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润智Y2]nestle

发言 回复打印

176100条/页,2页

1 2
您是第29833位读者

楼主 狗丫2009/10/20 21:39:00

lz是不负责任的,是雷人的

文是瞎写的,是没有逻辑的

大家请自由的.......

--------------------------------------------------------

有什么比在love hotel碰见熟人更让人囧的?

二宫看见大野智那张千年死人脸依旧风平浪静,再看旁边那个死死拉着他手的人,轮廓深刻的让人不会忘记,二宫心里震惊道,没想到你们俩会有JQ

当然他在震惊之余还不忘继续挣扎,那个溜肩肌禸男咋就那么大劲,怎么挣也挣不开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

松本润和樱井翔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见对方,再看看对方,俩个手里都死死抓着另一个人的手,不过,一个是为了宣称自己的所有权,而另一个则是怕对方跑了。

相比另三个人,大野智一个人只是镇定的对着hotel房顶的巨大红色吊灯打了个哈欠,然后冲二宫挥了挥手,“呦。”

呦你个头,二宫心里无力的骂人道。

却看见松本润一把抓着大野智就往电梯那拖,准备去房间,而大野智只是皱了皱眉,却任由松本润拉着走。

看松润那副吃人的样子,二宫还是忍不住要替大野担心了一下。

但随后耳边便响起温热的声音,“有空担心别人,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转过头,看见樱井翔鬼样子,心里骂道,伪精英的溜肩男,诅咒全世界的西装垫肩都消失,看你怎么办!

?

当松本润释放完后,俯卧在大野的身上,身上的汗水粘腻在身上其实很不舒服,但他仍紧紧的抱着身下的人,却仍感觉一阵空虚从身体最Deep传来。

身下的人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从他第一次,将他压在床上,亲口勿他时,慢慢抚摸他纤细却又结实,没有丝毫赘禸的身体时,一根根亲口勿他的手指,到他捉住他的下面,他也只是稍稍挣扎,被自己更强硬的压住后,便没有再挣扎,在他的手里达到高朝,身体微微仰起,泛红_chan抖着,眼睛紧闭着。到他的手指进人他的身体,他也只是将脑袋埋在枕头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赌气又猛地揷人一根指头,加大在里面动作的力度,也只是看到他的身体僵硬的卧在床上。

没有任何回应,不管他如何故意大力的撞击着身下的人,紧抓着他的腰,让他承受所有的力度,看他勉强的用手撑着身体,无法逃月兑,还是看着他如何默默的无力挣扎着,却故意不让他达到高朝。

他觉得自己很残忍的折磨着身下的人,但他却没有任何一句求饶的话。

眼睛湿润带着情欲,却依旧澄澈冷静,只是问了他一句,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从他身体里退出,看见刺眼的红色随着白浊的Ye_Ti流出,而那个人只是默默的起身走到浴室里。

时间长了,到了现在,松本润想,或许最残忍的不是自己,而是他。

回复

2 = =2009/10/20 21:47:00

SF!
回复

3 = =2009/10/20 21:49:00

fs

fs

fs

fs

发展好快,想看后面的~~~~

回复

4 = =2009/10/20 21:49:00

依然悲剧的三楼……
回复

5 = =2009/10/20 22:08:00

这文的CP是我的菜,蹲等更新

前段看到「全世界的西装垫肩消失」还噗哧笑出,

到润智那突然悲了起来...

回复

6 = =2009/10/20 22:18:00

leader这种状态很不利于培养气氛啊

那啥

4人相遇是很尴尬

回复

7 = =2009/10/20 22:31:00

萌了润智的H…………

LZ加油

回复

8 = =2009/10/21 0:22:00

仔细想想这个标题挺有意思的

蹲看走向

回复

9 狗丫2009/10/21 19:18:00

二宫想,这里真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King size的红色大床,床头有长长的绸缎,头顶有着大大的镜子。

樱井翔一路拉着从一开始就没放弃挣扎的二宫熟门熟路的走到床边,用床头的绸缎将二宫的手反绑在身后。

二宫更为惊恐,嘴里不断地大骂着,“樱井翔,你个流氓,色狼,伪精英,不会后空翻的肌禸僵硬男。”

樱井翔绑好二宫,起身笑眯眯的看着二宫,“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后空翻,没想到你对我那么了解。”

“呸,谁了解你,就你那一身硬疙瘩禸,一翻还不得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成为社会的蛀虫,家里的米虫。”

Kazu,你就是心口不一,了解就了解我呗,我不会介意你对我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樱井翔说着凑近二宫,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弄着他的头发,笑咪咪的看着二宫越发紧张的将自己缩成一团,往后退着,一副让人更想欺负的可怜样。

“说吧,为什么躲着我?”樱井翔拉开了一点距离,眼睛盯着二宫。

躲着你?二宫听了心里觉得好笑。

他绝不会说,在自己白天打工的餐厅看见樱井翔和一个女的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他绝不会说他听见去送餐的女服务员,喊着好帅好帅的回来,然后不无遗憾的说,可惜,人家是有未婚妻的了。

也绝不会说自己看着他们两个人男才女貌的站在门口,肩膀看起来不再那么溜的樱井翔很绅士的替那个女人打开了车门,画面那样的和谐养眼。

而自己只能躲在厨房门口的角落里,偷偷的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把手上的油污狠狠的往身上擦了擦,然后漠然的走回厨房,心里想着过会要找个空去后门抽个烟,因为今天是个好天气。

?

樱井翔有些疑惑的看着二宫的脸上闪过嘲讽,刚想说你怎么了。

就听见二宫那特有的尖锐带点神经质的声音,“樱井大少爷,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有必要时时刻刻向您报告我在哪里,有必要您一来我就必须在吗?我何德何能让您如此在意,如此牵肠挂肚,您是太高看我,还是太低看您自己?”

樱井翔苦笑,你何苦用自我贬低的方式竖起高高的保护墙来保护自己,那只会伤你自己伤的更深。

他知道他上次见面被他看到了,他知道是母亲故意安排见面在那家店,自己明白母亲的意思,明白樱井家的男人应该肩负的责任,不管你是不是溜肩,那沉沉的责任伴随着他的出生降临在他身上,是你必须肩负的。

所以自己没有权利去反驳与反抗。

即使自己明白自己现在是在自取灭亡,这条路注定没有结果。

但当他看见自己怀里那个别扭到不行,每句话都口不对心的家伙时,总是想要忍不住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堵住那张嘴。

当然他每次都这么做了,包括这次。

?

相叶雅纪很郁闷,nino今天好晚都没回家,自己肚子实在饿得不行,虽然他是桂花楼的少东,会做一手好吃的麻婆豆腐,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相叶对着空空的冰箱叹息着,然后无奈的找出一袋方便面,打开却发现,里面没有酱包,只有粉包和菜包,心灵哭泣,只能凑乎吃了,转身去找电水壶,却发现他已经罢工go dead,于是幼小的心灵顿时从,默默啜泣转为嚎啕大哭,“老天,我只不过不小心把nino得档玩没了,你也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相叶雅纪!你今天什么都不用吃了,你最好把我的档重新玩过去,否则我就把你打到这辈子都不用吃饭!”二宫一边进门一边说道,脚上的鞋甩到门边,冲进屋里一脚踩倒相叶,居高临下无比男前的说道。

相叶一边泪流一边说道,“小二你终于长成一个立派的男人了,我好欣慰。”

“去你个立派,老子一直是!相叶雅纪,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二宫无比剽悍的说道。

二宫围着围裙在煮面,相叶跪在电视前一边流泪一边打游戏,啊,又死了,马里奥哥哥,求你表那么那么容易被那个长的丑不拉几的蘑菇挤死了,我想吃饭啊…….

----------------------------------------------------------------------------------------

?

谁能告诉我,爱Bachu场的意义?

打酱油吧…………?

回复

10 = =2009/10/21 19:29:00

看到后空翻那里我喷了……

回复

11 = =2009/10/21 19:56:00

马里奥哥哥也总被我不小心就弄的上天堂了

LZ你真的好妙

回复

12 = =2009/10/21 22:10:00

Y2前途多磨啊

同笑喷那个后空翻

回复

13 烦躁2009/10/21 22:58:00

爱Bachu场的意义?

========

喷了这个

回复

14 ==2009/10/22 14:53:00

爱Bachu场的意义?

========

喷了这个

=============

抽打LS表好的

回复

15 ==2009/10/22 15:10:00

LZ 更新吧,这文风格感觉很好啊。
回复

16 tl2009/10/23 10:50:00

挺欢乐的 lz表坑啊~~
回复

17 玉米面包2009/10/23 12:15:00

好好。。。
回复

18 狗丫2009/10/23 23:12:00

Free style,大野和二宫工作的酒吧。

松本润随意的坐在沙发上,高挑的身子舒展着,身上的黑色衬衣开着几个扣。

他觉得有些烦,看着吧台里的人在一片颓废,诱惑性感的气息中,旁若无人,懒洋洋的猫着背。

推开旁边靠过来的女的,走到吧台,敲着眼前正专心擦着杯子的人的桌子,“martini!”

透明的杯子衬得的那个人的手指更加修长漂亮。

大野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然后端给了他一杯绿色的Ye_Ti,松本润的脸抽了抽,“这是什么?”

GrassHopper。”大野继续开始擦杯子。

“我知道!我是问为什么你给我这个!”

大野想,自己是个成人不应该跟比自己小的人争吵,于是很耐心的说道,“你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

松润突然凑近大野,抽走了他手中的杯子,说道,“原来你还是一直看着我了啊,我还以为这一晚上你除了手中的杯子,其他所有在你眼里都是空气呢?”

大野离开了些距离,脸上依旧安静疏离,“你喝醉了。”说完转身就走。

“大野智,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能让你丢了饭碗。”松本润家是黑道,这条街是他们家的地盘范围,他才不管什么,他松本润想让哪家店关他就要关。

大野智有点无奈看着松本润像小孩子抢玩具一样的样子,就觉得很烦,也很累。

松本润一把拉过大野智就往外拖,大野智难得挣扎,“住手,注意点影响。”

松本润才不管那一套,拽着他到酒吧后门,嘭的关上门,狠狠的把他推在墙上,大野疼的皱了皱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松本润双手捧住他的脸对向他,便一个黑影压了过来,双手被他反扣在身后,另一只直接伸进衣服,在后背摸索,从事着某种不必言明的事情,冰凉的手让他反身寸性的一躲,便软在对方的手臂和墙壁之间,依然缺少反抗精神的任人鱼禸,舌尖敷衍,最后溶化在里面。

直到感觉松润的手已经不老实的来到下方,心想,不会真要在外面吧,才开始默默挣扎。

可惜,这个小他三岁的家伙力气要比他这个老人家大得多,真是人老不能不服老啊,所以反抗无效。

?

二宫在看见某个黑天戴墨镜没事穿风衣的家伙出现在门口,还穿风衣,你个溜肩!

二宫一边腹诽一边一闪身躲了起来。

躲到厕所,靠,里面有在搂搂抱抱的,一间一个,两个萝卜一个坑,还挺齐。

只好跑去后门,一开门,便看到,某两人的激情戏。

马上关上门,二宫心里不无感叹道,JQ真是无处不在啊!

“你说什么JQ?”一个声音飘来吓的二宫一个激灵,一转头就看见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这位先生,这里是工作区,非工作人员不能进人。”二宫脸上挂起职业笑容,老子就装不认识你,气死你。

二宫和也,你就给我装!樱井翔心里大骂道。

不过手却缠上了他的腰,看他小心的躲着自己,心情就突然大好。

于是再接再厉,变本加厉,当手终于想要进一步探索时,被二宫摁住了。

“翔桑,你没有听明白我那天的话吗?”二宫的头低着,长长的刘海遮着眼睛。

“我不想明白。”樱井想的手,紧紧抓着二宫和也的肩膀,心里想着表再说了,表再说了!

“翔桑,你要肩负起你的家族,你会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为你生一个可爱的孩子,而不是和一个一无是处的,没有教养天天和你吵嘴打架的男人在一起。”二宫抬起头,“你明白吗,翔桑?。”

樱井拼命的摇头,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什么都表明白,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又酸又涨又疼的,那天在love hotel二宫就是这样轻易地推开了呆住了的自己,慢慢解开手上的捆绑,整理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二宫的残忍在于敢于赔上自己也要去揭开那层伪装的幕布,让樱井翔不能再在他面前选择逃避与遗忘。

双手紧紧抓着二宫,生怕他会下一秒消失。

二宫的手慢慢抚摸上樱井的脸,樱井翔抬头看着二宫,这是二宫第一次主动触碰自己,动作温柔而又小心,樱井翔感觉全身的神经紧绷在这触碰中,甜蜜而又绝望。

“翔桑,要长成一个立派的男人哦。”二宫的声音带着少年般的柔软和包裹在其中尖锐的无望。

?

夜深,大野走出松本润的公寓,一个黑衣站在外面,大野打了个哈欠,觉得全身都在疼,看见那个人,万年面瘫脸不禁抽了一下,都半夜两点了,你还戴墨镜,唯恐让人不知道您是黑社会啊。

黑衣人毕恭毕敬的走到大野智面前,“少爷,老爷叫您回去。”

------------------------------------------------------------

我这次更了好多啊。。。。。。

所以下次回来再说吧。。。。。。。

回复

19 - -2009/10/23 23:29:00

SF~

目前各自的身份还没有完全的透露出来啊

OHNO开始有点眉目了啊

回复

20 = =2009/10/23 23:33:00

更了~

TFS

FS

FS

回复

21 - -2009/10/23 23:40:00

Oh, no?????? ohno你竟然是……
回复

22 - -2009/10/24 0:33:00

这是要朝狗血发展么。。。

回复

23 ==2009/10/24 0:38:00

这个……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年上兄弟乱伦大戏么orz

回复

24 = =2009/10/24 1:47:00

润智看样子是黑道对决

Y2这个现实问题是很难解决啊

回复

25 狗丫2009/10/25 16:59:00

声明,这篇文是LZ随性写的,大家不用把剧情想的太复杂

情节内容人物那些都是浮云,浮云……..

狗血才是真理!

-------------------------------------------------------------------------

?

松本润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阳光刺眼而又灿烂。

他的手里,一直抓着另一个人的手,手心里都是汗。

他和那个人走进到一个装饰物店里,古老的摆钟发出深沉的低语,里面的店主是一个老妇人,满头白发,操着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

笑着看着他俩紧握的双手,问道,“他是你的情人吗?”

松本润急切的想要大声回答,却不知为何怎样都发不出声音,莫名的让他悲伤。

却听到旁边那个人的声音,“是。”

声音里带着海浪的味道,沉稳平静,却像一缕阳光那样温柔。

?

松本润总也看不透大野智。

三岁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在他面前自己好像总能被他看透。

在他面前自己永远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

用最蛮横的方法,把他留在身边,自以为是的幻想着他会一直在自己身边。

其实他无所谓的举动,漠不关心的态度,不温不火的样子,永远的面无表情,从来没有任何表示,早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其实他可以轻易离开自己的。

不管他如何想要介人他的世界,都没成功。

他永远不知道他的想法。

他的不安,他的猜测,只能用他的所谓强势所隐藏。

他好累,好无奈,也好愤怒,好不甘。

但面对他时,所有一切都好像砸在棉花上一样,消失与无声。

自己是无所谓的吧。

消极的态度让松本润自我厌恶的很,自己那么S的人,为嘛到了他面前就跟一M似的。

每晚跑来这里,然后再等他下班,把他劫回家。

其实都是自找的。

?

旁边有不怕死的路人甲凑了过来,想要请松本润喝酒,手不规矩的很。

松本润的小新眉一皱,长腿一勾,那个人连人带椅子摔了过去。

路人甲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朝松本润冲了过来,松本润一摔酒杯。

老子心情正不好。

然后就开打。

然后像每部电视剧一样,男主毫无悬念的打赢。

然后像每部狗血剧一样,输得那个人,嘴里叫着,“你给我等着!”然后跑掉了。

而大野一直安静的擦着酒杯,一切与他无关。

?

松本润是真的喝多了,大野下班时,从酒吧后门出来时,看见松本润靠在墙上,衣服因为刚才打架的原因还是皱巴巴的,嘴角的瘀伤有点刺眼,手里的烟一闪一闪的闪着红光,颓废的很。

听见门响,抬起了头。

大大的眼睛因为月光的反身寸好像闪着水光,大野一瞬间有错觉,松润是不是哭了。

突然被他一把狠狠搂在怀里,力道大的要把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一样。

大野任由对方抱着,没有反应。

感到松润的脑袋埋在自己身上,有冰凉的Ye_Ti划过,感觉到对方闷闷的呜咽压抑在自己的脖颈处。

“松本润你究竟想要从我的什么?”

大野说完就想自己一定会后悔的,看着松本离开的背影,大野的心里狠狠的抽着疼了起来。

回复

26 沙发君2009/10/25 17:17:00

难得看篇润智是虐润的~~(殴~~)

果然我跟Jun酱一样,都是M体质啊~~(被某S君抽打~~你才M!!)

楼主这段看的我都BLX了~~

迎风流泪

我是某人(吡==消音)的O

我怎么就这么爱看A团的润智文呢?

回复

27 ==、2009/10/25 19:38:00

哎~

虽然润的M体质深藏在S的表皮之下,

还是被楼主写得很到位。

请继续!

回复

28 = =2009/10/25 20:34:00

润智真是绝配了

一个在禸体上S人,另个在心灵上S回去

这篇文非常对胃口!!

回复

29 狗丫2009/10/26 19:46:00

LZ废柴,表让我写打斗场面………………

---------------------------------------------------------------------------

?

当松润在singbrother见到大野时,他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依旧懒洋洋的窝在角落里,手里捧着一杯暗黄色的Ye_Ti,身上穿着懒散的黑色大T恤,显得和周围格格不人。

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很多道上的人都会来这里, 松润皱眉,这个club矢野家族的产业,属于相当私人的一家店。

他正犹豫要表过去,却看到一个黑衣男人走到大野面前,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大野听了后,微微点了点头,便起身跟那个人走了。

松润有些担心,一边骂自己贱,一边准备追过去看一眼。

却突然被人拉住肩膀,松润不耐烦的回头,嘴里刚想骂“谁找死!”

嘴里的话收了回去,脸上挂上了冷酷的表情。

敲锣打鼓,多么狗血的一幕,上次被男主打得满地找牙的路人甲出现了,当然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后头一大帮。

“又见面了?”路人甲,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说着老土的寻仇开场白。

然后就开打。

然后毫无悬念的男主寡不敌众的被打败了。

松本润被摁在地上,嘴角流血,显得格外妖冶。

不过气势没少,依然像一头瀑怒的狮子一样,挣扎,咆哮着。

路人甲蹲下身,用手抓着松润的脑袋,被迫他冲着自己,“怎么样,松本少爷,这滋味不错吧,不过没关系,还有更好的滋味等着你!“

说完,周围响起一片猥琐的笑声。

松润一直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哟,松本少爷,不会吓傻了吧,没关系,我会慢慢……”话还没说完,谁也没看清松本润是什么时候挣开的,只看见最后路人甲躺在地上,脑袋流着血,松本润手里拿着酒瓶,碎了一半。

所有人傻了一下,反应过来便都要疯了似的冲过去。

“住手。”一个声音传来。

谁也没想到矢野家族的族长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人一下在安静了下来。

?

作为一个有着历史的家族的族长,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举手投足带着一份日式的优雅与严谨,霸气却不张扬。

眼光慢慢看了一下周围,挥了挥手,手下迅速有人开始清理场地,路人甲的人显然还很不服气,但看着眼前的一排排的黑衣人,只能恨恨作罢,扶着他们老大离开了。

偌大的club一时只留下了松润一个外人。

尽管松润从小在道上长大,但面对这样一个大家族的阵势还是有些手足无措,只能一个人倔强的故作傲然的站在那里。

族长转过头看了看松润,松润顿时感到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你就是松本家的孩子?”

松润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是个好苗子。”族长转过头,“但可惜了。”身后立刻有人上前,Bachu枪指着松润的脑袋。

“做完,扔在他家门口。”说完转身就走。

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身影熟悉的化成灰,松润都会记得。

“父亲。”松润有些震惊的盯着大野,而大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

“不能杀他,松本家虽然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威胁,但他们控制着关西与关东枪支货源的百分之三十,这不是个小比例,况且松本润是松本家下一代中唯一的男丁,如果他死了,松本家不可能善罢甘休,多少还是会对我们造成一些麻烦。”大野语气没有起伏,像是再说一个陌生人。

松润紧紧地盯着大野,感觉自己被人耍的彻头彻尾,真是好笑,好笑的让他的心一瞬间疼得没有了知觉,不知是因为他的冷漠,还是因为他的欺瞒。

“健太。”族长喊着让松润陌生的名字,不过他真的希望眼前的人只是一个长得像大野智的人,但他还能看到大野脖颈后方依稀可见的青紫口勿痕,那是他最后一次时在他身上执著的留下的痕迹,现在却讽刺般的提醒着松润眼前人的身份。

健太,你不会不明白规矩吧?”族长的声音格外低沉。

大野智明白。在自己家的如此私人的地方,闹出这样的事,如果被传出去,家族威望必然受损,但…………

大野叹气,头低着,“明白,但事实如此,而且……….

“而且什么?”族长的表情也危险起来,空气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而且”大野突然抬起了头,神色是松润从没见过的认真。

“他是我的情人。”

松润听见,好像回到了那个让他迷恋到不愿醒来的梦里。

梦里的大野懒洋洋的面包脸,用格外认真的表情说,“对,他是我的情人。”

声音里带着海浪的味道,沉稳平静,却像一缕阳光那样温柔。

松润在那一瞬间明明很痛苦,却幸福的留下了眼泪。

回复

30 ++2009/10/26 20:00:00

SF~~~~~~~~~~~~

面包君果然是有背景的啊~~~

回复

31 - -2009/10/26 22:40:00

某人幸福了~

回复

32 = =2009/10/26 23:05:00

我被那句话感动了.....

LZ别停啊!!

回复

33 = =2009/10/27 0:51:00

大野君其实是个有担当的人啊

润之前的付出和心痛都是值得的

回复

34 玉米面包2009/10/27 3:47:00

某人流着血也幸福了
回复

35 2009/10/27 7:58:00

哦 我爱有担当的利达><
每篇文里的儿子都别扭的想让人把他拖过来狠狠揉头毛 不过 别扭是其本性啊
姑娘 继续吧 千万表坑
回复

36 ==2009/10/27 8:43:00

别扭的强攻强受啊

我喜欢

某人幸福了

LZ加油

回复

37 = =2009/10/27 11:04:00

脑内面包君一脸平淡坚定的说他是我的情人而内流满面ing

TAT

回复

38 狗丫2009/10/27 19:54:00

一年后

一年,是很神奇的时间,二宫和也突然有了个孩子。

樱井翔揉揉眼睛,坐在车里,看着街对面,二宫抱着一个超级可爱的小LOLI在怀里,在挑蛋糕,“巧克力的还是奶油的?”从眼睛里泛出的笑意与宠溺,是樱井翔从没见过的。

这是二宫从他面前突然消失后的第一次见面。

他有点贪婪的看着二宫,他怎么还是那么瘦,一副难民的样子,啊,那个丫头居然敢亲他,啊啊,你居然还敢会回亲她!

樱井翔像一个偷窥狂一样跟踪着二宫,明明离得很远,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被他发现,破坏了他那从天而降的幸福。

?

松润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大野智。

灯火辉煌的游轮,一场引人注目的拍卖会。

迎宾宴上,觥筹交错,男男女女穿梭其中,谈笑风生,一个个举止得体,皆是上流社会人士。

松润进场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骚动,铁灰的西装,笔挺而又修长的衬托出松润的完美身材,到哪里都是会吸引所有人的眼光。

在简单的应酬后,松润退到了角落,偷偷的揉了下眉心,昨晚和东樱会的交易,人与人之间的猜忌陷害让他疲惫,今天还要代替父亲参加拍卖会。

抬起头,打量起场内,随后便呆住了。

他对那个人最后的记忆,脸色让人看不懂的族长,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把少爷带走。”

看着那个人被带走,最后只剩自己独自留在那里,无能为力。

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而如今,在大厅最不显眼的角落里,那个人猫着背随意的靠在墙边,黑色的衬衣和长库,一手夹着烟,手指骨节分明,修长有力,颓废而又漫不经心。

有女人举着酒凑了过去,暧昧而又挑逗,而那个人自然的伸手接过酒杯,微笑的应对自如。

这样的大野智是松本润从没见过的,和往常截然不同,他不认识这样的大野智。

大野智像是感到了视线,扭了头过来,和松润的眼光直直相撞,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继续扭过头和女人说话。

这时,松润的部下,凑了过来,顺着松润的视线看过去,说道,“少爷,那个就是这次拍卖会的主办人,矢野家的少爷,矢野健太。听说他本来不肯继承家业,甚至改了名字离家出走,不过不知怎么又突然会回到了家族,接下了所有的生意,手腕很是厉害,不到一年就把所有生意都管理的井井有条。”

=====================================

LZ我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写啥了~

我怎么觉得这文往后已经没啥能发展的呢?

回复

39 甜食控2009/10/27 20:24:00

先抢了SF再看
回复

40 甜食控2009/10/27 20:28:00

哦 一年 时间线太长
LZ不是要坑吧
回复

41 ==2009/10/27 20:37:00

亲爱的LZ,我是S我要抽打你,我都掉进去了的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咋写了呢~~~

好好培养培养灵感吧,我们都眼巴巴等着呢~~

回复

42 - -2009/10/27 21:25:00

加把劲让润智的爱痕情愁更猛烈起来吧

照目前这社定

脑内就只剩这了。。。

回复

43 = =2009/10/28 8:45:00

不用啥宏图发展了........这见面比如要导致滚床单的.........XD

我真是受不了他精明样儿......真招苏OTL

回复

44 ==2009/10/28 9:07:00

LZ,好不容易看到这种强攻强受的好文

千万别坑啊

回复

45 狗丫2009/10/28 19:15:00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这辈子最离奇的事莫过于,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自己面前,喊自己爸爸。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莫过于,自己认识了相叶雅纪这个笨蛋,人小女孩喊他一声爸爸,他就真当了人家的爸爸,那自己喊他一声儿子,他是不是就会认自己爸爸。

不过这个叫小春的小loli确实很可爱,自己实在也没办法讨厌起来,反正自己自打从freestyle辞职离开后就窝在了家里,天天打游戏,偶尔接一些枪手的活,替人写写文章,写写歌,赚点钱外也没什么事干,便帮相叶雅纪那个笨蛋照顾照顾孩子,那个家伙当了动物饲养员天天不着家的。

“二酱,二酱,你想吃哪个?”小loli在自己怀里扑腾的问道。

“我无所谓了,你想吃哪个就买,我把你爸爸的卡拿出来了,他掏钱。”在遥远的动物园里,相叶雅纪打了一个大喷嚏。

“那,我要吃那个!”小春指着橱窗,二宫凑到橱窗前看了看。

“二酱你怎么突然抱我那么紧,二酱,二酱!”小loli有点奇怪的看着二宫呆住的样子。

“嗯,嗯,没事,那个对吧。”二宫抱着小女孩走进了店里,手心微微出汗。

嗯,虽然你带着墨镜,但那溜肩的西装早已将你出卖,二宫偷笑得透过橱窗反身寸,看着樱井翔一幅早晚要被人报警抓到警局跟踪狂的样子,皱巴巴的西装,和没有系正,颜色搭配品位怪异的领带。

翔桑,没有我,你的西装领带该怎么办啊。

?

大野智觉得自己喝得有点多,脑袋有些晕,身体有些热,便闪进休息室里,想要醒一下酒。

松润进到休息室时便看到,一个人像大叔一样,仰躺在沙发上,用手遮着眼睛,嘴巴微张,修长富有力量的身体完全舒展开在沙发上,衬衣的上面几个扣子打开,遮掩露出里面的肌肤,令人遐想。

大野突然感到有人进来,拿开手,看见了。

松润将大野的身体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企图制造压迫感。

但对方却不为所动,挠挠脑袋,打了个哈欠,想要坐起来。

松润单腿跪在沙发上,收紧手臂,将大野困在自己和沙发之间。

大野垂下眼皮,不言语。

松润看着眼前的人,也不知该说什么。

正当两个人僵持时,突然听见有人走过来得脚步声。

松润不顾大野反抗,一把抓起他,俩个人躲进了换衣间,松润突然好后悔,自己躲什么躲,又没干什么。

现在好了,窄小的换衣间,两个人不得不紧贴在一起。

松润低头看着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的大野,却发现对方脸色不正常的潮红,身体也格外热,软软的窝在了自己怀里。

松润呆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对方被下了药,本来像这种暧昧的晚宴,酒里有些药,可以起到调情的作用,并没有什么,不过看来大野被下了几倍的药,才会出现这种反应。

外面的人似乎也已经走了,现在似乎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去,让大野去把药解了。

但看他现在这种情况,恐怕解药已经晚了,只有………….

松润想自己还没有那么伟大到把自己的人去送到别人怀里。

大野智也已经明白了情况,下意识挣扎的想要躲开,可就那么大点的地方,能躲哪去?

挣扎被视为挑逗,松润毫不犹豫的低头口勿了下去。

回复

46 = =2009/10/28 19:26:00

sf?

不知为何重逢意外的让我觉得心酸!

回复

47 甜食控2009/10/28 19:36:00

LZ我非常表脸地觉得你更的太少了
于是 儿子哎儿子 你也看到了少爷啊
松润赶紧地 表犹豫 你就是解药啊><
回复

48 - -2009/10/28 19:48:00

看来aiba出场的意义lz找到了啊- -

酱油带酱油

回复

49 = =2009/10/28 20:04:00

好想继续往下看...><

回复

50 = =2009/10/28 20:05:00

解药快上啊!

润智好狗血啊,难道领导为了润才回去继承家族的?

回复

51 萌智2009/10/28 21:38:00

解药啊...好看啊....继续啊...

萌智

弱弱地

  • RP:602
文:223 分:1268
回复

52 = =2009/10/29 3:10:00

我除了等更已经啥也说不出来了><

LZ~(挥小旗)

回复

53 = =2009/10/29 10:00:00

JUN快点给小大上解药吧

少爷表光跟踪 可以近距离打听一下小女孩的事情

回复

54 = =2009/10/29 10:19:00

咳...我想看解药的过程

fs

fs

fs

回复

55 蹲的腿酸2009/10/29 10:27:00

LZ请快点解药吧实在很辛苦嘛

回复

56 TL2009/10/29 10:33:00

快上解药。。。敲盆等禸
回复

57 = =2009/10/29 10:46:00

咳...我想看解药的过程

===============

+1

越详细越好>_<

回复

58 玉米面包2009/10/29 13:16:00

看到二酱我小喷了一下

fs

回复

59 狗丫2009/10/29 19:58:00

lz我吃着方便面,实在写不出禸来..............

明天吧......

================================================================

二宫抱着小loli慢悠悠的走着,小loli早已睡着,乖乖趴在二宫怀里,而二宫不时透过路边停车的后视镜,看着一路偷偷跟踪的樱井翔,偶尔毫无预警的装作不经意的转头或回身,看樱井翔急急忙忙的躲在电线杆后,或者装作买东西手忙脚乱的样子,二宫心情很好的一遍遍捉弄着,或者说是TX着某个精英男,其乐无穷。

樱井翔看着二宫和也抱着小loli走着,一副难民样的二宫抱小孩的画面却格外HX,很像一个好papa。今天他的心情好象很不错,嘴角一直翘着,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过他今天转头的频率好高啊,樱井翔躲在路边的垃圾桶旁疑惑的很。

这时他看见二宫腾出一个手接了一个电话,樱井翔迷恋的看着二宫短短可爱的汉堡手。

却没有注意到二宫慢慢朝自己方向走了过来。

等二宫走到了面前,樱井翔有点犯傻,只能装傻,“呦,好巧。”

?

二宫接到电话被通知要马上把DEMO送过去,看看怀里,二宫有点为难,现在送孩子回家,再去必然来不及。

没办法了,二宫转身走了过去。

走过去,看着樱井翔一副惊讶随后尴尬的表情,实在好笑,不过二宫还是绷住了脸,对樱井翔说道,“翔桑,你也偷看我了我那么长时间,我就不找你收费了,帮我照顾一下我家孩子。”

樱井翔只有傻傻接过孩子,睡着了孩子死沉死沉的。

?

等二宫送完DEMO,赶到和樱井翔约定的地点时,却发现樱井翔和小春躺在草地上,俩个人睡的那叫一个香。

某人睡着的仓鼠脸肿的很喜感。

二宫和也无语的看着这个场景。

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场景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搅,阳光透过树叶缝隙依稀流下的阴影,轻轻晃动着。

樱井翔睁开眼睛,看见二宫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自己突然睁开眼睛显然吓了他一跳,不过他马上恢复了平常。

“睡的好吗,翔桑?”二宫带点尖的的声音逗弄着自己耳朵痒痒的。

“恩,好好。”樱井翔有些不好意思的坐起来。

“哦。”二宫也起身站了起来。

樱井翔刚想要站起来,却突然发现,旁边的小loli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拉住了他的衣角,眼睛亮亮的,凑到他的耳边说道,“哥哥,二酱刚才亲你了,还是亲的嘴!”

樱井翔回过头,看见二宫的背过了身,耳朵却红红的。

拜托,自己白装了那么长时间,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却不敢睁开眼睛,怕惊醒了这份幸福。

没办法,二宫和也是你自己先教坏了孩子,所以你就表再怪我第二次教坏她了,起码我现在捂住了她的眼睛,这毕竟不是未成年应该观看的。

阳光灿烂,耳边的风里,树叶哗啦啦响着,樱井翔将二宫和也拉进了怀里,口勿了上去。

?

回复

60 D2009/10/29 20:01:00

sf

fs

回复

61 = =2009/10/29 20:03:00

这一段好萌!

回复

62 D2009/10/29 20:04:00

真美好

回复

63 = =2009/10/30 1:48:00

这段萌到心肝_chan

偷口勿的和回口勿的都很美好~~

搬凳子等禸...

回复

64 甜食控2009/10/30 7:45:00

哦哦~这段好萌~小LOLI好样的
于是 解药啥时来?
回复

65 = =2009/10/30 10:04:00

小loli不愧是大萌物哇...T-T

阿柴你表红耳朵嘛...你一红....我们就想吃禸了....T T

然后....敲碗等禸等解药....

回复

66 ==2009/10/30 10:24:00

好甜蜜的感觉啊

小春果然很可爱嘛? 小红娘哦

坐等? 更新

回复

67 狗丫2009/10/30 20:23:00

松润从来没见过挣扎的如此厉害的大野智,

牙齿用力的咬破了松润的嘴唇,猛地把他推开,不让他靠近。

大野智盯着他,狠狠的说道,你敢再碰我,试试!

松润舌忝 了舌忝 嘴上的血,他松本润最不吃这一套,这辈子最不怕别人威胁。

不管大野如何挣扎,继续口勿下去,所有的抗议封在唇齿间,最后变为无力的呻喑。

面对想念已久的身体,松润毫不犹豫,大野的皮肤一反常态的滚烫着,下面也应经有了反应。

松本润隔着库子慢慢抚摸着大野的下面,看着他仍不死心的抵抗,却只能软软的靠在墙上,任由松润套弄着。

凑近他的耳边,轻轻舌忝 着他的耳廓,感觉着他不自觉的_chan抖,坏心眼的突然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果不其然听见他的轻喘。

“那么大的反应,还说不想要。”松润看着大野咬着嘴把头扭到一边,手上便一用力,在对方痛的呻喑出声前,堵住他的嘴,说道,“嘘,小声,外面可都是人哦。”用最下品的话语威胁着他,手下却越发用力。

松润解开了大野的腰带,褪下底库,蹲下身含住,仔细舌忝 着,每个褶皱,直到对方释放在自己口中。

吐出一些,涂在手指上,站起身,狭窄的空间,实在不适合从事这种活动,松润费力的将大野转过来,让他趴在墙上放松,随后附在他的背后,用已经挺立的下面蹭着对方,满意的感到对方的轻_chan。

面对彼此早已熟悉到不行的身体,松润知道,尽管大野一直抵抗着,但药物的作用早已经起来,他不得不佩服他,居然挺了那么长时间。

但面对他的倔强,他就是很来气,故意轻声问他,“想不想要?”

大野只是把头扭到一边,不理他。

松润故意毫无预警的将一个手指猛的揷人,感到对方里面温热湿润,紧紧缠绕住了自己的手指。

“还说不想要,你下面把我咬的那么紧。”松润口勿着大野的脖颈说道。

却意外的发现,大野不再挣扎,漂亮的眼里流下了泪水,轻声说道,“润,表让我恨你。”

================================================

LZ我实在不擅长写荤的.....

大家就乎点吃吧.......

回复

68 更了2009/10/30 20:26:00

马子居然能这么强攻= =
回复

69 甜食控2009/10/30 20:29:00

><强攻强受啊!!
回复

70 ><2009/10/30 21:31:00

期待下文

还没荤完吧~

回复

71 萌智2009/10/30 23:28:00

我就喜欢这么S的小大!

萌智

弱弱地

  • RP:602
文:223 分:1268
回复

72 = =2009/10/31 3:13:00

为啥滚个床单还要这么别扭这么耗着这么累T-T

.........但是我确实同意有些时候问题是需要身体力行来解决的而非言语......尤其他俩都凑一块就是越说越多麻烦.....

回复

73 狗丫2009/10/31 19:45:00

松本润看着大野硬是推开自己,从更衣室走了出去。

松润突然觉得是那样的熟悉,好像上次在club的场景。

大野一下离开了他一年。

但这次他已经不会再傻傻的让他离开自己了。

一把拉住他,大野已经站都站不稳了,倒在他怀里。

松润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听到对方微弱的声音,“把我送回房间。”

?

松润偷偷的从后门带着大野溜了出去,不过还是被大野的手下看见了,惊讶的张大了嘴,随后便神色紧张的走了过来。

大野一直耷拉着的手突然搂住了松润的腰,抬起头说道,“没事,你们都去看住拍卖会。”

?

进到屋里,大野挣开松润一头冲进浴室。

等松润进去时,他已经开始冲冷水澡,冰冷的水刺得皮肤通红。

“够了。”松润也冲进水里。

“表碰我。”大野挣扎。

“好,我不碰你,但你需要别人帮你解决,不是吗?”

大野撑着墙,喘着气。

松润叹了口气,蹲下了身,含住了那个。

这辈子能让他松本润如此委曲求全的估计只有大野智一个人。

?

最终大野在释放完几次后,睡了过去。

松润将他抱出浴室,擦干身子,放在床上,看着某人消瘦的身体,有点心疼。

他听大野的手下说,少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好过了,经常半夜起床,站在甲板上抽烟。

松润低头看着怀里大野安静的睡颜想,你这样子怎么让我放心。

?

翔桑很想对二宫说,kazu,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坐下来谈一下我们的人生大事。

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立场去说这话。

虽然二宫看见自己手指上的订婚戒指没有说什么,只是出神的盯着它,然后说了一句,白金的,够贵的哦,翔桑。

但这一句已经足够尖锐到,一下刺得自己的小心脏冒出小血柱。

自己终究没有长成一个立派的男人,拥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自己的爱人,像前一阵子上的电影压他man那样勇敢。

回到家,看着大大的传统日式拉门拉开,端庄的妇人坐在里面,说道,翔桑,你也不小了,该正式接手公司的事情了。

樱井翔耸拉着脑袋,这样的未来早已经为他安排好。

妇人看着樱井翔无精打采的样子,有点无奈,又接着说道,“福田家说了,希望最近完婚。”

樱井翔终于抬起了头。

============================================

?

我决定给O酱也找个好女的…………..

这才够狗血........

有炮灰才有幸福~

回复

74 ==2009/10/31 20:13:00

虐!

fs

fs

fs

回复

75 甜食控2009/10/31 20:27:00

白金的,够贵的哦,翔桑。

-----

完全像儿子会说的话

回复

76 萌智2009/10/31 22:11:00

我爱看虐文= =

萌智

弱弱地

  • RP:602
文:223 分:1268
回复

77 ==2009/10/31 22:49:00

有炮灰才有幸福~

楼主的这句话成功逗笑了我

润智还真是别扭

回复

78 = =2009/11/1 1:22:00

白金的,够贵的哦,翔桑。

-----

完全像儿子会说的话

=====

一句话盖住多少心酸

回复

79 - -2009/11/1 13:40:00

我决定给O酱也找个好女的…………..

这才够狗血........

有炮灰才有幸福~

-----------------------------------------------------

_chan抖...

回复

80 = =2009/11/1 13:51:00

白金的,够贵的哦,翔桑。

-----

完全像儿子会说的话

=====

一句话盖住多少心酸

-

+N

咱鼻子都跟着酸

回复

81 狗丫2009/11/1 20:38:00

松润一醒来没有看见大野智,有点无奈但又感觉那样的理所当然。

自己明明昨晚抱得那么紧,这家伙总跟个泥鳅似的,一不注意就滑出手。

起身穿衣,在大野屋里转了一圈,看见不少小泥人和画的半截的大猩猩,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些大猩猩会穿着透明的小雨衣。

出门刚走到甲板,就看见自己的手下急匆匆的走过来,对松润说道,“少爷,我们刚收到邀请,今晚参加矢野健太少爷和远野家二小姐远野乃央的订婚。

?

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说道,你这么一直打酱油下去也不是办法,说吧,你是想继续打酱油,还是当炮灰。

相叶雅纪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躲在角落里,nino难道你要强了我……

话还没说完,一个抱枕过来就把相叶砸没声了,你才会强你,你全家强你,全小区强你!

二宫走进厨房,小春站在小板凳上正在洗水杯,乖得很,二宫抱起她,走出厨房。

“那我换个说法,相叶雅纪你是借钱还是借人吧?”借钱自己跑路,借人他当炮灰。

“我俩样都没有!”相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哦,那好。”二宫抱着小LOLI就准备走。

“小春,快回来,表跟坏人走。”

“爸爸更像坏人。”小LOLI一句话将相叶打人地狱,那两行宽宽的海带泪。

“我错了,nino我错了,我借人,我当炮灰,你让我当啥,我当啥。”

“这才对,aiba桑。”二宫和也语重心长的说道。

?

大野智第一次见远野乃央是在远野家的道场。

走进道场时,道场里面站了几个男人,手持竹刀,狼狈不堪的的站在那里。

大野想完了,自己的妻子是个悍妇,不过等看见人时,大野收回了前话。

黑色的道服,巨大的白色樱花盛开在上面。

手里拿着竹刀,毫不留情的挥向对手,大气而又充满杀气。

丝毫没有女子的矫揉造作,但举手投足间还是带着女性的温柔妩媚。

大野摸摸脑袋,偷偷坐在道场的角落,不得不说,这真是一幅养眼的画面。

坐了一会,大野就开始想要打瞌睡,他刚从太平洋的油轮赶来,时差还没倒过来,望着庭院里盛开的樱花发起呆。

却突然感到一阵刀风,贴着他的脸而来。

大野眼睛眨都没眨一下,继续发呆,过了一会,才转过头来看着面前拿着竹刀对着自己的女子,气势丝毫不输给男子。

大野智静静的看着远野乃央,神情平静,却也并不冷漠,温和如水,没有丝毫戾气。

差点让远野乃央忘记他是和自己一样在这种家庭长大的人。

不过在他黑色的眼睛里没有泄露出任何情感,深沉的让人看不懂。

那不是谁都能有的眼神。

远野放下刀,将手伸向大野,“你好,我的夫君。”

=======================================================

炮灰~炮灰~

某lz小跳步跑走~

回复

82 ......2009/11/1 20:46:00

向LZ跑走方向扔鞋子= =+
回复

83 = =2009/11/1 20:53:00

这炮灰情节竟然让我想起剑心ORZZZZ
回复

84 T T2009/11/1 20:57:00

跟LS一起扔= =+
回复

85 = =2009/11/1 22:52:00

NINO这是要借人忽悠少爷

摸把英姿飒爽的炮灰

润智就靠你了

回复

86 = =2009/11/2 0:24:00

请求加人LSLSS的扔鞋组织

回复

87 = =2009/11/2 5:43:00

跟着扔......................==+

要是个温婉的闺秀也就算了,这出来个这么有气场的女殿下可怎么办阿阿阿(掩面).......就算要抢婚也无理了OTL

-

-

-

回复

88 甜食控2009/11/2 7:58:00

喷了那个“我的夫君”
顺说 LZ是准备让爱拔炮灰了么 要上演“没有你我也会幸福”的假象剧目了么
回复

89 ==2009/11/3 15:46:00

于是我喜欢润智的设定

原来炮灰的存在真的很重要

向LZ表白ing

回复

90 狗丫2009/11/3 21:17:00

“相叶雅纪,你能不能别抖了,饮料都被你抖出半杯来了。”二宫心疼的说道。

“可是…..”他背后那一道道恶毒的视线刺得他直冒冷汗,

二宫和也和炮灰相叶雅纪在在约会,一个类似电车痴汉的樱井翔跟踪中。

哀怨的小宇宙在膨胀,kazu,你在干什么,虽然那个男的长得比我高,身材比我好,但他笑起来没我象仓鼠,肩膀也没我溜,最重要的是,他绝对没有比我更爱你。

?

“小二,我肚子饿了,想回家。”相叶可怜巴巴的说道。

“忍着。”二宫和也很不爽,樱井翔那个变态,从早跟到晚,一直不死心。

拉住相叶,贴近他,玩借位,从樱井翔那个角度看自己是在主动和相叶在亲口勿。

相叶有点呆住的看着二宫的脸凑近,不敢动,下一秒,却被人一把推开,一个踉跄。

二宫和也冷冷的看着樱井翔,然后转头对相叶说道,“你先回家吧。”然后一把拉住樱井翔离开,徒留相叶傻傻的站在原地搞不清状况。

最后只能摇摇头。这年头做炮灰真不容易,然后踢着小石头回家了。

?

二宫拉着樱井翔来到一个隐蔽的巷子,一把把他推到墙上,抓着他的领子,“樱井翔,你究竟跟够了吗?”

kazu,我………”樱井翔有点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人,昨天甜蜜的口勿还在唇边,今天那眼里深深的不耐烦和厌恶却那样真实。

?“我什么,”二宫狠狠的盯着他,手里用力抓着他的领子, “你凭什么跟着我。”

“凭什么他就可以……”樱井翔小声说道。

“凭什么?好,樱井翔我告诉你,他可以给我未来,你能给我什么?”二宫的声音里尖锐带着凄凉,“你什么都不能给我,所以,表再来招惹我!”

樱井翔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却被二宫一个眼神过来,说不出话来。

“表说喜欢我。”二宫松开了手,眼睛里带着不顾一切的倔强,说道,“你有什么资格?”

====================================================

lz苦恼,这文怎么写才能更狗血......

回复

91 ===2009/11/3 21:32:00

好短,啥时候会现曙光阿

现在看来会不会润智会更早出现转机阿

呵呵

回复

92 = =2009/11/3 21:46:00

LZ你你你你真是太虐了!!!

无数的巧合导致的误解+双方表达能力有问题一辈子都解释不清楚=狗血

以上是我的后妈定理。。。

回复

93 ......2009/11/3 22:50:00

LZ您以为这文还不够狗血么……= =+
回复

94 = =2009/11/3 23:20:00

为毛我觉得润智那对的炮灰大小姐如此之让人萌!

回复

95 ==2009/11/4 9:38:00

LZ,使劲虐吧

回复

96 = =2009/11/4 11:16:00

虐吧虐吧

最好能把樱井大少虐出个想法来

同萌大小姐

回复

97 狗丫2009/11/4 19:38:00

松本润是个恋物癖,对于喜欢的东西他一定会从内到外都要染上他的味道。

所以,和那个人接口勿时,他会细细舌忝 遍那个人口腔的每个角落,留下他的味道,做上记号,这里是松本家的自留地谁也不许人侵。

但现在他爱的那个人在和别的女人订婚。

笔挺的黑色西装,难得直起了背,显得格外挺拔,和一旁的女人站在一起,天造地设般。

松润站在角落里,冷冷的打量着巨大的订婚宴,一帮人虚伪的互相微笑。

松润明白,矢野和远野两大家族的联合,带给太多人惊讶,利益分配将会被重新规划,人人都想护住自己碗里的禸,又想在新的利益中分得一杯羹。

不过他不想管这些,看到大野离开宴会的身影,随即便跟了过去。

大野走出门,松松领带,像个大叔一样叹了口气,这种场合无论何时都不会习惯。

下一秒却突然被人一把拉进旁边黑暗的房间,看不清是谁,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随后被人紧紧困在角落。

闻到熟悉的香水味,让大野皱了一下眉,随后低下了头,但却被那人强迫的抓住下巴抬起头来,“你难道不想要解释什么吗?”

松润借着从窗户倾斜出的微弱月光,看着那个人依然没有表情的脸,生气的背后更带着悲凉,我难道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值钱吗?

松润低下头亲口勿,迫切的想要寻找自己在那个人心中的存在感,但还是只只得到舌头漫不经心的回应。

离开嘴,随后听到大野安静的声音,“怎么,又要做吗?”

说罢,一把拉下领带,甩到一边,一颗一颗解开扣子,开始月兑衣服,从外套,衬衣到库子,底库,一件一件,慢条斯理的月兑着,直到全身赤果的站在松润面前,月光照在身上,反身寸出暧昧欲望的光。

松润有点不知所措,“我没说我要…..

“在你看来,不是只有做才能解决问题吗?”大野声音冰冷没有感情,“语言都是多余的。”

大野的眼睛对上松润,“不是吗?”

?

相叶雅纪曾经在和一头猪大眼对小眼一分钟后,对二宫说,你不觉得这头猪带着一抹大智若愚的微笑吗?

二宫眼睛连抬都没抬,只回了一句,“相叶雅纪,我都没有见过比你还笨的笨蛋了。”

作者不是要说相叶雅纪同学是个笨蛋。

其实作者只是想说,相叶雅纪同学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虽然他自己不明白。

所以在二宫进家门后,相叶劈头就一句,“小二,想哭就哭吧。”

“滚。”二宫面无表情的低着头,要进屋,被相叶一把拉住手腕。

二宫死死盯着相叶抓着自己的手,眼里红红的在充血,“你给我放手,相叶雅纪。”

“小二,哭吧。”

“给我放手!”

二宫的样子像一个被触及伤口的小兽一样,竖起全身的刺,不让人靠近。

相叶雅纪真的很难受,看见二宫从进门起就一副要哭的表情,偏偏还要硬装。

“二宫你这样子很可怜,知不知道。”相叶雅纪想好啊,你对自己狠是吧,那咱就狠到底。

=============================================

LZ这两天都是课。。。。。。。

文要停更,或者就坑了,LZ文思枯竭中........

回复

98 ==2009/11/4 19:51:00

不!!!阻止LZ!!!!
回复

99 ><2009/11/4 19:52:00

千万别坑,攒RP重要啊~缓缓再更也行啊
回复

100 = =2009/11/4 20:00:00

对于小大来说jun的问题是不知道怎样来表达感情啊

y2中间隔了好大一座山

LZ 请坚持住

πLS的哪怕慢慢来也表坑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76100条/页,2页

1 2
→ 回复:[主润智Y2]nestle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