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保持通话

发言 回复打印

4949条/页,1页

1
您是第4630位读者

楼主 小明2011/11/7 19:35:00

文艺痛,白,雷,OOC


留在公路上的狭长光线踩住了时间转动的尾针,车灯叠附在这小片昏黄上,细细长长地延伸到无限远。

车轮平缓地碾过零星的小石子,灯光被紧跟而上的阴影_Tun噬。

车里隐隐传来不重的鼾声,本来还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大概是因为吵到别人了,习惯夜谈的女生们只能吐吐舌头,双手合十道歉说,“ごめん。”

二宫踩下刹车,车子在一家加油站前停下。途中休息的时间一般为十五分钟。

陆陆续续有揉着惺忪睡眼的乘客缠好耳机,右手扶着一路的椅背,步履蹒跚地下车,就像是喝醉了一样。

二宫还是坐在驾驶座上,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了一根夹在指间,单手去找打火机时才发现现在抽烟有点不妥。悻悻地将香烟放了回去,手又不自觉地去摸出手机,暗着的屏幕像是一面模糊的镜子,细细地勾勒出他面部的轮廓。

从车子熄火时,风仿佛也跟着一起停滞下来,加油站里苍白的灯光在车窗上凿开一个刺目的小洞,折身寸在手机屏幕上又泛出涟漪般的纹路。

大概是在值班吧。二宫这么想的时候手机就像是拥有心灵感应一般亮了起来。

“嗞嗞”的震动声好似落在槽口里的苍蝇,摁下通话键后将手机贴近耳边,对方疲倦却温柔的声音如暖风一般,在耳蜗里拐了一个弯。

“在加油站?”

“恩,你怎么知道的?”二宫往椅子里陷了陷,脑袋枕着椅背开始想象樱井翔躲进更衣室里,捂嘴跟他打电话的样子。

“嘛,我只是突然想给你打电话了,不过如果你现在在开车的话,一定不会接的吧。”樱井翔说得很自信,仿佛眼前有个屏幕能映现出二宫正在做什么。

夜晚的空气带上了凉意,却也夹杂来浓浓的困意,宛如浮游在水上的一层油面。

呼出的二氧化碳如海浪一般卷起线流状的倦意,一点点地侵蚀着意志。

二宫蜷起身子换了个坐姿,深夜开车最害怕膨胀起来的萎靡。樱井翔的声音像是一大团暖黄的光线烘在身上。

“我明天休息,你会回来吗?”

FS

FS

回复

2 SF2011/11/7 20:30:00

为啥才开篇就嗅到虐了
回复

3 小明2011/11/7 20:44:00


和樱井翔的初次见面是在医院。

那时候二宫还是个倒三班的公交车司机,车队里像他这种年纪的年轻司机屈指可数,二十代的年轻人几乎都向往办公室生活,谁会愿意早出晚归还不能开一会儿小差,而且一天就在同一条单一的风景线上来回奔波,有时还要弄得一身机油味回家。

开车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怨气,三天两头的小摩擦无法避免,有时还要升级为拳脚相向。

车队又一次发生斗殴时,一般都躲在一旁观战的二宫那次不慎挨了一拳,因为伤势最轻的关系,留在医院里却连半张床都没分到。

午夜的医院长廊被通明的灯光照得昼亮,倒影在奶白色的瓷砖上的光屑被白鞋踩过,二宫吃痛地扯动嘴角,抬头去看立在面前的男护士。

手里拿着镊子和棉花的男子低下头,绰绰的光晃在他深邃的眼眸中,像是滴化在纯水中的一滴血,呈絮状化散开来。

“怎么不是医生。”因为肿着半张脸的关系,二宫的左眼只能半眯着。

男子俯下身,扳过他脸的力道显然比女护士要大很多,二宫“嘶”地倒吸一口冷气,冰凉的湿意就贴上肌肤,引起火烧般的疼。

“人手不够,再说您这伤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了。”男子扔过来一副很臭的表情,眼窝下团起的倦意倒让他凶不起来了。

棉花被扔进废品盒里,二宫看到他胸口的名牌,棱角折现过银白的光。

“樱井翔?”

“恩。”男子抬头瞟了他一眼,“二宫先生还有别的问题吗?”

二宫舒展开四肢,虽然脸上的痛楚还是未消退,“他们打架前我刚喝过一杯咖啡,现在好无聊啊,要不你陪我聊一会儿天?”

FS


FS

回复

4 SF?2011/11/7 20:49:00

SF~
回复

5 = =2011/11/7 21:10:00

于是GN是你么是你啊是你吧><

回复

6 2011/11/7 21:32:00

跟5L同问,蹲了
回复

7 = =2011/11/7 21:59:00

臭脸的SHO很有趣

蹲新文

回复

8 小明2011/11/7 22:52:00

GNS认错了吧=口=



谈话是从“为什么会想成为一名男护士?”开始的。

樱井翔挨着他屈起的膝盖坐下,二宫抱住腿缩成一团的姿势让他看起来更加瘦小。

从这种角度转过头,就能看到对方的侧脸,以及身后无限延展的空旷走廊,仿佛长长的隧道一般,最后的出口是无限小的一个圆点。

二宫歪过头,翻眼去看樱井翔藏在碎发下的额头。后者不善地瞥了他一眼,倒也没嫌恶的意思在。

“就是想做护士而已,不行啊。”

二宫抓抓脸,心想这人真没意思,怎么连玩笑也开不起,哼哼唧唧的时候就听到樱井翔返回来问他,“那你呢,为什么去做公交车司机?”

“为了养家糊口呀。”满嘴跑火车的习惯大概是在车队里养成的,但樱井翔却没露出半点怀疑,甚至信服地反问了一句,“你都当爸爸了?”

“噗嗤”一声忍不住喷出口,二宫把下半张脸埋进手里,不知道是该感叹护士先生思想单纯还是自己的演技太好。

“真的当爸爸了?”看到二宫的表情后,樱井翔才犹豫着重新确认一遍。

“你才当爸爸了呢。”二宫斜了他一眼,嘴角朝着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之后,二宫跑医院的次数渐渐频繁起来,常常是在一群女护士中看到夹在最里面的樱井翔。心里虽然不开心却也只能忍着,谁叫医院里的男护士本就少呢。

他抱着手臂等在长廊的某一端,迎接那人从一团簇拥的白中月兑离出来,小跑时带动的脚步声像是树叶间发出的“沙沙”响。迎面而来的笑脸让他不自觉地就放下手臂,抓抓头发掩饰提高频率的心跳。

“怎么了?”

“我换工作了。”二宫说完后舌忝 舌忝 嘴唇,把脸偏向一边,“现在去开长途汽车了。”

樱井翔一愣,旋即就开玩笑似地说,“是因为打架吗?那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你了呀。”边说边用手去拍他的肩膀,但这一记下去后并没落到二宫的肩上,而是被对方牢牢地攥紧在手心里。

“我们交往吧。”二宫认真的表情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喜欢你。”

声音不大,所以走廊里路过的谈笑声仍是保持着原分贝从耳边飘过,有不安分的家属在走廊里大声的打电话,然后被路过的护士劝止,轮椅的“咕噜咕噜”声碾过地面,一直延伸向另一个尽头。

樱井翔没抽回手,但那一刻的表情显然是宛如截屏一般,停顿下来了。

“一般人不是都应该先说喜欢再提交往的吗?”樱井翔抿嘴想藏住笑意,可惜没成功,“二宫先生怎么是反过来的。”

“嘛,意思对了就行了。”

十指紧接着这句话相扣在了一起,像是一张牢固的网。

FS

FS


回复

9 SF2011/11/7 22:58:00

想去重温小护士了
回复

10 SF2011/11/7 22:58:00

SF
回复

11 更了2011/11/7 23:05:00

NINO单刀直人好直白
回复

12 二更2011/11/7 23:12:00

表白的好直接……两个人在一起了吧
回复

13 二更2011/11/7 23:12:00

表白的好直接……两个人在一起了吧
回复

14 = =2011/11/8 9:54:00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萌^^

回复

15 = =2011/11/8 11:47:00

“我们交往吧。”二宫认真的表情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喜欢你。”

======

NINOGJ 回去重看小护士

回复

16 小明2011/11/8 15:37:00

樱井翔后来决定搬到二宫家去住,主要原因还是二宫住的地方离医院比较近,以后上下班也方便。

二宫家比想象中的还要拥挤,而且家里除了家具还有很多游戏占着地方,各种数据线堆在床上让人眼花缭乱。

樱井翔收拾东西的时候将包里的几本书揷在他的漫画旁,二宫蹲在他的身后,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再慢慢滑到手臂上。

“我以为你会扛很多医用书占领我的小书架呢。”嘟嘴接受樱井翔横过来的不善眼神,二宫笑眯眯地又将下巴移上他的肩膀,像是没玩够滑滑梯一样。他挑眉继续道,“居然是小说书,啧啧。”

“护士就不能看小说了吗?”樱井翔去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但还是纵容他在自己肩膀上的无理取闹。

二宫眼睛眯成一字型,露出猫一般的安详表情,懒懒地躲进他的怀里使劲地找个好位子蹭,“呐,一起赚钱换个大书架吧,你看,我的漫画都要被你的小说撑坏了。”

樱井翔低头口勿了口勿他的眼角,二宫被他弄痒了,缩成一团“fufufu”地笑个不停。

“好呀。”

“那一言为定啦。”伸出的小指缠绕在一起,弯曲的拇指扣成一个心的形状,仿佛能从中看到一个渐渐幻化成形的未来。

第一次ML的地方是在二宫的车里。

那个下雨天里,樱井翔撑着一把破旧的小红伞,没换下的护士服印上大片的湿迹,仿佛荷叶一般地贴在胸前。

“小鬼找到了?”二宫打开车门,转身又去找干毛巾,结果只找到一块擦玻璃的破抹布。

樱井翔甩甩湿漉漉的头发,水珠如花洒一般四散落下,滴在二宫的衬衣上后很快就被布料吸吮去。

“终于找到了。”呼出一口气后,樱井翔接过二宫递来的保温杯,里面的水已经有点凉了,大概是之前忘了盖起来的关系。

“不用回去吗?”

“前辈会送他回去的。”樱井翔“咕噜咕噜”地喝下水,喉结随着_Tun咽的动作蠕动起来,“再说,我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他说着伸出手背抹了把嘴角,湿答答的头发如巨大的叶片,无精打
采地贴在额头上。二宫伸手将其捋开,冰冷的手指碰在濡湿的皮肤上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润泽过他们的心田。

樱井翔又咽下一口水,眼睛瞥向别处,点缀在瞳孔里的光却更加闪亮。

二宫低头和他的额头相碰,绵长的呼吸静静地吐在他的脸上。

紧闭的长途汽车里,气流也开始堵塞,昏黄的光线让气氛变得无比暧昧。

“要做吗?”二宫薄薄的唇瓣在眼前开合着,让刚刚喝完水的樱井翔又开始觉得喉咙干涩。

“在这里?”樱井翔躲开他,淋湿的衣服贴在身上粘腻得很。

衣服上多出褶皱如同波浪一般在腕关节处叠出繁复的花瓣,此刻,又因为樱井翔抬手圈紧的动作团在了一起。

嘴唇的吸吮声仿佛雨水流过车窗的细响,“啧啧”的动静被粗重的呼吸取代。

因为考虑到前排的两人座位实在是太拥挤,他们最后踉跄着脚步跌坐在最后一排。樱井翔半开的制服被二宫扯坏,口勿着他胸前凹下的那条浅色阴影一路而下,轻轻啃噬起他均匀有致的肌禸。

阴冷的光线在他们身上撒开一张细密的网,二宫单手解开他的库子,另一只手沿着他的脊椎骨一直来回抚摸,缠绵悱恻的口勿如同下不完的雨,继续在口腔里翻云弄雨。

车子里有股霉味缓慢地流动着,潮湿阴暗的密闭空间内,手掌的温度让背脊酥麻无比,仿佛下一秒就要跌进温暖的海水里。

二宫进人的时候樱井翔有种两眼一黑晕过去的错觉,冲撞的频率太快,让他误以为自己快要摔下后座。

他陷在这种痛不欲生却又极度兴奋的断层中,皮肤被刺激得滚烫。淌在肌肤上的汗水似乎开始蒸发。他揉住二宫将自己缩成一团,喊着二宫的名字,到最后只能将呜咽声藏在对方的颈窝里。

那样的夜晚好像连拥抱都能保持恒温,不会冷却。

这种揉碎进身体里永远不放开的想法,伴随着最后一个深口勿沉人昏昏的睡梦中。

是个甜美的好梦。


FS

FS


回复

17 SF2011/11/8 15:38:00

竟跟LZGN的时间好同步,坐个SF
回复

18 更了2011/11/8 15:42:00

这么快就有禸吃,求二更

回复

19 = =2011/11/8 16:18:00

禸虽然来的突然但却不突兀

两个人关于书架的对话很可爱呢

回复

20 = =2011/11/8 16:37:00

上班看禸有点哈子噶系,希望好梦能够一直延续

回复

21 小明2011/11/9 10:28:00


樱井翔后来正式被调去了小儿科。二宫休息时会拐去医院看他,常常都是先被小孩子的哭闹声震住脚步,然后目睹到一个大男人对着被打针吓哭的小孩子做鬼脸,连哄带骗地使尽了逗笑的技术,结果是小屁孩脸上还挂着泪水,二宫却笑得一直沿着墙壁滑落,蹲下身子抱住了肚子。

听到动静的樱井翔回头诧异地望着眼角含着泪花的二宫和也,擦眼角的动作因为被樱井翔埋怨的目光对上了而顿住。

二宫吐吐舌头,上前掏出一副纸牌摆在小孩子面前,“来,抽一张吧。”

樱井翔好奇地看着二宫耍出新的小把戏。统一的牌面在他的手指间切换着,小孩子的眼珠子就跟着他手里的动作来回转动,一时之间就忘记去哭泣。

二宫最后变出的蓝色披风的小鸭扑克轻而易举地就把孩子逗笑了。欢快的拍手声落在一张花一样的笑脸下。

“你什么时候掉的包?”二宫神奇的偷换技法连樱井翔都看花了眼,抓过他的手就想找证据。

二宫得意地任由他搜身,“我没藏牌啊,魔术就是这样的啊。”

“怎么可能。”两个人大闹了一会儿,直到病房外传来不重的脚步声,樱井翔才将食指立在唇前,示意二宫闭上嘴出去等他。


“翔酱其实挺喜欢小孩子的吧。”他们在医院的花坛里边散步边打发休息时间。

樱井翔摸摸头发,不在意地回答,“还好啦,大概是我弟弟和我年龄差比较大,因为小时候照顾他的关系,所以我在这方面看上去还挺在行的吧。”

“是吗?那刚才怎么还是要我帮忙,那孩子才不哭的。”二宫故意戳他痛处,果不其然看到樱井翔跨下来的脸上露出不满的神情。

二宫将笑脸转向另一边,意料之中地听到他用委屈的口口勿辩解道,“那是因为小屁孩中也有很难搞的呀。”

二宫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挑挑眉道,“少找借口了,承认吧。”

“承认什么?”樱井翔笑着揉揉自己并不是很疼的手臂,听到二宫接下去的话时,手里的动作像是忽然被封住路口的公路,无法再往下。

“你其实很喜欢小孩子的吧,翔酱。”二宫停下脚步,这一次问得很认真。

樱井翔垂下手,心里抱怨着,骗不过他呀,因为心虚的关系眼睛瞟向别处,“恩,算是吧。”

“那我们以后也去领养个孩子吧。”虽然看似是顺着孩子的话题无意间月兑口而出的,但却是二宫在心里酝酿循环了很久的。

“开什么玩笑,两个男人领养一个孩子。”樱井翔马上回绝,“而且现在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是别折腾这些有的没得了吧。”

其实这是实话,他们两个现在的工资扣除房贷的话也就所剩无几了。前几年樱井翔还有每年出国两次旅游的习惯,换了房子后压力也就更大了,看遍世界文化遗产的梦想被搁置下来,樱井翔又一直倔强地不肯向自己的父亲妥协,就算生活上再困难也不肯低头顺着父亲的意思成为一名医生。但这种事情就算留有遗憾,他也没在二宫面前提过一个字。

生活在一起久了,有些成形的想法囤积在对方心中,即便不说出来你也能了解出个大概,就像樱井翔虽然不说家里的事,但并不表示二宫就一无所知。

而樱井翔想什么又是很好猜透的,日常中的某个眼神,欲言又止的神情,经常对着今年刚更新的旅游日志发呆,这些小细节堆积起来就是一整篇幅的感叹。

总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两个人同时幸福起来,这种想法像是欲要挣月兑开缰绳的野马一般,不断地在大脑、胸腔中膨胀。

二宫有时狗血地想,这些以前从没有过的想法都是从这个名为樱井翔的青年出现后,孕育而生的。那么,一定是因为太喜欢对方了,所以他渐渐地连新出的游戏也能咬牙先搁置下来。

以前的同事都说他抠门,却不知道人是会变的,为了全世界仅有的那个人去改变,然后他就是你的全世界了。

“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放弃那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二宫捏紧拳头,说出这么禸麻的话让他不自觉地想抽自己两嘴巴,简直就是烂俗肥皂剧里的对话。

樱井翔忽然笑了,笑容像是一阵风吹下千树万树的樱花,纷纷洒洒地扬起了一阵粉白的背景。

“怎么会,我最喜欢的不是正握在手里了嘛。”他说这话时伸出手握住二宫的拳头,手指揷进他的指缝,再缓缓扣紧。

虽然放弃了很多,但他的全世界已经握在了手中。


FS


FS

回复

22 SF?2011/11/9 10:32:00

SF~
回复

23 更了2011/11/9 10:48:00

RID
回复

24 = =2011/11/9 11:01:00

大概是被S慣了
看到如此順遂且甜美的兩人交往
總是覺得心有餘悸....

但請就這樣保持下去吧!
回复

25 更了2011/11/9 11:02:00

排ls的心有余悸
不过这一更的两人都好温柔

回复

26 = =2011/11/9 13:00:00

虽然放弃了很多,但他的全世界已经握在了手中。

======

实在是太幸福了

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回复

27 小明2011/11/9 13:05:00


每次都是这种感觉,即使天气已经不怎么温暖了,凉意邪恶地渗透进骨髓,但还是会因为对方的存在,有发烫发热的错觉升起。

二宫坐在车上等待发车的时候会对着自己的手发呆,偶尔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

他以前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手,因为常被人说小小的,圆圆的。可后来却有人捧着他的手,像是手相师傅一样不厌其烦地来回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他笑着对自己说,“我就是喜欢这种像小猫爪子似的汉堡手呀。”

每次想到这里,就算再怎么疲乏,仍是会鼓起十倍的战斗力在深夜的公路上保持清醒。心里想着天一亮的话就能回家看到同样下班的人笑着问自己,“先吃一点还是先洗澡?”


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二宫加班的频率也渐渐高了,樱井翔也因为换班的关系,连着值了几个晚上的班。

几周里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几乎是话还没说上几句,其中的一方就躺倒在另一人的怀里呼呼大睡了。

二宫一般都是天还未全亮时就要起床,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拿开对方搁在他胸口的手,踩在地板上的每一步都好像是在冰上漫步,仿佛一个加重就要落人冷水中一般。

不希望吵醒对方,希望让他多睡一会儿,哪怕几分钟也是好的。但是收拾完后又会恋恋不舍地在爱人鼻子上偷偷地啄上一口。

出门后他才红着脸跟自己说,“这到底怎么了,怎么还和刚恋上似的。”


回忆被闷在手掌里的喷嚏打断,二宫吸吸鼻子,因为不想让樱井翔担心就把保持通话的手机挪远了点,过了一会儿后才重新贴上耳朵。

上完厕所的乘客又接二连三地回来了,泼过冷水后脸蛋稍微精神了点,前面一直说话的女生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了,内容大概是对方学校里某个很受欢迎的男生。

二宫并没有挂电话的意思,压低了声音继续跟樱井翔找话题,“这次的钱多下来可能还可以去旅游。”

“你不是不喜欢出去吗?”樱井翔问出口后又哑着嗓子说,“有人来了,别挂,等我换个地方。”

随后,便是一路的小跑声,像是手指在键盘上连续不断的打字声,时重时轻地在他的耳边回荡。

大概是楼梯里边跑边拿电话的感觉,二宫听到樱井翔的声音像是被切分过一般,杂音像是搜不到调频的收音机一样,音调怪怪的,“我去天台跟你打吧。你还有多久上路?”

二宫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吧。”

那边答应了一下,大概是因为运动中通话效果会变差的关系,二宫没听清樱井翔之后的话,只是那些杂音让他脑袋有点痛。

“什么?”

一隙风从窗缝里流进,电话那头是大门被打开后狂风大作的呼啸声,混乱的气流继续干扰着频率。

“你说什么?翔ちゃん。”

FS

FS

回复

28 SF2011/11/9 13:07:00

SF
回复

29 更了2011/11/9 13:09:00

怎么急转直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复

30 更了2011/11/9 13:47:00

請務必要讓兩人繼續保持通話啊!


回复

31 更了2011/11/9 14:01:00

等等,这么突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回复

32 2011/11/9 14:06:00

怎么有种要坏菜的感觉= =

拖自己出去

回复

33 小明2011/11/9 15:14:00


记忆中,他们似乎从没吵过架,也有可能是在一起后两个都恰好忙碌起来了,加班的时间像是一堵墙霸道地隔开两个人。

“要不我还是回去开公交车吧。”二宫有次在大半夜里忽然这么一提。

翻了一个身、将脑袋塞进他颈窝里的樱井翔没有回话。二宫就顺势抬手揉紧了他,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呼吸,绵长又温暖。

“你觉得怎么样?”

樱井翔闭着眼,之前的沉默倒更像是在思考,“表了,换来换去多麻烦,现在这样也很好。”

二宫凑过去,用尖尖的下巴顶住他的脑袋,再一歪,一个濡湿的口勿就印在了他的额头上。

“不会想我吗?”

樱井翔动了动,睫毛在夜色中宛如水鸟的羽翼,轻轻闪动起恍惚的水泽。

他睁开眼时视线还有点迷离,“当然会想。”他眨眨眼,有了焦点的眼睛聚起暗色的光芒。

“值班的时候会想给你打电话,吃饭的时候会想你是不是也有好好吃饭,每天还要担心你在路上会不会出事……唔。”

接下来的话随着被子里的骚动被_Tun没,樱井翔笑着推他说明天还要上班,但却很快就沦陷下一个深口勿里。

之后的发言权便被全部夺走,二宫爬起来将他压在身下,笑眯眯地拉起被子盖住所有的景色。

深夜,被褥里传来粗重的喘气声,床板因为剧烈的撞击“吱呀吱呀”地喑叫着,偶尔还能听到沙哑的呻喑混合在其中。

车上的人差不多都就坐完毕了,二宫看了眼表盘又重复问了一句,“信号不好吗?”

电话那头是凛冽风声和对方没调整好的喘气声。

后座听音乐乘客好像是又睡过去了,歪过头扯动耳机时不小心让播放器变成公放模式,音乐如同打翻的一杯水,缓慢地沿着桌面蜿蜒出细流的形状。

歌者的声音听在他耳朵里好像也伴了风声,飘渺又遥远。

“I want you to know
In my heart
I miss you”

轻轻的哼唱声不断重复着,电话一直是保持通话的模式,因此手机贴在耳边烫得不得了。

樱井翔缓了口气,在那头又重复了那句总是被杂音干扰的话。

“我想你了。很想你。”

二宫低下头,虽然这种甜言蜜语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恋爱中的人却总是不厌其烦地被这种雷同的话感动着,像是听不厌的一首经老歌,伴着留声机的怀旧感一起让心情变得踏实下来。

“我也是,这趟跑完我也休息了。”二宫还是没忍住笑,车窗上隐约映出他弯起来的嘴角,仿佛月牙一般。

“恩,一起吃早饭吧。”樱井翔似乎是在往回走,“我回来时带点早饭,你要吃什么?”

二宫其实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不过既然樱井翔在这种时候提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早上吃汉堡是不是太夸张了?”

“你说呢。”完全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斜眼盯着手机的样子。

二宫“fufu”地捂嘴笑着,“那就三明治吧。”

表盘上的秒针渐渐追上分钟,重叠后再超越。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那家里见。”

二宫合上电话,发动车子的杂音又把一车刚睡下的人吵醒,睡过去的后座乘客意识到自己的耳机掉了,关上播放器后换了姿势继续睡。


夜晚里重新竖起了一长柱惨白的光,追着公路一路向北驰骋着。

灯光里起了细细的银线,雨丝如同刀刃一般,切开冷色的光线。


樱井翔把手机塞进更衣箱里,望向窗外。居然下雨了。

一起值班的前辈拍了他一下脑袋,教训道,“你小子前面又溜到哪里去了?”

樱井翔捂住脑袋撅起嘴辩解道,“上厕所而已。”

“三天两头上厕所。”前辈抱怨了一声,“上班的时候别老惦记手机,专心一点。”说完后又转过去看手里的记录。


雨下了一夜,樱井翔看着挂钟上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过,想到清晨的时候就能回家见到喜欢的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前辈莫名地看着前几天值了好几个夜班,萎靡不振的后辈一脸花痴相地盯着挂钟人了迷,跟照镜子似的。

“都要看出洞来了。”前辈摊手在他面前甩了甩。

樱井翔转过脸瞪他,“前辈。”

“你这也太明显了吧,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什么?”樱井翔心虚地去摸自己的脸,然后一根手指指着他的脸颊说,“上面写着,‘我很想你’。”

“切。”樱井翔抢过他手里的记录,翻阅起来。

前辈了然地笑起来,“果然被我猜中了吧。”

FS

FS

回复

34 三更?!2011/11/9 15:21:00

這....這儼如坐過山車的心情是怎麼回事

只能說
LZ每次斷章都斷得太好了啊
回复

35 = =2011/11/9 15:28:00

LZ每次断章都给我一种下一章就虐死你们的感觉囧

希望是我想多了T T

回复

36 更了2011/11/9 16:54:00

LS你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难道因为俩人状态太好的原因吗

回复

37 更了2011/11/9 17:10:00

拍LS的同志们,感觉要虐了

回复

38 小明2011/11/9 17:15:00


尾声


清晨,雨声终于被鸟鸣代替,樱井翔踩着被晨曦打磨过的地面,一边伸懒腰一边走回更衣室。

走廊的那头传来急促的滚轮声,七八个护士和医生手忙脚乱地边喊边推着满身是血的病人朝急症室去。

樱井翔张开手的动作停在半空,看到从身后追来的前辈戴上口罩,也往那个方向跑。

“前辈,怎么回事?”樱井翔拉住他,心里总有不安的感觉,像是闷在土壤里快要萌芽的种子。

“一部长途汽车在公路上发生了车祸,好像是因为司机疲劳驾驶。”

“什么?”手被甩开,他的大脑好像被什么东西堵得水泄不通,一下子无法去思考。

前辈离开前还留了一句,“现在人手不够,你等会儿再下班。”

医院外仍有闪着红灯的救护车往这里赶来,清晨的宁静被刺耳的鸣叫声打破。

樱井翔跟着前辈扶起一个伤者,他在脑中千万遍地说服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明明几个小时前他们还打过电话,约好了要一起吃早饭。

虽然各自都在长时间的加班中变得疲倦之至,但是一想到马上又能见面了,整个人就如同打过兴奋剂一般清醒。

所以一定只是无数雷同中的一种,相似却不一定是。

“这个是什么?”裁开伤者衣服的时候,一个小东西掉在了地上,上面还亮着幽蓝的光,居然没因为撞击坏掉,甚至因为碰到了哪个键而一直循环播放着同一首歌。

歌者的声音因为播放器本身的问题很轻,不仔细听的话压根听不出歌词。

樱井翔蹲下身,沾满鲜血的手指_chan抖地捡起MP3,却迟迟没有站起身。

“Should I just call you to say I’m falling and I miss you.”
?
“Sometimes do you think of me as much as I think of you.?? I'd like to know when you dream

Am I there?

Do you miss me? ”


躺在衣柜里的手机在黎明前响了很久,因为无人接听的关系转到了语音信箱。

第二次进休息站时天还是黑漆漆的,大概是都在熟睡的关系,已经没什么乘客下车了。

这次的短暂休息只有五分钟而已,二宫却还是忍不住拿出了手机。

“翔ちゃん,我也很想你。大概比你想我更想你吧。”

“真想快点回家见到你。翔ちゃん。”

完。

回复

39 SF2011/11/9 17:16:00

LZ啊………………
回复

40 完结2011/11/9 17:21:00

果然不能小看自己的预感

TAT

回复

41 = =2011/11/9 17:35:00

我觉得车祸也不一定便当吧orz

看了几遍最后一章,里面的用词都是“伤者”而非“死者”,而且也没有说司机如何了

所以……其实我是在自欺欺人么= =

回复

42 完结2011/11/9 17:35:00

盖ID
回复

43 = =2011/11/9 17:39:00

LZ你这又是何必
回复

44 = =2011/11/9 17:45:00

我觉得车祸也不一定便当吧orz

看了几遍最后一章,里面的用词都是“伤者”而非“死者”,而且也没有说司机如何了

所以……其实我是在自欺欺人么= =

====

+1

明明都在计划未来了

所以就这么相信了 握拳

回复

45 完結了2011/11/9 18:16:00

NO....

怎麼最近看到的好多都BE呀...

我相信最後NINO有被救回來...><

回复

46 完结2011/11/9 21:01:00

虽然一直猜测会虐,但真的看到BE还是心痛了一下

π车祸不一定便当,先这么自我安慰TAT

回复

47 完結2011/11/9 21:24:00

感覺最近很容易被這種警世型的故事虐到啊
之前某篇文章告誡表亂停車(抱歉雖然該反白但反白無能 冏)
這回是告訴我們表疲勞駕駛嗎.............?
回复

48 = =2011/11/10 5:22:00

我知道我KY 所以我反白

明明是因为爱才会写文是吧 哪咋会就把俩人写成BE呢

还是这种硬性的 有必要么。。要说是为了艺术性 写谁不行啊 非写真人的同人

回复

49 = =2011/11/10 9:43:00

真不明白好好的突然给人写死是怎么想的

文艺痛也不带拿读者和idol开涮的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4949条/页,1页

1
→ 回复:(2Y)保持通话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