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子】不合时宜的夏日焰火

发言 回复打印

11条/页,1页

1
您是第917位读者

楼主 doushibufeng2018/4/24 19:57:23

第一次写文,请多多关照



01 ?舞驾四郎 ?STAND BY

?

?

那是舞驾四郎唯一一次对外人谈及他的双生弟弟——舞驾五郎。

?

他就像伫立在森林Deep的一只鹿。四肢修长而有力,眼神灵动而机敏,仿佛随时会反身跃进迷雾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你是绝对无法靠近他的,除非他主动走向你。」

?

「只有我是例外。」醉眼朦胧的四郎得意地笑了,「我是开在他的角上的花,这就是......」

?

「如果这是命运,你又为何擅自开到别的地方去了?」

?

舞驾四郎从梦中惊醒过来。

镜子中,映出一张莫名哀伤的脸。

?

——那是谁的脸?

——肯定不是二宫和也的。

?

二宫和也,是偶像团体ARASHI成员。

他会唱歌、跳舞、演戏、主持、作曲、弹吉他,唯一的爱好是打游戏。

?

二宫和也不是舞驾四郎。

他没有一个叫舞驾五郎的弟弟。

?

他低下头,用双手搓了搓脸。

再抬起头的时候,他又是那个二宫和也了。

?

?

二宫和也不是一个擅长等待的人。

?

即使等待的时间只有5秒——如果前方有自动门的话,他绝对会早早地伸出手去。可以接受的,唯有工作中一个又一个的STAND BY。因为,STAND BY并非工作的间歇,而是工作的一部分。

?

只要是工作,他就会尽全力做好。

就像现在,乖乖地坐在休息室,等待STAFF更换演播厅布景。

?

只是,如果没有忘带游戏机就好了。那只NDS被他丢到哪里了呢?让经纪人去车上找过,可没有找到。没有工作的时候,他几乎是不出门的。那么,是落在家里的什么地方了吗?

?

内心划过一丝慌张,那是不能被弄丢的东西。他记得昨天晚上还玩过的,当时是在什么地方...啊,想起来了,应该是睡着的时候,掉到沙发下面了。

?

那么,接下来该想些什么好呢。要快点去想些什么才行,不然的话...无事可做的时候,思绪便开始不受控制地扇动翅膀。然后,五郎就会趁虚而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他的大脑,盘踞在他的神经中枢。

?

就像现在这样。

?

纽约,现在应该还是深夜。五郎正在做什么呢?在睡着吗?

他又想起刚才的那个梦。脑中响起一个自嘲的声音: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命中注定呢。

?

就算曾脐带缠连,一旦不见,便是十年。

每一次的欲言又止,每一次的口是心非,每一天积累起的偏差最终汇聚成为现在。

?

等待,是毫无雀跃的心情,却不得不留在原地。

所以,他只是等待与五郎再见的那一天而已。这是无关心意的不得不如此的事。

?

他对五郎并未抱有任何期待。

他对五郎不能抱有任何期待。

?

他没有勇气面对这份期待的实质,也没有容量承载期待落空后的绝望

那么,这真的只是等待吗?还是说,这其实是佯装成为等待的——巨大的期待呢?

?

二宫桑,请移步演播室,录制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的。二宫和也获救般地向前来通知的STAFF投去感激的一瞥,「谢谢你。

?

不,那不是期待。

舞驾五郎,是他人生中的STAND BY

如此而已。

?

他站起身来,把脑海中的舞驾五郎留在这里。

然后,再次成为二宫和也。

doushibufeng

新人过门

  • RP:29
文:1 分:33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1条/页,1页

1
→ 回复:【末子】不合时宜的夏日焰火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