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知]平行(女友梗有,慎)

发言 回复打印

6767条/页,1页

1
您是第5175位读者

楼主 XX2011-7-17 22:33:00

其实一点也不相信这个FW,不过想用梗。可能会很雷,拍的时候手下留情。
伪现实向,全员出场,没有别的CP。

-------------------------------------

山田走进乐屋的时候知念发现他的脸色很阴沉,通常只有迟到时他才这样,今天并没有晚。
“山酱~”知念这样叫着走过去,露出他很熟练的可爱笑颜,并向已经坐下的山田弯下身子。
没有抬头,山田说,“手机掉了。”眉头蹙得很深,鼻子那里都皱起来了。
知念直起腰,“已经很久没有掉过了,妈妈这次大概不会生气,会很快买一个新的给你吧。”很熟练地宽慰。
“不是这个问题。这次真的很麻烦。”
知念沉默了几秒钟,他看着山田现阶段漂成深茶色的头发。
“里面有和西内桑的邮件么?还是照片?”
山田猛地抬起眼睛。
知念笑,“山酱的全部我都知道哦。有我不知道的山酱吗?”
“……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啊......”山田重新低下头,拖长了声音低声抱怨。
“拿回来就好了。山酱的手机有密码的吧,捡到的人现在只能接听电话吧,存储是看不到的。”
山田有点希望地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如果被送去拆解就有点麻烦,我拜托我妈妈马上去拿回来好了,这样妈妈也不知道,山酱也不会困扰了。我妈妈长得完全不像有十六岁的儿子的样子嘛。”
“那拜托了,”山田说,“我会去谢谢伯母的。”
事实上过程异常顺利,拣到手机的是位公司上班族的中年男士,接了知念妈妈的电话之后马上同意归还。连人都没有见到,直接从公司前台取走,当天晚上手机就被妈妈交到知念手里。
“都还是小孩子啊,”知念妈妈笑着说,“山田君也像侑李一样丢三落四呢。”
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房间里充满着岚的音乐,这是知念一天中最喜欢的时间。他陷在枕头里,偏头看着床头柜上和自己的手机摆在一起的白色智能机。
密码的话,凉介那样喜欢简单的人大概会用生日吧。
他犹豫了一会,伸手把手机抓过来。
无论如何还是很在意。
明天去坦白好了。大约会收到凉介强烈的怒火。会很长时间不理我了吧。
说不定永远都不会再理了。
带着类似快要输光全部身家的赌徒般孤注一掷的心态,他在待机界面上流利地拨出930509的数字,按下确认。
“切~”居然不对。他有些懊恼有些想笑。我可不知道西内桑的生日呢。
也不想上网去查。
他有些无聊地将手机翻过来,看见后面的相机镜头,眯着眼睛向里面看了看。当然什么也看不到。再翻回去时,待机画面还没有暗,他带着玩笑的心态又输了一串数字进密码框,点确认。
整个屏幕突然亮起来,知念吓得险些将手机抛出去。定了定神,他看着山田的手机桌面,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这样的现状。
画面上是西内和山田的大头合影。喜欢自拍的西内这回大约也是自己操刀,她离镜头很近,长形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精致的尖下巴微微递向山田的方向。在画面比较远的地方山田戴着眼镜和低帽檐的帽子,他没有笑,认真地盯着镜头,在这样的角度下也像他所有酷酷的杂志照那样俊美。
一对很完美的情侣。好吧除了男生有点矮。
知念对着这个画面看了几分钟,一动不动地,直到屏幕再次变黑锁上。
终究还是不想做一个被他讨厌的人。
931130。是自己的生日呢。

归还手机的时候知念说,“以后重要的东西还是放在电脑上吧,山酱已经会用电脑了吧。”
山田只是点点头。他打电话向知念的妈妈表达了感谢,事情就这样翻过去了。
知念终究没有像自己以为会的那样向山田坦白偷看了他的手机桌面。
他很难得地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好的事。虽然他不时会因为影响了山田的情绪而觉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
但是恋情还是被发觉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日本是公众人物无权拥有隐私的国家。
事务所的规定也好,堀越的校规也好,都不允许这样的事,何况男主角还是那个山田凉介。西内被利索地安排退学,在春季学期的终考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从学校里消失了踪迹。
初专刚刚发售,SUMMARY迫在眉睫,知念发现山田并没有因为上述事件表现出过多的焦虑和低落。他像知念所知道的那个山田凉介那样,全身心地投人到他将要登上的舞台。这是个完完全全为舞台而生的人。
明明恐高的山田要练走钢丝,而知念要去马戏团学习空中飞人。在需要聚在一起参加活动时,知念总能看见化妆师在后台帮山田用遮瑕膏掩盖他露在外面的白皮肤上显眼的淤青。
所以知念对练习空中飞人没什么不满,每次掉下去再往上爬时心情静得自己都觉得很满意。不过他无论如何无法喜欢上那身服装。
他知道自己其实不是没有争胜心。
即使有了种种准备,全员在第一场SUMMARY上还是接连失误。压力和临场经验是比想象复杂得多的东西。
山田从钢丝上摔下来的动静相当大,吓到了在看的所有人。像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受伤那样,他苦笑着立刻爬了起来,穿着黑衣服跑上来帮他的工作人员都还没跑到他身边。山田笑着向观众鞠了躬走下场,从准备区的位置看过去,不用确认知念就知道他转身的一刻已经掉泪了。
知念在蒙着眼睛荡向对面的最后一摆中减小了力度,交会时他听见应该接住他的大叔发出轻微的“哎”的声音,然后他像所有被抛出的失重物品一样直直落了下去。
相比观众惊惧的尖叫,他听得更清楚的是自己的心脏在黑暗中砰砰跳动的声音。在身体终于接触到安全网的一刻他想,好,扯平。
摘下眼罩翻下安全网,他抬头看到辅助的飞人大叔们持续让秋千摆动着等待他的下一步行动。他犹豫的时间有点长,以至于大叔们自己做了几个动作来救场。在重复的背景音乐中,他的余光感觉到山田站在偏台口,眼睛因为焦急而瞪得很大。JUMP的舞台就是山田的舞台,舞台状况是凉介最不愿意看到的,他总是这样。
知念重新向秋千高台的梯子走去。

第一天的演出之后制作方没有得到任何积极的反响,口诛笔伐汹涌而来,愤怒的粉丝们甚至开始了策划抵制这次SUMMARY演出的行动。到了偶像自己都不记得心疼自己、将逼到极限的努力视为理所应当的时候,粉丝还是会心疼的。
事务所被推到了尴尬的位置上,社长也再度被赋予了魔鬼的形象。在情况说明会上JUMP围坐一圈沉默着,心中更多是对演出失败的自责。那天在后台他们几乎都哭了。
但是SUMMARY是绝对不能停的,事务所的面子是一方面,前期成本又怎么算。何况这几个月的努力又如何让人甘心。
“事务所会将这一次的失误全部说明成为了增加惊险感的演出设计,”社长最后说,“你们回去仔细看这一场的录像,所有失误的地方,以后的演出中都尽量照做,继续努力吧。”
“请问山田君的失误怎么办?”知念抓住机会说,“不能每次都让他摔下来。”
社长沉喑着。山田说,“做一个脚滑的动作可以么?摇动幅度比较大,快要掉下去的样子。就当是这个动作没做好,失误掉下去的吧。”
“喂,这样不是更难掌握了么?”薮说。
但是舞台效果会很好吧,不愧是山田。大多数成员在想。
“也只能如此了。”社长下了决定。
回去的电车上知念问,“山酱摔下去的时候害怕吗?”
“怕啊,怎么不怕啊,我可是有恐~恐高症啊。”
“哈哈其实并不高嘛,不是降低了高度嘛,钢丝。我的秋千很高哦。”
“但是下面有网子啊。”
“哈,”知念故意地扬起音调,“凉介不关心我哦,什么明明有网子,掉下来的时候还是会害怕啦。”
“不是,”山田意外地有点急了,“我跟舞台工程师确认过那个网子的安全数据,是不会有问题的。否则怎么会让你去做那个啊,很危险的吧。”
知念突然有点说不出话来。
“我那个摔下去是真的会很痛哦,摔在地板上。”
“那山酱就想知念在下面吧。”
“哎?你会接住我吗?”
“……不是啊,你就想掉下来的话知念会狠狠地笑话我。这样就不会摔下去了吧。”
“哈哈你这个家伙啊……真拿你没办法……”

山田在为SUMMARY节食。舞台上形象好看是一个方面,重点是太鼓舞的部分他顾及知念的力量挑到的比较轻的鼓被飞天的薮和中岛的组合换走了,知念将他和鼓一起举起来真的很费力,这样他就无法跳得足够高,落地的时间就会早,会卡不上音乐的节拍,使群舞看起来乱。
他对于舞台有强迫症般的完美主义。
一天两场的持续演出,使得他在演出之外无法考虑其它任何东西。在暑期结束之前他的第一次恋爱就无疾而终了,是他打电话过去说的分手,没有像绅士那样等待女方先开口。
事务所的压力是一个问题,不能常常相聚是另一个问题。山田始终觉得经典意义上的恋爱关系毕竟需要牵手逛街、一起去游乐园之类的浪漫情节。
他反复想了几天,还是决定向知念通告一下。
知念并没有显得意外。他们坐在乐屋的角落,像往常那样嘀嘀咕咕地说着话,在集体之中,又建起二人的结界。在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人直接走过来。
“我觉得山酱的做法是对的,”知念说,“对山酱来说,工作是第一重要的吧。其实普通人里二十多岁才恋爱的也有吧,对偶像来说十六七岁实在有些太早呢。”
研究过偶像学的知念说得很直接。山田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个普通人。
“如果觉得惋惜的话,”知念没有看山田的表情,面向前方注视着正在打闹的八乙女和高木,“和西内桑约定一下怎么样呢?她也是不方便恋爱的人吧。约定好,等将来两个人都更能掌握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再继续恋爱怎样呢?”
知念有的时候非常成熟,讲话像大人,有时候又显得异常天真。这些话让山田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烦躁。
“不能在一起的话怎么恋爱呢?即使是朋友,不能经常见面的话关系也会变淡吧。”
“我不这么觉得哦山酱,”知念转过头看着山田,“彼此相爱的话,即使隔开距离不常常见面,也还是相爱的吧。”
你又知道些什么啊?山田想。
“恋爱的事我不知道,可是朋友的事……圭人马上就要报考大学了吧,等圭人上了大学,会像伊野尾君一样忙吧,和我们见面的时间就会变少,难道我们就不再当他是好朋友了么?我想象不出这种情况。”
“你会上大学么?”山田突然问。
知念的表情闪过迷惑。
“知念的成绩这么好,会报考大学的吧?”
知念不知道什么才是标准答案,只能说,“我还没考虑过。”
他是习惯做完备规划的人,但这件事的确没有仔细考虑过。
“西内桑……”他把话题转了回去,“西内桑非常难过吧,跟凉介分手。总觉得很可怜。”
为什么不考虑我的心情啊?山田这样想着,意识到自己似乎确实不怎么难过。
“凉介有跟她好好说明么?自己的心情啊,不得不分开的原因啊,总觉得——”
“你去说好了!”山田的情绪突然爆发,“对她的事情这么在意你去说好了。她现在应该很高兴接到安慰的电话。”
山田吼出这一串之后才意识到知念的脸色白了,而乐屋也瞬间安静下来。他几乎从未对知念发过火,所以不知道此时该怎么转还局面。他既摆不出笑脸,也想不出道歉的话。
对视了一会儿,知念慢慢地说,“抱歉,不应该打搅山酱自己的事。”他笑了笑,还是很可爱,“山酱觉得被冒犯了吧,抱歉呢。”
他站起身,走到八乙女和高木的方向去了。
乐屋又重新开始活动,只是每个人都压低了声音。
山田垂下头坐着,在这混乱的几个月中第一次因为舞台之外的事情觉得想哭。

TBC
回复

2 = =2011-7-17 23:25:00

LZ请继续表坑

另外能不能问一下这文是日更周更还是想更就更啊

回复

3 = =2011-7-17 23:44:00

萌了

蹲了

回复

4 = =2011-7-17 23:57:00

设的密码好萌!

就算是伪现实向也喜欢,很多梗都可以用到

丢手机那个我觉得我在哪儿看过类似repo还是文,记不太清了

但大致也是32手机丢了,捡到手机的是个饭后来是知念妈妈帮忙拿回的手机

回复

5 = =2011-7-18 0:19:00

喜欢这种文风,希望还有后续 > <
回复

6 ==2011-7-18 1:09:00

安全网系数和丢手机梗萌了

回复

7 = =2011-7-18 11:15:00

伪现实向的文章好久没见了
请LZ goon!
回复

8 無料配達ノ嘘娘2011-7-18 12:24:00

继续坐等~
回复

9 TL2011-7-18 19:15:00

TL
回复

10 XX2011-7-18 20:00:00

不会坑,大约两三天一更,也不会很长。
4L,我记得是知念的手机掉了,32打电话过去是饭接的。好像是采访?记错的话不好意思。
回复

11 = =2011-7-18 21:01:00

回复

12 = =2011-7-18 21:35:00

4L,我记得是知念的手机掉了,32打电话过去是饭接的。好像是采访?记错的话不好意思。

==============================

那就是采访。。。

我也记不清两个人到底谁掉的手机,总之就是一个掉了另一个人让自己妈妈去帮忙拿回来

他俩的梗好喜欢~

回复

13 = =2011-7-19 12:33:00

等更
回复

14 XX2011-7-19 19:45:00

“不道歉不行吧?”很意外地,成员里第一个当面向山田说破这件事的是伊野尾。
吵架已经过了几天,SUMMARY还在继续,知念好像已经把事情忘了,依旧亲昵地叫山酱,依旧会粘过来。不过大约伊野尾也发现了,知念分给山田的时间少了。
会和优马讲一大堆无聊的笑话,或者围在薮或高木旁边打转。还是在舞台上一起随机地卖粉红,还是在午休时一起去BEST的休息区,他们一言不发地躺下,睡着之前,山田会看见知念背对他的最近变宽了的肩膀。
并不是怄气。远比怄气更深地让人感到寂寞。
“不太清楚是什么事,不过如果山田君变成了对知念都会随意发火的山田君的话,就要从群体里月兑离了啊。”伊野尾说着大学生式的深奥的话。
下午场结束之后,山田带知念去吃了自己很喜欢的一家烤禸。知念并没有吃很多,只是一个劲地说很开心,很开心,被山酱请客和吃山酱做的东西一样开心,不过还是更喜欢吃山酱做的东西。山田答应在SUMMARY结束的时候带甜食去会场。
“山酱的特别料理最棒~~。”知念这样叫着。
山田吃得很饱,烤禸店的空调很足。他伤了肩膀,明天亚夜的独唱不需要做高空动作。隔着火炉升起的热气,知念的笑脸在对面。山田承认自己还是有需要被治愈的部分。
他始终没有把道歉的话成型出口。他觉得为西内的事向知念道歉多少有些奇怪。

SUMMARY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瘦了很多。山田最近喜欢照镜子,喜欢现在线条变直了的脸颊。知念在SUMMARY中很多次上下午场之间不吃午餐,更是瘦成了只有皮肤覆着薄肌禸的架子。穿着外套的时候宽肩细腰显得很好看,若光着上身,就有些吓人了。
山田接受着夏威夷阳光的瀑晒,看着这样有些吓人的知念浑身湿漉漉地在不远处的海水里自己玩闹,柔和的浪头一个个接连打过来。
忽然就看不见了,小小的身体一下子沉下去。
事后成员笑说山田当时极为惊恐地大叫,但是山田自己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因为不会游泳,自己没有去救知念,除了站在旁边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瞬间或者是很久之后,高木游过去将知念捞起来,抱着他轻盈地游到岸边。
知念做了危险的事之后,山田通常会剧烈地发火,成员围过来确认了知念没事之后又迅速散开。知念躺在沙滩上看着山田,心因为刚才的惊惧还在急跳。山田头顶上是极蓝极蓝的夏威夷的天空,他意外地什么也没说。
他只是把知念拉起来,拉着他往休息区的方向走。
晚上知念被禁止外出了,山田到酒店旁边小转了一圈,买了冰点拿回来,到知念的房间找他。成员们都出了门,两个人只开一盏灯,面对阳台的落地玻璃直接坐在地毯上。
本以为夏威夷会有干净密集的星星,结果酒店周围的照明太亮,夜空显得很暗淡。
应该算是浪漫的时刻通常都是跟知念在一起,山田不无怨念地想。
知念吃下了一半的冰点,剩下的递给山田。没人说话。
好像到了生死一线的时候,会觉得什么都是应该珍惜的,又觉得什么都是不那么有所谓的。
现在就很好。知念决定什么努力都不做。
睡觉的时候山田又抱着枕头过来敲门,说知念和有冈的房间临着路,夜里很亮,不需要开灯。
有冈的神色有点意味深长,知念笑笑,翻身向他们都看不见的方向。
在纽约的深夜里知念升起相似感触,因为口渴醒了,他从优马的身边爬起来,下床走了一步,看到对面床上的山田。
房间的廊灯开着,大都会的夜有背景音,低的嗡嗡声。白天在时代广场、在中央公园,知念就有这样的感受。夜静下来以后,只有熟悉的这三个人之后,异国的陌生感还是没有退去。在这个摩天大楼林立,建筑风格与东京迥异的城市里,传说中的NYC,没有人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山田凉介也好,知念侑李也好,都是旅客。
白皮肤,深邃的五官,漂成茶色的柔软头发,在东京那么惹人艳羡的混血儿般的外表,在纽约却令山田看起来像个普通的本地高中生。换个时间地点,甚至只是换个观看态度,什么都能变得不同。
在这个远离他们所在世界的城市里,知念终于对面前这个令他在数年之内付出了无数心情,将影子覆盖在他的整个生活上的人寻找到了微妙的平衡。
他弯下腰去凑近看山田的睡颜。他喜欢这相貌,虽然不是只喜欢,但的确很喜欢,睡着了之后,这种美丽不再有攻击性,也退去了表演感,非常本质化。这是他第一次打算将偷亲付诸实践,没有什么紧张或者害羞的心情,彼此未免太熟悉,什么也不会改变,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知念停住的瞬间山田睁开眼睛,知念感到他惊得一僵,但是没有厌恶的气氛传来。这对知念多少是个安慰。
成员说叫醒山田有点恐怖,知念觉得一点都不,就像这样,靠近他,或者轻轻碰一碰,对方就会醒,有时候第一个表情还是笑。
知念直起身,没带什么表情,走去卫生间喝了水龙头里的凉水。镜子中的自己中分的头发乱糟糟,黑眼圈有点重,还好明天是私服风的素颜拍照。
回复

15 XX2011-7-19 19:46:00

忘记说TBC
回复

16 更了2011-7-19 20:21:00

看这种文章总是能让人联想出一些事情

就像是现实一样

回复

17 = =2011-7-19 20:44:00

萌了 蹲

回复

18 更了2011-7-20 1:14:00

萌了叫醒32的梗

顺便通知楼外

回复

19 = =2011-7-20 14:15:00

纽约那段萌得我满地打滚><
普里斯够昂!!
回复

20 = =2011-7-20 14:52:00

您是第571位读者
==========
用的梗,萌惨了
回复

21 TL2011-7-21 14:40:00

回旋T
回复

22 = =2011-7-21 15:06:00

好久没看到这么萌的文了

蹲了

回复

23 XX2011-7-21 17:56:00

让知念始料未及的是,回到日本之后山田把纽约夜半惊醒的桥段讲给了每一个成员和朋友听,并且在杂志和番组的谈话上反复提及“感受到强烈的视线”。知念有点搞不懂山田在这个情节里究竟在意的是什么,只能在山田问“呐,你当时是想要干什么”的时候很坦率又不太诚实地说,“大约是想亲你哟~”。
知念是非常在意真相的人,所以疑问产生后,他决定做试验来探究。
连续的海外奔波完成,十一月底时山田和知念做广播,在生日当天,知念抽取的表演台词是告白相关,念完之后,两个人热闹地开着不太流畅的玩笑,绕过了不知为何有些尴尬的气氛。
节目结束后知念拿到了山田准备的乳酪蛋糕。其实只是偶然说过喜欢cheese cake,因为听起来像Chii’s cake,没想到对方记住了,这样有心。类似的事说起来还有很多,知念在心里默默承认,山田对自己是很宠的。
“今年山酱记得啊,”他说了很多“谢谢”,“很开心”之后说,“之前两年的生日我都是和圭人一起过的呢。”
“不想再忘记了,所以用了一个‘山田流’的绝对不会忘记的方法来记的。”
知念立刻想起山田的手机密码,他着实被震撼到,整个人愣在那,好一阵才意识到这个时候也许问是用什么方法记的会比较自然。
他用乳酪蛋糕塞满自己的嘴,而对方也在大口吃。“山田流”的乳酪蛋糕放了太多糖,乳酪独特的微酸味被掩盖了,很甜。
休息的时候一直粘在对方背上会不会被厌烦,几乎正面相拥地拍照会不会被拒绝,执着地参加对方的家庭聚会会不会引起困扰,向对方的粉丝发出甚至有点挑衅意味的留言之后又会收到怎样的反应,这个冬天,知念在山田那里一一尝试。
底线出乎意料地宽。
自恋如他,难免有些“或许也不全是一厢情愿”的念头,好在他也并不傻。
因为经常往山田家跑,有时候还会住过夜,知念跟山田的家人变得很熟悉。山田爸爸和姐姐都工作,常见的是妈妈和妹妹,还有两只宠物狗。山田妹妹是开朗的个性,和男生也能很好相处,每次山田在厨房里做知念大约会有兴趣吃的复杂料理,看到妹妹和知念在客厅围着狗聊得热闹,都不禁感慨这两人都是一样的起初怕生得厉害,后来紧黏糊。
在山田家过夜都是知念睡在山田卧室铺好和式被褥的地板上,这种事山田不跟他客气,知念的睡相很不好,让他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大家都安全。
很多次之后山田才想起知念是在他卧室里过夜的家人之外的第一个,实际上跟妹妹分开房间之后,还没有别人在他的房里睡过。
知念在地板上睡得横了过来,皱着眉头睡着的样子看着有点点瀑躁,和可爱一点也不沾边。
话说回来,这种反差也让山田觉得可爱。像对宝贝的玩具贵宾犬空酱那样的心情,因为不由自主的溺爱,看到咬坏家具的样子也觉得萌。

开春之后,重要的事情是升学,他们马上要成为高三学生,不可能不考虑进路。知念和HSJ目前唯一的大学生伊野尾愈发熟稔起来,两个人十分性格合拍,什么话题也能聊个不亦乐乎。
精英与笨拙的反差,只有同频段的思维回路能理解的冷笑话,知念被伊野尾相当迷住。他是喜欢谁就主动得不行的个性,等发觉山田似乎也许在吃醋的时候,情况已经变得挺严重。
“你就是什么都往好里想的类型啊,”伊野尾笑说,“实际上山田君会这样盯着我看已经快一个月了。嘛,让这样的山田君更加注意到我也不错。”
知念去看山田,对方迅速把头转开。
“独占欲而已吧,山酱啊,就是这种连空酱对别人亲近都会不高兴的个性呢。”
“空酱亲近你的时候呢?”
“哎?”
“空酱亲近知念的时候山田君的反应?不是说只有空酱是你能够亲近的小动物么。”
知念没有在意过,他开始认真回忆。
“呐,知念,”伊野尾说,“什么都‘无所谓’、‘没关系’的可不好哦。”
在任何的相处关系里,知念都不是自尊心旺盛的那种,会积极靠上去,对方讨不讨厌也感觉不到,热情到有点KY。这次他却有些畏缩,原因无它,他感到山田真的生气了。
不是简单的闹别扭争关注,也不是装出来想吓唬他,是确实怀有暗色调的愤怒情绪。生气的山田很可怕,即使是知念也无法应付。
不至于因为跟伊野尾酱亲近起来就生气到这个地步,应该还有别的原因。这样想了几天之后,知念硬着头皮约山田在SK收录之后去玩飞镖,对方说累,知念提议到自己家里去玩,用飞镖板,就这样半强迫地定下了行程。
知念父母的工作周末反而更忙,姐姐也在上班。山田对空屋子说“打扰了”,看知念月兑了鞋子光脚踏在地板上,自己老实换上拖鞋。知念把外套甩在沙发上,走去厨房找水,家里是不会有含糖饮料的,幸运的是找到了一罐曲奇。他端着两杯水夹着曲奇的罐子出来,看到山田在沙发上坐下,心情似乎不算很差。
“飞镖板挂在哪里好呢?”他递过水,打开曲奇的盖子,表现出相当的和解态度。
“休息一会吧。”山田只是说。
曲奇是低糖型的,两个人都不觉得好吃,喝着白水,找不到话说。疲倦的感觉渐渐泛上来,山田把自己很深地塞在沙发靠垫中,有点依赖这样的安静气氛,困,但又不太想放心人睡。
知念抓过沙发上的外套给他盖在身上,自己也向那边靠了靠,体重有一点压过去。
“用不着在没有人的时候也这样吧,”山田说,“又没人在看。”
知念花了好一阵来消化山田的话意。他不愿意承认自己亲近山田抱有任何目的。
他说不出话,只能当作没听见,抓住山田的手臂,将下巴抵在他靠近自己一侧的肩膀上。
山田又躲了一下。
从前私下里的接触他从来不会躲,现在果然是自己有意图,而对方看出来了吧。
“就是要做到你说表的程度看看。”知念说,做出故意怄气的样子,从山田身边离开,上楼去拿毯子。
身边的体温撤掉以后,刚才被接触的位置就有点凉。山田又体会到他最近常常经历的想要摔东西的烦躁。天知道他不想自己因为不能谈正常的恋爱而去觊觎与一个同性的身体接触,天知道在这种会引人多想的环境里,他是希望他碰他,才会不希望他碰他。
何况对方还是个对谁都一样的、完全对身体接触没有概念的人。
知念抱着毯子走下来,在楼梯口的控制板前把取暖开大了一点。山田看着他走到面前,把毯子胡乱扔在自己身上。
“你睡吧,”知念说,“六点之前都不会有人回来,我玩游戏不会吵你。”
山田觉得自己有点没出息,既不高兴,又舍不得这种独处的气氛。
他盖好毯子,在沙发上找到舒服的位置,看着知念向电视上连游戏机的身影一会,很快睡着了。

TBC
回复

24 更了2011-7-21 18:52:00

很喜欢LZ对文章节奏的把握,也用了很多梗。
回复

25 = =2011-7-21 19:40:00

除了萌,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了

LZ GO ON!

回复

26 更了2011-7-21 19:46:00

忘了通知楼外了
回复

27 = =2011-7-21 20:11:00

啊 好萌
回复

28 更了2011-7-21 21:45:00

现实向太萌了><
回复

29 更了2011-7-21 23:17:00

闹别扭了啊
回复

30 = =2011-7-22 12:32:00

暧昧感拿捏得真好。继续等更
回复

31 更了啊2011-7-22 15:23:00

萌惨了>w<

回复

32 = =2011-7-22 15:55:00

LZ要表考虑一下日更?><
回复

33 = =2011-7-22 19:01:00

QAQ好萌
回复

34 = =2011-7-22 20:57:00

好萌!!浓浓的少年气QAQ
回复

35 = =2011-7-22 21:49:00

TL
回复

36 = =2011-7-22 21:58:00

LZGN把梗用得恰到好处

求日更!

回复

37 = =2011-7-23 0:19:00

lz千万表坑啊 求日更!
回复

38 XX2011-7-23 7:12:00

日更的话......只能说能保证双日更,而且肯定不会坑,因为其实也没有多长。
被说萌很高兴。
回复

39 = =2011-7-23 11:43:00

日更的话......只能说能保证双日更,而且肯定不会坑,因为其实也没有多长。
被说萌很高兴。
=========

近距离的抓住LZ蹭大腿ING,能听到不坑,实在是哟嘎达( ^3^ )╱

回复

40 = =2011-7-23 13:42:00

抓住LZ!!
别坑就好了 慢慢更没关系><
顺便,已经双日了 今天要表更呢?
回复

41 XX2011-7-23 17:49:00

然后是身体接触的真空期。知念的个性当然不会做到刻意地不递东西、走路的时候不会撞到肩膀的地步,但是连并排坐下的时候都会小心地留一个距离,自然得令人怀疑以前那些手臂肩膀一定要叠住一点的小习惯是不是真的存在过。说实话拍照构图的时候让山田有些找不到重心,不过很快也就习惯了。
他觉得长大了以后,本来就应该这样才对。
知念和伊野尾的亲近没有变淡的迹象,演唱会上捉对跳舞的时候也一起做出又难又惊艳、其实是在蓄意搞怪的动作,默契到连中岛都开始表示嫉妒这种要好,于是知念也亲近中岛,大家一派和睦。
山田渐渐觉得知念的这种个性令他讨厌。
讨厌到会影响他工作的情绪,被摄影师批评的地步。
讨厌到不想看到他。
如他所愿似的,山田的个人工作渐渐多起来,有时候辗转在各个拍摄地,一周都不参加团活。山田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事务所为将来知念上大学以后的策略调整做准备,以知念的成绩一定能上名牌大学,那样课业会很重,两个人捆绑宣传的路线就走不通了。
谁也知道自己是不会上大学的。
在学校里也是,知念念书愈发卖力,在乐屋里跟伊野尾的话题多数也是大学相关。其实知念对大学的兴趣在于那是个迄今为止他所不了解的领域,用伊野尾的话说,是人生弥足珍贵的一部分,听起来会让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广阔。
目前的状况,他多少觉得有些呼吸不自由。
冈本已经决心要上大学,正在积极应考,影响之下,知念在怕麻烦的懒惰惯性和对全新世界的好奇心之间摇摆的想法更受动摇,他少有这样无法决定的时候。
直觉告诉他表跟山田谈这些。
因为地震的原因,私事不容多想,NYC最近的活动很多,勇气100%是热情励志的歌曲。某一天连优马都问起进路的事,知念不得不着意看山田的反应,对方很严肃地在默记刚刚修改过的舞台站位,连头都没有抬。
回去路上,非常时期深夜的电车很空,山田一面翻着手机一面问,“你上大学的事大家都很在意,什么时候能有结论?”
“山酱很在意么?”
“表什么事情都牵扯到我。”
这些日子知念也在忍耐,此时达到了被激怒的点,他毒舌起来简直有天赋,用平淡的语气说,“我的外型、魅力,还有上进心,什么都比不上山田君,学业现在也做不到学年五了。我并不想要你现在这个辛苦的位置,上了大学也走不了樱井前辈的人气路线,山田君不用担心。”
山田的脸涨红了,合上手机盖的手都在抖,他想大吵回去,可这里是公共场合,电车也很快到了他的换乘站。他抓起背包夺门而出,气得头脑一片空白,凭习惯本能坐到了回家的站。从车站走出来,路上很黑,他走了几步还是没忍住,哭了一小会。
被看透的恼怒和被看错的委屈都有,他已经不打算去分辩自己究竟是什么想法。其实知念道歉的邮件已经来了,连发了两封,他根本不想理。道歉有什么用,他就是不能接受一周只能在工作场合见两三面,不能接受知念以后谈的都是自己听不懂的话题,不能接受知念到自己不能控制的地方去。
尽量避免出声地开了家门,山田到厨房取冰块冰眼睛,否则明天起来会肿。妈妈穿着睡衣走下楼,没有开灯,站在门边就着院子里的灯光看着他,问“怎么了”。
他老实说跟知念吵架了。想要妈妈这边的安慰。
“怪不得最近知念君都不怎么过来了,”妈妈说,“会和好的吧?”
山田没说话。
“虽然凉介是个爱哭鬼,不过被朋友气哭的情况可不多呢。所以会和好的吧。”
山田想,那家伙才不是朋友。

TBC
回复

42 XX2011-7-23 17:51:00

不好意思有点少,晚点的时候可能再更一点吧。
回复

43 更了2011-7-23 18:10:00

期待二更。LZ的速度真美好啊
回复

44 更了2011-7-23 18:10:00

唉,快和好吧,爱闹别扭的小盆友
回复

45 XX2011-7-23 21:33:00

后来知念登门道歉了,在休息日的早晨一早就到了门口,打手机把山田叫起来,还带了甜点,说是妈妈让带来的。跟山田吵架的事,他那边也跟妈妈坦白了。
山田站在楼梯上,看着自己的妈妈和知念在玄关口小声地嘀咕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在说哭的事。他冷着脸转身走回卧室去,知念从后面跟上来。
很早,妹妹和姐姐都没起,山田其实也没完全醒,他栽回床上,往墙的方向靠了靠,身边留出一个位置。
知念月兑了外套也躺下,靠在他背上。于是其实什么道歉的话也没说,一起睡着,蜷成一团地睡到快中午。
醒过来的时候知念感到山田也醒着,背对着他,呼吸均匀。他手臂搭在对方胳膊上,额头抵在对方肩膀之间,是个呼吸不畅的姿势。像这样很努力地贴上去,好像自己变成对方的一部分,像个零件,多少有点辛苦。
本来就是很不同的两个人,硬是钉铆相对地拧在一起,谁都不可能不疼。一定要合适,只能在自己身上打洞。
他收回胳膊打算坐起来,不想对方在这个时候翻身,一把抓住他捞了回来,双手在背后扣紧,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个钳制的姿势,凶恶地说,“不许离开我。”
也不是你的附属品啊,知念心想。不过这种类似恋人间撒娇的错位感让他有点想笑,于是笑着说,“不会离开啊,不是一直要在一起么。”
谁也不把这种许诺当真。山田把知念又拉过来一点,胸膛相贴。能什么也不用多想地相处最好,比如现在,享受这样的舒适感就好。
几天之后知念把不打算上大学的决定告诉伊野尾时,找了很多诸如自己的类型如果不在年轻时候多出工作,以后更不容易积累人气之类的理由。伊野尾什么劝说的话也没说,只是轻叹气,“将来可能会被伤得很深啊,知念。”
知念想了一会,说,“怎么会呢,山酱怎么会伤我。”
“不是被山田君,是被你自己。”

TBC
回复

46 二更了2011-7-23 21:36:00

一刷进来居然更了0 0
今晚RP真好
回复

47 二更了2011-7-23 21:48:00

虽然71说过不上大学,但实在是挺希望他上的

回复

48 = =2011-7-23 23:34:00

这章真好看 T T
回复

49 XX2011-7-24 11:37:00

五月的时候山田十八岁了,他已经当红到每个娱乐媒体都将他的成年生日当成一件大事,几天之内反复报道。因为已经在不同场合庆祝过好几遍,HSJ内部只举行了一个成员没有到齐的小party,在切蛋糕的时候大家笑说山田的生日简直有一个月那么长,很真诚的,带着宠爱,没有妒忌心。
山田是真的爱这些人。
男生们闹到夜里一定会说些带颜色的内容,女孩子的事永远是兴奋点。山田聊得很投人,期待知念说点什么的时候,看到对方不出意外地又犯困要装睡了。
知念还真是不喜欢女孩子的话题,这样想着的山田感到有些满意。
成员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全部亲密到能围坐聊到很深人的层次,于是话题在kiss的问题上来来回回地打转,到聊无可聊的时候,森本起哄知念,“这个人从刚才开始就什么都没说呢。”
“知念,”冈本跟上来,“first kiss什么的,说一说啊,有什么害羞的。”
“说起来Chii有一个非常厉害的kiss呢,”中岛提高声调转向大家,“一定把我们全部打败了。”
山田坐直了身体。
知念想了想,“……在幼儿园的时候……”
“不是啦,是那个!”中岛比划了一下,“知念不是kiss过苍井桑么?”
“哎?”高木大声问,“哪个苍井桑?那个苍井桑么?”
“是在电影里啦,姐弟啦姐弟。”知念笑着说。
“但是是个标准的kiss吧,不是亲在嘴唇上吗?”
众人纷纷地表示羡慕,表示确实被打败了。
后来山田专门找了电影来看,只是小学生和大姐姐的告别罢了,被那些人搞得这么夸张。
不过他确实有点想问知念kiss的事,但是被反问就会很棘手,对着知念,他敷衍的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他们也亲过一次,在嘴唇上。只是玩笑而已,被知念的亲亲游戏闹到不耐烦了,捏住下巴压了过去。很浅,唯一的印象是知念什么味道也没有,尝起来很干净。
像亲自己的手背一样。好像他是自己的一部分。
向右边靠一点就能碰到,随身携带着就没什么后顾之忧。想装在口袋里到处去旅行,不过对方大约会不舒服。
只是这样而已。

在向大阪移动的新干线上他们聊着列车的问题,讨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是铁道迷,比如拍过的电视剧里那个土屋。知念的观点是铁道里包含着很多道理。
比如铁轨,不是有永不相交的平行线非常寂寞的这种说法么,但是像铁轨这样的两条平行线,不是一直延伸着,永远也不会分开么。这样又有什么不好。
山田很赞同。知念的聪明也是好处,能把无聊的话题说得有趣的能力也是好处。
没有彼此,他们又将怎么生活。

END

---------------------------

就是这么长了,但愿看到最后不会失望。
谢谢观看。
回复

50 XX2011-7-24 11:42:00

47L,说到上大学的问题,当时32最先说他们三个都不打算上大学的时候,我打心眼里希望是他和知念沟通障碍,到后来知念自己也这样说了,当时纠结了好久。虽然一直对自己说他高兴就好,还是无论怎样都希望他能上大学的。来得及的话,希望他那活泛的小脑袋能改主意。
回复

51 = =2011-7-24 14:05:00

完结。。了么。。

LZ用的梗无一不萌 我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就觉得很美好> <?

回复

52 = =2011-7-24 14:32:00

结局很美好,不相交也不分开大概是最好的结局吧
但我还想看TVT 明明还有很多萌的梗...
是说 LZ还会写么?*v*
回复

53 完结了2011-7-24 14:36:00

?虽然71说不上大学的时候,是挺纠结的,嘛,不过,他喜欢就好

不过前些天看杂的时候,他说上课的时候老师会把问题丢给他,他也很热衷回答问题,看得出他还是很爱学习的(大概

如果来得及改变主意,那是当然是好的

回复

54 完结了2011-7-24 16:49:00

嘛,虽然希望他能够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但他是不论在什么位置上都能够做好的人,所以也并不担心ww

结局很美好,少年给人的朦胧感很深刻> <

回复

55 完结了2011-7-24 22:27:00

想找个时间出现结果LZ已经完结了,还想看啊

看完文之后就觉得似乎71真的是为了某些人,之前一直认为他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听到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

对结局意犹未尽,又把文看了几遍,能有番外就好了,从其他人的角度之类的,不过也就是我太想看文了><

回复

56 = =2011-7-25 16:39:00

这样的结尾既满足又惆怅……希望还有机会看到lz再写这两人
回复

57 = =2011-7-26 19:21:00

求LZ留个暗恋方式……BO什么的TVT想静静的看LZ其他文
回复

58 XX2011-7-26 19:54:00

我倒也不觉得他真是为了某人或者为了什么才不上大学,私以为是努力苦手的聪明人的那种懒。其实也不是不理解,就是有点觉得可惜。
大约还会写的,因为J家我只有这一个CP。不过伪现实向的大约就是这样了,其实他们自己爆出来的比文还有力......
57L,有缘会看到的。(捂脸)
回复

59 = =2011-7-26 20:37:00

我也认为他就是那种懒得要死的聪明人ORZ

听到LZ说还会写,好高兴0^◇^0

我也是全J就这这一个CP

虽然他们是挺血红的,但是这家有质量的文实在是挺少的

希望LZ会继续写下去^ ^

回复

60 = =2011-7-26 23:13:00

看過手記吧~
知念說想著下面有知念~

回复

61 想GD2011-7-26 23:16:00

手记好多梗好萌><

同样是只担这一个西皮,却没有办法像GN一样把梗运用的这么自如而且细腻

经常大大咧咧的积雪着各种血红,有些可以长久回味的梗却没有及时的记忆下来

会继续暗恋GN的,希望以后有机会在其他地方可以碰到

回复

62 = =2011-7-26 23:41:00

竟然在我發現喜歡的CP的時候就已經完結了..
LZ會再開文吧~~
回复

63 = =2011-7-27 1:13:00

手记是什么?
回复

64 = =2011-7-27 13:14:00

57L,有缘会看到的。(捂脸)
===
LZ能给点hint吗?><
回复

65 XX2011-7-27 23:02:00

反正如果是他们的CP的话,肯定会贴来FB的。
回复

66 = =2011-7-28 9:09:00

我倒也不觉得他真是为了某人或者为了什么才不上大学,私以为是努力苦手的聪明人的那种懒。其实也不是不理解,就是有点觉得可惜。
大约还会写的,因为J家我只有这一个CP。不过伪现实向的大约就是这样了,其实他们自己爆出来的比文还有力......
57L,有缘会看到的。(捂脸)
------------------------------------------

单纯吐槽一下这CP的血红

回复

67 = =2017-4-1 23:28:00

看完真的不知为何有爆哭的冲动……太厉害了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6767条/页,1页

1
→ 回复:[凉知]平行(女友梗有,慎)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