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似是故人来

发言 回复打印

4040条/页,1页

1
您是第6097位读者

楼主 松仁金钱菇2011/6/17 15:43:00

短。慎。

不是为了庆生。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设定。

BUG有。

TO 鱼
谢谢。

++++++++++

8岁那年二宫曾遇到过一个人。
穿着黑白格子衬衫,背着一个巨大的迷彩包,靠在学校门外的那根电杆上,抱着怀。和二宫一前一后放学的松本抱着颗棒球,誊出一只手拽了拽他的衣角。
NE,NE,NINO。他说。那个叔叔看起来好可怕。
二宫低着头,攥紧了书包带子。他说拜拜小润,明天见。然后低着头踏进了夕阳照不到的阴影里。
那个人慢慢跟了上来,斜挎着的迷彩包啪嗒啪嗒打着屁股。仔细听还能听到包里悉悉索索的碰撞声。二宫撅着嘴不敢回头,他想这个人的包里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是绑架用的绳子还是封口用的胶带,或者是吃下去后就会昏迷不醒的糖果。
在转出小巷的时候二宫察觉到自己被笼罩在那个人的影子里。
他摘下头上的安全帽塞进短库口袋里,俯身揉了揉膝盖,眼睛却滴溜滴溜的转着。街口香烟店的老奶奶正在打瞌睡,门前有只黑白斑纹的猫咪翘着尾巴走过,晚风温柔的抚过他濡湿的额角,二宫咽了咽口水盘算着如果逃跑的话被抓住的几率有多大——
喂,你跑什么啊……刚迈开步子就被人拽住了手臂。那个人在二宫身后略带苦闷的问道。
我妈妈很厉害的!
哎?
秒杀百货公司大促销的NO.1!
哦……
所以如果你绑架我的话……我妈妈是不会放过你的!一边努力甩开对方的手一边说出这样的话的二宫,却突然被转了个身。
那个人的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慢慢把他举了起来。二宫闭着眼睛死命的蹬着腿,他想这真是太讨厌了,如果被绑架的话,以后就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汉堡禸了,再也不能跟小润一起玩棒球了,借给相叶的漫画他还没还,还没向隔壁班的小百合告白——他皱起了脸,觉得眼睛和鼻子酸的像是春季里花粉过敏的前兆,然后就有什么Ye_Ti从眼角滚了出来,顺着脸颊嘀嘀嗒嗒的落在那人的手臂上。
啊咧?居然哭了?那个人像是被吓了一大跳,一手抱住二宫的屁股,另一只手拉开了迷彩包的拉链去找手帕。
二宫一边用手背擦眼睛,一边偷偷的向那人的包里看去。那里面没有绳子也没有胶带,更没有包着彩纸的糖果。他悄悄的松了口气,却忽然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轻说着。喂,表哭呀。
那个人一边轻拍着二宫的屁股,一边拿起手帕帮他抹了抹眼角。力道太大,在二宫脸上留下了两道红印,看起来更可怜了。
如,如果你绑,绑架我的话,小,小润他一个人,会,会很寂寞的……二宫一边哭一边结结巴巴的说。
小润是谁呀。
是我,我,我弟弟……
哦……
小,小润也不,不会放,放过你的!
……是吗?
呜……那,那你还要绑,绑架我吗?
谁说要绑架你呀。那个人突然笑了起来,用握着手帕的那只手轻轻捏了捏二宫的脸颊。小时候居然是爱哭鬼呢,真是没有想到啊。
谁,谁是爱哭,哭鬼啊!二宫捏紧了手里的安全帽,没什么气势的反驳着。泪眼朦胧的去看那个人,却只发现那人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他有些不甘心的咬紧了嘴巴,可还是止不住一顿一顿的抽泣,在那个人怀里颠簸着。
脚上的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带子,在那人帮二宫擤鼻涕的时候,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我叫樱井翔,这个名字你要记住了。那个人在背着二宫回家的路上,突然这样对他说。
因为刚刚哭过脸上紧巴巴的二宫点点头,有些畏惧的问道你要去我家找人吗?
嗯,对呀。
……我妈妈?
不是。是我的恋人。
8岁的二宫不太明白恋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是那个人在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却毫无预料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想恋人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吧,否则这个人,怎么会在说起他的时候,带着一脸闪闪发光的笑容呢?
可是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18岁的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那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总是在总武线龟户站上车,固定坐在离车门最近的那个窗户边。差不多有一周,放学后的二宫每天都能遇到他。
二宫想那大概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都穿着挺括的西装,戴一幅金丝边眼镜。
傍晚的时候车上人不多,有几个和二宫穿着一样校服的男生横七竖八的靠在一起听歌。
过了平井站后,夕阳越过东京的水泥森林,一波一波的投身寸在那个人的背后。偶尔从游戏里抬头的二宫,总是能发现那个人坐在对面默默的注视着自己。日光在对方身后晕开,连那人的表情都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二宫,低下头假装不经意的挠了挠脸。
快到新小岩站的时候二宫收了掌机,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车门走去。列车轻轻的摇摆着,他一手挂着书包,一手勾着那人头顶的扶手。
车厢Deep有人睡着了,大张着嘴巴露出一个滑稽的表情,呼噜呼噜的响着鼾声。二宫绷着脸听了一会,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人似乎被这笑声吓到了,一脸尴尬的看着他。
啊,抱歉。二宫夹着书包冲那人竖起了手,却又忍不住继续说道。不过能睡的这么香,真是让人羡慕啊……
那个人愣了愣,继而也笑了起来。因为升学压力失眠了吗?
那倒不至于。二宫摇摇头,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电车快要进站,车门外传来呼呼的气流声。难道欧吉桑你曾经因为升学压力失眠过?他恶劣的笑了起来。
我啊,经常失眠呢。那个人抬手伸了个懒腰,又顺便扶了扶眼镜。不过是因为我的恋人。
电车慢慢滑进站台。二宫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欧吉桑你真是的。他扭过脸轻轻咳嗽了一声。表在高中生面前说这种话啦……
……是吗?那个人恶劣的笑了起来,就像刚刚的二宫那样。
真是的。车厢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他撅着嘴嘟嘟囔囔的说。我要下车了,再见了欧吉桑。
喂!
嗯?一只脚跨出车门的二宫听到喊声回头去看。那个人正站在他刚刚站过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把他轻轻推出了车厢。
这样站在门口很危险的。
……罗嗦!
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
我叫樱井翔,是来这里找我的恋人的。
……哎?!
要上车的人推搡着二宫的肩膀挤进车门,广播里有一把温柔的女声提示着电车就要启动。二宫诧异的看着那个人的笑脸,直到慢慢被隔绝在一道玻璃之后。
然后在轰鸣中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可是1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28岁那年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那天恰好是他28岁的生日。回到老家后却因为相亲的事情和母亲吵架了。傍晚的时候被姐姐指派出来买食材,从便利店回来的时候,路过小时候经常和松本相叶一起堆沙子的公园,突然看到有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堆旁的秋千上,用脚尖一点一点的推着秋千。
那个人穿着件蓝色竖条的衬衫,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可是那双搭在铁链上的手却骨节分明,稍稍走进,就看得到修剪整齐的指甲,和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连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旁边空着的那个秋千就像是为自己预留的一般。
转过那人面前才发现对方在吃雪糕,因为闷热的天气,奶油融化了一点,顺着老人的手指悄无声息的滑落至手腕。
二宫坐在旁边看了看,终于忍不住开了口。那个……老伯。他从脚边的购物袋里掏出纸巾递给老人。还是擦一擦吧,会弄脏衣服的。
专心致志吃着雪糕的老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谢谢你。
被感谢而稍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二宫抓了抓脸讪笑起来。不过老人家吃这么刺激的东西没关系吗?
唔,没关系的。
哦……气氛陡然变得尴尬起来,二宫点点头抓紧了秋千的链子,双脚轻轻蹬了一下,便呼的荡了起来。转了两圈后他就觉得事情变得有点微妙了——自己已经成年很久了,在这样的公园里,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伯,荡秋千什么的……实在是有些哈子卡西。
他伸直了双腿落在地面上,因为减速摩擦扬起的尘土弄脏了鞋面,让二宫有些不快的皱了皱眉。可是身边的那个人却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什么呀……真是太失礼了。他有些怨愤的扭脸去看那个人,鼓着嘴说老伯你表回家吗?天快要黑了,家里人会着急的。
前一个瞬间还在大笑着的老人,在听到这一句话后,脸上突然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我啊,把唯一的家人弄丢了呢。
……哎?
来这里,就是为了重新把他找回来啊。
就是……这个吗?二宫捏着自己的无名指。是妻子吗?
嘛,不算吧。
……那是不伦了?
……嗯,差不多,是恋人呢。
哇……二宫张开嘴巴假装吃惊。看不出来老伯你这么有魅力呀。
一直都是呀。
真是不谦虚……他小声嘟囔着,然后又凑过去问道。那么他住在这附近吗?
对,他说以前经常回来这个公园玩。
哎?那或许我认识呢。他叫什么名字,或许我可以帮你找。
名字啊……老人笑着看了二宫一眼,摇摇头。不能告诉你。
真小气。二宫撅起嘴抱怨着。难道是人妻吗?
……我觉得,人妻什么的,如果被他知道了,是会很生气的。老人吃完了雪糕,把竹棍用纸巾包好握在右手,伸出左手拍了拍二宫的肩膀。天要黑了,我要回去了。
哎?你不打算去找那个人了吗?
那个人啊……已经见到了呢。
……那你究竟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啊?!
因为啊……老人背着手慢慢的走过秋千前的沙坑,向着公园更Deep走去。因为今天是那个人的生日呀,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见见他。
隐约听到最后一句话的二宫突然愣住了,他想这附近有谁也是今天过生日吗?可是,如果是真的恋人的话,这个人,为什么要在生日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匆匆离开呢?
可是2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38岁那年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是某个加班到凌晨的冬日夜晚,在车站捡到那个人的。之所以说捡到……二宫低头看了看拽着自己衣角的小豆丁,一边走一边郁卒的叹了口气。
这孩子从出了车站就一直跟着自己,在便利店买烟时对方也扒在橱窗上眨着大眼睛巴巴的看着自己。收银的小姑娘小声说您儿子真可爱呢。连续OT一周只想回家睡觉的二宫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低头唔了一声,便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币。
从便利店出来那孩子果然还在。抱膝蹲在路灯下,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二宫咬着一根烟去口袋里摸打火机,扭头想要假装没看到对方的时候,就发现衣角被人抓住了。
NINO。身后有个童声这样说。二宫被吓了一大跳,心想你怎么知道我叫NINO。
却见小豆丁吸了吸鼻子,像是感冒了。我把这个给你,你带我回家好不好。他上目线看着二宫,伸出的掌心上躺着枚多啦A梦钥匙扣。
二宫突然失笑起来,他把那枚没点燃的香烟别在耳后,蹲下来和对方平视着。
你叫什么名字?
樱井翔。
哎?
我叫樱井翔!
……不是吧。
我叫樱井翔!樱井翔!樱井翔!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二宫伸出手掐住小樱井的脸,看着他一边努力的吸鼻涕一边挣扎着重复自己的名字。忽然FUFUFU的笑了出来。
最后还是把小樱井带回了家。热了前一天做的咖喱给对方做晚饭。洗过澡后的小樱井,穿着二宫的睡衣,衣袖和库管都挽了好几道,夸张的堆在脚踝和手腕,艰难的爬上了二宫对面那把椅子。
我说你啊……今年几岁?
12岁。把脸埋进盘子里的小樱井,一边往嘴巴里塞东西,一边吱吱呜呜的说。鼓起的那面腮帮上,不小心蹭上了咖喱。
哎?骗人……二宫伸出拇指替小樱井擦了擦脸,又舌忝 了舌忝 指尖上的咖喱。你这种身高,顶多八九岁吧……
才不是!就是12岁!12岁!看着对方攥着拳头努力反驳自己的样子,二宫只能探身过去顺了顺小樱井的头发。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
睡觉前给小樱井吃了感冒药,二宫抱了床被子摞在自己床上,一边扎着睡库的袋子一边打着哈欠。
只有一张床,你要跟我睡吗?
……哎?坐在沙发上看漫画的孩子怔愣了一下,随即拼命的点起头。
唔。二宫钻进被子,撩开一角,拍了拍床。那就进来吧。
那孩子从沙发上跳下来,挥舞着小拳头无声的欢呼了一下。赤着脚咚咚咚的跑过地板,爬上了二宫的床。
表尿床哦。
我才不会!
嗯……
NINO,NINO!
……干嘛?
晚安!
……嗯,晚安。
第二天起床时小樱井已经不见了,二宫的睡衣还堆在床头。他爬起来伸了个懒腰,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有人来过。
上班前锁门时,二宫突然发现口袋里塞着一个多啦A梦的钥匙扣。圆鼓鼓的眼珠,有点像昨晚躺在自己身边的小樱井。
可是3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松仁金钱菇

新人过门

  • RP:43
文:7 分:65
回复

2 SF2011/6/17 15:52:00

rid
很有趣 蹲之

回复

3 = =2011/6/17 16:03:00

就感觉很像,那本書

蹲了

回复

4 = =2011/6/17 16:09:00

是说NINO一直没有碰到真正和他同时代恋人身份的S桑?
回复

5 = =2011/6/17 17:05:00

设定大好
回复

6 = =2011/6/17 17:33:00

文盲表示没看过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

但是这个设定很喜欢

总是遇不到同时代的恋人什么的,太撒鼻息了

回复

7 = =2011/6/17 17:44:00

能不能表和电影结尾一样,不想让他们其中一个先离开
回复

8 ==2011/6/17 17:46:00


希望N能快点遇到S
回复

9 = =2011/6/17 17:48:00

很好看
萌了--伤心了--blx了--blx碎满地了
我这是怎么个状态
8岁的ninomi很萌很萌,萌到肝_chan
回复

10 = =2011/6/17 18:03:00

问题是,如果是时间旅行者的设定的话,为啥某人38岁了还不知樱井翔是谁?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
回复

11 = =2011/6/17 20:23:00

8岁的EGHY和12岁的YJX都萌死了TAT
回复

12 = =2011/6/17 23:32:00

好伤感TAT
回复

13 = =2011/6/18 15:16:00

TL
回复

14 = =2011/6/18 15:22:00

这是已经写完了吧?
回复

15 ==2011/6/18 21:16:00


没见写END呀!是不是还没完吧?
回复

16 松仁金钱菇2011/6/18 21:18:00

48岁那年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十几年前他在车站旁买了公寓独居,这一年终于还完了房贷。松本和相叶的女儿相继考上大学,家里似乎也放弃了让他结婚的念头。
偶尔和相叶松本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个从小就大大咧咧的人,总是喜欢在几杯清酒下肚后就佯装喝醉的勾过他的肩膀。
NINO,我说你啊,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总得找个人一起过日子的呀……
二宫腰不好,被人扯着肩膀屈着身子有点难受。他笑了笑没说话,幸而松本在一旁解围,一如既往的拍了拍相叶的脑袋。
喝醉了就表乱说话呀,笨蛋。
二宫趁机挣月兑开来,用酒杯遮住半张脸,附和道。对呀,喝醉了就表乱说话。
这一年樱花开的早,东京被包裹在一团粉色的云霞中,漫天落樱,正是花粉症盛行的季节。二宫却在这个档口感冒了。
约了熟识的医生去复诊,清晨出门的时候顺手捎了垃圾出来。走过这条烂熟于心的路,春日的暖阳像潺潺流水一般淌过脚边。
这一次是在车站前遇到他的。那个人穿着稍微有些不合体的正装,低着头认真翻阅着手里的小册子,稚气未月兑,却一脸严肃。因为已经过了上班高峰,站台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乘客。
二宫背着手站在那个人身后看了一会,直到对方合住册子,垂着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喂……不用去上课吗?
哎?
我说,翘课可不太好哦。二宫勾着嘴角,慢慢走上前,并肩时又看到了对方的耳洞,略显寂寞的烙刻在皮肤之上。
……NINO?那个少年一样的人露出了微微惊愕的表情。
嗯,是我。仿佛已经习惯一样,二宫沉着的说道。抱起怀撑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对方。
今天是……人学式?
嗯。少年点点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难为情。不过,大概赶不上了吧……
说什么呢。二宫打断对方。就算赶不上,也要穿戴整齐的去参加呀。
哎?
……原来一直都是笨手笨脚的啊。
二宫突然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抬手解开少年挂在衬衫上的领带,在手掌上对折后又重新勾在对方的脖子上。
广播里通知着电车就要进站。
二宫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少年的眼睛,手里熟练的打着结。
什么呀。他笑着说。原来你这个时候就比我高了呀。
远处响起了机器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电车滑过轨道,带起的阵风翻滚着拂过了二宫和少年的脸颊。
明明小时候是个豆丁来着……他说着说着,就笑弯了眼睛。
电车门在他身边打开,空荡荡的车厢里涌出一股热浪。二宫捋平了领带,塞进少年的外套里。然后他稍稍踮起脚尖,拍了拍对方的头顶。
好了,我要走了,加油哦。
说着,就挥了挥手,转身上了车。
车厢另一面的玻璃上反映着少年的身影,二宫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却知道那个人正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自己。他立在车门前犹豫一瞬,然后快步走人了车厢Deep。
在被车门之外的站台上,所有东西都被缓缓启动的电车抛在了身后。隧道里的照明灯连成一条流动着的银河,驶向未知的以后。
可是4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58岁那年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说是“遇到”,其实是有点自作多情的。
因为母亲过世所以回了老家。陪他一起回来的松本和相叶,晚上来找他吃饭,意料内的看到二宫盘腿坐在软垫上,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电视里是一档每周一期的益智番组。MC神山,梳着有些可笑的花轮头,翘着嘴角冲电视前的二宫伸出食指。
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相叶坐在二宫身后吃橘子,看到这里突然伸手捅了捅身边的松本。
小润小润,NINO是不是看上哪个喜欢追星的女高中生了?
松本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酝酿了很久,还是从嘴边吐出那两个字。笨蛋……
NE,NE,小润,你的梦想是什么?毫不在意对方的吐槽,相叶抓起另一个橘子在掌心卖力搓揉着。
你这么搓一会很难剥皮啊笨蛋!虽然这样抱怨了对方,松本还是认认真真回答了相叶的问题。如果说梦想的话……大概就是孙子快点长大交到女朋友吧。
哇……相叶脸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小润会教坏孙子的,绝对不能让你们家小子离我们家小孙女太近。
喂!松本笑着推了他一把。
NINO呢?NINO的梦想是什么呢?
正在专心致志看电视的二宫回过头,答非所问的看向松本。
小润还记得8岁那年,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个欧吉桑吗?
哎?
你当时还说人家看起来很可怕来着……
那么早的事,我怎么可能记得呀。
什么什么?哪个欧吉桑?我见过吗?相叶爬在桌子上揷进两人之间,左顾右盼。
……是吗?二宫扭过头,抓起腿边的遥控器,把声音调到最大。电视里的番组似乎进人到了最后的环节,主持人用一种古怪的声音大喊着“DREAM CHANCE”。
相叶捂住耳朵,哇啦哇啦的嚷嚷着。
NINO,吵死了啊!
如果真的有DREAM CHANCE的话……
哎?
我想要抓住那个人呢……二宫看着电视里跳着古怪舞蹈的神山,不着痕迹的这样说着。
那个番组在几周后换了MC,据说是因为神山悟的离奇失踪。报纸连续几期追踪报道了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所以。
5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松仁金钱菇

新人过门

  • RP:43
文:7 分:65
回复

17 SF2011/6/18 21:20:00

SF
回复

18 更了2011/6/18 21:26:00

還有么?
回复

19 = =2011/6/18 21:29:00

NINO都58岁了啊

生活中的SHO酱在哪里

回复

20 = =2011/6/18 22:15:00

很喜欢这篇文,如果LZ要庆生的话别像原著这么虐可以不
回复

21 更了2011/6/18 22:47:00

我觉得会不会是NINO一直在穿越,而不是SHO

等下一更

反正现在blx着

LZGN,求HE!!!

回复

22 = =2011/6/18 22:51:00

同LS
穿越的应该是nino吧,虽然逻辑也有问题.
我总觉得这个太平行世界了
回复

23 松仁金钱菇2011/6/19 0:22:00

68岁那年二宫曾经遇到过一个人。
那个少年规规矩矩的穿着高中校服,却顶着头扎眼的黄毛,撇着外八,大喇喇的推开他的病房门。
すごい!真的是NINO!
什么啊……二宫合住看了一半的杂志,笑道。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啊……少年随手拖了把椅子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那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脸上长这么多皱纹的NINO啊……好厉害!
你是笨蛋吗?二宫把杂志卷成筒,敲了敲少年的脑袋。我已经68岁了!还不长皱纹的话会被人当做妖怪的!
可是,可是……抬手挡住杂志,少年_Tun_Tun吐吐的说道。就算是有了皱纹,我还是认出来NINO了呀。不管是什么样子的NINO,只要一眼,就能从人群里找到你——
包括婴儿吗?
对呀。上一次还见过2岁的NINO呢,还咬着奶嘴坐在小推车里!少年一边回想一边撅起了嘴。本来是想去打招呼的……可是和子妈妈好凶啊,被她吓得不敢过去呢。
二宫上下打量着少年,然后假装不屑的叹了口气。我妈妈她啊,一定把你当做不良少年了……
喂!什么叫当做不良少年啊!
对,本来就是不良少年嘛。
……真是的,2岁的时候多可爱啊,见到我还会拍着手“哥哥”“哥哥”的叫呢。
是呀,你从12岁的时候就很讨人厌了,尿了床之后就逃跑了,这种不懂礼貌的小孩变成不良少年也是正常的……
喂——少年哭笑不得的打断了二宫的念叨。我才没有尿床呢!而且……为什么NINO会变得这么唠叨啊!
笨蛋!那当然是因为……二宫忽然收了声,低头把杂志在肚子上摊平,动了动嘴唇。
哎?什么什么?少年倾身凑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心脏不好!别突然离这么近!要体谅老人啊!二宫抬手拍了拍少年的头顶,推开了对方的肩膀。
……因为这些话,一直没有机会完整的对你说呀。
这样的话,怎么能告诉这个年龄的樱井翔呢?
护士小姐来巡房的时候看到了少年樱井。顺手弹了弹点滴的输液管,笑着说二宫先生的孙子吗?很帅气呢。
分明是一副不良打扮的樱井,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尴尬之余,露出了一副意料内的得意神色。
当然了,曾经被人一见钟情过呢!
哎?好厉害!
二宫没有说话,低头看到透明的Ye_Ti顺着管道缓缓流人自己的身体,轻微的酸痛从泛起老年斑的手背上四散开来。
病痛得以减轻或者生命得以延续。
少年握住他的手腕摇了摇。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二宫说。突然想睡觉了。
哦。少年咧开嘴,替他拉上了被子。那就睡吧。
醒来的时候你还在吗?
……不知道。
哦。
不过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呀!
……也是。
下次还会找到你的,皱纹比现在多也没关系,一定还能找到你的。
嗯。
下次见面的时候,戴上那个我送你的戒指。
是25岁的你送我的才对。
知道了。
下一次别再找错……
啰嗦!
真是没有礼貌的孩子啊。二宫抱怨道,却笑着闭上眼睛。
可是6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78岁的二宫没有遇到那个人。
几年前他搬回了老家,车站前那栋公寓托人转手卖掉了。
傍晚总会去小时候玩沙子的公园转一转,坐在秋千上吃一根雪糕什么的。虽然被医生明令禁止,但却一直没起过作用。
年纪太大了也不太出门,偶尔生病的时候也是预约医生上门检查。
一开始来检查的医生总会好奇。二宫先生是一个人住吗?
呀,不是的。二宫坐在暖炉桌旁,挽起一截袖子递到对方面前,看着医生一圈一圈的缠着血压带。
恋人出门了,马上就会回来的。
现在还称呼彼此是恋人吗?真是浪漫呀。医生盯着血压柱,这样赞叹着。
二宫没说话,只在桌下,用拇指转了转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从来没有人见过二宫口中的恋人,即使被问起时他一直坚持说恋人马上就会回来的。有一些更年长的老人在说起这件事时,依稀还记得几十年前二宫似乎因为恋人的事情和家里大吵过一架,可是却没人知道结局是怎样。
二宫总是睡得很晚,这些年他似乎已经习惯了为那个人亮灯至午夜。
可对方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天晚饭后二宫突然困的厉害,他把洗干净的盘子一个一个送进柜子。从厨房慢慢向二楼的卧室挪去。
浴室的灯,走廊的灯,玄关的灯,客厅的灯,书房的灯,和室的灯被一盏一盏打开。触动开关的声音在傍晚时听起来像是在指尖爆开的烟花声,一朵落幕后过了很久,另一朵才姗姗来迟。寂寞的厉害。
拉过被子的时候二宫摘下了那枚戒指压在枕下,这是那人第一次离开前送给他的,和它并排放着的,还有那个人8岁时送他的哆啦a梦钥匙扣——
他想过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再出现。
或者是因为丢了戒指一直没有找到。
或者是迷了路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他想那个人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丢掉一个东西,然后再费劲艰辛的重新找回。而被弄丢次数最多的,就是他自己。
卧室的顶灯投在二宫的眼帘上,明晃晃的像是要燃烧起来。
他用手背遮住眼睛。想东京有那么多人,要在茫茫人海中一次又一次的遇到彼此,究竟要耗尽多少运气。
睡前他突然觉得心脏剧烈的疼痛起来,意识开始模糊的那一瞬间,他终于觉得无比遗憾了。他想在那个人第一次离开前或者是在无数次离开之后,除了这个戒指和钥匙扣,竟再没有什么东西,承载过彼此的回忆。
二宫想78岁的自己是不会再遇见那个人了。

全文完。

松仁金钱菇

新人过门

  • RP:43
文:7 分:65
回复

24 松仁金钱菇2011/6/19 0:23:00

这其实是HE。

请GNS展开想象的翅膀自由的……

谢谢观赏。

鞠躬。

松仁金钱菇

新人过门

  • RP:43
文:7 分:65
回复

25 完结2011/6/19 0:30:00

lzgn
我想象的翅膀展开无能
表示我没看懂,gn能否给解释下
对不起gn了 T_T
回复

26 ..2011/6/19 0:44:00

是HE吗~~怎么都是BE的味道呢。
回复

27 END?2011/6/19 1:22:00

明明是BE

LZ乃騙人

回复

28 完结了2011/6/19 1:52:00

仔细看了下,似乎两个人的相遇不止被写出来的这些吧

“可是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那么9岁10岁啊之类的完全可以遇见,就当只是nino个位为8的岁数时两个人不在一起其他时间统统在一起←你别随便闹呢啊喂

回复

29 完结了2011/6/19 1:54:00

好吧发出去了才发现字打错了囧

28L最后应该是“你别随便脑内啊喂”

KY了自圈,请GN们忽略我吧

回复

30 = =2011/6/19 8:02:00

nino是对黄毛的SHO一见钟情的?

两个人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

这还是有点悲伤啊

回复

31 松仁金钱菇2011/6/19 10:32:00

虽然用了时间旅行者妻子的设定,但是完全没有那么复杂。
所以28LGN差不多正解了……
S先生有时间错位症,而N先生是一直等待遇见的那个人。
他们相识在20+,N先生对S先生一见钟情。
S先生25岁的时候是他第一次离开N先生,然后游走在N先生不同的生命阶段。
之所以会说“8岁的二宫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之类的话,因为从S先生离开开始,那个年龄N先生就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S先生了<-这话不知道有没有GN能理解OTL
换句话来说,就是N先生总是遇到各种不同年龄的S先生。
一天之内会遇到很多次,或者很久才遇到一次。
但是,却一直没有遇到可以和自己相爱的,那个对的S先生。
78岁的时候之所以没有再遇到S先生。
大抵是有人不在了,或者是有人终于找到可以和自己相爱的人,永远的留在了那段时间里。
如此。


昨天晚上听医生的明年今日。
到那句“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这文里两个人大概也是这样吧。在年轻时的某一瞬间相爱,然后再耗尽心力去等待和寻找。
还有写这文的初衷——“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
怎么永远都是歌词啊捂脸。


N先生人社日哦美跌多!


松仁金钱菇于 2011-6-19 14:09:53 编辑过本文

松仁金钱菇

新人过门

  • RP:43
文:7 分:65
回复

32 = =2011/6/19 10:42:00

谢谢LZGN的解释

现在都明白了

看NINO在医院那段说到25岁的戒指也想到两个人应该在非8的时候有普通情侣的接触

没再遇到对的那个年纪的SHO也很虐啊

回复

33 = =2011/6/19 13:49:00

所以这分明是BE吧TvT

HE被你吃掉了嘛【抹眼泪

回复

34 = =2011/6/19 13:56:00

BLX一地了…………(同擦眼泪)
LZ写个交往时候的番外吧TvT
回复

35 = =2011/6/19 14:42:00

BLX一地了…………(同擦眼泪)
LZ写个交往时候的番外吧TvT
===============
抹泪+1
被虐到了。。。LZ写个SHO离开之前两人交往时期的番外吧!
回复

36 = =2011/6/20 0:06:00

好虐 同求番外

回复

37 = =2011/6/20 9:57:00

看了解释反而觉得更虐了 大哭!

求、求交往番外TAT

回复

38 = =2011/6/26 11:31:00

LZ你不能扔了就跑呀 TAT
回复

39 -;-2011/6/26 22:10:00

拽住LZ!
回复

40 一一2011/6/27 23:59:00

被虐到了,没在相对应的时间相遇什么的。

求那五年的幸福生活。。。。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4040条/页,1页

1
→ 回复:【Y2】似是故人来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