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驾无CP】秘密面包房

发言 回复打印

88条/页,1页

1
您是第919位读者

楼主 rqx2017-6-8 23:13:00

说明:全J均有,其他团略CP向

第一篇

一、

“东京都内,

这里是只允许被街巷热议感兴趣的人,

才能人内的,

秘密……”

啪!三郎噤了声,面目狰狞地揉了揉后脑勺,好看的脸上挤出一道又一道褶子。

“四郎太凶了啦!哪有对哥哥下这么狠手的!”

“八嘎,”身后眉目如画的少年一脸嫌弃,“本来就傻,综艺看太多小心智商清零。”电视里,那个某天团号称万年童颜的N桑正一边擦拭着杯子,一边无奈地听着斯达夫的吐槽。

“只是觉得N先生和你好像呀……”萌萌的兔君瞳孔里仿佛落进了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还想说什么却被另外一双手抓住了后襟:“尼桑表偷懒啦!轮到你做值日了,快快,去刷碗。”

“真是,星期六都不能让人安静地看会电视……”

“四郎,大哥和二哥呢?”将不情不愿的三郎赶到厨房去后,五郎回过头问四郎,看见对方拿着NDS猫着背缩进沙发后忍不住抚额叹息。

“十点了,大哥下楼去关店了应该,二哥嘛,”微微侧耳,浴室里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洗个澡竟然还这么吵。”随后一个响亮的喷嚏声传了出来,伴着“四郎你这臭小子又说我坏话”的愤怒呐喊,他撇下嘴耸了耸肩,心想声音中气这么足不愧是晚餐吃了三碗乌冬的人,随后感到肩头一沉,转头便看见了自家弟弟又浓又黑的眉。

“三哥真是没说错,N桑和你好像啊,童颜猫背小尖嗓,爱财抠门死宅男。”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你认识我吗你离我这么近干嘛你要占我的便宜的话付钱了吗?”话说那位大叔怎么关个门要这么久,不会又是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了吧。正想着,玄关处一阵响动。

“我回来了。”浓浓的鼻音,有气无力的。

“大叔你好慢啊,快帮我把五郎这个小妖精弄走……哎呦喂你怎么这么沉青春期不是你发胖的理由啊喂!”然而一郎君无视了他径直走到了另一边摊尸状躺在沙发上,一幅“请忽视我这个废物聋哑人”的呆傻表情。废话我去解救你的话这个没有骨头的末子君岂不是就会粘在我身上了,我又不是真的傻。

四郎翻了个白眼,另一边的人配合地翻过身去。二郎尼酱速度出现啊,不过,他的溜肩五郎应该靠不住……

“大哥回来啦,”厨房里传来三郎的声音,“今天的营业额怎么样啊?”

“嗯,养活我们五个应该不成问题。”

“那我明天去把工作辞了好了,”二郎擦着头走出来,傻傻地笑着,露出了门牙,“最近坐办公室太久肚子上游泳圈都要出来了,而且附近好几个女同事对我图谋不轨。”

“……二郎那只是单纯的吃太多,还有送你去上大学是为了开拓视野而不是开拓脑洞!”

“嗯,你的恩格尔系数对于我们来说真是高不可攀。”四郎默默补了一刀。

仓鼠君一脸委屈地坐在沙发边,用屁股拱了拱,一朗配合地向内挪了挪。五郎放弃了对四哥的蹂躏,起身挤在二郎旁边,想和一郎说话却发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搜索明天的海上天气信息:“大哥明天表去海钓啦!星期天客人超多的!”

“二郎和三郎不是都放假在家吗……”换来二郎一个抱枕攻击,“周末了偶尔也要休息一下嘛。”

“我明天有约哦!”三郎擦着手从厨房出来,“明天高中同学要来东京……哎呀四郎节目还没结束呢你干嘛换台!”

“天天追着山风团的综艺你是迷弟呦!”

“欸~也会有同学来找三郎啊,好少见。我都快忘了你也是上过学的人了。说吧是男生女生?”

“喂二哥收起你那八卦的小表情!”

“如果是女生的话一定要带来面包店让我们看一下!”

“五郎你想太多了有谁会喜欢八嘎啊!”

“啊喂你们……”三郎张牙舞爪地扑到四郎身上去挠他的痒痒禸,五郎见状混战其中不断偷袭二人,二郎看不下去了一个熊扑上去把其他三个人都压在了下面。

“真好啊……”听着那边的吵吵闹闹,一郎喃喃地说。

回复

2 rqx2017-6-8 23:49:00

二、

清晨,阳光透过门前的树枝身寸在招牌上,“秘密面包房”五个字闪闪发光。

这家面包房的主人是舞驾家,也就是上文中的五兄弟。他们的父母在十二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彼时,最小的五郎才六岁,一郎不过也才十六岁,还是个少年的他无可奈何地挑起生活的重担,选择辍学去打工。好在二郎是个争气的孩子,考上名牌大学之后不仅表生活费还能靠着勤工俭学补贴家用,毕业后更是进了五百强大企业做金融。三郎呢,比上不足,磕磕绊绊地上了大学,又磕磕绊绊地毕了业,最后凭借与生俱来奇佳的运气进了都内某小变电所,成了一名光荣的电气工人。四郎和五郎是双胞胎,却一点也不像,一个眉目清淡却清秀,一个眉眼浓烈而俊朗。兄弟两凭借着一胎所生的默契进了同一所大学,哥哥学了计算机,弟弟进了舞美设计专业。

“尼酱,家里面好寂寞,”四五郎搬进学校宿舍之后,二郎有些落寞。原本总是拥挤而吵闹的家,白天总是空空荡荡的,晚上一郎三郎还会值夜班,这让二郎下班回家后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不如一郎辞去那个兼职,开一家面包店吧!哥的面包做的,很棒哦!”

于是,在一郎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的情况下,便稀里糊涂地丢掉了兼职工,成了“秘密面包房”的店长。

嘛嘛,自己的弟弟总不会害自己的。可是这朝五晚九的工作量是怎么回事!

转眼间,“秘密”已经开张一年了,一开始,五子光鲜亮丽的外表着实吸引了不少女客,直到一郎车祸受伤卧床,其余四子轮流值日做店长的时候,疯狂的顾客才渐渐平息下来。毕竟,能忍受二郎烤焦的黑面块,三郎脑洞大开的黑暗实验,四郎的不间断歇业以及五郎大爷一般的冷漠脸的顾客,都是真爱啊。

这天,一郎一如既往地早早地起来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面包脸还有些懵懵的,他梦游一般走下楼,看到店门前正在做伸展运动的二三郎。

“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起的这么早。”

二郎眼睛都没睁开:“三郎这个笨蛋,闹铃永远吵不醒。”罪魁祸首在一边小声嘟啷:“还不是你昨晚打鼾声太大弄得我失眠。”

闹钟?对了,昨晚三郎说高中同学会来这边,应该是要去接他的吧。

“大家早上好~”四郎顶着鸡窝头,眯着眼走出了屋子。

“四郎你肯定又是打了一晚上游戏!你看看你这个样子,站在这里多影响我们店的形象。”

“二郎,你有块眼屎没擦干净。”

二郎擦了擦眼角,默默地闭了嘴。

“有吃的吗?”满意地点点头,小恶魔踩着棉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坐在台阶上,“三郎去厨房给我做点吃的吧,废了一晚上脑筋好累的。”

“呀,四郎这次可不行哦~”三郎一脸严肃,“我马上就要出门啦!”

“……那一郎哥面包刚出炉的时候给我留一个菠萝的。”说罢选择性忽视了二郎那句“喂喂喂四郎二郎尼酱给你做好吃的啦”,摇摇晃晃又上了楼。

“路上小心。”送走了三郎,一郎就在烤间忙了起来,二郎帮不上什么忙,就在前面打扫地面收拾餐桌椅,阳光毫无保留地倾泻在他的发上,打了一层柔光一般,把他包围在其中。一郎看到不禁感慨这个曾经只知道吃的豆丁如今真是卡阔以。

第一批面包出炉的时候五郎也下来了:“好香!”

“哈哈五郎这次的百吉饼很棒哦!”少年听见后雀跃一声“呀哒”,转身到厨房去煮咖啡和牛奶。

“小五我要厚蛋烧啊厚蛋烧!”直到传来软软一声“知道啦~”二郎才把头转过来继续拖地。

“早上好。”

二郎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东山先生?今天好早呀。”

东山君有些尴尬地摇了摇身边小萝莉拉着的手:“纪子说一定要吃到刚出炉的纺锤包。”

“纺锤包还要等一会呢,”后面传来一郎软乎乎的声音,“东山先生先在店里坐一会吧。”

东山君小声地说了声“打扰了”便抱着纪子坐了下来。小朋友倒是乖的很,软软地依偎在爸爸的怀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二郎前额的碎发随着拖地的动作起伏。

“呵呵,纪子很喜欢二郎君呢!”

纪子的声音小小的,却又很清亮:“二郎哥哥好看啊!”

二郎倒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笑嘻嘻地放下拖把,蹲在纪子前面:“那纪子长大嫁给哥哥怎么样啊?”

“纪子表上当!”五郎从厨房端出来咖啡和牛奶放在桌子上,“这个人才不好呢,什么都不会干,最不器用了!”说完不顾二郎怨念的眼神,得意地笑,不忘将香喷喷的厚蛋烧放在最不器用的人的前面。

东山君看着他们打打闹闹,眼里满满的笑意。

“纪子谁都表,”小姑娘将脸撇到一边,“叭”地亲在了男人的脸上,“要嫁给爸爸!”

一郎端着面包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家二弟无精打采的喃喃“今天真是开局不利”,一旁的父女俩开心的说笑着什么。

“来了,新鲜的纺锤包!”他轻轻地将托盘放下,“小公主,请慢用!”

“哇,好好闻!一郎哥哥好厉害哦!我开动啦!”说罢便撕下一小块,先送到爸爸的嘴边,糊了东山先生满嘴的面包渣。

“纪酱真是喜欢爸爸呢。”五郎走到一郎身边,小声自语。

“是啊,”身边的人表情有些许沉重,“一个人带孩子,东山先生也真是辛苦。”

送走了两人,面包坊的客人逐渐多了起来,三个人更加忙碌了。

“周末的人真多。”五郎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声抱怨。

“一郎平日还真挺累的啊!”二郎转身又对着新的客人微笑“欢迎光临”。

烤间的小人动作停滞了一下,突然站直了身体:“我要休假!”

“哼那我们就让三郎来当店长,你要是不怕那一天那个电工小子做实验把房子都给炸了就尽管休息吧!”

“啊咧,”柜台前的男人欲言又止,“你们说的电工小子,是舞驾三郎君吗?”

二郎和五郎一起瞪大了眼睛:“你是……”

“我叫横山裕,是他的高中同学,约好今天来找他的,结果在车站没有看见他,就对着他以前告诉我的地址到这了。”他似乎有点委屈,撇了撇嘴。

“……我家三郎长成那样在车站还用找?往围观人群中去就是的啦!”

五郎一巴掌拍在炫弟狂魔头上:“横山先生这样的三郎在车站没有找出来也是瞎好吗?”

二郎回头看看,果然众多女生对一边偷着看向这边,一边窃窃私语。

“是三郎的同学啊,”一郎走了出来,“横山君先请坐,我来打电话让他先回来。”

“打手机没有用的,”横山君嘴巴更瘪了,眼泪都快要掉下来,“我打了他的电话结果是一个尖嗓子的小孩子接的,很不耐烦地问我是谁,我说我是舞架三郎的高中同学结果他说‘什么啊我家八嘎初中都没毕业哪有那么高的学历’,估计他又把手机丢了吧……”

三个人面面相觑:“尖嗓子的小孩……四郎?”

没办法,四弟(哥)就是喜欢跑火车。

“横山君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的四郎给您添麻烦了……总之您先在这休息一下,我想三郎过一会没有等到您就会回……”话还没说完,之间三郎急匆匆推开门,一阵风似的跑上楼:“四郎这个臭小子昨天又偷偷拿我手机都说了我没有女朋友了啦!”

“三郎!”一郎大喊一声,楼梯上的人差点滑一跤,站稳后疑惑地转身看着他们。

横山君尴尬的招招手:“三郎?”

对方的表情逐渐从迷茫变成欣喜,然后便得到了一个大熊抱:yuko啊呀呀呀你在这我等了你好久几年没见了真的好想你!”

二郎五郎眼神飘忽,纷纷表示自己和这个类精神病患者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三郎你先放开我……”横山的脸涨得通红,对方却完全不顾,还在大喊“伯母还好吗身体怎么样我送你的那只兔子你有好好养着的吧小亮现在青春期过去了吗你和hina现在”,突然意识到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连忙放开对方捂住嘴巴。

横山却没有注意,使劲咳了几嗓子:“大家都好着呢!妈妈还经常问起你,说你怎么不来大阪看望她,那只兔子……味道还挺不错的,小亮被判给了我爸,听说上了高三脾气收敛了很多……”话没说完就被狠狠掐住了脖子“横山裕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变态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一郎抚额,三郎这天然的性子真是让整个场景不堪人目。

“呦,大上午的就要动刀子啊。”

三郎再度松开手转身扑向睡眼惺忪的四郎:“舞驾四郎你个混蛋!谁让你偷偷拿我手机的!”

四郎耸耸肩,不置可否:“对了,今天早上有人打你电话,三郎你别是单身太久导致性取向发生变化了吧!”

兔君炸毛:“我是宇宙超级无敌大直男!”说完仿佛再度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横山。

男子偏了偏头,面庞笼罩在阴影中。

hina的情况,我不知道呢。”

他的声音,像是春末的最后一瓣樱花,落在不忍池的湖面上。

?

回复

3 rqx2017-6-8 23:50:00

三、

“所以说,”知念的嘴里塞满了红豆面包,说话含糊不清,“这个yuko桑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桌?”

“还是个男同桌。”二郎默默揷了一句。

知念侑李是附近一所初中的二年生,特别喜欢“秘密”的红豆面包,不如说更喜欢做面包的大哥哥?

“对啊,”三郎将不省人事的横山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关键是hina可是一个和我一样的直男耶。话说知念君这么晚了难道不用回家吗?”

“没事,我跟我妈说了今晚去补习班。”

“小孩子怎么可以说谎,”四郎端来了水果,将双手还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好好学习四个字知不知道怎么写!”

“哎呀我都学会了啦!”被训话的初中生恼羞成怒,“还有表叫我小孩!明明自己看起来也没有比我大多少。”

“四郎说的对哦!”一郎拍掉知念准备伸向第四个红豆面包的手,“吃饱了赶紧回家。”

胜利者得意地躲在大哥背后做着胜利的鬼脸。

“那个村上信五君,在东京吗?”

“是呀,明明老家也在大阪,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到关东来工作,而且也不来找我,真是明明就在同一个城市的!”三郎有些郁闷。

“嘛,可能是怕你会跟他提起横山君吧。”五郎顺了顺大兔子的毛。

三郎表示很是欣慰:“五郎终于长大了啊……”转过头来对着四郎,“你再看看你,天天跟我顶嘴。”

“啊喂笨蛋表随便转移战火啊!”

“感情这件事,又有谁说得好呢,”二郎像是也喝多了,拿起酒杯,醉眼迷蒙,“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短,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生能遇见几个人,又有几对能够互相欢喜,最终不过都是错过罢了。你说呢一郎?”

被点名的人沉默了一会,将手搭在溜肩上:“二郎没关系,咱家五个兄弟你一个人出柜了也表紧。”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啊这样啊,其实你刚才说什么我一个字都没明白。

二郎的表情忧郁且悲壮:“我只是想起了初中时那个在我生命里转瞬即逝的外国美女。”

“偏题了偏题了!”五郎翻个白眼,打断了年上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话说三郎,你知道村上先生上的是什么大学吗?”

三郎摇摇头,随后点点头。

“到底是知不知道啊!”

“没有,他没有上大学啦!好像是高中毕业就没有消息了的样子。不过,哪一个男生在听见自己的兄弟对自己告白之后都无法平静的吧!”

“舞驾一郎先生,”一旁安静了半天的知念突然出声,“我喜欢你很久了。”

舞驾一郎回复:“哦。”

“什么嘛这么冷淡。”

“小鬼你要回家了!再不回家我打电话告你妈妈哦!”

知念拿起书包,道了晚安,顺便送给四郎一个鬼脸后一蹦一跳地离开了面包房。

“臭小子,”四郎很不爽,“三郎你赶紧去睡吧。对了,今天你是夜班,那就收拾收拾去征服电的力量吧觉醒吧电力之神!”

三郎默默地将肩膀上的横山推到了四郎身上,看着他咚的一声被压在地。

“估计横山君这一次来东京,也是想看一看能不能找到村上先生的吧。”五郎皱眉。

“呦西,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吧!”

“喂喂喂我明天还要上课的好吧!这大海捞针的怎么找啊,再说二郎尼酱明明认识的人更多!”

舞驾二郎严肃脸:“可你从头到尾对这件事最上心。”

钟敲了九下,大家站起身,准备各自回各自房间。

一郎突然立直了身,一脸惊讶。

“刚刚……知念那孩子对我告白了?”

回复

4 rqx2017-6-8 23:55:00

四、

三郎早上七点才回到家,黑眼圈简直要和眼睛融为了一体。一二四五加上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呀烤鱼好香!”他大大咧咧地跑过去,抓起一个饭团就往嘴里送,接着就被五郎强制押送去洗手。

yuko桑,今天白天正好是三郎休息呢,上午先让他睡一下,下午你们一起出去玩吧。”一郎和蔼得像一尊大佛。

“真的是打扰了。”

“呀yuko太客气了这有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有说话,”横山君白皙的脸上飞了一层红,“刚刚那句是门外的先生说的。”

一郎不动声色地转过头:“东山先生是您啊!真是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其余四子嘴角不停抽动,明明昨天才见面的好吗。

“舞驾先生,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东山君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今天晚上公司有事,我可能会很晚才回家,能不能麻烦您接一下纪子?我下班后就来您这里接她回家。”

“这样啊……”一郎想了想,“没问题,就让二郎接她吧,反正纪子在我们中间最喜欢二郎了,对不对呀小公主?”

小女孩认真的点点头。二郎在身后表情很是复杂。

“真是太感谢了!”

送走了父女二人,一郎回到餐桌上,看见三郎抢了他的座位,狼_Tun虎咽的同时还不忘劝慰苦哈哈地扒在报纸上的二郎:“哎呀就当是和纪子联络感情嘛,说不定人家从此以后非你不嫁了呢?”

“可惜了每个星期一限量版的可丽饼……”

“哎呀三郎我们去接就是的啦!”横山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下午也没什么事,重要的是小女孩真的好可爱!”

“……yuko你看看你的痴汉样。”

于是现在站在幼稚园门口的就换成了三郎和横山,报酬是一份限量版豪华可丽饼。

“我说yuko,”三郎看着横山无比虔诚地舌忝 着手中的冰淇淋,心想着吃东西的表情怎么和自家二哥那么像,“你这次来东京,真的只是来找我玩吗?”

“怎么,原来你不欢迎啊。”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特地这么远赶来,明天就要走,会不会,嗯,太匆忙了一点。”

“没办法啊,”男子认真地将最后一点脆筒塞进嘴里,“我也有工作嘛。”

三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电波频率和别人的不一样:“你,真的没有想过找到hina吗?”

咔嚓。

咀嚼的动作瞬时停止,横山垂下眼睑,长睫毛在卧蚕上打下一片阴影。

“没想过找到。”

——但从未停止过寻找。

自己也会嘲笑自己,真是找到了又如何?不过是挥挥手,笑一笑,问声好,转身便各行其道,从此天涯陌路。但就是抑制不住地想要见他,想听见他爽朗的笑声,想被他宠溺地拍头,想确认他过得很好。

“那个,”天然如三郎也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头,“晚上想吃什么?洋食和食中餐都可以哦~我们的双胞胎弟弟们可是家里的料理担当呢!坏了,我忘了他们两个今天晚上不在家。喂yuko你看,那个幼师是个男生耶,穿着围裙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他渐渐得笑不出来了。一旁的横山脸上血色尽失。

“三郎哥哥怎么是你啊。”纪子跑过来扑到三郎的怀里,转身对着同样呆滞的人说道:“村上老师明天见!”

回复

5 rqx2017-6-8 23:57:00

四、

三郎早上七点才回到家,黑眼圈简直要和眼睛融为了一体。一二四五加上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呀烤鱼好香!”他大大咧咧地跑过去,抓起一个饭团就往嘴里送,接着就被五郎强制押送去洗手。

yuko桑,今天白天正好是三郎休息呢,上午先让他睡一下,下午你们一起出去玩吧。”一郎和蔼得像一尊大佛。

“真的是打扰了。”

“呀yuko太客气了这有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有说话,”横山君白皙的脸上飞了一层红,“刚刚那句是门外的先生说的。”

一郎不动声色地转过头:“东山先生是您啊!真是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其余四子嘴角不停抽动,明明昨天才见面的好吗。

“舞驾先生,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东山君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今天晚上公司有事,我可能会很晚才回家,能不能麻烦您接一下纪子?我下班后就来您这里接她回家。”

“这样啊……”一郎想了想,“没问题,就让二郎接她吧,反正纪子在我们中间最喜欢二郎了,对不对呀小公主?”

小女孩认真的点点头。二郎在身后表情很是复杂。

“真是太感谢了!”

送走了父女二人,一郎回到餐桌上,看见三郎抢了他的座位,狼_Tun虎咽的同时还不忘劝慰苦哈哈地扒在报纸上的二郎:“哎呀就当是和纪子联络感情嘛,说不定人家从此以后非你不嫁了呢?”

“可惜了每个星期一限量版的可丽饼……”

“哎呀三郎我们去接就是的啦!”横山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下午也没什么事,重要的是小女孩真的好可爱!”

“……yuko你看看你的痴汉样。”

于是现在站在幼稚园门口的就换成了三郎和横山,报酬是一份限量版豪华可丽饼。

“我说yuko,”三郎看着横山无比虔诚地舌忝 着手中的冰淇淋,心想着吃东西的表情怎么和自家二哥那么像,“你这次来东京,真的只是来找我玩吗?”

“怎么,原来你不欢迎啊。”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特地这么远赶来,明天就要走,会不会,嗯,太匆忙了一点。”

“没办法啊,”男子认真地将最后一点脆筒塞进嘴里,“我也有工作嘛。”

三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电波频率和别人的不一样:“你,真的没有想过找到hina吗?”

咔嚓。

咀嚼的动作瞬时停止,横山垂下眼睑,长睫毛在卧蚕上打下一片阴影。

“没想过找到。”

——但从未停止过寻找。

自己也会嘲笑自己,真是找到了又如何?不过是挥挥手,笑一笑,问声好,转身便各行其道,从此天涯陌路。但就是抑制不住地想要见他,想听见他爽朗的笑声,想被他宠溺地拍头,想确认他过得很好。

“那个,”天然如三郎也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头,“晚上想吃什么?洋食和食中餐都可以哦~我们的双胞胎弟弟们可是家里的料理担当呢!坏了,我忘了他们两个今天晚上不在家。喂yuko你看,那个幼师是个男生耶,穿着围裙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他渐渐得笑不出来了。一旁的横山脸上血色尽失。

“三郎哥哥怎么是你啊。”纪子跑过来扑到三郎的怀里,转身对着同样呆滞的人说道:“村上老师明天见!”

回复

6 = =2017-6-9 0:02:00

有多久fb没人发过a团文了,LZ简直fb清流,加油!
回复

7 rqx2017-6-9 0:39:00

哈哈有人看真是开熏
趁机把第一篇更完

五、

“也就是说,”知念啃着今天的第三个红豆包,“两个几年都没有见面的人就是在这么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见了面还一起去喝了酒?三郎真不愧是奇迹boy。”

“不,这都是我所安排的,”二郎不苟言笑,“我是神,是上帝,我预见了这种情况才会把接纪子回家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们两个,才会有了这么美丽的邂逅……”

“有本事你预见自己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结果还没买到可丽饼呀!”四郎翻了一个大白眼,“话说回来,臭小子这么晚你怎么还赖在我家,不交住宿费没有天理啊!”

“你不也是应该在学校的吗怎么回来了?”

“回来拿东西而已!这是我的家我不回来难道你还想霸占我的床?”

“哎呀你们两个幼不幼稚!”五郎急忙分开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突然,玄关的门打开了。

“我回来了。”是三郎的声音。

“三郎你回来了!”一二四五加上知念急忙跑到门口,“咦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哦,yuko昨晚上的车回去了,hina去车站送他。”

五个人都是一副“嗯你很有眼力见”的赞赏表情。

“我得赶紧回来,趁yuko还没来得及看手机,不然他就会发现晚上我是偷了他的信用卡付账的了。”

果然,天然切开都是黑。

?

夏日夜晚,风凉凉的,柔柔的。

两个人站的不远不近,刚好一个肩膀的距离。横山转过头,刚好能看见村上棱角分明的美好侧脸,却又刚好看不清眼底Deep的感情。

“那么,”他驻足,“很晚了,就到这里吧。”

村上微笑,露出一口不甚整齐的牙,在横山眼中却异常的可爱。

“很久都没见面了吧。”

“是呀,快六年了。确切的说,五年零九个月。”

yuko背课本最苦手的了,这些事到是记得清楚。”

横山抬头,直直地望着对方,鲜红的唇在月光映身寸下晕着光,狭长的眼明亮一如落了星辰大海。

“因为,hina不在的每一天,仿佛都是加了十倍的长久呐。”

黑暗中看不见村上的表情,但横山能想象到,此刻他红透了的耳根。

良久,他说:“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police干嘛,”横山苦笑,自己果然是少女漫看多了以至于这种台词都讲得出口,“不过,感情这种事,police本身也干预不了。”

“话说,高中时候的横山君真的很受欢迎啊。其实我在与你同桌之前就认识你了,”村上的语气平和,舒缓,“曾经的我个子很小,那天我被人欺负,被推倒在水坑里,是你把我从坑里拉起来的。”

他低下头,轻轻的笑了一声。

“当时我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变成这样立派的大人呢……”

横山揉了揉鼻子,却发现脸边有些微微的湿润。眼泪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本以为六年的时间足以将其消耗殆尽,没想到却是春风吹又生。

横山不知道的是告白的前一天晚上,早已看出苗头的横山夫人找到了村上君。向他诉说了单亲家庭的艰辛,自己的不易,以及同性间禁忌的爱恋将会遭遇的重重阻碍。

还很青涩的村上君以为,最好的结果,便是选择放手,推着他回到正常的人生轨道上,然后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作者最平凡的工作。就做幼师吧,他最喜欢孩子,即使不能肢体相触,还想在精神上离你更近。

然而这一切,在横山看来,不过是拒绝,是逃避。

“那么,”他微笑,带着鼻音,“到此为止吧。”

我与你,也到此为止。

回复

8 = =2017-6-9 11:03:00

fb居然有新的a团向文 还挺有趣的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88条/页,1页

1
→ 回复:【舞驾无CP】秘密面包房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