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妖夜荒野

打印

554100条/页,6页

1 2 3 4 5 6
您是第106992位读者

楼主 五十茄2011/9/16 23:39:00

诚如所见,是重口味的一系列短篇H

LZ会在每一章的开篇标好攻受,可能MA偏多

如果很雷请务必告诉我

----------

MA

08. フェティズム

关于弄脏一件白衬衫的方式……

是不是有很多个版本?

相叶新买的白色衬衫是非常柔软的棉麻质地,乍一眼望去的全白却在仔细观察后能发现无数精妙的时尚设计,无论是细条纹的压痕还是恰到好处的透明感,下摆从边缘向前端削尖的形状。

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欢喜。

即使搭配上全身的白色依然十分好看。

相叶自己也非常喜欢,不工作的日子会穿着它出去玩。

晚上回家给松本打电话,说天气太热了想要吃凉面啊。

“想得美”

松本正抱着看了一半的小说蜷在沙发上打盹,接完电话懒洋洋的坐起来。心想这个家伙是把我成老妈子了是吧是吧……居然还敢打电话回来点餐。

转身回望,窗外已经是一片缱锩的暮色,夹杂着潮湿热意的风将窗棱上的风铃吹的叮当作响。长久的回荡在空气中。

琉璃质地的风铃是那家伙旅行时买回来的纪念品,刚搬进来时一直吵着说要在屋子里加上点属于自己风格的东西。松本在当时只盯着被他弄乱的沙发和茶几,在心里说已经足够了,你的风格。嘴上又懒得多费唇舌,简单直接指着风铃说,难看。

后来又是怎么答应将它挂上去的……松本忘记了。

越来越多原本心有不甘,到最后却总会无端妥协的小事。

比如现在,乖乖的走进厨房煮个凉面什么的。

凉面的酱汁调到一半,出去游泳消暑的那个人哗的一下拉开厨房的拉门,站在逆光的方向用高昂的语调说我回来了。

松本尚处于初醒的慵懒中,低低的应了一声,看向相叶,然后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怎么了?”相叶踢踏着拖鞋走过来。

松本转身靠向流理台的边缘,“没什么……”

他果然又穿了那件白色的衬衫。

从光的侧面能隐约的看见相叶若隐若现的乳首。

还有腰线精练紧实。

黑色的纽扣一颗一颗整齐扣了起来,即使领口也只能露出一小块脖颈的肌肤。

纯洁而禁欲的样子。

光是看见,便觉得下腹不安分的热了起来。

所以松本真的不喜欢这件衬衫。

衬衫的主人却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只困惑于松本的神态,甚至伸手过来贴了贴他的脖子,嘴里嘟噜着,“是不是生病了?”

松本好笑的扯下那只手甩开,“怎么会这么容易生病”

“不是啊,早上我起来的时候,你整个人都没盖到被子”

“那要怪谁?”松本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相叶撇撇嘴,“好吧,怪我,所以才说会不会生病啊”眼睛又撇到流理台上切好的西红柿,立即被鲜艳水灵的模样所吸引,凑过去,“可不可以先吃一块……”露出小狗一样的表情。

松本只有失笑的点头答应,那个人高兴的弯腰取了一块,塞进嘴里。

“好酸”立即被酸的皱了眉头,咧开嘴,露出白白的牙齿,甚至像吃了什么很辣的东西一样用手向脸颊上扇风。

松本忽然有些后悔,在看到粉红色的汁水顺着相叶的嘴角流了出来之后。

这么大的人,吃起东西却像个小孩。明明嘴上叫着酸,却还是贪心的又吃掉一块。

居然还会把沾着汁水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发出干脆利落的,‘qiu’的一声。

到底在搞什么。

松本终于还是忍不住,拉着那个人的胳膊拖到眼前,伸出舌尖,舌忝 掉他嘴角的粉红色水渍。

的确有一丝酸味。

相叶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又怕湿湿的手指弄脏松本的衣服,就这么举着双手抗议,“喂”

松本轻咬对方的下唇,语调含糊的表明意图:“别弄脏了白衣服……”而后也不管尚且疑惑中的相叶究竟还想说些什么,只擅自的加深亲口勿。粗鲁的啃噬着嘴唇,舌尖探进对方的口腔里。

几秒之后,那个人终于决心放弃疑问,专心致志的应对起他的口勿。

棉麻质地的衬衫像他的主人一样传递着柔软的触感,松本已经探手到它的内部,掌心有力的抚过一遍对方的后背。再顺着紧实的腰线滑下来,轻松的解掉相叶的库带。

那个人小小声的抗议,“什么嘛,原来在想这种事”

好像在嫌弃着松本的好色行为,其实自己还不是迫不及待的把松本的衣服月兑了下来。

一边被松本亲的不断后退,背部抵住冰箱,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即使是这样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来。

长库连同内库一起被毫不留情的月兑掉了,现在是光溜溜的下半身。

相叶想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被松本拦住之后困扰的停顿,“怎么了?”低哑的嗓音里压抑着浓厚的情欲。

“穿着就好”松本放开相叶的手,转而又低头隔着衣服咬住他的乳首,只惹得眼前人吃痛的吸气。

“这算是什么嗜好……嘶…轻点啊”软糯的抱怨听上去简直像在撒娇

松本咬着嘴唇笑,“好。”

棉麻质地的白衬衫,下摆柔软的搭在勃起的性器前端。

松本将它连同衬衫的衣摆一同握住,而后使用恋人最熟悉的力度和频率,很快让那个人的chuan_Xi粗重起来。

“ぅぅ…ん”

慢慢加人轻浅的呻喑,还有因为快感而不自觉仰起的下巴,让松本很想凑上去咬一口。

一边抚弄一边让他转身,相叶闭着眼睛,用额头抵住冰箱的门。

难道是因为凉凉的贴上去会舒服?松本只担心一会激烈起来,一定会磕到脑袋。

本来就是个超爱出状况的家伙。

松本只好拖了相叶的腰把他往后拽,那个人正被浓郁的快感所浸透着,也不去计较,听话的像只训练有素的小海豚。

就连进人他的身体时,嗓子眼里冒出的嘶叫声也像只海豚。

“うっ、うっ、うん…”

Chou_Song开始以后相叶不得不扶住流理台,支撑着身后人一波一波向前推进的频率。还有身体里决然上涨的快感。

甚至转过脸来想要向挺送着腰部的松本索口勿。

“はぁ、ぁぁ!”

背部的衬衫被汗水打湿了,几乎能清晰的显露出肌肤原本的颜色。

连带着鬓角的汗珠一直淌到下巴尖,舒服的意乱情迷般的表情,终于让松本无法忍耐的俯下身,亲过去。

牙齿小小的撞到一起,也没有多痛,和彼此吮吸对方舌尖的力道相比。

即使亲口勿时相叶的嗓子眼里也一直有沉闷的哼声,伴随着松本手部的起伏频率越来越急。

“要身寸了吗?”他压低声音在相叶的耳边询问,只惹来身下人哭腔般的悲鸣。

很用力却又无助的点着头,只瞬间就弄湿了松本的手心。

松本只有单手掐住相叶的腰,被对方高朝的表情所刺激,自己也快要抵达临界点。腰部的撞击变得沉重而有力。

那个人高朝后全身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般,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不.要……不……”

“什么?”松本眯了眼睛,极致前的快感像越来越激烈的电流般从下腹一路窜到脊椎。

“不.要身寸在…里、面”

“はぃ?……んんっ…”

幸好赶得及……

白色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喷薄到相叶的衬衫上,很快被吸收进去,融为一体。

居然还相当恶作剧的扶住性器在衬衫的衣摆处蹭了蹭。

相叶转头抗议,“喂!”

“是你说别身寸在里面的……”松本忍住笑意。

高朝的无力让松本有点抱不住恋人。相叶脚下发软,顺势跪坐下去,也不管地板是否还透着微微的凉意。

稍长的纯白色衬衫遮挡住了已经疲软下去的部位,只剩下两条长腿还肆无忌惮的瀑露在空气中。相叶揪着沾染上精.液的衣摆指给松本看,“看吧!都弄脏了……”用独特的带有高朝余韵后的表情控诉着的模样,一点儿也没有威慑力,反而非常的可爱。

“有什么关系”松本也跟着跪下去,语气还有点儿坦然的无赖。

“你一定是故意的”

真聪明,要不.要给你一个亲口勿作为奖励。

“才没有”松本嘴硬,将仍在纠结着的恋人搂过来,舌尖不安分的轻舌忝 他的下唇。

“怎么没关系”那个人一边躲一边抱怨,“新买的,就不能穿了啊”

“谁说不能穿”

“啊?”相叶不明所以的退开一点,企图靠距离的拉远来看清松本的脸,一副正经语调的说着他完全不明白的话的那个人,此刻正带着轻浅的笑意,眼角眉梢都仍有色气残存。

“你可以每次做.爱都穿着它……”因为过度亲口勿而鲜红的嘴唇再次凑近,“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就再次变成了一个浓烈的口勿。

2 3XX2011/9/16 23:40:00

趁四下无人占个SFo(*////▽////*)q?



3 = =2011/9/16 23:54:00

大半夜的情何以堪

蹲了

LZ请继续

4 = =2011/9/17 0:32:00

大半夜看得我一阵鸡血

果断蹲!

5 = =2011/9/17 8:37:00

火速蹲下

我一定没认错

6 = =2011/9/17 9:27:00

小海豚太萌了

7 = =2011/9/17 9:31:00

火速蹲好

绝对没认错lzgn

太好了

8 = =2011/9/17 9:36:00

太好了!lzgn你又有新文了!

9 = =2011/9/17 10:09:00

LZ请继续!

10 = =2011/9/17 11:31:00

第一次看模特既然對口

LZ請繼續!

11 = =2011/9/17 12:03:00

lz今天还有更吗

12 = =2011/9/17 12:14:00

于是求更

看不过瘾啊

13 = =2011/9/17 16:48:00

求更 这色气满溢的太合胃口了QAQ

14 = =2011/9/17 18:41:00

又温柔又独占欲的马子俊同学估计很久之前就想弄"脏"爱拔拔的白衬衫了吧

补课归来就看到这么脸红的东西.....一激动上得课都忘得差不多了(喂!)

求更啦

15 求更2011/9/17 20:05:00

萌到心肝_chan

16 = =2011/9/17 22:33:00

呜呜呜呜呜呜呜T_T 只会哭了好么 也太萌

17 求!!2011/9/17 22:36:00

前七章在哪里啊啊啊

18 = =2011/9/17 22:44:00

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激动

19 五十茄2011/9/18 3:54:00

AM

16.処女

当松本终于鼓起勇气向相叶坦诚,那其实是他第一次的性经验时。尽管已经事隔了好几周,却还是让相叶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

瞪着眼睛茫然了半响,才撅起嘴别过脸。

不信。

不信拉倒,这种事有什么好骗你的。

松本把被相叶卷走了一大半的被子扯回来,重新在两个人身上盖好,抓着相叶的胳膊塞进被子里。

然后气鼓鼓的转过身,甚至对于自己生气原因都没有想明白,本来嘛,这有什么好骗你的。

过了一会,相叶在被子里用手肘轻轻的顶松本的腰。

“干嘛啦,我要睡觉了”

“真的?”

“都说了是真的”

相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像刚跑完三千米。“真不敢相信”

松本裹着被子不肯转身,也没搭理他。

相叶只好自顾自的说下去,“从中学时就有那么多女孩喜欢你……天天围着你转,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啊”

这是什么逻辑,松本一赌气又把脸转过去,正对着相叶的眼睛直视,“受欢迎又不等于滥交!而且,你不也一样”

“我?”相叶疑惑的皱起眉,这么近的距离,即使没有开灯,也觉得他眼睛里亮闪闪的,不知道从哪里反身寸出来的光亮。“我不一样啦”

“哪里不一样?”

“我从一开始就只喜欢小润啊”

即使突如其来的告白也是一副坦荡荡的模样,都不会脸红的吗。

“什么嘛……”松本没有心理防备,耳朵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真的啊”

松本对于这个家伙的粗神经感到既无奈又佩服。像他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坦然的告白,坦然的承认自己喜欢男孩,坦然的把脸凑过来说亲一下。到最后,那天晚上,因为玩的太晚忘记了时间,他半是被动半是隐约期待的留宿下来,也是相叶卷了被子将他们都裹在黑暗里,天真的色气,说,来做吧,小润。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期待……

第一次的经验不管怎么回想都有点糟糕,他手忙脚乱的把相叶给弄疼了。

好几天都直不起腰,走路的样子也很奇怪。

他觉得非常抱歉,可是相叶却安慰他说,第一次是这样的。

第一次……吗?

松本挣扎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说给相叶听。哪知道那个家伙居然不相信。

相叶翻过身平视天花板,继续说,“可是那时候,小润的技术也很不错啊……”

“真的吗?”松本有点疑惑。

“嗯”相叶有点不好意思的浅笑,轻声说,“很舒服……”音轨转落,听上去有点儿像是拉开诱惑的序幕。

“真的吗?……”松本又问了一遍。

相叶好笑的凑过去,这一次,近的已经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了。

就算被一万个人夸奖松本君真是优秀,本质却还是个不敢过于自信的家伙。

对于自己的缺点认得比谁都清楚。一旦认定自己做的不好,即使被夸奖说,真的很不错,也会心怀揣揣。

然后撅着嘴小声问,真的么真的么。

有一点不相信却又有一点高兴。

相叶把嘴唇贴近,这么近的距离,再说给你听,应该就不会怀疑了吧。

“真的哦”

口勿上去的时候倒是有很好的得到回应。

是少年绵软而温暖的亲口勿,像初春的细雨在安静的池塘中绽开,第一滴,悄无声息的落进水里,卷起层层涟漪。

松本觉得自己能察觉到对方轻浅的鼻息,像倦怠的小动物。起初只是玩味般的舌忝 舐和吮吸。

再将手探到他的身后,搂上去,好像一整个世界慢慢缩紧。

要做了吗?他想问,可是距离过近他懒得睁开眼睛,反正什么也看不清。

然后他听见相叶说,这次让我来吧。

“好啊。”

他一点儿也不介意。

比起谁上誰下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反而比较在意相叶那句若有似无的……很可爱。

什么?是在说我吗?

逐渐上浮的欲望阻碍了思考,当他终于能够将疑问组织成语句想要问出口时,嘴舌已经被完全的封堵住,耳边只有彼此交换唾液的淫靡。

腰际有一双手伸过来,像之前一样,轻轻褪下他的库子。

性器已经完全勃起了,年轻的身体总是很容易变得兴奋。相叶的手心一包覆上来,就立刻惹得松本完全不受控制的闷哼一声。

“ぅんん……”

加人了起伏的频率以后就变得很难控制住呼吸。

并不是因为这一次他要在下方,便能够率先获得相叶的讨好。松本也不想让自己变得这么被动,可是他不得不承认,相叶在性事这方面,大概是真的有与生俱来的天赋。

那的确是一种天赋,相叶是即使平日里偶尔垂下眼角,也会有天真的色气,一不小心便要逃逸出来。

松本闭上眼睛,既然思考能力阻塞,就干脆摈弃它,不.要了。

只伸出手紧紧搂住相叶的身体,好像在沉浮的海浪中攀住救命的浮木,嘴唇漫无目的的亲口勿相叶的脖子。

“很痒啊……”相叶轻笑着躲避。

根本就只是在撒娇,软糯的音调和纠缠上来的腿,轻轻蹭到一起,好像眷恋主人的小动物般,让人心生柔软。

一直到终于有什么东西坚硬火热的抵住他的身后,松本才意识到,现在反悔的话会不会有一点太糟了。

脑海中回忆着相叶说,‘第一次肯定是会疼的’

他想象不到究竟有多疼,还是说,真正让他瑟缩的并不是疼痛,而是恍惚的恐惧和隐约的期待,这样彼此悖驳的心情纠缠到了一起。就像最开始相叶的告白,如同此刻的性事般,长驱直人而来。

其实松本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一边害怕于自己喜欢上男孩的事实,一边却又全身心的期待着,那个人能像他喜欢他一样,喜欢上自己。

最终期待战胜了恐惧。

无一例外。

的确没有想象中的疼,也许是相叶的润滑做的足够好,只是饱胀的酸涩感,谈不上有多么舒服,也绝不是无法忍受的疼痛。

一切都与天赋有关……松本想到几周前笨手笨脚把相叶弄哭的自己,懊恼的心情袭来。到最后,也只有自瀑自弃的搂住对方开始缓慢律动起来的腰。

因此在相叶努力的发出‘疼吗’的问句时,他理所当然的摇头。

“不疼?”

“嗯”

“那就好……”

相叶宽心的俯身亲了亲他的嘴角,额头上有辛苦忍耐而凝成的汗珠,即使隐约的黑暗里依然清晰可见。

不疼……可是松本从来不知道,原来人是真的会因为另一个人对自己的温柔,而莫名的想要流泪。

鼻子一酸,眼眶就热了起来。

那甚至不是感动,硬要说的话,也许只是心动到极致的某种表现形式。

就是……

真的很高兴。

童贞都献给了彼此。

第一次喜欢上的人,也喜欢自己啊。

20 更了!2011/9/18 7:53:00

又欲又萌

21 更了2011/9/18 8:23:00

模特又甜蜜又色气,真好

22 更了2011/9/18 8:58:00

通知楼外

23 更了2011/9/18 14:27:00

嘛嘛...色气什么的...

24 凌晨更了2011/9/18 19:16:00

色气在模特两人都有很强的存在

就像气场一样...

天真的色气,诱惑的色气

反正放一块的话会有化学反应的

太美啦两位

然后,我要说lzgn最好了.

25 = =2011/9/18 20:46:00

哦哦哦哦哦哦><

细腻的文笔赛高 LZGN请接受粗人的表白

终于又有盼头了

26 = =2011/9/18 22:46:00

各种萌啊。。。

lz今天半夜有禸吃不?

27 枕肉共眠2011/9/19 0:21:00

MA

35.主従関係

天都已经彻底黑了雨还是没个停,豆大的雨滴生猛的溅在地上,每一滴都像是要砸出个坑。相叶疾步穿过回廊想赶到后院去。心急如焚的样子,被管家看穿,那老家伙到底是吃了几十年的糙饭,只一眼既心知肚明,拦住了他的去路,问,小少爷,莫非是要去找那人。

相叶停在回廊的阶梯上,冷着脸答道,“是又怎么样,你还要管我不成”

管家脸色微变,知道不该与小少爷正面对抗,身子少顷让出路来,嘴上却絮絮叨叨,“小人不敢,只是老爷吩咐的……”

“你要告状便去告好了!”相叶心里发急,语气自然也冲,“大不了再被骂一顿,就是不知道你口中的大老爷,到最后究竟是偏向于我,还是留着你个外人”

小少爷平日里性子温和,不曾说过狠话,对下人也是客客气气。管家自然没见过他这副样子,心里倒抽一口冷气,连连摇头说不敢,接着便目送小少爷走出回廊,冲进瀑雨里去。

简直是作孽……

相叶到了地方,见到那人果然还跪在原地,头埋的快到了胸口。雨幕凄迷中只能分辨出大致的轮廓,看不清表情,不知道他淋着这样的雨跪了一整个下午,心里究竟都想了些什么。只是隐约的觉得,若是那人,脾气那么硬,一想到他遭的这份罪,相叶便觉得心里堵的要命,冲过去拖了他的胳膊便要拽起来。

那人跪的久了,原本都已经松懈,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拖拽向上,脚下发软,三两下又跪坐下去,抬起脸在瀑雨中仰视相叶,雨太大了,眯起眼睛来睁都睁不开。

既看不清,也听不清,充耳只有瀑雨砸落的声音,连说话都十分费劲。相叶从身后抱住松本,连拖带拽,要往屋子里带。

松本起先还挣扎着不让他抱,嘴里说着放开放开,到后来被相叶斥了两句,彻底听话了,就这么一路连带着泥水被拖到回廊下方。

相叶也彻底湿了个透,等到了地方就只剩下喘气的力气,扶着墙懒不管不顾的坐下去,又去看表情十分痛苦的眼前人,松本的腿似乎也跪麻了,半天不敢使劲儿,呲牙咧嘴的捂着脚踝。

相叶凑过去,手撑着他眼前的地面,低声问他,都打你哪儿了,哪儿伤着了。

短短两句话里全是破碎的_chan音。

松本没有抬眼,脸埋的比刚才独自跪着时还低,慢慢的摇头说没有,就是罚我跪着而已。

相叶心里有气,听他说了几遍便觉得更加堵心,厉声道,“那你抬起脸”

松本一边抽气,小小挣扎不情不愿的,又不能违抗,少顷熬不过相叶的坚持,终究是抬起了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平日里那骄傲凌厉的神采像是彻底被雨水冲刷了个干净,只剩下惨白黯淡。左边的脸颊一看就知道是被打过了,即使淋了一下午的雨依然肿的老高,嘴角还有鲜红色的伤口,被雨水泡的边缘泛白。

相叶沉着怒气,“这叫没打?”

“是我不对”松本固执的将目光移开。

相叶忍了半响,长叹一声,站起来,“我扶你”

松本又是摇头,“不用,我自己能走”说着便僵硬的站起身来,_chan_chan巍巍的,动作迟缓到几乎可以分解开。右脚的脚踝的确是伤到了,有些不敢用力。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向前走去。

相叶有些忐忑的跟着他的身侧,想伸手去扶,又不知道松本在倔强些什么东西,一副拼命的神情。肿着的脸颊看上去仿佛还在跟谁堵着气似的,相叶一凑近他就下意识的躲远一点,越退越后面,几次之后相叶终于耐不住心里的滋味,粗鲁的将他拖过来。

一把抱进怀里。

松本什么都没说,甚至没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可在这之后,却老实下来,被相叶搀着走回别院,相叶叫下人准备了水,让他去洗澡。不管说什么,松本都不再忤逆,听话的就像是小时候他们一同养过的猫咪,不反抗,却不也不曾臣服。

一同养过,虽然这说法听上去有些奇怪,他是别院的主人,松本只不过是众多下人的其中之一。可他习惯在回忆里带着属于松本的东西。即使是一只猫咪。松本对动物不太亲近,只是他们少年时日日腻在一起,那猫咪也就终日与他们作伴,他不在的时候,松本便开口将猫咪要了去,抱回自己的房里养着。

那时的松本尚知晓分寸,不曾多向他索要些什么,即使是一只猫,都能让他打从心底的高兴起来。

哪像现在……

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

其实相叶从小到大不曾变过,仍然是只要看见松本高兴,给他什么自己都愿意。可有些东西他给得起,有些的确不行。这么简单的道理,那人为何一再的任性,偏要抵死的索要。

相叶收拾完自己,问下人,得到的回复却是松本洗完澡便回房了,不肯过来。年轻的下人说话时眼神躲躲避避,很怕被主子看穿了心思。相叶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他和松本的事情,整个宅子里都传的沸沸扬扬,遮也遮不住。

到最后松本还是被带了过来,下人给他穿了白色的袍子,却遮不住身形消瘦,就这么站在灯影里,一张脸尽是疲惫,面色也不曾恢复。咬着下唇,别别扭扭的还在跟相叶置气。

“坐到床上去”相叶淡淡的命令。

那人站着没动,脸扭到一边。

“是不是不肯听我的话了?”

松本想了想,开口也是艰难,嗓子本来就哑,经过白天的折磨,更是低的不行,“要是少爷吩咐的,我就去”

“什么意思?”相叶挑眉看他。

“因为小人不敢不听少爷的吩咐”那人低着头咬着牙,明知会惹他生气却还要说些气话。一副可恨到极致的口口勿。可不知是因为傍晚的场景过于悸心,还是他现在这副模样,即使是恶言恶语也毫无攻击性,两个人时候,其实大抵都是相叶让着松本。

谁叫那人就是一副硬脾气,非要用好话哄着,才能高兴。

拖了两步走过去拉他的手腕,冰凉冰凉的,相叶握在手中都觉得难受。那人不情不愿的踉跄两步,到底是被压着肩膀坐到了床边。一坐下去,便像是浑身不舒服般,挣扎起来。

这床大多数时候都偷偷摸摸的睡着他们两个人,他又岂会不熟悉。

相叶压着他,侧头打量被打伤的脸颊,问他,有没有上药?

“没有”

相叶叹口气,“那我去给你拿药,你坐着别动”

刚要转身,那人却拉住了他的手腕,相叶茫然转身,松本已经像是换了一副神情,微微动摇着的眼神,拉着他,不肯说话。

“怎么了?”

那人摇摇头,仰起下巴来,眼色中透着一丝祈求。

相叶明白他的意图,点点头,“好,我不走”

其实就只会嘴硬而已。

相叶拉了他的手也坐到床边,侧头摸摸松本的脸颊,几乎不敢用力,却仍旧惹来那人微微的抽气。

“很痛?”

那人吸吸鼻子,难得露出一副软弱的模样来,低低的回他,“也没有”

“我不在的时候,他们问你什么,就顺着说好了,何苦惹来些皮禸之苦,这些道理,哪还用我告诉你”

相叶已经尽量放软了语气,本意的确是想将其实两个人都懂的道理再赘述一遍。那个人岂会不明白,却仍旧甩开了他的手,别扭的转过头。

半响才说,“下午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关系”

相叶知道他的心思,收了腿跪上床,面对松本的侧脸。那人的侧脸生的实在是精致又漂亮,难怪下人们都说,小少爷是被美色所迷。

话传到相叶耳边,他尚且可以笑笑,懒得搭理,就是不知道,另一个人是怎么想。

“那你还在生我的气?”

松本就又不说话了。

相叶试着凑过脸去,那人起先还只是躲,退无可退,却又不退了,只少顷对视,便凶狠的将嘴唇贴上来。

就连亲口勿都在赌气,一点都不温柔的撬开他的唇舌,连啃带咬的好像要把他_Tun进肚子里。

就着亲口勿的力道躺倒在枕头上,松本欺上身来,伸手利落的解掉开了他的衣襟。两个人顷刻便滚做一团,那档子事,第一次起就是与这人搅在一起,从身体到意识都十分熟悉,伴随着急喘,便知道彼此都已经变得难耐。

相叶推开压在身上的松本,将他压倒在下方,自己倾身从脖子开始向下口勿过去。伸手褪下去他的库子,一只手揉着他半硬的下体。

嘴唇贴着他凹陷的肚子,小小啃噬,只惹来对方的低喑。

“帮你用嘴做好不好?”

松本压抑着chuan_Xi,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冷不热的问他,“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难道还用我再告诉你。

相叶轻轻的含了他的下体,原本半软着的性器很快就变得坚硬,唇舌之间被挤压着,自然算不得舒服。可是松本渐渐的弓起了身,脚掌难耐的蹭了蹭,喊他,“雅纪,雅纪”是毫无目的,只一声一声破碎的调子般,砸在相叶的心里。

他用嗯嗯的音调应着,好像可以把什么难过都吮吸进肚子里。

那人渐渐的输给了情欲,从意识到身体都不再抗拒,一只手温柔的轻抚着他的脸颊,指尖在耳侧,弄得他有些痒,便只有伸手抓住了,然后被扣的紧紧的,攥在一起。

一会之后松本推开他,拽了他的头发凑到眼前,嘴唇胡乱的亲上来,眼睛,鼻子,下巴,一边喘一边帮他褪掉库子。

相叶稍稍推开一点,意图明确,看着那人漂亮的脸,“你来做”

有时候他改不掉多年来已经习惯的命令口口勿,即使早已对那个人毫无威慑力。

那人愣了楞,竟然挑起嘴角冷笑了起来。

明明都不是第一次了……笑他,笑他也罢,笑他只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讨好,除此之外,什么都给不了。

松本原本就聪明,多少事情都心知肚明,能忍的,都忍得了。只有实在忍不住才会来跟他闹,可是闹有什么用,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

大概是所有心知肚明却无能为力的情绪揣在心里,让松本的动作也变得很粗瀑,进人的时候几乎没有多少润滑,涩涩的挤在中途半端,实在是难受了,相叶低低的喊了几声,又没有回应。

只是进人的力道一下子变得温柔,一点一点的推进,甚至还腾出了右手帮他抚弄前端的性器。只一会的功夫便让他忘记了疼痛,意识里又浮起急切的快感,像在温柔的海潮中越涨越高,反而让人心里空荡荡的,难受起来。

Chou_Song开始之后便更加难耐了,被悲哀的快感所侵_Tun着,拼了命的攀住那个人的肩,胡乱的叫他的名字,几声之后就被亲口勿所封堵。

松本尚有理智残存,边口勿边说,“别叫了,再叫人听了去”

可是此时此刻相叶早已放弃了思考,毫无顾忌的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一波一波犹如海潮的推送中。

即使再阴暗不堪的禁忌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比如,咬着他的耳垂小声的边喘边说:“不.要生气了……对不起”

或者是,“我真的只喜欢你而已”

松本埋头在他的颈间,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到最后也只是闷哼一声,小幅度痉挛般,身寸了进去。而后,就这么抱着他,久久的不肯回神。

“少爷”

“嗯?”

相叶转过脸。那人却伸手过来盖住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鼻尖能闻见他手腕上的淡淡香气。

“我恨你”

他听见松本说,嗓音平缓不带任何感情。几乎要像一张崭新的白纸般空洞苍白,尤其是与之后落下的浓烈亲口勿相比……

恍若不复存在。

“我知道哦”相叶边口勿边应,音调含混不清。再将松本还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拉下来,这么近的距离睁眼去看。

真是的,相叶想。

他爱着的那个人,是一边心软放不下,一边却总要逞强嘴硬。

偏偏每次说谎都会红了眼睛。

“我什么都知道……”

28 SF2011/9/19 0:48:00

看完安心眠

29 更了2011/9/19 0:59:00

很甜很甜又很悲伤……大半夜的完全不懂怎么表达了,排队向lzgn告白

30 凌晨更了2011/9/19 11:51:00

这篇好悲凉啊

是be吗

31 = =2011/9/19 13:03:00

很甜很甜又很悲伤……大半夜的完全不懂怎么表达了,排队向lzgn告白
==========================
排每一个字TvT

32 = =2011/9/19 16:20:00

每天都能看到更新太治愈了? 一边嘴硬一边又放不下真的各种戳心窝QAQ

向LZGN 大表白

33 求更2011/9/19 20:44:00

求治愈

34 = =2011/9/20 20:48:00

LZ我等你

35 qiugeng2011/9/20 21:37:00

tttttttttttt

36 TL2011/9/20 21:38:00

强烈求更 不然睡不着TVT

37 五十茄2011/9/20 22:52:00

文设有问题,拖下去修改


你又认错了于 2011-9-21 11:22:44 编辑过本文

38 更了!!!!!!!!2011/9/20 23:02:00

sf

39 更了2011/9/21 0:40:00

在虐的皮下面闻到HE的味道

爱豆桑应该已经对小助理有意思了吧

40 = =2011/9/22 0:23:00

lz gn 等你修好...

其實真的沒有覺設定問題, 不就是同母異父的兄弟麼?

就是因為疼弟弟而容得下他所有任性的哥哥.

41 求更啊2011/9/22 12:39:00

LZ加油

每个设定都很有爱

42 TL求更2011/9/22 22:15:00

rid

43 求更2011/9/23 12:33:00

兄弟禁断什么的最有爱了

44 TL求更2011/9/23 19:10:00

LZ你在哪?

45 求更啊2011/9/24 11:56:00

寂寞一T

46 TL2011/9/24 20:32:00

秋耕

47 T2011/9/24 22:38:00

内牛啊lz在哪里

48 T一下2011/9/25 10:54:00

球更新OTZ

49 = =2011/9/25 13:08:00

安心顿等=v=

50 腿麻了2011/9/25 15:39:00

都蹲得腿麻了啊

LZGN秋耕

51 ==2011/9/25 16:00:00

专心等更......

52 TL2011/9/25 17:46:00

等更

53 tl2011/9/25 21:42:00

每日一T

54 求更2011/9/26 18:54:00

TL

55 求更2011/9/27 9:55:00

期待兄弟禁断爱什么的

56 TL求更2011/9/27 17:18:00

GN出现下吧

57 求更2011/9/28 19:29:00

TL

58 = =2011/9/30 0:07:00

一周了,LZ回来不?

59 = =2011/9/30 11:04:00

求更

60 tl2011/9/30 17:59:00

GN快来撒土啊!!

61 求更2011/9/30 20:29:00

迎国庆

62 求更2011/10/1 17:30:00

TL

63 TXT2011/10/3 21:58:00

非LZ

将前三篇做成了TXT

希望GN们笑纳

RF下载

http://www.rayfile.com/files/98d6f300-edc7-11e0-a6f2-0015c55db73d/

64 五十茄2011/10/3 23:32:00

谢谢LS的GN

前篇兄弟的文设遇到点问题,所以先搁置吧

因为是睡前小短篇,本着有梗就更,没梗就停的原则,所以不用特别挂心,LZ最近的坑品和行文速度也很没保证……果们

.

MAM

借鉴了恐怖宠物店的设定,希望不会有所冒犯

------------

24.獣姦

伯爵的宠物店里来了一位容貌比油画中的王子更加华美的客人。

小动物们争先恐后,奔走相告。

几只不会伤人的小型动物被自由的散养在店内,客人刚一进门,就纷纷围了上去。胆子大的小胖甚至还仗着自己可爱,凑过去想要将前腿搭在客人的腿上,摇着尾巴讨好。可惜客人却表现出一副对动物十分苦手的模样,几乎是人见人爱的小胖,却让他尴尬的后退了一步。

小P咬着啊澈的尖耳朵缩在后面偷笑,被碰了钉子的小胖回头狠狠瞪了一眼。

‘让你好色’小P被瞪了也毫不退缩。

‘才没有,只是这个客人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啊’小胖不肯服软。

‘什么什么?人的香味吗?’阿澈咽了一口口水,‘这么漂亮的客人,一定很好吃’

‘还没来得及仔细闻呢,你看他那副样子’

‘别计较了,又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小动物。’小P安慰小胖。

‘不喜欢小动物来这里干嘛’

‘谁知道呢’

闲话之间伯爵已经带着自称叫松本的客人往内间走去,几个好事的家伙赶紧跟上。

“松本先生的意思是,与其说不喜欢,不如说,不知道该怎么与动物亲近?”伯爵一边推开沉重的雕花木门,一边欠身将松本请进去,里间回廊的光线昏昏黄黄,只照亮他们经过的地方。可仔细观察,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物体在发出光亮。

“动物也不太亲近我”松本先生吸了吸鼻子,“是什么,这个味道?”

伯爵浅笑着回应,“檀香,用来掩盖动物的腥臭味”

松本点点头,然后像是经由伯爵的提醒想起了什么,斟酌着开口,“关于买回家的动物……我希望是,本身干净一点的,比如,不会掉毛,也没有太大气味”

“好的”伯爵点头,“还有别的要求吗?”

“最好是……方便照顾,不需要花费太大的精力”

容貌华美的客人侧身矗立在幽暗的回廊一端,光是看见,便觉得将要融人神秘的画面里。可是客人的神情却有些淡漠,言谈之间怎么也看不出来真心想要饲养小动物。

“恕我冒昧……”伯爵用眼神示意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小家伙安静,“松本先生,能不能请问一下您来这的原因”

客人有些抱歉的笑了,也许是有自知之明。“我接到了一个新的剧本……是关于兽医的角色,我想,至少提前学习一下,该如何与动物相处”

“真是个冷漠的客人啊……”伯爵挑起眉毛,丝毫也不介意自己的定义是否唐突了松本。“等戏拍完以后,难道不是不再需要了吗……等等!”他忽然想到什么,高兴的拍手“这里正好有一样非常适合你的宠物”

“非常适合?”松本露出疑惑的神色。

“是的,您可以只在需要的一段时间内饲养他,逾期归还即可”

“是什么?”

“鸟”伯爵说,“只是一种漂亮的鸟”

一直安静的偷听着他们对话的小P忽然焦虑起来,挥着翅膀重重的撞在小胖身上,‘小胖小胖,难道伯爵要把极乐鸟交给他?!’

‘你安静一点啦’被撞痛了的小胖不高兴的卷起自己的尾巴‘伯爵不会那么残忍,把极乐鸟交给一个普通人’

‘那样他就太悲惨了……不是么?’

.

鸟吗?熏香的气味让松本觉得大脑有一些茫然的发胀,意识好像悬浮于某种奇妙的柔软空间里,找不到可以着落的地点。

与回廊里幽暗的光线不同,伯爵推开他们身后的一扇门,屋子里满是几乎要向外流淌的纯白色光亮,地板上铺着的白色毛垫,墙壁,天花板,陈设,一切都是炽白的颜色。在推开门的瞬间便如同猛兽一样袭击了松本的视野。

他不由得闭上眼睛,等再睁开,聚焦点便投身寸到端坐于屋子中间的男青年……真奇怪他刚才好像并不在这里。

“我只看到了一个人”

置身于苍茫白色空间中的青年,光果着身体,只在重点部位掩盖了白色的绸缎,轻描淡写却让人禁不住浮想联翩。他只是这样安静的坐在雕花的躺椅上。听见他们推门进来的响动,便转过脸,目光干净清亮,直直的望向松本。

准确的说,是一个漂亮的人。

伯爵伸出尖尖的手指捂住嘴,神秘的笑了起来,“客人您在说些什么,他真的只是一只鸟而已。”

松本没有再接话,他开始觉得自己是身不由己的,却甘之如饴,一步一步走近。那个人一直坚定的直视着他,随着他靠近的距离逐渐缓慢的抬起脸,纯白的光线里好像连皮肤都在发着微光。还有杏子形状的明亮眼睛,即使不笑也恍若饱含着笑意,甚至是……松本对于自己能够想到的描述方式失笑,他觉得他看上去……非常纯情。

是的,比起眼前人全无年龄感的精致容貌,完美的身材比例,发着微光的皮肤和眼睛。

松本更加喜欢那种纯情。

“他是一种来自遥远岛国上的极乐鸟,因为品种非常稀有,也是鄙店的珍品”伯爵的声音在松本的身后响起,顷刻间将他稍稍拉回现实。他几乎都要忘记了,眼前的场景是多么不合情理,他被一个漂亮的男人迷住了心智,而身边的人坚定的声称那是一只鸟。

“鸟……吗?”松本终于说出内心的疑问,视线却不肯离开那个人。

“如果不喜欢,我们可以看看别的。”伯爵擅长于察言观色,又或者说,那只是一种心理战术。

小鸟露出哀怨的眼色,目光在松本与伯爵之间游移。

“相叶他……有点寂寞”伯爵说,“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合适饲主了”

“相叶?”松本不解的看向伯爵。“他有名字?”

“是的,他叫相叶雅纪”

“我不明白……是你们给他取的么?”

“当然不是了……”伯爵又重新笑了起来,“鄙店最初得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名字了”一边说一边看向相叶,仿佛要向他确认般,问道,“对吧?”

小鸟睁着清亮的眼睛,点起头来。

一切的荒诞无稽都让松本想笑,被叫做相叶雅纪的漂亮青年,安静的赤身果体,端坐于雕花躺椅上。宠物店的老板声称他只是一只极乐鸟,可是他拥有人类的相貌,人类的名字,甚至是……“他听得懂我们说话?”

伯爵点头,平缓地说,“即使是动物……天长日久的和人类浸染在一起,只要有足够的灵性,也可以理解人类的语言,不是么……”

与伯爵争辩动物的灵性显然没有胜算,松本不置可否,“那他会不会说话?……”

“动物就是动物……怎么可能会说人类的语言”伯爵眯起眼睛,长长的手指抚过旗袍的领口,又是那种神秘的笑容,显露出来,“可是,之所以说这只极乐鸟是鄙店的珍品……就是因为……”

伯爵似乎刻意的停在了最关键的地方,意图也许是想要最大限度的勾起松本的好奇心。

可无论是什么原因让这只小鸟成为珍品,松本觉得,那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并不相信一见钟情,就算最初的一刻小鸟抬起脸,画面有多么让他动心。

只是……只是比如说,有一些东西,看见的第一眼便已经喜欢上了。无论如何想要拥有……买下来,如果可以买下来,留在身边,天长日久,占为己有。

“客人您已经决定了吗?”

“是的”松本说,“我要买他”像是为了同时肯定自己的内心和行径,他加重语调,重复道,“我要买他”

所有可以用钱来购买的商品,本身都是安全无害的,松本一直这样固执的认定,在付出金钱的一刻,便已经宣告了对购买品绝对的所有权。

比世界上任何的两情相悦都来的简单容易。

而眼前这个人,从身形样貌到获得的方式,都令松本百分之百满意。满意到他愿意忽略掉,无论他真的只是一只鸟,还是这家诡异宠物店里的恶作剧。

他们敢卖,他就敢买,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以。

tbc

65 更了!!!!!!2011/10/4 0:07:00

TAT 感動流淚.

66 更了2011/10/4 0:14:00

很有趣的设定

蹲等下文~

关于坑品和速度什么的我才没看见呢=v=~

67 求更2011/10/5 1:56:00

RID T^T

68 求更2011/10/5 10:04:00

期待ING

69 TL2011/10/10 21:49:00

LZGN出现吧

70 TL2011/10/11 0:22:00

LZ你咋就不更了呢QAQ

71 求更2011/10/12 13:08:00

TL

72 求更2011/10/14 18:58:00

TL

73 求更2011/10/14 20:15:00

LZ你粗线吧

74 = =2011/10/14 23:22:00

QAQ求更这都好久了内牛

75 = =2011/10/15 22:58:00

t

76 = =2011/10/16 22:46:00

今天睡前会有小故事看吗XD

77 = =2011/10/17 1:41:00

内牛着来求更。。。

78 求更2011/10/19 14:05:00

TL

79 TL2011/10/21 18:12:00

求更

80 TL2011/10/21 21:52:00

没看过恐怖宠物店

极乐鸟什么特性?

重点还是求更!

81 求更2011/10/23 18:49:00

TL

82 = =2011/10/23 22:31:00

GN出现吧

这都好久了啊

内牛满面

83 TL2011/10/25 2:49:00

GN还记得这文么。。

要是真坑了就说一声吧。。。每天都惦记着呢TAT

84 = =2011/10/26 19:16:00

求更

85 = =2011/10/27 20:59:00

TL

86 TL2011/10/31 11:28:00

GN你还更么?

87 TL2011/11/2 1:50:00

荒野了,act了,还不更么TAT

88 求更2011/11/5 17:30:00

TL

89 TL2011/11/11 22:55:00

TL

LZ请给光棍节福利!要不然群众(其实也就我)绝不答应!

90 = =2011/11/12 21:16:00

TL

91 TL2011/11/16 1:52:00

GN...求表坑啊TAT 小众西皮本来写手就少,难得遇到一个这么喜欢的文,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坑了么TTATT

92 = =2011/11/16 16:09:00

TL

93 = =2011/11/18 2:30:00

忍不住要来TL 这文实在是喜欢得内牛 只求不坑

94 TL2011/11/19 17:08:00

求更

95 五十茄2011/11/19 22:49:00

2.

伯爵的宠物店,所有饲主都需要签订契约。而据说每一只动物的契约内容都不尽相同,松本不知道,他只是耐心的听完伯爵的条件:“1、不.要让陌生人见到他;2、不.要尝试让他说话;3、规定期限,也就是三个月之后,必须归还。”

“三个月可以么,松本先生。”

松本缓慢的将伯爵的话在脑海中过滤,但是等等,比起约定的归还期限……“什么叫做,不.要尝试让他说话”

“这个啊,刚才你没有听我说完”伯爵从白纸上收回视线,抬起脸,狭长的眼眸中透着狡黠的神色,“这种珍贵的极乐鸟,他们的一生之中,可以说一次……人类的语言。”

“一生?……只有一次么?”

“是的,一生唯一的一次,如果他愿意”

松本有些困惑,“……如果他愿意?”

“因为这种鸟,是只有在临死之前,才可以说出人类的语言……松本先生,这里的每一条约定,如果不好好遵守,都会让小鸟死掉”伯爵指向第3条,“其中最重要的,您所购买的这种鸟,从生到死,都生长着令人惊叹的鲜艳羽毛。这是因为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吸引同类,寻找同类。因此,他们不能和人类长时间相守在一起,也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很久。所以,关于在规定时间内归还的约定,请一定好好的遵守”

松本将信将疑,点了头,签下自己的名字,松本润。

伯爵随意的卷起已经生效的契约,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微微笑了,“顺便一提,松本先生,我很喜欢你演的那个角色”

松本抬起脸。

“瑟兰王子”

“谢谢”

.

.

松本带着只穿了白色睡袍的相叶走进公寓,大堂里值班的保安像往常一样微笑的向他打招呼,晚上好,松本先……

然后他看见了相叶,先是疑惑的停顿,但很快变恢复了恭敬的表情,晚上好。

就是,配得上昂贵的管理费用的那种神态和语气。

松本点点头,带着相叶走进电梯。

“他们一定会开始在背地里议论我的特殊癖好”

松本对着空气说话,即使他身边有一个姑且算得上是人的人,可是他不会回答。

松本觉得自己好像比想象中更快的适应了对方无声,却存在感卓然的形态。

他真的像只安静的宠物那样,乖巧而且听话。

比如,带他回家,试图让他洗干净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用教导不懂事的小朋友般耐心而且缓慢的语气,说,洗澡,然后穿上这个。

一字一顿,句尾的腔调带有试探性的疑问。

相叶便笑了,挑起眉毛点头,好像在说,‘这种事情我知道哦’

他第一次看见他笑,觉得理所当然,仿佛这个人天生长着一副会随时笑出来的模样,温润柔软。还有抬起眼睛看他时的眼色,小小的不安与试探,是在怕生么,松本想,然后在心里笑了。他觉得比起伯爵形容中漂亮的鸟类,眼前的青年,更像是一只瑟缩在洞口温顺无害的纯白色折耳兔。

松本给相叶的衣服是简单的家居服,白衬衫,宽大,扎在黑色的棉质库子里,那个人不光穿的很整齐,还知道挽起库脚的一小截。小腿和脚踝的线条非常柔和,就这样踩着半潮湿的拖鞋,哒哒哒,零碎的脚步声。

什么嘛,松本心想,一边将晚餐摆上餐桌。

“过来吃饭”他说,垂着眼睛小心打量,一边想,究竟要不.要凑过去揪住相叶的领子,说你这模特身材的家伙怎么看都是人类啊,不.要再玩什么扮珍稀鸟类的游戏了赶快开口说话吧。

可是他一旦开口说话,变成了真正的人类……

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完整的属于自己了,不是么。

相叶吃饭的模样也毫不笨拙,拿筷子的姿势,喝汤的架势,抬起眼睛笑了露出白白的牙齿,无声的说着,‘好吃’

无害又很可爱的样子。

松本还以微笑。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要对他说话,觉得好吃?那就好,之类的。或者干脆说一些有内容的东西,我每天都会做饭给自己吃,一个人,别人听到,嘴上都会说松本桑真是个认真的人呢,其实私底下一定觉得我很麻烦……

松本对自己的倾诉欲望感到茫然,事实上,他的茫然思绪从踏人宠物店的最初便开始无休止的延续——相叶分明长着人类的模样,说是鸟类简直无稽,可当伯爵说可以将相叶作为一只宠物那样卖给自己时,他的确心动了。

这样,或者那样,生命中充斥着诸如此类陷阱满布的二元选择题,一题套一题。

他想要绝对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人类,因为人类很麻烦,人有太多复杂阴暗的思想,不会心甘情愿永永远远属于另一个人。

所以,关于相叶。

松本不想知道答案。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矛盾纠葛,是非莫辨的难题。

最新的难题是关于,松本独居的公寓根本没有准备多一个人睡觉的东西。

他只是为了好不容易获得新角色去了一趟宠物店,就像导演说的,你想要摆月兑以往的角色,让兽医看上去仅仅是一个兽医而不是精灵王子之类的,就要用心一点,也许去买一只真的宠物,养在家里。

他哪知道伯爵的宠物店会卖这样的高级货。

他铺了夏天时用的薄被在沙发上,起身时看到相叶正用被遗弃的小狗一样的眼神在看自己。

好吧他承认客厅的确有一点冷,要不把自己的棉被拿出来跟他换,松本艰难的思考着。一旁站累了的相叶索性蹲下来,就在他手边的位置。松本被迫又看了他一眼,好像自己正在做着的是什么莫大的亏心事。

“好吧好吧”松本妥协。

相叶期待的仰起脸。

“你跟我一起睡”

若是人类。倘若从一开始便心知肚明他是人类,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松本不喜欢陌生人,那几乎是一定的,让刚刚认识的男人睡他的床……简直是噩梦。但是相叶不一样,相叶只是他买回家的宠物,相叶是属于他的,宠物可以和主人一起睡,如果他愿意。

“跟我一起睡”松本又重复了一遍,相叶已经站起来高高兴兴的跑进屋子里。

到底在高兴些什么啊……

松本失笑,只是觉得看到那样简单快乐的背影,自己也会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宠物陪主人睡。

所以……

“要关灯了哦”

松本上了床,被子里有颗毛茸茸的脑袋在点头。

即使关掉灯,也依然有暧昧不明的光线从窗外飘进来。

不讨厌……

这是松本唯一的念头。

那个人用了自己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穿着自己的衣服,长着一张自己喜欢的脸。

即使睡在唯一属于自己的床上,也丝毫不觉得讨厌。

松本转过身,很近的距离,那个人也睁着眼睛,在小心的看他。

“不睡吗?”松本轻声问。

对方赶快心虚的闭上眼睛。

略带畏惧和揣揣的模样让松本再一次坚定了那个关于折耳兔的想象。

那和年少的记忆不无关系,松本和姐姐遇见卖兔子的小贩,纯白色的折耳兔被关在笼子里,干干净净而且漂漂亮亮。它比一般的兔子要大,几乎像是一只小型的狗,每当松本凑近,便会仰起脸努力的吸着鼻子,讨人喜欢。

松本舍不得走,姐姐说,不如买下来吧。

松本又摇头。

不想惹上麻烦,害怕麻烦,小动物是,人亦然。

真是个冷漠的家伙。

被姐姐这样说了。

松本觉得委屈,从那时起,便下意识不再亲近小动物们。

看见的时候会心动,天长日久守在身边又是煎熬,那种对于小动物的胶着情绪不知不觉的影响了长大以后的松本,和他的恋爱观。

也不知道被多少女人说过同样的话了。

可如果是相叶……就是不一样的。

相叶似乎已经由最初不安的闭眼进人了真正的浅眠,甚至还不安分的向松本的方向靠了靠,围绕在他身边的淡薄光线像温柔倦怠的小动物,有温热的触感和轻浅的鼻息。

“晚安”

即使没有人回答。

再好不过了。

tbc

96 更了!!2011/11/19 23:01:00

GN终于更了啊!!

感动的内牛TAT

97 更了!!!!!2011/11/19 23:00:00

想说下午刚tl

晚上就更了!

98 = =2011/11/19 23:04:00

超好看 希望是he

99 终于更了!2011/11/19 23:33:00

泪流中

100 更了+FY!!!!!2011/11/19 23:36:00

等了LZ好久

这次更新看起来好纠结啊...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554100条/页,6页

1 2 3 4 5 6
ZB回复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