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友达之诗

发言 回复打印

2424条/页,1页

1
您是第5343位读者

楼主 千张包子2011/1/22 10:48:00


樱井翔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有些许光亮,朦朦胧胧的。他坐直了身子,窗外热闹的街景便映人眼帘。车里温度调的正好,自己的大衣被人月兑下来摆在身旁。
樱井翔抬起眼,二宫坐在驾驶座上,带着帽子,手指搁在方向盘上,似乎在等红绿灯。
他似乎意识到樱井翔醒过来,扭过头看他,就着微弱的灯光,樱井翔见到他笑起来,嘴角扯起熟悉的弧度:睡醒了啊?
嗯。樱井翔听见自己喉咙里模糊的答应声。
他接过二宫从前头递过来的保利矿咕嘟咕嘟地喝起来,声音隔着一层膜传到耳朵里,他听见二宫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出来的时候你还有印象不,相叶说你沉死了,都那么瘦了还那么沉,是真喝多了。”
“说你今天是难得聚会太高兴了,不然哪有那么容易醉。”
“还想找银狼载你,算了我说,反正我知道你家,我送你过去,他们都还有事。”

樱井翔舌忝 舌忝 还有些干燥的嘴唇,无精打采地说:是哦。

二宫起步的时候,开启车里的交通广播。之前他怕吵到樱井翔一直没开。“你再靠一会儿吧,还有些路。”二宫轻轻说。

广播里放着一首老歌。“啊。”二宫突然毫无预兆地笑起来,“翔君以前很喜欢这首歌吧?”

樱井翔半响,反应迟钝地哦了一声。

的确是很喜欢的。南方群星的真夏的果实.


那时候的樱井翔还梳着妹妹头,坐在门口台阶上,听着耳机生人勿近的样子让很多人选择绕道。只有二宫和也会天不怕地不怕地黏上来带着调侃问他:在听什么呀?
一次两次装成没听见,20岁的男生对my pace还是很执着的。待到第三次,他便不情不愿地把耳机摘下来,分给二宫一半。二宫就会有些狡黠地好似姧计得逞的样子蹲在他身边听,然后一副了然的样子:原来是这个呀....

微微抬眉,坦然,带着随时能全身而退低调的自信。

这幅仿佛洞察一切的表情似乎成了二宫和也独特的标志。从他还是个剃着和尚头的小男孩,长成现在猫背却能独自站在领奖台上的男人。

樱井翔偶尔在节目上说了螺丝,脑海中都会下意识浮现出这样的笑容,好像在和他说:你看,又来了吧。

但其实,若是二宫在场,他总是第一个会上前宽慰地拍拍他后背。他却有些余悸别扭地不愿对上他的视线。

好像是给了鞭子又给糖。这种无意中好像被人掌控的感觉说不上舒服。

后来他记得二宫和也对他说,这张CD我很喜欢,翔君送我吧。樱井翔有些意外,这张南方群星的CD已经听了很久,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用过的东西送人的习惯,觉得寒酸。便推说,下次你生日我送你一张新的。二宫很开心地说好。

二宫生日那天,他和几个门把拍了DVD,他负责把它烧到碟里面。选的是趁二宫匆匆忙忙赶去拍戏的时候,几个人闹腾了一下,还有人往眼睛里滴眼药水,樱井翔边拍边笑,后来二宫抱怨,看的时候抖得要死还以为电视坏掉了。樱井翔那时候送的是T恤,他那时候也挺忙的,答应别人的事偶尔也会忘记。

某天樱井翔突然想起这件事,还刻意回想了下当时二宫的表情。

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高高兴兴的,说,谢谢。似乎也忘记了CD这回事。

Arashi成军11年,期间彼此礼物送过无数次,到了后来感激之心常有,那般欢欣雀跃却不再流露脸上。


那段时间,不,应该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樱井翔会觉得很饿。忙的要命,每天只睡一个小时,可是境遇却是一落千丈,两头不讨好,这时候会觉得更饿。他大口大口地吃东西,隔着氤氲的热气却看见二宫皱着眉头把禸从盘子里剔出去。以前的樱井翔还会竖起眉头骂他浪费,如今只会月兑口而出,我帮你吃掉。
好啊。二宫病怏怏地说,好像手下的上等牛排是药。
后来二宫一摆下筷子,樱井翔就会意地接过便当盒子。连泡面吃完,他都会咕噜咕噜喝完汤然后摸摸肚子意犹未尽地说无买一。

就是这样还是会觉得饿。心里有个大洞,像是怎么塞都塞不满,独自一人或两人出外景,在黑夜里奔驰,前方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像是一潭深水,费劲心机力气做的事情,咕咚一声,便无声地沉人潭底。

樱井翔就在漫长的茫然摸索中长成一个别人眼中的好青年。父亲见到他的背影,似乎会联想起二十几年前自己也曾经这样充满朝气地站在棒球场上,周围的姑娘穿着及小腿的花裙子,带着宽沿草帽,举着自制的打气纸牌,等待他打出全垒打。也会毫不犹豫地在公众场合扯掉依赖自己的小姑娘的手,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樱井翔却是对这样的人生抱有微妙的态度。一边打定主意表变成有着卑微内心的大人,一边也想成为传统观念里的好青年获得承认。与其说是用笑脸装乖来掩饰底下棱角锋利,不如是生活磨砺他的边边角角磨砺地火花四溅。
几次跌跌撞撞从台前奔回台后去接手机,赶在女朋友最后一秒要挂掉前接起。对方那头体谅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最后都会陷人无言。
樱井翔握着手机在台阶上坐下。喝着啤酒看着好像凝固的夜色发呆,怎么天还没亮?

最后还是只能选择一样。他喝得醉醺醺,装成满不在乎的样子在电话里和对方说,分手吧。挂了电话,一个人借着酒意,嚎啕大哭。
这样的事,他见过二宫也做过,躲在厕所隔间,抽水,后来的水声渐渐小去,最后变成漏水一滴滴。他站在门外,只听见有些尖尖压抑的哭泣声。
总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二宫和也,也是从今之后掩起伤口冷暖自知的二宫和也。
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来不及自怨自艾,只是想起来心里会稍微好受点,原来还有别人和我一样。


后来他便很少看见二宫和也哭,除却对方的电视剧。虽然后者不止一次说自己会莫名其妙流眼泪。樱井翔却不太见到。

一直到某一天,他去看二宫和也的舞台剧。舞台离他很近,席间灯光熄灭,二宫穿着西装出来,全场寂静中表情阴鹜地走向舞台中央。

舞台剧中,二宫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复仇者。有一幕他穿着白色的睡衣半坐在地上神经质地自言自语,列车驶过,白光打在他冷然的脸上打了个突兀的三角,眼泪便从眼眶中落下,掉在_chan抖的嘴唇上。灯光暗下,便是转下一幕,樱井翔坐在台下,看见二宫轻轻转身,像是深吸了一口气平复激动地发抖的身体,左手往脸上无声地抹了一下眼睛。
然后在黑暗中安静地起身,离去。

樱井翔后来又去了两次,一直等到谢幕,都没有再看见二宫坐在黑暗中那一幕。

有熟悉的staff离场的时候看见他,说,要表去后台看看二宫君。

他笑笑说,算了,他现在一定累的要死,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者只是觉得见了面也没什么话好说。

二宫年少演第一部舞台剧的时候他就去看过彩排。坐在空无一人的坐席里,二宫出来的时候,因为距离远,人看起来小小的包在私服里,没精打采的。念台词的时候,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调子高亢地吓了对戏的女生一跳。
樱井一开始想笑,后来却有些笑不出来——自如地运用夸张的表情,肢体语言,在舞台上哭着笑着牵动每个人的心,就好像,就好像——把平时里暗地积攒下所有精力运气通通燃烧殆尽一般。
当下,不甘心,却又无法移开视线。
彩排结束,他大声地鼓起掌。二宫配合他,在舞台上拉着不存在的裙边,行了个屈膝礼,逗得女主角大笑。

后来二宫躺在舞台上,闭上眼睛假寐。樱井翔从前头走下来,爬上舞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头顶上的镁光灯照着空气中的尘埃欢乐地跳着舞。

他和他并排并躺下,大灯照的他们暖洋洋的,有种体温很近的错觉。眼前是跳动的橙红色。

想就这么躺着不动。二宫困倦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就这么一直躺着。

他听见自己附和地嗯了一声。


樱井翔的身边并没有像二宫和也这样的人,明明长着向往自由的翅膀,却喜欢在束缚中自得其乐。他觉得好奇,也曾经有走的很近的错觉。

二宫在VTR里认真地说,樱井啊,对我来说一直是个很严厉的前辈,现在也是。樱井翔在摄影棚里刚刚兴高采烈地结束NINO很可爱,好像小狗一样的谈话。

买过自己没什么大兴趣的游戏和漫画,二宫却也没有表现出很兴奋找到同好的样子,那次之后自己也兴趣阑珊,搁在一边积灰尘。

倒是在CON上,他们一直玩的很合拍。跳艳舞,空下来就闹腾对方,在礼花绽放的瞬间大叫。面对坐不满的坐席,他兴奋地有些过头,对着二宫拼命地跳跃拍手,好像一只多动症的浣熊,只换来对方咬着手指“你有病啊”啼笑皆非的表情。

二宫彩排的时候有个小习惯,喜欢一只脚压在另一脚下面,摆出个柔软到突兀的姿势看他们排练。他记性好,舞步唱词从来不需要别人担心,有时候趴在地上趴着趴着就拿出个NDS来玩。
樱井翔一开始有些想不通,久而久之也想通了。大概就和玩游戏一样,总有人擅长,也总有人玩不出第一关就死掉。

很久之后,樱井翔做过一个梦,梦里他和二宫和也两个人坐在一节长长的列车里,抢着一台NDS,最后他抢到,二宫和也就在一旁不甘又紧张挥着禸禸的手指给他指导:左边左边,翔酱左边....他郑重地按着按键,一下又一下,吃到金币的玲玲声此起彼伏,一旁的灯柱一路狂飙气势如虹。

樱井翔醒来,一时间觉得莫名其妙,翻了个头又继续睡。
一定很快就会忘记。他想,刘海在阳光中轻柔的滑下,梦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都是很快忘记的。

chopper于 2011-1-22 17:28:35 编辑过本文

回复

2 = =2011/1/22 10:56:00

单纯进来说LZ的id那东西好吃啊!
回复

3 = =2011/1/22 11:02:00

有感觉 蹲了
回复

4 = =2011/1/22 11:13:00

有感觉+1

蹲文

回复

5 - -2011/1/22 11:40:00

最近2Y有增加趋势啊很好很好

话说我ky下。。

LZ啊,那东西叫宝矿力。。

回复

6 千张包子2011/1/22 16:40:00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一起去拍了多拉马。莫名其妙就变得黏糊起来。
在大太阳下玩着有些幼稚的游戏,没有镜头拍的地方也挨在一起。
在拍摄场地,绿荫下,斜坡上,他在前面缓缓走,回头一看,对方跟在后面慢慢地踱步。难得的风吹的他的衬衫鼓起个大包,他猫背上前伸手帮他抚平。
那个夏季,好像从五个化学元素中单独提取出两个,到处弥漫着奇妙的气氛。

有一天,二宫和也突然问他:翔君,你相信吊桥爱情吗?
他愣了一下,什么?
回去自己上网去搜吧。对方故意卖关子。低下头继续看剧本。

樱井翔那时还要减肥,他第一次痛恨自己以前吃的那么多,搞的现在半年都吃不了碳水化合物。
于是临近中午脾气就不好,越是饿越是低迷,于是低迷越是想吃。二宫和也在某次无聊催眠游戏里面故意逗他:你不饿,你不饿,你醒来之后,什么都吃不下。
二宫蹲在地上眨巴眼睛问他:饿不饿?
樱井翔犹豫了一下:不饿。话音刚落,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噜一下。

二宫和也笑道趴到地上去。他抹着眼泪说:哎呀,翔君,等杀青了我带你吃荞麦面去,我请客!

他只当又是二宫揶揄的话,没往心里去。谁知杀青那天,他真的被二宫三拐七拐地带起了一家小面店。面对五花八门的soba菜单,樱井翔几乎热泪盈眶“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他献宝一样指给二宫。
二宫捋着袖子喊老板:老板快点,不然我家孩子要把你家店都吃了。

直到面端上来,樱井翔才有些许真实感,拿筷子的手都有些抖起来,至于坐在对面二宫被荞麦茶挡住的嘴露出如何诡异的角度,他已经懒得去在乎了。

“我答应你的嘛。”二宫有些得意,“总是要做到。”

一年前,他去好莱坞拍戏,樱井顺路和他回家,无意说:到了那儿偶尔也发个短信回来吧。
对方沉喑了一会儿,说好。
也是没当真,结果被半夜发过来的短信吵醒,揪着头发抓狂,心里又有些得意。

其实是很高兴的,答应自己的话被认真的兑现的一瞬间。至于变成自己付账,和一觉睡醒发现对方在自己长篇回复之后只发了个“嗯”就是后话了。


他们就这样忽近忽远地长大,像两条河流,想当然的是殊途同归,可也并不意味着什么。说不上白驹过隙,磕磕碰碰的少年时代过去,又滑到了青年时代的尾巴。他们生活的节奏太快,很多事情来不及过渡,便转人幽暗晦涩。

他有他日趋圆滑下依旧方方正正的一颗心。他也是嘻嘻哈哈奔着目标一往无前的主儿。
若不是Arashi,在这个巨大的都市丛林,偶尔也会在最好的时光,错过最好的事,最好的人。

樱井还记得很早以前的一次CON,二宫得了病,很厉害,穿衣服都要人帮。
他站在后面看,头顶上舞台上的欢呼声像是远处的春雷,渐渐近了。他捏住手掌,握拳。
上台前,二宫手上的麦克风掉在地上,应该是疼到不行。他看见麦克风咕噜噜滚到自己脚下,却没有帮他捡起来。摇晃的灯光那么亮,照的心在一片白茫茫中沉下去。
二宫像是很累,微微伛偻了一下腰,又缓缓直起身,匆匆赶来的staff帮他换了耳机式麦。从始至终,樱井翔都安静地站在旁边,安静地有些可怕。

动物世界里,瘦弱的羚羊妈妈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宁可自己变成狮子的食物。妹妹指责摄影师没有同情心,面对这样的画面,也能拍得下去。
樱井翔坐在一边不说话,如果让他选,他也会继续拍下去。

——只不过用眼睛代替镜头,对准的是一个赤脚躺在舞台上睡觉的男孩子,渐渐长成在聚光灯下闪闪发亮的男人。


舞台突然暗下来,点着蜡烛的蛋糕出现在舞台上。
原本想说话的利达突然闭上了嘴,眼睛里的水光晃呀晃的。
大屏幕上伴随着音乐,一帧一帧地闪着照片。樱井看到大野眼里的亮光终于掉了下来。

走过十周年也没有哭过的樱井翔,像是遇上了最后一根稻草的负重骆驼,眼窝浅了。

他突然感到有人偷偷拉过他的手腕。隔着模糊的视线,他看见。

看见带着那个熟悉揶揄笑容的家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灯光还是眼泪,汗水的关系,整个人都闪闪发亮的。


——就好像是加长版的情热大陆。几年前的樱井翔想。所以就算一切重新来过,他也会这么做。




回复

7 更了2011/1/22 16:53:00

向楼主表白,写得真有感觉
回复

8 更了2011/1/22 17:04:00

文风大好!
回复

9 更啦2011/1/22 17:57:00

摇小旗支持GN~
回复

10 更了2011/1/22 18:30:00

其实很好奇lz的id的意思
回复

11 = =2011/1/22 19:26:00

眼窝也浅了。。戳泪了
回复

12 = =2011/1/22 19:57:00

又见2Y
又见LZ
蹲!
回复

13 千张包子2011/1/22 22:50:00




樱井翔摊开手掌报着二宫前一阵子的schedule。三分正经七分搞怪。
二宫指着他尖着嗓子喊:什么嘛,你明明自己也有电影的,为什么报我的schedule,难道是我的马内甲。
樱井说:是我的工作还是会做好的呀。
一来一去的,好像在说相声。

樱井说:记得要好好注意身体。
二宫说,好,那么来年也拜托你了。


来年也拜托你了,翔君。


听见底下一片嬉笑,樱井翔突然释然了。好像内心饥饿的空洞,被填满了最后一拨土。那么多年那些不清不楚,不容分辨的混沌就此散开。

他握着二宫和也的手,那气球腾空的一瞬间,高高举去。
很多事,

比如,那个夏季里那条好像永远走不完的路。
比如,他开了很多网页去查吊桥爱情。
比如,在舞台上绽放礼花的一瞬间,他花了多大力气控制住自己不去口勿他。

他想他永远都不会说出口。
该失去的终究是失去,该得到的也总归是得到。很多东西,不经失去,也无法得到,
他握着二宫和也的手,举起又放下,无数粉红粉蓝粉紫的气球飘上天,一如擦肩而过无数的岁月。


车子缓缓停在高档的住宅小区下,樱井翔微微弯腰出来。
翔君。二宫突然叫住他。
樱井回头。

生日快乐。
...还有一个星期才是。
怎么说呢。想做第一个祝翔君生日快乐的人。
樱井翔站在冷风里,看着和他单薄的脸不相符的亮亮的眼睛,突然打开前门,探身进去,拥抱了二宫。

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个子还不及二宫和也高的那时,拥抱会脸颊贴着脸颊。
谢谢你。他说,谢谢。


二宫关好车门。关掉车里放到一半的电子音乐。他确认再三,门窗已经关好。
然后从放置CD的盒子的最底层抽出一张CD.CD银色的一面已经有些斑驳,看来听了也已经很久。

CD机的绿灯闪了两下,醇厚的男声伴随着叮叮咚咚的夏威夷四弦琴响起来,二宫随着熟悉的曲调也哼起来,再次发动车子。

四六時中も好きと言って
夢の中へ連れて行って

后视镜里的樱井翔的背影变成一个小点,又渐渐消逝不见了。

“翔君,我喜欢这张CD,送我吧。”二宫扭头看樱井。
樱井诶了一声,取下耳机,想了想:“过几天我送你张新的吧,反正你要过生日了嘛。”
“诶,生日礼物好寒酸的。”
爱要表嘛。樱井翔心想,继续戴上耳机。


车子一点点加速,街道两侧的街景向后不断更迭。之后又渐渐慢下来,终于汇人车水马龙中。

END

完结啦,算是一个心血来潮的生贺。

千张包子很好吃哟。

P.S 是宝矿力 -.w -


回复

14 SF2011/1/22 22:53:00

SF
回复

15 西兰花炒蟹肉棒2011/1/22 22:58:00

豆腐包子也很好吃!
还有:T△T
回复

16 通知楼外2011/1/22 23:09:00

完结了。。

回复

17 = =2011/1/22 23:10:00

恭喜完文

感觉有段日子没看过这种风格的文了

心中有一些被触动

谢谢LZGN

回复

18 = =2011/1/22 23:40:00

果然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笔锋,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

恭喜完结

回复

19 ==2011/1/23 12:59:00

因为掺了很多真实的人和事,所以显得格外揪心

嘛,难得2Y了,干嘛不字母一下?

回复

20 2011/1/23 13:20:00

写的真好,喜欢,不用字母,标题已解释足够。
回复

21 = =2011/1/23 18:10:00

好好看^^
回复

22 ==2011/1/24 0:40:00

恭喜完结
回复

23 = =2011/1/24 1:13:00

看到lz 馬上來回!!
上一篇2y看得我完全噴淚q//////q
現在又見lz真感動!
回复

24 = =2011/1/24 1:21:00

喜欢><

恭喜完结!

还有,YJX先生生日快乐!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2424条/页,1页

1
→ 回复:【2Y】友达之诗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