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长歌怀采薇

发言 回复打印

3333条/页,1页

1
您是第5219位读者

楼主 红豆生南瓜2011/5/12 18:15:00


苦逼文不仅有存稿,还有地雷阵
密密麻麻的

-壹-

二宫和也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春风口勿过花草,樱花依旧。
风里,樱花雨下个不停,花雨下立着一人,手里夹着厚厚的专业书,笑容却比花香还芬芳。

梦境因为枕头下方的铃声戛然而止,睁眼的时候窗外已艳阳高照,二宫接起电话翻了个身,手机刚贴近耳朵他就彻底后悔了。
“nino!翔酱出事了!”相叶雅纪的声音极具穿透力耳膜的威力,二宫把手机平放在枕头边上,连免提键都无需摁。
“在哪里?”
“校医院!”
二宫眯了几下眼睛慢慢闭合,“我再睡个五分钟后就过来。”然后她果断挂断了电话,关机塞枕头下面。


等二宫洗漱完毕慢悠悠地边啃早饭边到校医院,已快到正午了。
这个时候的校医院本就冷清,坐在走廊长登上发呆的想也听见不远处的脚步声,鞋跟擦过大理石地板发出清晰的扣响,他朝着逆光的方向站起身来,指了指身侧的房间道,“翔酱在里面。”
相叶极少会露出这种表情,压抑得仿佛积满厚重云层的铅色天空。
二宫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就开门进去了。

狭小的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和一张桌子,值班的医生不知去了哪里,病房里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世界一片苍白。白纱般的窗帘被风吹起,像是梦露的裙摆。
二宫慢慢靠近床沿,樱井翔紧闭着双目躺在床上,右腿被厚厚的石膏包裹住,架悬在离床几厘米的上空。
二宫沉默地看着樱井翔安静的睡颜,丰厚的嘴唇因为缺水有些起皮,长长的睫毛仿若微风中_chan动的蒲公英孢子。
他慢慢低下头,伸出手去掠开他额前的刘海,像是有一阵风拂过,遍野的白色的孢子随着风向飞舞起来。
发丝被拢向一边,光洁的额头露在空气中。二宫的呼吸又近了点,呼在睫毛上像是孩童吹泡泡时,不断踮起脚尖对准搅拌棒呼出热气。
如果可以聆听到得话,背景音乐应该是慢节奏的歌谣,间或出现的三角铁奏出清脆的“叮咚”响。
如果可以聆听到得话,心跳的声音大概会快到连呼吸也跟不上吧。
所有的颜色都变得层次分明。
淡色的褐瞳垂下,深色的丝发一缕缕地倾斜而下微挡住眼睛,画面沿着一个方向同时倾下。
时间就这样被踩下刹车,停滞在原地。

可是。
二宫捏住樱井翔的脸,手指毫不留情地拧起圈,樱井翔“啊”地尖叫了一声,从床上弹起来,又因为脚被固定住了,侧身差点就翻下了床。
“装睡的本事还是一样差嘛。”二宫眯起眼,一点儿也不体谅床上这个表情凄苦的病人。
外面的相叶听闻道这么大的动静,推开门进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第一幅映人双眼的画面就是樱井翔单肘撑在床上,一手揉着自己红肿的脸颊。
“nino?”相叶看着抱怀的二宫,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这次又是怎么弄的?”二宫没理会推门进来的相叶,继续审问犯人似的口气冰冷地问着樱井翔。
“踢球弄的。”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却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樱井翔嘟着嘴继续揉自己的红腮。
二宫低头吸了口气,抬起头来时眼睛里略起了怒色,“你长这么大第一次踢球啊?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
樱井翔死咬着下唇抬眼望他,眼睛里闪着光,嘴里却什么都没说。
“好了好了,踢球受伤是常有的事,我们打棒球时不也是常常受伤的嘛。”相叶受不了这骤降的气温,及时站出来打圆场。
二宫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推门出去了。
“nino!nino!”樱井翔眼见二宫就这么走出房间,挣扎着想从床上爬下来,可是绑石膏的脚现在又被固定住。
可移动的病床被他挤推得离开墙根,相叶忙扶住欲从床上翻下来的樱井翔。
“你小心掉下来再摔坏另一只脚啊。”相叶被樱井翔揪得呼吸困难,病人却死死地盯住无人的门口,波光在眸子里闪动。
“好啦好啦,我帮你跟他去说啦。”相叶无奈地拍了拍樱井翔的脑袋,待到他终于肯躺平回去时才垂头丧气道,“真搞不懂,你们两个这是闹什么变扭呀。”

“nino!”
相叶追上前面的二宫,脚步也渐渐放缓。二宫没去应他,似乎还是在赌气的样子,但却不知道是跟谁在生这没头没脑的闷气。
“翔酱骨折了。”相叶思忖了好久,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二宫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哼哼道,“我长眼睛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活动会很不方便。”相叶搓着手心偷瞄着二宫的表情,“比如打饭,上厕所,洗澡什么的都需要人帮忙。”
二宫蹙起眉头瞅他,“所以呢?”
相叶开始_Tun_Tun吐吐,“nino……难道不担心翔酱?”
二宫转过脸,窗外的风声携夹着簌簌作响的树叶声擦过耳畔,左眼不安地跳动着,从自己嘴里说出话的却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关我什么事,你不是他室友嘛,反正由你照顾就行了。”
相叶语塞,察觉二宫又要逃离时赶忙拉住他道,“你们俩到底在搞什么呀,都这个时候了,还拿我当挡箭牌。”
二宫闷闷地低头看鞋尖,声音里带着苦涩的茶渣,“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诶?什么?”相叶放开手尴尬地笑笑,“开玩笑的吧。”
二宫抬起脸瞪他,“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不像……”

白绸般的窗帘在风中聚拢后又散开,摇曳出梦境般的弧度,却抵不住现实的冰冷。
“才不是什么闹变扭。”樱井翔一个人躺平在床上,睁大着眼睛朝同样雪白的天花板发呆,呢喃着自言自语道,“是分手了。”

-TBC-

回复

2 南瓜饼最喜欢了!2011/5/12 18:17:00

强势SF!

用力蹲下!

><

回复

3 = =2011/5/12 18:21:00

一看到采薇我就认出来了……(捂头套
回复

4 = =2011/5/12 19:00:00

一开始就分手了吗

为什么呢

回复

5 蹲了2011/5/12 19:06:00

加油更!
回复

6 = =2011/5/12 20:34:00

有存稿哦那再放点儿吧

回复

7 红豆生南瓜2011/5/13 15:55:00

02

相叶雅纪主动申请跟着教授做项目,之后的几天几乎就日夜颠倒地泡实验室,回去鞋一拖,眼一闭就睡个不省人事了。
二宫是知道这坑爹干嘛选这个时间跟着教授搞那鬼项目的。
包袱扔过来时躲也躲不掉。
又或许,大概因为这个包袱是樱井翔,二宫才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等着被砸的吧。
可明明都是分手的路人甲乙了。

二宫一下课后还是第一时间地冲锋陷阵,上战场似地奔至食堂。手里捧着饭盒排在那看不到尽头的队伍里,肚子都唱了一整首曲子了。
隔着熙攘的人群,二宫单手跟樱井翔打电话,说出的每个字几乎都带着吼声,“你要的压根就没有!你以为食堂是你家啊!”
二宫虽然口气差,心里还是默默记下了樱井翔点的东西。
食堂到了饭点就要挤破头才能拍到饭菜,否则下午的课多半是要迟到的。
二宫打完饭后提着两个饭盒来到樱井翔寝室,单手掏出相叶给他的钥匙,一手夹着两个沉甸甸的饭盒一边打开房门。

屋内还算整洁,窗帘被收拢在两边,明亮的光线透过玻璃照亮并不宽敞的寝室。
樱井翔半躺在床上,裹着石膏的脚翘在床尾,一手捧着书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哟,来啦。”看见开门进来的二宫后,樱井翔放下书,抬起头来对上他怨气十足的眼神。
“樱井翔,你就躺床上装大爷吧!”饭盒被塞了个满怀,从透明的盒盖里可以窥视到里面的食物,几乎都是他在电话里嘱咐的那些。
“谢谢。”樱井翔笑着揭开饭盒,拿起二宫递过来的筷子。
“吃货最麻烦了。”二宫用白眼回他,嘟哝着揭开自己的盒盖,盒盖上密集的水蒸气沿着内侧滑落下来,二宫又斜眼去觑了一眼吃得正香的樱井翔,他含住筷尖,默默地捧起饭盒吃了起来。

声音仿佛被抽空,房间里只剩下咀嚼食物的响声,之前片刻的从容淡定都因这霎时的宁静急速转化为局促不安。
二宫飞快地_Tun咽着食物,喝了几口水后敲击着胸膛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要去上课了,你吃完后就把饭盒放桌上吧,我回来再洗。”说着拎起包就急着往门外跑,樱井翔随手把饭盒搁在桌上,撑起身子叫住他。
“nino。”
二宫完全咽下嘴里的东西后,回头看他。
风被阻隔在紧闭的门窗之外,却还是有什么杂音共存在彼此之间。
哪怕是共处一室,却还是感觉像隔了一座山,山上有千年难化的冰雪。
樱井翔动了动嘴唇,那一瞬间心底闪现过冲上去抱住二宫的念头,可是却压根动不了,空空的手心只能握紧被角。
就好像当初分手的时候,在同一间屋子里把什么都洽谈好了,没有争执,连挽留都没有。
站在门的两端却像是站在了地球的两极。
“谢谢。”樱井翔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给他。
“你说过了。”二宫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然后转身拧开门把手道,“没什么事地话我先走了。”
门被关上,室内又空留樱井翔一人,他仰头叹了口气,低矮的墙顶只会给人更多的压抑。很多情愫积攒在眼眶里,最后都还是努力咽了回去。
他看了看桌上还没吃完的午饭,定了定神微笑着对自己说,“这可不能浪费了。”
虽然已经有点吃不下了。

二宫关上门,路过厕所门口时还是没忍住,冲进一间隔间重重地关上门,靠在门背上。
肩上的包泄了气似地慢慢滑落,二宫闭上眼捂住嘴调整着呼吸。
大概是吃饭吃得太快了,或者是前面跑得太急,一阵难受从胃部爬到喉咙口,再多说一句话仿佛连声音都快跟着变调。
再次从那个房间里逃出来后,记忆反反复复地挤占他的大脑。
像是一场连场播放的黑白电影,到了关键处画面还会很不给力地_chan抖不止。
可看得越久眼睛就越酸胀,到最后都分不清是因为被感动而流泪还是眼睛太疼而挤出的泪。

“可明明都是分手的路人甲乙了呐。”二宫用手背抵住紧闭的双眼,嘴里喃喃道。

-TBC-


回复

8 SF2011/5/13 16:55:00

SF
回复

9 更了2011/5/13 16:58:00

明明都还是有感情的,好奇这俩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分的手

看着也不像是因为家庭压力什么的被迫分手的那种

回复

10 = =2011/5/13 17:08:00

还有感情就和好吧

看俩人这样真难受

回复

11 = =2011/5/14 0:04:00

这就分手了

表示压力很大

和好吧

但是和好之前想知道为什么分手

回复

12 = =2011/5/14 0:35:00

一上来就分手了鸭梨好大

回复

13 红豆生南瓜2011/5/14 10:29:00

03

哪怕骨折了也要死撑着呆在学校,同系的同学都暗自赞叹樱井翔这读书表命的坚挺毅力。只有手里捧着刚在图书馆依循着书单搜来的一摞书的二宫,在嘴里愤愤不平地咒骂,樱井翔这渣装好学生倒给他添乱了。
放下书后的二宫原本准备转身就走的,没想到推着轮椅跟在自己后面的人拉住他的袖子道,“nino,我想出去走走。”
“你要是能走我不反对的。”二宫横了他一眼,又想占便宜让他做苦力,门也没有。
樱井翔摇了摇他的袖子开始装可怜,滴过眼药水似的大眼睛里闪着流水般的波光。
每次都是这样,强硬的时候倔得跟头牛似的,十匹马也拉不回头。软起来的时候又爱装无辜的小兽样,明明不是演技派却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掌握好分寸。
二宫在心里掐自己,嘴上却早就出卖自己道,“好吧。我来推轮椅。”

学校小径两边又种上了桃花,和西门边的樱花树形成了遥相呼应的粉色海洋。
那些含苞待放的粉色小花包在风中轻轻_chan动,最先开放的几朵小花露出嫩黄的花蕊。
樱井翔惬意地坐在轮椅上,身后的二宫对轮椅的掌控还不是很熟练。
“你是不是又重了?”二宫用上蛮力,轮子压过地上一块较大的石子发出清脆的磕碰声。
樱井翔不满地回头狡辩,“哪里重了!”
“吃了睡,睡了吃,你本来不运动就长禸快,而且整日不动都没烦恼。”二宫列数着这几天来来回回打饭,上上下下爬楼的都是他,这都快挨上全职保姆了,他一定要回去仔细称一下体重,是不是自己身上的禸都被樱井翔给剥削走了。
樱井翔搓着额前的一根翘毛,低声抱怨道,“谁说我没烦恼了?”
二宫撇撇嘴,“你整天除了想下一顿吃什么还能装点什么在脑子里?”
樱井翔没作声,二宫推着轮椅的手迟疑了一下,轮子滚了四分之三圈后突然止住,桃色的花瓣没有乖乖地随风飘至手心,淡色的背景下连天空也带上漫画的色彩。
樱井翔抬起头,桃树还不够撑起整个天空的高度,这里的视野依旧可以望穿一望无际的碧空。
“这里好像比刚人学时好看多了。”樱井翔嘴里喃喃着。
那些尘封住的往事随着风向被一同开启,像是一本被遗忘在书架上多年的书,无意间再次被主人拿起细细翻读,书页中的书签静悄悄地滑落。
你看,其实它有被读过,只是粗心的主人忘记读完它。
二宫低头看着沾上泥土的暗灰色路面,一道门打开了两个联通在一起的世界,共享的记忆一旦被其中一人提起,那就注定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了。
“其实那时候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太荒凉了反而没什么人会来。”
樱井翔低头笑笑,反手向后握上他放在轮椅上的手,二宫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塞进库袋里。
樱井翔手里握了个控,半悬着维持那个看似变扭的姿势有点尴尬,干涩地笑了一下后收回手。
“说的也是,这里的风景好了以后人也多了。而且……”他转头看了眼不自在的二宫,剩下的话搁浅在了心里。
而且,曾经握住的手现在只能握住风。
空出来的左右手却在这片复苏的风景线里步人荒芜。
苦涩的微笑像是黑咖啡,樱井翔伸出手指指着那边的一堆伪石林,想了想后还是没开口,二宫依循着他的手臂望去。
那堆不规则的石头胡乱地摆放着,从某个角度看像是故意堆砌起来的摆设。
二宫在看到它的那一瞬间便明白了樱井翔的意思。
那样的摆设曾经在黑暗中宛如一道天然屏障,可以隐没一切。
无人的小径上他们握紧着对方的手,无声之中有人先贴上了唇,而后滚烫的温度让黑夜也跟着_chan动起来,拥抱和气喘在寂静的夜晚和虫鸣交叠在一起。二宫揪住他贴在背上的汗衫,手里的力度渐渐加重,像是想把对方整个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融为一体似的,唇舌缠绵着仲夏之梦,厚重的湿气让亲口勿变得更加湿腻,悱恻。

他想他们是明白的。否则也不会这么理智地分手,否则也不会这么从容地重新做朋友。
原来伸出的手垂在膝盖上不安地揪住库腿,即使表面平静还是无法在小细节上也做到完美。
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假装快乐生活的普通人。
“你饿了吗?”二宫推着他绕开乱石,仅存的原貌被之后更繁密的花景淹没,像是注定要被繁华代替而去的荒凉,在大面积地开拓后却流失了原有的纯粹。
?“你不是前面还说我胖了嘛……”樱井翔仰起脸
风起云散,小路露出尽头,不远处的图书馆偏门处站着保安在巡游。
二宫摸摸鼻子,“胖也要吃饭的啊。”然后又补充道,“等你脚好了后加强运动减呗。节食对身体不好。”
樱井翔仰着脖子不动,眼睛眨了几下,“是不是等脚好了以后你就不来了?”
二宫未多想,轻轻地“恩”了一声,伸手把他的脑袋推正,“听说你之前在准备出国的考试?”
樱井翔怔了怔,没想到自己的秘密行动这么快就被二宫知道了,“怕考研没考上,就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
二宫点点头,花影被甩在身后,现在树荫又在头顶织起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
“你呢?考研准备得怎么样了?”
二宫低头看着他的头顶,叹了口气道,“就这样呗,考不上就去找工作,大不了回去继承家业呗。”
树荫在头顶晃动起来,“哗啦啦”数声,飞鸟从枝头振翅而去,在蔚蓝的天空中划破出一条条隐形的裂痕。

曾几何时,一见面独处就易狂躁的心跳韵律现在却平静如止水。
曾几何时,闲庭信步恋恋不舍的终点却成了另一个沉重的开始。
二宫撩起刘海拢向脑后,头发由此被抓乱,像是混乱的思绪一样在风中凌乱起来。
樱井翔望向树顶,淡淡笑容在晃动的光影里变得有些飘渺,“希望我们都能考上。”
二宫推起轮椅,回答道,“恩,希望你一定要考上。”


-TBC-

回复

14 SF2011/5/14 10:30:00

SF
回复

15 = =2011/5/14 10:49:00

到底为什么分手啊

捶墙

回复

16 2011/5/14 12:21:00

因為認為畢業後終究要分手
所以乾脆早點分?
回复

17 = =2011/5/14 20:14:00

樱井翔望向树顶,淡淡笑容在晃动的光影里变得有些飘渺,“希望我们都能考上。”
二宫推起轮椅,回答道,“恩,希望你一定要考上。”

========================

他俩想的不一样啊。。

回复

18 = =2011/5/14 21:34:00


lz今次更好長啊,貢獻個收視率
回复

19 红豆生南瓜2011/6/14 21:19:00

04

除了一日三顿饭外,最麻烦的恐怕还是擦身。找不到相叶人,二宫又不能放任樱井翔就这么臭在寝室,只好硬着头皮打了盆热水,取过挂钩上的毛巾润湿。

樱井翔一粒粒地解开衬衫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色紧身背心。

其实说胖什么的只是玩笑,虽然躺在床上有些时日了,但结实的胸膛和平坦的小腹完全没有变形。

二宫拧开毛巾时樱井翔已经伸手撩起背心准备月兑个精光了。

棉质背心被卷高至胸口以上,二宫不安地低头数着毛巾淌下的水滴数。樱井翔的脸被白色闷住,而后领口撩起他额前的刘海,果露的上身一览无余在眼前,室外透进来的光线把他的酮体照得有些过分白皙。

樱井翔扔下衣服甩了甩被弄乱的头发,而后瞥见二宫双手紧紧地捏着毛巾,已经挤得没有水再可以滴下来了。

又不是没看到过,共浴什么的都好几次了。

相同的想法同时浮现在两个人的心里,二宫抿起嘴走到他面前,摊开毛巾包裹住整只手,樱井翔默默地把眼睛转向别处。

隔着一条毛巾的厚度,从颈部开始仔仔细细地擦拭起樱井翔的身体。二宫先从后背开始擦。

因为一上手力道太大,樱井翔的背上被烙上了大大的红印,后者哭天喊地吼着“痛死了。”

二宫撇撇嘴道,“你大爷的,怎么这么多事,不用力怎么可能擦得干净,忍忍不就过去了。”

樱井翔低下头,蝴蝶骨露出清晰的纹路,像是快要破蛹的蝶欲将展翅。

“你就不能稍微温柔点嘛,我又不是你仇人。”

二宫默了声,放缓手下的动作,从上到下,一下下地在他后背画完线条后还是要移到正面去的。

正坐在樱井翔对面时还是掩饰不了地露出点马脚,二宫用手背捂了捂发烫的脸颊,慌忙地走到桌前重新给毛巾润水。

他们的世界忽然安静下来,唯有毛巾拧水的声音突兀地横亘于这个过分拘谨的时空中。

忘了把时间如何停下,还好彼此都默契地在这种时候选择了沉默。

二宫重新摊开毛巾附上他的锁骨,手上的动作不知怎么得就自动轻柔起来,在胸膛上略有迟疑地停留了片刻后,二宫像是突然被人敲醒似地猛地加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这次是真的被弄疼了,本来此处的肌肤就很脆弱。可樱井翔却只是咬紧着下唇没出声,埋下头时额前的头发通通垂直而下,遮掩了正要宣泄情感的双眸。

二宫的毛巾擦过他的小腹,最后再往腰下时顿住。

他咽了口口水抬眼打量起樱井翔此刻憋红的脸,低着头的人死咬着下唇还是没作声。

“你……”二宫叹了口气,把脸转开。

樱井翔往里坐了点,细声细语道,“要不你先出去一下,等好自己解决完了后再进来?还是你现在扶我去厕所……”

樱井翔越说脸越红,二宫闻言后低头瞪了他一眼,看了看他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后,再叹了口气,“算了,我来吧。”

他放下毛巾去解樱井翔身上的运动库。

樱井翔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才回神时库子就被褪至膝盖,底库也被一并扯下,慌忙中想捂住什么的地方,却被二宫附上来的手抢了先。

二宫很清楚怎样才能让樱井翔最舒服,他身上的每一点就像是印刻在脑海里的菜谱,连同着五感一起觉醒,却也牵动起那些不想再重新追忆起的往事。

手指扣住他的前端,拇指在铃口轻轻打转,樱井翔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扬起脖子,眼睛半眯着。

二宫开始单手有节奏地套弄起来时,樱井翔的眼睛里已经浮起了一层迷离的水汽,像是森林湖畔边地迷雾,朦胧中带着魅惑。微微开启的双唇好像在索取什么,下巴连同颈部的曲线像是一弯曲水流至森林的最Deep。

“ni……nino……”樱井翔喘着粗气喊着他的名字。

二宫迷惑地加快了手上的频率,任凭肩膀被樱井翔捏得生疼,好像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却又好像是心脏碎裂的响声。

这样的场景撇开石膏和毛巾的话就太似曾相识了,它们出现在无数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出现在很多个恍恍惚惚的梦境。

前者已经是过去时了,后者却是现在时。

而此刻,樱井翔陶醉的表情和时而遗漏出的呻喑像是往他脸上重重地甩了一巴掌,却还是没把他给打醒。

喷薄而出的Ye_Ti湿了一掌心,二宫放开他直接把手浸泡在水里。樱井翔靠在枕头上大口喘气,整个人虚月兑似地使不上力,却还是极力去提库子。

二宫转头看见他的动作,拿起毛巾拍掉他的手,“等等,擦完了再穿。”

樱井翔“恩”了一声后就把脸埋进枕头里,任由二宫随意擦拭了。

“nino。”樱井翔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二宫闻声后并未急着抬头,而是先收好毛巾替他拉上库子。

“怎么了?”

樱井翔润了润喉咙,闭起眼睛像是很困的样子,“没什么,谢谢。”

二宫把毛巾扔进盆里,水滴飞溅着向外散开。

“你什么时候连这种事情也要跟我道谢了呢。”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呢?


回复

20 更了2011/6/14 21:27:00

你真的更了!!!
回复

21 = =2011/6/14 23:35:00

这太哀伤了TAT 当初到底是为啥分手的啊!!!! 哎。。617之前会有转机嘛TTATT
回复

22 = =2011/6/15 1:06:00

我就想问,景祥伤的是脚又不是手,怎么就不能自己擦身体了啊,吃饭不是都好好的,擦上身和弯腰什么的也没问题的吧。。。。。。
回复

23 红豆生南瓜2011/6/15 23:03:00

二宫是在校外的一家中式面馆里堵到相叶雅纪的,当事者那时还在津津有味地吸溜着刀削面。

“我还以为你真奋发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了呢。”二宫眯起眼,鼻子里哼着气。

相叶吸吸鼻子,挠着头发道,“nino,我这不是给你们制造机会嘛。”

二宫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眼角的锐光让人看了背脊一阵冷汗,“谢谢你哦。”

相叶低头捧起碗喝面汤。

二宫坐到他对面,语气算是缓和了点,“他明天拆石膏,你送他去吧。”

相叶抬头刚想说话,二宫立马在他面前摊开手做了个禁止的动作道,“别跟我找借口,你那破课题什么时候结束的别当我不知道。”

相叶噎住似的伸长脖子惊讶地瞪他,“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

二宫手里一软,卷起手指把脸转向别处,“还不是你怕麻烦我才去照顾的嘛。”

“我也没说麻烦啊。”相叶轻轻地嘟囔了一声后察觉到二宫不自在的表情,手里的大碗已经见底,相叶用舌头舌忝 舌忝 嘴角后问,“你为什么不去,反正也不急着就在明天跟我交接吧。”

二宫低头看着握在一起的手指道,“有考试,没空。”

“考试?什么考试?”相叶估摸着这还没到考试周吧,猜想多半又是二宫不想见樱井翔编出的理由。

二宫冷冷地看他,咬着下唇站起身,“别管这么多了,反正我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相叶一直都没说,他觉得二宫那天的话跟诀别似的。

他不说是因为那时候自己也不能确定那种预感是否准确,待到樱井翔完全康复为止,二宫竟然就真的没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索性电话还是接的,Mail也回得很及时,偏偏这么一来就让相叶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了。

明明在一个校园里生活学习着,怎么就能干脆地避免了所有可能性的碰面呢?

他忽然想起了那些狗血多拉马和少女漫画里编造的情节。主角们一次次地平凡地街道上不期而遇,陌生的人就此成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可现实中的人却走着逆向中的剧情,他觉得应该永远在一起的人却形同路人般地行走于不想交的世界里。

相叶看了眼在为考研冲刺的樱井翔,桌上的那叠复习资料在摊开的书本上投下阴影,用笔抵着下巴的人似乎正在认真思考,皱起眉头时的表情有点凶。

他记得以前他们三个一起复习时自己总是第一个趴倒,迷迷糊糊地依循着强烈的阳光,望向认真复习的同伴时会瞥到点不该看的画面,比如二宫和也会突然凑过身子往樱井翔皱起的眉心吹一口气,捂着眉心的人一脸惊慌失措地碰落了书本,二宫和也捂着嘴,笑容覆盖了整个面部,小声跟樱井翔说的话刚好被醒过来的他听到。

“翔酱,皱眉头会长皱纹的。”

然后他会重新闭上眼,如果是这样一幅情景的话,不如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是困到不行了吧。

树叶簌簌缭乱了思绪,相叶叹了口气问向苦思了许久的樱井翔,“你们真的就准备冷战到底了?”

樱井翔松开眉头,笔头在书上空画出好几个不规则图形。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相叶摆摆手,又道,“那是谁先提的分手?”

樱井翔声音并不清朗,像是被砂纸摩挲过一般,“没人先提。”

“哈?”相叶拖长了尾音,心里的那个问号陡然变大,“你们该不会连这个都是协议的?”

樱井翔无言地点点头。相叶抱头往椅背上一靠。

“我该说什么?是夸你们太理性了呢?还是自责自己太不理性?”

樱井翔放下笔合上书,对着封面的那排大字踌躇了好久才开口道,“也谈不上什么理性不理性的。”

无风的午后光线充足,天空和地面对比着划开两片鲜明的色域,自行车驶过后碾过一路的绿,抬头便是广阔的碧蓝。

这么个好晴天,空气里都漫着花香,却让接下来的每字每句听起来都带着浓浓的鼻音。

“我们只不过是决定好以后要走的路,可惜那条路上都不可能再出现彼此了。”

书页“呼啦啦”地又翻了好几页,相叶揉了揉眼睛想试试再睡一觉会不会做个不一样的梦。

回复

24 SF2011/6/15 23:05:00

RID
回复

25 红豆生南瓜2011/6/15 23:22:00

放榜后的几天,樱井翔收到了二宫的邮件。内容很简单,除了恭喜之外就是告知一下他没考上。

手指在通话键上停留了很久后还是决定用文字的方式处理这种快要溢出的情感,他怕真听到二宫那镇定得不得了的声音后,自己这个该高兴的人反而就崩溃了。

——那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出国吧,美国的一所大学。

樱井翔握着手机怔了好久,这次毫不犹豫地摁下了通话键。

“为什么突然要出国?”之前完全没听二宫说有出国的意向,而且二宫这个人宅惯了,放假出个东京都不肯。

“忘跟你说了,你伤快好的那几天里我有参加那个学校在这里的一个考试,似乎对我的各项成绩都挺满意,还给了奖学金。”二宫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在说路边捡到一粒小石子似的小事。

樱井翔握着手机只听到那个淡定的声音继续刺疼着他的心脏,“这是你说的,多给自己留条后路。”

樱井翔无声地点点头,对,他是对二宫这么说过,自己当初也有这么想过,万一这里失败了就在另一处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没必要就这么牛角尖地限定在一条狭隘的小巷子里,这个道理他们都明白。

几欲反驳却又无言可辨的情愫逆袭而来。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什么时候走?”

二宫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应该在你开学前。”

“我能来送你吗?”

?这次的停歇比之前还要长,二宫似乎是在酝酿情绪,又或许只是找不到委婉的语句来托退他的请求。

“别了,我怕到时候就走不了了。”

“那好吧,那就第一个跟你说一路顺风吧。”

二宫声音有点_chan抖,却依旧装得很释然,“恩,谢谢。”

手机那头传来无止尽的单音节,樱井翔捂着手机蹲在地上,桌上安静地躺着好几张Offer,其中就有一张是美国的。

相熟的人得知他考上后都松了口气般地欣然道,“太好了,这样你就不用出国了,我们可以时常出来碰面了。”

他记得二宫和也那时候也笑着跟自己说“恩,希望你一定要考上。”春景把身后的芳华染成舞者的霓裳,舞动着的花瓣却不及那人片刻的笑意。

他希望他能留下,他也做到了。

可是,本该一直留在这里的人却准备离开。

回复

26 红豆生南瓜2011/6/15 23:27:00

樱井翔研一开学时的第一天在校园里折腾了一上午,才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他在离校不远处和两个人合租了一所不大的三人间,新认识的室友人都不错,就是其中之一的关西腔实在太重。

校园里的一小帮人正在忙活着赏樱的事情,别处有片据说不错的桃花林被众人遗忘。

樱井翔脚下一顿,好奇地问着同行者,“这里有种桃花?”

“啊,恩,很多呢,你都不知道吗?”同行者吃着包子,嘴唇上油光光的。

樱井翔低头看了看手表,“这张表格你帮我交一下可以吗?我想起一件事,还有,桃花是在西门那里吗?”

同行者接过他的表格点点头。

樱井翔提起包加快了脚步。

西门的桃花树刚被一夜的瀑雨洗刷过,泥土里镶嵌着淡粉色的花瓣,相比之下,枝头的残花少了原有的色泽。

樱井翔一个人走在桃树成片的小径上,这里的种植量远比以前的学校要多。

花相似,路不同。

风扫过叶间,花雨未下,天上倒是滴下了几滴雨水。

他彷徨地徘徊了几步后突然停下,前方的泥土上胡乱堆积着一摞石子,歪歪扭扭显然不是艺术创造。

雨滴一点点变大,毫不留情地砸向大地,站在花景里的人忽然就被遥远的记忆给困住了,像是偶然找到桃花源的游者,苦苦寻思着过往走过的路却再也找不到那片世外桃源了。

路的前方有几个刚和他一起注册过的同学戴着帽子一路狂奔而来,樱井翔愣在原地似乎听见他们有叫自己去避雨。可他却想不起来那些人分别叫什么了。

花瓣在银雨里淌着泪,春雷在远方轰鸣而过。

突然很想知道,彼岸的那的天空是晴天还是雨天。

突然很想知道,彼岸的校园是否也有这样的花景。

突然很想知道,彼岸的你是否想我这样地在想你。


雨声渐渐变大,没带伞的相叶正巧遇到二宫妈妈。

二宫妈妈和蔼地表示可以送他回家,反正也顺路。得到应许后他匆忙地躲进伞下。

“哎,太可惜了,居然是人取通知书晚寄到了。”

二宫妈妈叹了口气,相叶疑惑不解地问道,“什么人取通知书?”

“这里研究生考试的录取通知书。当时因为没收到还以为是没希望了,这孩子才下定决心出国的。”

相叶张了张口,阴冷的雨水斜打到他的肩膀上,袖子湿了一大片。

多拉马,漫画里总有这么老套的情节,主角们一次又一次地错过,擦肩而过的戏份超出你能接受的频率。镜头最后切至到站台,车子轰隆着驶离向远方,低着头正想要放弃时,却在站起来的瞬间,看到了对面那个一直在找的人。

可是现在,错过的人却没能在车子驶离时朝对方挥手微笑。
???

樱井翔戴上外套后的帽子,迈开步伐在雨里狂奔起来。

二宫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后还是没睡着,摸索着开了床头灯,下了床后找了本书随便翻上几页。

书页中掉出一张小卡片。

很挫的笔迹一看就认出了出自谁手。

“督促自己绝不皱眉,赶超和也童颜步伐。”

鹅黄的床头灯把那张有点破旧的小纸片照得暖暖的,脑子里闪现出过多幅画面,乱石后的交错的呼吸声,桃花在枝头轻轻摇动,车轮碾过一路的无言……然后他们依次变得模糊不可变,像是浸人水底的画纸。

回忆像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冲破黑暗后,画面最后定格在一阵强光里,樱井翔捂着被吹过气的眉心,表情有点惊慌失措,鼓了下嘴又不好意思说他,随后嘴角弯起了一个小弧度,书页“哗啦啦”的在地板上自动翻起页。

二宫轻声嘀咕着,“切,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写的,真无聊。”

——什么时候呢?
——到底是什么时候?

——在一起的时候吧。


春雨一阵一阵地下,花瓣纷纷扬扬地洒。

凡事清浊,浮生一梦,几度有。

雨景非当时,相顾无相识.

-END-


[

回复

27 完结了2011/6/15 23:28:00

占个SF。。
回复

28 完结2011/6/15 23:32:00

好。。。艾桑T T

错过什么的 真的最挠人了

能期待番外有个啥偶遇或者转机么?

回复

29 = =2011/6/15 23:42:00

這年頭申請交換生也不是那麼困難了
不管是交換回來(?!)
還是交換過去
總之人生還那麼漫長,只要努力越過,當下的遺憾不是不能弭補的啊.><
回复

30 = =2011/6/16 0:52:00

“督促自己绝不皱眉,赶超和也童颜步伐。”
===============
说到做到吧,然后再去找他吧
回复

31 表~2011/6/17 0:22:00

LZ发慈悲写后续吧,这样虐心不厚道吖~~
回复

32 有點桑心2011/6/17 0:28:00

雖然期待有個好番外但還是恭喜完結T_T

回复

33 = =2011/6/17 11:52:00

今天看到这个完结还是很伤感啊

明明是很相爱的……

还是感谢LZGN并祝完文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3333条/页,1页

1
→ 回复:【Y2】长歌怀采薇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