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译】同黑犬共舞Waltz

发言 回复打印

33636条/页,4页

1 2 3 4
您是第50338位读者

301 = =2011-6-6 23:19:00

超好看

比正篇还有张力!

那种无法言语的情绪写的非常容易有同感

回复

302 番外!2011-6-7 13:15:00

谢谢反白GN的番外!

表示还是好看,我发现了自己的雷点真比普通人高不少……

如果还有,真想一直看到反白GN的翻译文或原创都行的唷~多相信些你自己吧!

回复

303 = =2011-6-9 0:08:00

狠狠T一脚!!

反白GN你好呀~

回复

304 LZ2012-2-21 22:47:00

感谢把坑填了的GN。于是本来想时隔一年把坑填了来着,看来不用了orz
反白GN我感谢是真的,自己没填坑惭愧是真的,但是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不甘也是真的(小心眼)但是更多的还是真感激又感动,翻着翻着想可能有GN会翻来着,还是先看一眼吧,没想到我第六感好准……
我动了翻这篇的念头只为[礼物]这一章,si:那段,更准确说只为最后那一句话,让我心里蠢蠢欲动
那句词翻完了我也就圆了夙愿了(有多夸张?)
就把这两天翻了的贴上吧

回复

305 LZ2012-2-21 22:48:00

就那么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机好像很有节制的响了起来。
光一窸窸窣窣的起身,条件反身寸地按了通话键。

“………喂”

来电显示是马内甲的名字。
想着是叫早的电话不慌不忙的咽回一个哈欠,就听那边传来好像走投无路似的一声吼。

“刚不见啦!”
“…………哈?”

刚睡醒的思考回路跟不上趟,光一胡乱揉着头发,瞥了一眼窗外,只看见天已经大亮,说是已经过了正午都有可能。
隐形眼镜贴在眼球上的触感生疼,于是举着手机去了浴室总之先把眼镜摘掉。

“不是,怎么了。总该有个联络吧?”
“没有嘛,就是说正要去接的时候,那边来联系说不见了才乱作一团的。笼子门上的钥匙好像是打开了,——啊,等一下,”

电话那头有几个人在说话。
光一把牙膏挤到牙刷上,开始漫不经心的刷起牙来。
再怎么情绪不稳定或者胃痛之类的,刚也不是小孩子了,哪用得着这么着急,光一默默地想。
那家伙的随性又不是现在才知道,大概也就是在那附近晃晃悠悠的散步罢了。
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想象着那一头的骚动,眯了眼看向镜子里一脸呆相的自己。
说真的,不把笼子锁好才会出问题的。
那样的话别说是人就连猫狗都能轻易跑掉了嘛,…………笼子?

“……刚是说tsuyoshi?!”

叼着的牙刷掉到了地上,被一不小心咽下去的泡沫呛到便咳了起来。
还满以为是刚。相方那个。
因为睡前打过电话的缘故,自然而然就那么以为了。

“什,什么叫不见了?”
“汪!”

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动,温暖的气息吹得人心里发痒。
尾巴啪嗒啪嗒的敲着地面。

“…………哈,诶?”
“哇呜”

黑亮的眼睛湿润着看向光一。
犬斜楞着看了一眼已经僵在那里的光一,轻巧的立起身子肆无忌惮的伸出舌头把脸舌忝 了个遍。
被生猛的气势压倒,一个趔趄被推在洗面台前磕到腰骨,可是tsuyoshi仍然不紧不慢的舌忝 着。
心里痒痒的鼻子发酸,不过总之还是重新把手机举到耳边。

“tsuyoshi,在了”
“啊,什么?”
“tsuyoshi回来了。抱歉”

连想也不去想是不是该找个借口,光一简短的两句话就不由分说挂了电话。
对马内甲,还是等之后再好好道歉吧。
从昨晚开始已经添了太多麻烦了。
还懵懂无知乳臭未干的时候暂且不提,现如今不论是年龄还是工作的年头都实打实的积累了起来,倒这样任性的麻烦他实在是过意不去。要说平常已经足够任性,那则是另一种次元上的问题了。

“……你本事够大的,能自己出来了”
“汪”

拍了拍凑上来的鼻尖,光一把犬抱在怀中,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还以为再也不能像这样拥抱了。
一抬眼,看见昨晚回来时胡乱仍在地上的便利店的袋子还原样散在黑暗的走廊的尽头。
日常和异常的边境根本就是无法预测的东西。
然而,已经体验过的温暖却是再也无法放手了。

“tsuyoshi”

痛苦的话,一起挣扎摸索就是了。
看不清面前的路的话,牵起手来就可以前进。

“刚,对不起”

犬在怀中动了一下。

在一直以来敷衍着回避的心情背后,有些微微的光身寸进来了。

回复

306 LZ2012-2-21 22:49:00

「Ⅷ-告白」


告诉光一可以定制项圈的,是有点头之交的造型师。

一个人担当MC的音乐番组。
一边任由化妆师摆弄自己一头没睡醒的乱发,一边哼哼哈哈的应付着。实际上艺能界里爱犬家不少,像是让宠物穿上衣服,出一些show之类的,也有这样的养法,但在光一看来不能不说是有些莫名其妙

的爱好。

“刚君,用的也是这一家的牵绳哦”

透过镜子注视着自己的造型师似乎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但光一宁愿相信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但是被带着特殊的,某种确信意味的声调说出口的名字触动了光一的某根神经却也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于是剩下的时间便只有任着对方把这话题发挥开来了。
再回过神的时候,自己也已经在十分热心的思考着项圈的设计,光一不禁苦笑。

摆在面前的样品是造型师早已经料定会是这种情况,事先准备好了带来的。
颜色,素材,大小,装饰。
既然要做就干脆做的彻底点,光一有些自瀑自弃地想着,拜托人画了设计图。


回到家,和tsuyoshi胡闹一番再一起泡澡已经成了这段时间的日课。
围上毛巾盘腿在浴室地上一坐,tsuyoshi便会会心的乖乖蹲坐在面前。背对着自己的tsuyoshi,总是一边任由光一笨拙的摩挲着后背一边静静的听着光一说话。
轻轻的梳理着皮毛,小心翼翼的打上泡沫。
虽然经常会痒痒的甩起头来,但tsuyoshi总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等到项圈做好了,再一起去散步吧。再去横滨,要么这回跟小健一起去公园也行”

即使仍然是不喜欢外出,和tsuyoshi一起去散步却总是令人心情澎湃。渐渐变得浓郁的夏天的气息。想象着在公园里追逐嬉闹的狗们,光一不禁微微笑了。刚家的小健肯定会卖力动着短短的腿想要跑的

快一点,却总也追不上。如果跑的累了,那就抱着小健让tsuyoshi自己走好了。这家伙一定会吃醋,但是又肯定会体贴的放慢了速度跟随着自己的脚步。想到这儿,仿佛都能看见tsuyoshi有些不满的表

情,光一终于是笑出了声。
tsuyoshi回头一脸无语的看着光一,低低的吼了两声。


描绘幸福的情景,并不是自己擅长的事情。

但是和开始期盼并不喜欢的外出一样, 光一察觉到一个开始做这些事情的自己正在慢慢成长着。
虽然变化不易察觉,却是自己确实是变得积极了。可以想象着窗外的天空和夏天的热气,展望远处的景色了。
虽然和相方的距离仍然是没有变近的征兆。

即使那样也没关系——已经足够坚强到可以这样想。


出了浴室,用柔软的毛巾擦干tsuyoshi的毛,再用吹风机吹得蓬松起来。有些自然卷的毛总是在指尖打出温柔的弧度,又是无数个光一喜欢的瞬间之一。
带着阳光气味的床单和寂静的夜晚,平静的睡息中间,又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


一个月一次的常规番组的收录。
光一战战兢兢地在乐屋前把门推开一条缝向里看去。在路上就听说刚早就已经到了。
打掉了一面墙连起来的两个房间这时候显得有些过分的宽敞,光一不禁屏了息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很难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乐屋里没有一个staff在。
大概是因为时候还早,走廊里也不见人影。

“早,早……上好”

光一好歹挤出几个像样的音节,算是“打了招呼”。
没有回音。
再向对面望去。
化妆台的前面,对面房间的门前,衣架的下面,电视的旁边——然后被储物柜阴影里一双十足五彩缤纷的腿吸引了视线。
在呢。
光一下意识的挺了挺后背,把鞋踩掉进了房间,悄悄地爬到刚那一边的领地。
虽然连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贼似的动作,但不由得仍然是彻底屏住呼吸坐在了刚的旁边。
不知何时曾看到过的那种痛苦表情已经没有了。光一小心翼翼的跪了下去,凝视着相方的脸。
曾几何时像是刻在了眉间一样的皱纹今天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有些透着孩子气的睡脸。不对称地留长了的黑发披在长长的睫毛上,在脸颊上投下了阴影。光一说不上为什么看不过去,下意识的伸

手去用指尖把那绺头发拂开了。
碰到了脸颊。
被第二次solo的日程追着忙碌的这段时间,轮廓似乎变得瘦削多了,但也并不是之前一段时间那种让人不忍心看的憔悴样子了。光一在放下心的同时却也有了莫名的不安感。
不再重叠的日程和渐渐拉开的距离。
内心Deep抬头的青春期少年一样的焦躁感,让光一又一次不由得伸手去抓乱相方的头发。
如果是对tsuyoshi——不就可以直接说出来了?
这样思来想去的连自己都腻烦起来,光一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嗯”

好像是敏感的察觉到了指尖力度的变化,刚不清不楚的嘟囔了一声,窸窸窣窣的翻了个身。
完了,光一想,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只觉得如坐针毡。正急着要在刚完全清醒之前站起来,这半睡半醒的相方却嗖的把手伸过来放在了光一腿上,接着用额头左右蹭了蹭,就势把脸埋在了两膝中间。
俯下去的,长长的睫毛和好像很幸福似的微微抬起的嘴角。
这情景虽然古怪却让光一觉得——好可爱,只能注意着不惊动他慢慢的跪坐下去。

“刚?”

战战兢兢的试着叫了名字。
嗯……的一声,传来的是完全没有清醒意识的回应。已经过了二十岁的相方,贴在膝上的脸颊却仍然有种幼儿般的柔软。光一俯下身,又摩挲起了刚的头发。不禁涌起一阵好像爱抚tsuyoshi一样的,古

怪的既视感。慢慢的慢慢的梳整着拳曲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握住了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只手。
心里砰砰的跳。
轻轻交缠的指尖中间,似乎流淌着将要冲破皮肤汹涌溢出的猛流,光一只觉得一阵晕眩,移开了视线。
脑海Deep钝钝的发痛,一直拼命咽下去的话语好像就要决堤了。
什么都没在期待这样的漂亮话,虽然说不出口。

比什么都深爱独自一人的舞台的那份孤高。
从一到十全部都要自己负起责任推动的那份满足感没有什么可以替代。
但是,就算这样,光一想。
就算是再怎样痛苦的,艰难的,找不到出口的可憎的日子。

“刚”

一起走下去吧。


一直静静的趴在腿上的刚突然缓缓的坐起身来。
光一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倒吸一口气僵在了那里。
刚慢_Tun_Tun的像是嗅了嗅四周的气味,然后仍然是缓慢地,把手放在了光一的肚子上,一使力——就让他倒在了地上。

“喂……!”

刚似乎并不在意光一的反应,像是要抚平衣服的皱褶一样摸摸他的肚子,接着再自然不过地把脸颊贴了上去。
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或是客气。
以熟练的动作蜷缩起来的刚,就那么更用力地握住牵着的手,像胎儿一样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面对相方蜷缩在自己的两膝中间这荒诞的光景,光一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似乎是无意识的,以安抚小孩一样的动作摩挲着自己。
隔着衣服感觉到的吐息和热度,双唇的感触,颊骨的硬度,隔着一枚衬衫以一种暧昧的不现实感正把光一逼到走投无路。
把空着的那只手覆在眼睛上,光一竭尽全力遏制着想要发出声音的冲动。
想要大叫。
全身的细胞都在骚动着,狂喜着。
我是这样喜欢刚的——全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个念头孤零零的存在在那里,光一狠命咬住了嘴唇。

“………光一”
“嗯”
“我喜欢你”
“………嗯”

就算是梦话也好。
就算是错觉也罢。



“我也是”
回复

307 LZ2012-2-21 22:50:00

「Ⅸ-礼物」



宅配箱里有包裹到了,公寓大堂的门卫说。
光一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点了点头,打开了柜门。取出来的是前一段时间定做的tsuyoshi的项圈。
把盒子拿在手里,光一即刻很不淡定的加快了脚步走向电梯,而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应该——应该只是因为电梯里的重力问题。
叮的一声,是熟悉的开门声。
心急如焚的不等门完全打开就从缝里滑了出去,接着便听见tsuyoshi向自己跑来。
“汪汪”
以恨不能遥断的势头挥着尾巴的tsuyoshi奔了过来,抬起前爪,被屈下身子的光一抱在怀中。温热的,毛绒绒的身体好像比往常又添了一分热度,tsuyoshi热心的舌忝 着光一的脸表示着要进房间里去。
光一经受着tsuyoshi瀑风雨一样的口勿的洗礼,一个趔趄倒在了地板上。不知为何比平常兴奋许多的tsuyoshi好像要把光一压倒一样伸长前爪直扑过来,汪汪的叫着。

“等等等等、等——一下,等,喂,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逼到墙角躺下的光一一边发出惨叫一边松开了手,于是只见装着项圈的小盒咕噜噜在地板上滚了出去。
耳朵尖的tsuyoshi一瞬间停住了动作。光一没有放过这个空隙,一下反转了形势把大狗压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口勿了口勿湿润的鼻尖。
tsuyoshi很痒痒似的扭了扭身子,然后平静下来一些,爬起来立起了身体。

“这个,想着给你的。之前不是说了要做一个项圈嘛”
光一捡起小盒,走向了客厅。tsuyoshi探寻的仰视着光一,安静的跟了过来。悉悉索索的打开包装的时候,tsuyoshi嗅着拆包装的手,不时的仰起头默默的,若有所思的望着光一。

“那个啊,我今天,被刚说喜欢呢”

光一和经过了层层包装的盒子格斗着,喃喃说道。
没有开电视,客厅里只有tsuyoshi平静的,有节奏的呼吸声令人惬意的渗透进鼓膜。

“说喜欢呢,刚。他说喜欢我啊”

然后察觉到自己声音中微微的_chan抖,光一不禁苦笑。
就为那么一句话高兴成这样的自己实在是有些可怜。
那家伙大概是睡糊涂了。之后进来一群staff,看见两人的姿势大惊失色,小小的骚动了一场。
在那种状况下刚也只是半睡半醒的样子,以熟悉的,刚起床时特有的黏黏的声音说道

“啊啊,抱歉”

仅此而已。
光一无法也不敢去探询刚那句告白的意味,只有沉浸在余韵中度过了这一天。
那句话当中的意思,实际上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
就算那几个音节蕴含的热的种类不一、大小不同,就算是那不过是一句毫无意义的梦话又有什么关系。
被说了喜欢,有这个事实就够了。要求再多都是奢望。
回想起忐忑着是不是被讨厌了的日子,光一感觉这已经是一种十分令人满足的状况了。
粗瀑的撕开最后一层包装纸,终于是拿出了项圈。
镶上了一圈蓝色边缘的黑色蛇皮项圈。银色的坠子熠熠发光,背面镌刻着名字。

TSUYOSHI-D
From K

牌子上只刻了名字。狗牌上确实是应该写上住址的,但是思前想后还是没有刻上去。说起来,堂本光一养的tsuyoshi应该是tsuyoshi-D这点并无不妥,但无论如何会有的那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和对相方抱

歉的心情,还是让光一红了脸。
光一环过tsuyoshi的脖子,把项圈戴了上去。
“哦——,很帅嘛!”
尺寸是正好的。
光一硬是把tsuyoshi整个抱起来,直接移动到寝室的全身镜前。被圈住上身以直立行走的姿势带过来的tsuyoshi不满的哼着,但也并没有抵抗。
“看,喂喂。多合适”
“哇呜”

再亲了一下大狗的脑袋顶,光一便把手松开了。tsuyoshi仿佛还没有玩够,用一对亮晶晶的黑眼仁盯着光一。
“去洗澡吧”
tsuyoshi兴致很高的表示了赞同。
一人和一匹就这样以相同的步调走向了浴室。光一听着熟悉的,走廊里响起的tsuyoshi的脚步声,蓦地回想起下午的事。




笃笃的敲着桌面的刚的指尖。
榻榻米地的乐屋,已经叠好的坐垫。

“光一”

刚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叫住了正要走出房间的光一。

“这个,好像还没给你呢”

手中捏着的是CD。
深蓝色的封面。
独自一人的刚。

“想让你听一下”
“……啊啊”

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光一接过了那张CD。
第二张专辑。
只有刚的声音在里面的,无论在哪里都找不到自己的名字的,刚的专辑。



“糟糕。把CD落在车上了”
“哇呜”
“得去取一下……”
“汪!”

好像是要阻止恨不能现在就去拿的光一,tsuyoshi气势十足的蹲在了走廊。
像一团黑影子一样的身躯。光一摸了摸tsuyoshi的鼻尖,想要拜托大狗躲开一下。
“马上就回来,呐?”

tsuyoshi一动也不动。
简直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光一毫无办法的皱了皱眉头。

“不能让我去吗?刚的歌,……对我很重要啊”
“呜呜……”

蜷缩起来的tsuyoshi发出低低的呻喑声。第一次听见的吼声让光一不由得有些退缩。
负的感情是自己最不擅长对付的。无论是愤怒还是悲伤——或者是拒绝。
最终还是光一输了,蹲了下去表示自己不会出门。
“真没办法啊。CD反正明天在车上也能听,今天就跟你玩好了”
“汪!”

随着跳跃的tsuyoshi的声音,光一也不由得笑了。接着和往常一样在浴室嬉戏一番,在同一张床上陷人沉睡。
不变的日常。

幸福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每一天。



第二天早上。
光一睡醒的时候,tsuyoshi已经不在旁边了。
沿着微微陷下的床单的轨迹抚摸着,光一告诉自己不过是又一次往常一样的神出鬼没罢了。
麻利的收拾了一下,烤了冷冻面包胡乱塞了些算是把早饭搪塞过去。冰箱微微的启动音在房间里回响着,耳鼓里便只剩下类似耳鸣的噪音。
tsuyoshi不在的早晨很安静。
独自一人———很安静。
又不是到现在才知道。光一默默地想道。


今天的录制棚离自宅很近。
光一久违好似地进了停车场,开动了爱车。
BGM是刚的CD。刚刚开封的CD,在密闭的车里以一种奇特的感觉回响着,让光一错觉仿佛自己身在水中一般。
第一曲是令人联想到深海的instrumental。
和深蓝的封面和深蓝的盘面相配的,带着凉意的曲子。
奔驰在平日开阔的国道上,光一下意识的加了速。第二曲,第三曲接连着,使刚的歌声彻底充满了空间。
和两人的时候完全不同的曲子。只有刚能振动出的频率,让光一心中说不上是哪个角落钝钝的发痛。
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负面思考的恶习又抬起了头。
如果就这样,solo的工作永无休止的增加下去,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人知道曾经有过一个叫KinKi的二人组,又会怎么样……之类的,虽然一闪而过不成念头,却是切实存在过的念头。
在红灯前踩了刹车的同时,CD很合时机的跳到了下一轨。
想看海————刚唱道。

无论何时都想要最自我地
站在你的旁边

“「你」是谁啊,喂”

擦着信号灯变绿的瞬间踩了油门。
想看海————刚唱道。
光一的脑海中,唯有初夏的横滨的海漫无边际的延展开来。
音轨变了。
歌声变了。
和恋人度过的星期六的午后,刚正在略显甜腻地唱着。

“倒是真快活呢刚先生,我啊这段时间,星期六的午后就只是工作工作工作再工作,然后和tsuyoshi满地打滚呢”
连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十分没骨气,但自言自语实在是停不下来。
反正再没有别人能听见的自由空间,让光一的语调也变得愈加自瀑自弃。
渐渐走向高朝的歌声,又静静地停了下来。
曲调霍的变了。
像是有些嘶哑的刚的声音,奏响了下一曲love song。
副歌新颖的变调。
属于刚的风格的,像是猜谜一样被罗列的字句。
轻声和着虽然简单却一直萦绕在耳际的旋律,光一拿起了音响上面的歌词。

音轨号是7

“…………Night, Drive?”

眼前不断闪回的是夜晚的灯光,牵动了光一脑海Deep的记忆。

穿过夜晚的黑暗

一直追赶的彩色尾灯


「————在信号灯由赤变青之前」



来接口勿吗?

来接口勿吧。
回复

308 =口=2012-2-21 23:09:00

LZ!!!
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之前反白GN的也没看见今天偶然一进竟然更了TAT
回复

309 = =2012-2-21 23:42:00

LZGN。。。我。。。。魂都快吓掉了。。。

今天晚上无意当中无意搜到了反白GN的bo,之后就重新翻出这楼,一直在回顾这文

刚才大概看了有1,2个小时

结果几分钟前一刷FB,发现这文浮上来了,还心想,咦,难道我刚才失手回复了。。。

ORZ

对不起KY了,只是实在太巧,着实吓了一大跳

回复

310 =V=2012-2-22 0:38:00

更新了!!

好棒!!

回复

311 = =2012-2-22 3:45:00

啊啊啊LZ你回来了好激动TAT
爱惨最后一句了!
回复

312 =口=2012-2-22 16:34:00

LZ你出现啦,你终于记起这个坑了
回复

313 = =2012-2-22 21:23:00

最喜欢NIGHT DRIVE最后那句歌词

抱住LZ

回复

314 昨更2012-2-22 22:53:00

更新了好多

激动了!

回复

315 = =2014-3-22 23:11:00

bo打不开了可是好在意结局。。。所以我要踢上去。。。。。
回复

316 = =2014-3-23 3:57:00

bo打不开了,谁存了最后两章和番外啊,求
回复

317 = =2014-3-27 22:03:00

有点在意,同求QAQ
回复

318 = =2014-4-1 22:01:00

?也来T
回复

319 ==2014-5-4 1:22:00

同看不到TVT好在意...
回复

320 = =2014-5-23 16:24:00

TL
回复

321 结局打不开2014-6-14 17:31:00

来复习才发现RID了,有GN存了结局嘛QAQ
回复

322 好想看这个2014-6-27 10:10:00

看完了发现不是TJ胜似TJ
心里被挠的痒痒的 这篇在细微感情的处理上面太好了 求结局 求番外!!打滚
回复

323 = =2014-7-26 19:41:00

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TL看有没有GN手里有最后两章和番外的译文
很喜欢这文,好在意结局
回复

324 = =2014-12-1 16:24:00

TL求结局TAT
回复

325 = =2014-12-5 1:55:00

同在意结局,不求文,就求看过的GN 告诉我个结局
回复

326 ==2014-12-12 17:45:00

偶然点开意外发现fb居然还健在,那么久远的楼都有人惦记更意外。blogcn停止了免费服务,可以在下边地址看到备份
回复

327 = =2014-12-13 0:47:00

LS小天使!
回复

328 感谢LSS2014-12-13 13:18:00

没想到还能看到结局,TL的决定太对了
回复

329 = =2014-12-14 1:07:00

居然还有看到全文的一天。今天果然是幸运日!

回复

330 = =2014-12-15 5:04:00

终于没忍住又看了一遍T_T
太好看了TvT

回复

331 = =2017-2-10 10:28:00

超好看的~2017年才發現的我太晚了
跪求哪位好心大人分享結局的
回复

332 = =2017-2-13 14:57:00

同求下文啊
感谢
回复

333 = =2017-2-20 11:53:00

竟然还有踢楼的……那顺便也来一脚
回复

334 = =2017-2-20 15:57:00

因為太好看了~
拜託~
回复

335 = =2017-7-7 16:12:00

自己都找不到的L竟然T到第二页(虽然也是半年前的回复了),还以为眼睛出了问题
眯着眼睛粗略看完了,对自己来说真心是黑历史,不过当时能让一起喜欢鱼车的GN有读的开心过就好了

出坑四年又回坑,再看XQ甚至都不是物是人非四个字能概括,简直唏嘘
但我还是喜欢两个人,不管谁怎么说,只要两个人能并肩站在一起什么也都无所谓了
(当然在妄想的世界线上是更进一步的关系XD

原谅我很恶心地自白一把,这段话真的想发又不知道发在哪里了。。。

回复

336 = =2017-8-4 14:01:00

恳求LZ大人继续更新啊……出坑十年又被拉回的我……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33636条/页,4页

1 2 3 4
→ 回复:【KK/译】同黑犬共舞Waltz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