥哥咬腫的,我警告你,你別捏我臉。”

“哎大人的事情,小孩果然還是不懂。”二宮撇了撇嘴。

“我不是小孩子了!”萌萌果微微皺眉。

“說的也是,你都候選人一籮筐了。”二宮和也伸了個懶腰,“雖然,我是不介意你劈腿啦,但是,我還是很好奇,到底你有多少候選人?”

“恩,拿到號碼牌的大概有8個左右吧。”萌萌果終於挑中了一件衣服。“你出去啦,我要換衣服了。”

“遵命,我未來老婆的唯一候選人。”

走到房門口,二宮又問道“今兒個丟下我,是去見別的候選人?”

“恩,對。”

二宮裝出絕望的表情,“我以虔誠的心,期望您倦鳥歸巢!”

“人老了,怎麼廢話那麼多,關門。”

?

門剛關上,二宮就被相葉拉住了。

“幾個?她說幾個?”

“八個”二宮看到相葉一副快要暈倒的表情,補充道,“那八個還是你寶貝女兒看得上眼的,還有一群不知名的小男生跟著那!”

“我等下在吃飯的時候,要好好說說她!”相葉嚴肅地說。

“你女兒說了,不和我們這群歐吉桑一起吃飯!”

“那我現在就去說!”

二宮一把拉住相葉,“你安心啦,你女兒從小和我在一起,我有多聰明,她就有多聰明,不會吃虧的啦,她不折騰別人,已經不錯了。”

“那….

“那什麽那的,吃飯去吧,不是訂了烤禸店的位子了嘛,走了走了!”

?

?

相葉,松潤分別拿出了送給二宮的生日禮物。當大野智從口袋里摸出潤滑劑的那一刹那,冷場了10秒鐘。

大野智的頭,被松潤狠打了一下,“我滿足不了你嗎?!哎?還香蕉味的?”

“我又沒說什麽”大野智無辜地看著松潤。

“你送這種東西,暗示性很強了!大野智你還想著攻的事情是不是?”松潤怒氣地說。

二宮和也把潤滑劑扔回大野智那裡,二宮和也發出出奇冷靜的音調,“我用不到。”

“總有機會用的!”大野智連忙接話,被松潤很瞪了回去。

“那我今天晚上去你家?”二宮和也故意湊近大野智,好笑地看了看他慌張的臉。

“你們把我當擺設啊!”

“哪有那麼吵的擺設?!”二宮看到松潤抓狂的表情,忍不出笑了出來。“好了,麵包,對你們家潤之助使出殺手鐧吧,他要瘋了。”

“你是世界正太第一名~”熟練快速地說了出來。

MUA~”松潤在大野智的臉頰上咬了口,“吃東西吧”

“什麽人啊這是?!”

?

那晚,當然回大野家的是松潤,二宮和也和相葉雅紀在家門口看到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門口,奢侈不足,豪華有餘。

相葉拉著二宮,躲進最近的草丛里。

“幹嘛那麼誇張?”二宮和也看了看神經質的相葉雅紀。

“萌萌果,萌萌果,萌萌果在車裡”相葉慌亂地說。

“哎?找了個金主嗎?我還以為只是個正太類!”二宮好奇地張望,饒有興致地笑著。

當二宮和也看到櫻井翔從車裡走出來的時候,他再也笑不出來了。

“那個男人怎麼那麼眼熟?”相葉還沉浸在看女婿的心情當中,“怎麼年紀那麼大?”

二宮和也站起身,走了出去,“NINO,NINO!”相葉在後面一直叫著,最後也沒有辦法,一起走了出去。

“爸爸,小和叔叔,你們回來啦,這位是櫻井翔叔叔。”萌萌果看到他們兩個走過來,沒有露出絲毫的尷尬。

“櫻井翔?”相葉覺得對方真的很面熟,但是始終沒想起來在哪裡見過。

“那天給你寶貝女兒輸血的,智麵包的同學。”二宮和也提醒道,眼睛卻一直看著櫻井翔。十年以來,他有太多的疑問,終於見到了之後,卻不知要從何處問起。

“啊!對!對!對!”相葉雅紀恍然大悟,很誇張地道謝,櫻井翔一直保持著微笑,看不出異樣的情緒。

“你們先進去吧,我跟櫻先生有話說。”

相葉疑惑地看了看兩個人,萌萌果拉著相葉,“走了啦,瓢蟲雅紀。”

關門之前,萌萌果還沖櫻井做了個鬼臉。

?

“我們把你女兒照顧的不錯吧?”二宮和也背對著櫻井翔,手裡忍不住握拳。

“誰說,她是我的女兒了?!”

“少裝蒜,我都看到小倉醫生桌上你的那個化驗單了。”

“哦,我是拜託小倉醫生驗DNA,不過小孩不是我的,是相葉的。”

“哎?”

“上車吧,文件在車裡。”

?

櫻井翔從後座的公文包里拿出兩份鑒定報告,“看到了沒有,萌萌果的爸爸是相葉雅紀,沒什麽好懷疑的。”

“可是血型,相葉說,他和陽子都是A型血的。”

“你有點醫學常識好不好,兩個A型血的人,是能生出O型血的。”

“我一個搞遊戲軟件的,幹嘛要有醫學常識?你有,你有嗎?”

“我?我當然有”

“你有,你幹嘛去驗DNA?”

“我這不是以防萬一嘛!”

“你那天來我家做小偷,你還有理你!”

“我怎麼了做小偷了?”

“牙刷和剃鬚刀,是你偷的吧?”

“你只發現那個不見了?”

“你還偷了什麽?”二宮警覺地看著櫻井。

“噥,還有這個。”櫻井從西裝口袋里拿出一張二宮小時候的果照。“你小時候怎麼果照那麼多?我挑來挑去,拿了這張。”

“你游泳穿衣服啊?你個色胚,還我!”

“我也就色你!”

“老了,皮也厚了。”二宮和也憋著笑,其實看到櫻井翔的時候,很多事情本來就變得不重要了。一些年輕時候很在意的東西,變得模糊不清,時間其實很殘忍,遺忘本身,就帶著殘忍的成份,一點點的切割掉刻骨銘心。

“你幹嘛?”二宮和也看到櫻井翔的手伸向自己的襯衫紐扣。

“廢話,擺明了欲求不滿。”櫻井翔壞壞地笑著,二宮和也覺得椅背被放低。

“櫻井翔你”二宮和也的聲音本來就顯得很幼嫩,連生氣時候發出的音調,也像撒嬌一樣。

“閉嘴。”櫻井翔命令道。

額頭,眼睛,鼻子,嘴唇,頸脖,口勿點掃過的時候,車子里開始散髮出一股濃烈的情欲氣息。櫻井翔伸手開始解二宮和也皮帶的時候,在他耳邊問,“潤滑劑那?”

“哎?”

“不是讓智送你了嗎?”

二宮和也推開櫻井翔,皺眉問,“你早就算計好了?”二宮和也有種被計畫好的反感。

櫻井翔還沒回答,二宮和也就開始扣好了紐扣,整了整皮帶,“我走柏拉圖路線,沒要他送的潤滑劑。”

二宮和也下車,走了幾步,櫻井翔下車,“我還有東西沒給你看!”

“什麽東西?”

櫻井翔打開後備車廂,車廂里滿滿的禮物,引人眼簾。

“又是總有一款適合你?”

“沒有,這是我走的十年來,每年你過生日,我都會買一份禮物給你,這里正好是十份。”

“誰讓你走的?”二宮想起他的不辭而別。

“我這不是爲了和你在一起,和家庭作鬥爭去了嘛!想不到我爸一聽我喜歡個男人,馬上把我送到美國去了,我就活生生被關了10年,進出都有人跟著,我容易嘛我!”

“其實,我是不喜歡香蕉味的,我喜歡草莓味的。”二宮和也,坐在後備箱的邊緣上,點了支煙,櫻井翔接過他指縫裡的煙,吸了一口,在二宮嘴裡吐出了完滿的煙圈。

(完)

SamiのPANDA

新人过门

  • RP:55
文:8 分:70
回复

40 = =2009/9/5 20:32:00

啊...一晚沒回家,完結了...@o@

萌萌果很幸福。潤智也很幸福。

Y2這對...這樣就十年了......

回复

41 TAT2009/9/5 20:56:00

我欲求不满。。。。

双包就是一堆恩爱的NPC呀。。。 呼唤番外增加戏份。。。

话说吐槽别扭小柴犬很萌。。。

FS

FS

FS

回复

42 = =2009/9/6 0:10:00

草莓味的是啥???咳咳

诶呀,完结了。。。明天怎么过呀

都没的来刷了。。。囧

回复

43 歳小莫2009/10/19 18:29:00

这么快就完啦……

歳小莫

小小BLX

  • RP:598
文:199 分:1186
回复

44 = =2009/10/20 0:59:00

这L从第一行到LS的回复都是餐具
LZ你才只!你全家都只!!
回复

45 GD到你了2010/4/8 21:17:00

一口气放完啊,没有追的激动了...捏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4545条/页,1页

1
→ 回复:[原创]【潤智/Y2】暈菜奶爸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