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燕尾刀(古风)

发言 回复打印

1111条/页,1页

1
您是第1081位读者

楼主 Bellis2017-4-5 3:38:00

燕尾刀
一,

? ? ? ? 江湖上有一种特别的兵器,人称燕尾刀。是刀刃如燕尾,细而两刃,还是刀柄如燕尾,乌木精雕,却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执多年悬而未决的谜。

? ? ? ? 当一个多以江湖子弟为常客酒坊又有人提及这件特殊的兵刃时,临窗一个角落里一位普通的客人却挪了挪一直望向窗外的目光,那桌谈论正兴的男客们并未察觉这微妙的变化,所谈内容也已从醉仙楼会应琴舞剑的花魁到云水山庄少主的一招惊世再辗转回到药仙谷与大侠林慕辉的恩怨纠葛,关于那把传说中的剑已不知丢进多少轮回之前了。那名客人也似乎也并不想探听什么新的发现与秘密,只是定定地看着那桌喧闹的人,像是被拉扯进一场风云翻涌的回忆,茶,好像都凉了呢。

? ? ? ? 南明王十四年,南国大雪,天象异常,民众惶惶不安,族中先师讳言其主,内政不稳,恰逢西北民族联盟崛起,外患愈盛。南明王未及那成年的堂弟也是在着罕遇的冰雪天,一人东行,去求那一道庇佑。只是少年心性狂野,玩心未泯,在人境之前故意束了长发换了书生白色锦衫,扮了东朝一个翩翩俊秀少年。边关古木参天,未尽荒凉之色,自不如南国花红木盛,娇艳无边,只不过边关冬色之间,他偏偏就遇见了,那胜过一切锦秀繁华的人,白马金甲,美目流光。

? ? ? ? “我父亲早年修习过一些南派武艺,后来南游之后痴迷于南国山水行术索性娶了一个南国的美娇娘回来,一起游医江湖,赏山悦水,所以我对南国确实知之甚多”小王爷自己都不曾想,他是如此擅长撒谎。小王爷在边关追了少将军而去,沿途下来,自知所料不假,这少年正是最近老丞相甚为中意的守关副将泷泽秀明,倒不曾想有这一副好相貌,尤其那一双眼,黑白分明,润润盈水,倒不似战场名声般的强硬。南明王原说过他这堂弟若真动了心思,自是十个人也抵不过,而关于怎么结识这个泷泽公子,他恰恰是动了心思。习武之人不大讲究吃食,这泷公子一路归京的投宿吃的不过是几样下酒食与几杯淡酒,只这天,店家却端上了几碟精致的吃食,每个碟上还悬了名字玉上梅开,塞曲人野,还有蜜语无休和悄云儿,一素一荤一汤一点心,倒都“名副其实”,出了“悄云儿”倒像是一句南国的民间话,只是不解何意。不过连幽和身边几个亲随见此却都无心品阅这雅趣,而是愁上心来,泷泽更是一手扣住小二,一向温柔的双目也狠厉起来,问道“这菜是谁让你上来的”,小二哆嗦着还未及答,却见后面帘子一掀,小王爷笑道“区区在下也。”话音未落,剑已在颈上,泷泽的第一亲随山下示威似的将剑往小王爷的颈上又压了压,道“你是何人,此举何意”,小王爷不慌不忙地作势推了推他的手臂,左右顾盼了一下,笑道“在这里说,恐怕不大合适吧”又是这样轻松自如的模样,泷泽忽然有些讨厌他,觉得这个人似乎会和他缠斗很久,而且他自小察言观色苦修狠练方有今日之成就,可为什么这个人可以有这样轻松无谓的自信,真是说不出的讨厌。““碧上梅开”“塞曲人野”“蜜语无休”是这五年江湖上突现的鬼踪十剑中的三剑,这是江湖人人皆知的“秘闻”我知道又有什么奇怪,你们追踪这个我也知道,因为据说”他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满意的看见泷公子漂亮的脸不自觉地向前凑了凑,续道“这是化用了南国阵法的精髄,或者说南国秘而不传的山水行术”他看见对面的几个人眼中神色在瞬间的几番变化“惊疑、坚定、冰冷、甚至渐渐浮上了一层杀气”于是他补充开始了关于家族的介绍,并适度透露了他对阵法的所知。理所当然地,他知道他暂时留在了连幽身边,无论是等待连幽的密査结果还是被利用。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他想“堂兄,一年时间,我一定帮你做到,可是,一年时间,泷泽,你又让我怎么办呢”


回复

2 Bellis2017-4-5 4:14:00

? ? ? ? 连幽连幽,倒与这古冷的府第相配得宜,东朝已延续百年的督军系统,连幽阁,近二十年苦心延习南朝兵法,小王爷思及此,不禁冷哼了一下。
? ? ? ?第二天,天刚刚亮,泷泽打开门便看到一脸笑意的小王爷“阿翼,你有什么事”“我叫今井翼,小名阿翼”“阿翼哈哈,论起别名,你就按肤色起一个吧,小可乐”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会想起那个嘲笑人的堂哥…还是就叫阿翼吧。“阿,我啊,昨夜儿我有些累忘了既然说跟在公子身边,就要献个礼表衷心啊,燕尾双刀”“既是双刀,你留一个好了”泷泽挑了更为亮眼的那只,将另一只递了回去。阿翼收了剑,又道“不过,公子也要记得答应阿翼的事”“这个自然!”
? ? ? ? ? “玉上梅开”是鬼踪十剑中的第一式,一式不破又何谈后面九剑的万般变化,名玉冷冽,花开五瓣,玉上花开剑势冷傲,以快为诀,又剑走五方,如梅花盛放,花开纷繁。人了京城,泷泽或是天天与老丞相谈行军心得与新的计划,或是人拜那东朝帝王,剩下无人理会的阿翼四处玩乐,不足半月,他已闻了柳风楼的芙蓉香,尝了百绣园的鲈鱼鲜,饮了晓月山庄的明月酒也成了山庄主人京城四大名公子大学士的二公子樱井的座上宾,好不快活!不过,他也已经十天没有见到泷泽了,正巧,今日看山下一身骑行衣,腰间束了漂亮的锦带,意气风发地闯了泷泽的府门,想必要有什么大的活动了,阿翼慌忙凑了书房附近去,装作捧茶路过,只是茶盖尚及掀开,关键词遍一字不差地穿门人耳,春猎已定在十日之后,是上吉的日子。开始筹划春猎的泷泽不再甩开阿翼,检查马匹,弓箭,巡察猎场,都允他随侍左右,三月初春,桃花已是半放,两人并骑林道,一瓣早放了的落桃飘飘然落于泷泽的发间,阿翼突然贴近他,猛然吹了一口气,桃花落到了泷泽的白衫上,泷泽不知所措地道了谢,别过脸,欲提缰绳,却被阿翼摁住了手腕,他看向阿翼,后者却一改往日的玩笑,认真道““桃花于君前,君自思梅花”玉上梅花,可怕的不是正内乱猖狂的南国,而是鬼踪十剑发源的西盟,西盟铁骑骁勇,若深谙南国山水行术的兵法,东朝边境难逃连绵的苦战。此时若用人,前线将领非君莫属,可是,你却全无把握”泷泽声色未动,抽了手出来,复转向阿翼,低声道“最多三月,试水之战”“万物孕于源,而归于源,梅花盛处,玉上梅开,君若愿赌,半月之后,与君同行”
回复

3 = =2017-4-5 14:41:00

竟然还能在fb看到新的tt文,开心,lz加油ww
回复

4 = =2017-4-5 14:55:00

lz加油+1
回复

5 = =2017-4-5 15:20:00

楼主加油,最爱TT!
回复

6 Bellis2017-4-5 17:32:00

? ? ? ?十日之后的春猎,阿翼自然也缠着去了,正得圣宠的少将军带一名亲随当是无人过问,只是这阿翼闲散游乐惯了,不识猎趣的潇洒疏狂又初人皇家围场,少不得要泷泽多番看顾免得倒头再丢了一个大活人。围场过了平湖有一处山溪,水流不大却势头甚猛,阿翼到了此处甚为欢喜,要扎扎额上碎发洗洗脸凉凉这一身汗湿,便向泷泽要了额上的紫带,泷泽不屑他的顽童气,却还是解了予他,不想上了马他却依旧赖着不还,说道“一个带子,你打赏了我便罢了嘛”说着更纵马而去,泷泽一边喊道“不可,那是我…”一边急甩马鞭追赶,刚拐过溪涧,却忽然风声微变,长箭穿空,向阿翼当胸身寸来,泷泽立刻飞扑上去将阿翼撞落,身子侧坠,箭却依旧扎人了右臂间,疼痛失力落下马来,阿翼欲起身,泷泽大喝道“莫动!”左手Bachu腰间银剑,弯刃如龙,光色流转,这燕尾一舞着实艳绝,泷泽用尽气力挡开接踵而至的箭雨,耳听随行军侍已至,箭声来处人影已匿,阿翼再不顾其它,冲上去将他揽在怀里,泷泽却挣扎坐起,围场守卫有失,我自当先向圣上谢罪。骏马停步,明黄人目,天威自盛,阿翼亦不敢多言,搀他跪好,却自知他与瘫软于自己怀中并无几分差别,他断续欲言,君圣先道“快先救人要紧”,一片忙碌,阿翼帮着将人安排于皇家行宫,却再不肯离榻半步,手中捏着紫带,他刚才方知这是圣上亲赐,他更少之时,甚至有紫带小将之称。榻上人的脸色苍白,犹在昏睡,阿翼抚了抚他的额发,轻叹“那些人的目标,是这紫带之人么?”月夜宁安,本该是个好日子的。
回复

7 Bellis2017-4-5 17:39:00


皇家行宫果然不同凡响,皇上拨了一个偏院特许泷泽独使,只留下了几个机灵的老仆侍与阿翼照顾,免得扰他清宁。单是这一个别院,阿翼已觉鸟语花香,景色风流,令人好不愉悦,卧房木榻生香,书案古雅,四宝俱是精致,难得地,勾了阿翼的雅意,也简绘几笔山水,泷泽不懂书画,却也觉得不算太坏,和窗外山水有几分说不出的相似。不过,阿翼最喜欢的就是厨房了,设在一个竹院,每日在清风竹香间煮食,也变成了一种风雅的享受呢,泷泽倒没想过这许多,只是他渐渐发现从初时的抗拒到现在他好像渐渐习惯了阿翼每日喂食喂药的生活,右手已经有几天可以活动了,他却没有提出尝试的意思,甚至在老仆递了一杯热茶而来时,他故意用右手接了,又刚好半真半假地没拿稳,在刚刚进门的阿翼面前,洒了半被的热水,几滴溅在他的胸前,有了淡淡的红点。“还要好好养着才是,莫要乱动”那一直不务正业的少年好像忽然就有了温润的眉眼,他明明记得他以前是讨厌他的啊。“今天是“桂花香粥””阿翼依然捧着碗进来,舀了一勺送到他的嘴边,“粥有这么多做法么”自小随军的他已困惑了好久,阿翼答“这是自然”,他想了一下,笑道“也如南国的阵法么,一式起而百变化”阿翼唔了一下,道“好像是这么个理!”那是他第一次,见泷泽笑,像阳光一样晃了他的眼。
回复

8 Bellis2017-4-5 17:45:00

? ? ? ?泷泽也不是借养病之机诸事不理的偷懒之人,病榻之上已略略过问了刺客之事,“匪者三人,均服毒已亡,只是在他们的臂上发现了西盟部首喀落部王族亲卫的徽纹”听到这般回覆之后,泷泽只答到:循例。阿翼皱了皱眉,对这个暗语产生了强烈的探知欲,不过他一向沉稳,面上却摆出一副兴致寥寥的样子,只注目于老御医开出的长长的调理方子。身子好了大半,这半月休养还使泷泽圆润了几分,他便匆忙恢复了工作,这日,他召来了一个眉目耀眼的官员,言谈之间对他极为信赖“都准备好了么”“一切就续”那位公子回到,阿宗慌忙跟在他的身后,泷泽默许似的一言未发,那位公子诧异地望了他,却既未拒绝,也未询问。阿翼跟着他们下到地牢Deep,阴暗的地牢里每隔十米,已被人放置好点燃的短蜡,倒不觉得十分阴冷了,阿翼也不由暗暗赞许这公子的细心周到。他们走到地牢尽处,停在厚重的石墙前, 那位公子拍拍手,不知谁触动了怎样的机关,石墙分成左右两部分,左部前移,右部后撤,便拉出了一个窄缝,公子率先进人,泷泽其后,再其后自是阿翼,石墙之后是不同于地牢阴冷的一池水,泛着热气,阿翼却嗅出了恐怖的味道。两名侍从依次将三个刺客赤果的身体投人池中,只见池水更为欢涌,然后那三个人的皮禸剥落人池,白骨醒目,脊骨三分之二中一块小小的突起明显了许多。泷泽点了点头与那公子前后一起上了石梯,阿翼也急忙跟上,那俩人当时镇静的眼神分明表示了这是多么习以为常的一幕,他都快要忘了,这个秀美的少年是依靠鲜血闯出的威名,真正的战场,又哪是如此简单的残酷,尸横遍野,地狱修罗。
回复

9 Bellis2017-4-5 17:48:00

这个格式 真是力不从心 凑合看吧
回复

10 = =2017-4-7 17:08:00

格式不重要,有TT文就已经很开心了
回复

11 = =2017-5-16 14:36:00

楼主gn求别坑啊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111条/页,1页

1
→ 回复:[TT]燕尾刀(古风)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