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长夜(SS,男校,J家友人出没)

发言 回复打印

33条/页,1页

1
您是第454位读者

楼主 愚公2018/8/28 11:45:44

[1]?分班

?

“樱井翔,一班。”年级主任中居的声音在体育馆内回荡,而后,迅速被各种雄性荷尔蒙的号叫淹没。

?

“同学们,请安静。同学们……请安静一下……闭——嘴——!”怒吼声通过音响轰炸着馆内人的耳膜。如同沸腾的煮锅加人了冷水,吵吵嚷嚷的男生们霎时变得乖巧,只敢捂着耳朵小声咒骂“可恶”。

?

男校真是不可爱。中居将话筒从嘴边拿开,叹了口气。

一帮哔哔喳喳个没完的小兔崽子。脑补了几种“干死小朋友”的画面后,中居无意间转头,瞥见身边被音响声震得龇牙咧嘴的男学生,心中涌起一股歉意。

“樱井同学,请从舞台这侧下去。”中居轻轻拍了拍樱井的右肩,又指了指台下揷着“一班”小旗子的区域。“好的,谢谢老师。”樱井鞠了个躬,快步走到新班级的队列。

?

男校真是不可爱。按成绩依次上台抓阄分班这种操作,表面上平衡了各班的实力,实际上就是老师们的敷衍嘛。樱井按摩着耳后的三叉神经,皱着眉望着体育馆内黑压压的人群。

?

?

“翔君~一起去北城高中啦~教学质量好,离家又近~”生田放下漫画,挪挪屁股凑过来,一脸殷勤。

“要和爸妈商量一下。”樱井往嘴里塞着薯片,心不在焉。

“翔君……你知道我成绩不好的……以后……我们肯定不会上同一所大学……”生田有些哽咽,但努力压住了_chan抖的声音。“如果高中不在一起……这……这就是我们俩最后的共处时光了……”忍不住了,生田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哎哎!斗真你等等……”樱井有些不知所措,慌乱地在库子上抹了抹油手,便拍着生田的背安慰起来。虽然亲友一直很性情,但当面掉眼泪这种戏码还是第二次,竟让自己的鼻腔也有些泛酸。

?

因为父母一辈相识,樱井和生田自小就成了玩伴。

初次见面时,两人还穿着开裆库。小生田本来在玩积木,忽然魔怔了一般,全神贯注地盯着小樱井的JJ。“翔君~你的JJ是蓝色的耶!”小生田兴奋地叫起来~

?小樱井脑袋上冒出个问号,低头看了看JJ……“真是蓝色的耶!”扔掉手里的小火车,小樱井弹了弹自己的JJ。那,是樱井翔人生中说出的第一个完整的语句。

“呀!疼……”小樱井怒视着兴致勃勃地弹自己JJ的小男孩,出于矜持,又不敢回弹,满腔愤怒憋红了整张小脸。

“我的不是……”小生田有些不甘心,“你也弹弹我的,我的可能就是蓝色的了~”小生田怂恿着小樱井。

“……表。”莫名其妙,小樱井诧异地拒绝。

“你是不是嫌弃我的颜色不好……”小生田委屈地要哭出来。

“……妈妈!”小樱井慌张地寻找救兵。

当樱井妈妈和生田妈妈赶到时,小生田正扑在小樱井身上嚎啕大哭,眼泪与鼻涕糊在了对方的围嘴上。

“翔君……嗝……翔君……不弹……嗝……我的JJ……嗝……因为我的JJ……嗝……不是蓝色哒……哇……”小生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小樱井衣衫不整,在小生田的怀里茫然地望向大人们。咔嚓,这幅画面被定格在了生田妈妈的相机里。

?

故事的最后,笑出眼泪的樱井妈妈带儿子去看了JJ,顺便为两个小朋友科普了一点生理概念和安全意识。

?

原来,是库子掉色。

?

之后,他们俩几乎是弹着对方的JJ长大的,也见证了彼此JJ的长大。

樱井很喜欢生田胡闹又有分寸的样子,也很喜欢调侃和照顾生田的自己。在按部就班的生活中,爱笑的生田是那样一抹亮眼的色彩。不过,不是蓝色。

?

盯着桌上压着的那张荒唐的照片,樱井决定还是和生田上一所高中。毕竟,他不太想再看到生田流泪了,而“最后的共处时光”那句话,也在他心口钝钝捶了一下。他明白,如果分开,就算日后依旧能见面,总会渐行渐远,可能,再也不会有人纯粹地、兴奋地弹自己的JJ。面对情感,生田总是比自己成熟。所以,当他多年后说出那句话时,自己焦虑万分的心绪找到了释放的出口。

?

生田说,“我不会嫉妒噢~因为你对他和对我的感情不一样。”

?

?

“翔君~我要抓阄啦~等我~”台上的生田明媚地冲着樱井挥手,用力做着口型。樱井默默背过身去,望着窗外树枝间的鸟窝叹气。

“生田斗真,三班。……同学,不能换,抽到哪个班级就是哪个班级……不能换……快下去吧!”中居不耐烦地目送着眼前的少年下台,心里更明确了一点,男校真是不可爱。

?

走过樱井身边时,生田失落地挥了挥纸条,“三班”,嘴撅得老高。

樱井白了他一眼,眉间的褶皱愈发紧凑。“放学记得等我”,不情不愿的生田继续走向自己班级所在的位置。

?

“干,斗真,真是被你坑惨了。”樱井心想。

?

不知不觉,抓阄人数已过了大半。地上晃眼的阳光随时间迁移,樱井焦躁的情绪渐驱平静。体育场内的热情早已消退,穿着黑色制服的学生们百无聊赖地等着叫号,或是和新班级的同学闲聊。和周围人寒暄了一阵,樱井并未发现投缘的朋友。男学生们聊的话题无非是游戏、运动和女孩,有些“精明”的人还会从旁试探对方的家世和成绩。

?

好无趣,樱井不停地抓挠着站麻的腿。

?

“大野智,一班。”

?

抬起头,望着台上单薄的少年,樱井好像想起了什么。

?

樱井回头低声呼唤生田,“斗——真——大野……?”生田闻声,收回了注视着舞台的目线,向樱井默契地点了点头。

?

“也是,毕竟这所学校离他家近嘛。”樱井豁然开朗。

?

大野家的两层小屋坐落在生田家隔壁。两家人关系不错,平日往来较频繁。不过,大野似乎很沉闷,时而用微笑替代语言,不知是礼貌,还是回应。这让生田感到困惑,他尚未找到两人最舒服的相处方式。

“哎呀~你说我该和智君聊些什么?”小生田有些郁闷,推了推爱抚着打口碟的小樱井。

“不知道聊什么就表聊啦,不用对谁都那么友善。”热情似火的小生田真是麻烦。

“可是智君很有趣的……想和他成为朋友……”

“有趣?”

“嗯,虽然有点怕生,好像在说表过来……但似乎又在向我招手,让我表走开……让人捉摸不透啊……”

“……斗真,别再和阿姨一起看不伦剧了。”小樱井的脸上流露出担心与同情。

“有一次,我看智君无聊就让他打游戏,可是他不太会玩儿,操作很随性,总是挂掉。我担心他失落,就一步步示范给他看,结果……他笑着谢谢我,又开始瞎玩……”

“……斗真,他这是在小瞧你吧……”

“不知道……但他笑的样子真的很纯粹,纯粹的开心……”小生田百思不解。

“怕不是个傻子吧……”小樱井放下打口碟,转头望向窗外。大野的房间与生田几乎相对,从距离来看,生田和大野应该可以清楚地窥探到对方房间的各个角落。只不过,照旧,那个房间的窗帘是拉着的。

?

听过生田的唠叨后,樱井不自觉地留意起亲友隔壁的少年。曾在生田家附近的街角遇见过大野几次,但因为生田均不在身边,所以樱井从未打过招呼。其实也有别的原因。虽然大野的姿态不挺拔,却还是比自己高出大半头,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生人勿扰的气息。小樱井也有自己的骄傲,于是,他总是酷酷地迅速远离那个街角。

?

少年的发梢扫着脖颈,刘海将眉眼藏了起来,只留下长长的眼角若隐若现。两只提着超市袋子的手修长,不时抬起搔搔头顶。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偶尔咬下嘴角,偶尔噗嗤一笑。

?

嗯,应该不是傻子。只是喜欢发呆,随时随地发呆。或许……是个很聪明的人。

?

?

在大野无声地擦身而过时,樱井攥了下手心里皱皱的分班纸条。

?

嗳,大野好像没有记忆里那么高了。想到这,樱井不禁挺了挺腰板。

看着那个背影慢慢向队尾移动,樱井忽然很想叫住他。

?

这么多年了,洗衣粉的味道还是一样啊,大野桑。

----------

待续

?

回复

- 1 - 愚公2018/8/28 12:44:12


本章核心:大野眼中的小樱井。配合第一章樱井视角食用,风味更加。

甜度指数70%,结尾80%

?

[2]?靠近

?

大野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纯良噢。

?

----------

?

“大眼睛喜欢人妻系啊,意外。”大野将被折腾得不行了的成人杂志放回架子,忽然笑出了声。

?

十几分钟前,大野在便利店的角落里挑着零食。当他拿起炒面面包时,耳旁飘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野轻声踱步到货架旁,歪着头看到了鬼鬼祟祟的两个瘦小的背影。啊,原来是斗真……和那个大眼睛。

两人不时地四处张望,眼神警惕地瞟向店内的监控。慌张的样子似乎是在探索什么,嘴唇翕动,一直嘀嘀咕咕。

默不作声,大野向两人的方向又行进了一个货架的距离。

?

“翔君,看不到里面啊!”小生田焦急得鼻尖渗出了汗珠。

“斗真你是不是傻!你把那头捏住了,看个屁啊!”小樱井低声怒斥,顺手抢过那本封面印着销魂女体的杂志。

“有两种办法”,小樱井思索了一下,“第一种,把左侧胶条拆开,咱俩看完再原位粘上”,不过从刚才的尝试来看,胶条贴得过于完美,丝毫不给他们机会。几个回合下来,两人浑身大汗。

?

加油啊,不远处的大野也不禁攥了下拳。

?

叹了口气,小樱井无奈地看向小生田,“还是第二种吧,管中窥爆。”嗯,从书管中窥探爆乳。

“哎!翔君,又是这招,这本你都窥了多少次了,能窥出新花样吗……”小生田的兴致消了大半。

“后半本还没窥过。”小樱井也十分不甘,但再这样耗下去,店员随时可能抓包。

于是,两人费劲巴拉地将杂志拨成管状,极速品味着内页上变形的禸身。

“还是挺刺激”,小生田咽了咽口水。“嗯嗯嗯”,小樱井口干舌燥地呼应。

?

正在大野犹豫着要表加人他们时,便利店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把两个小小的背影吓得哆嗦。大眼睛光速撇下杂志,顺手抄起一包薯片,拽着生田若无其事地走向柜台。动作一气呵成,叹为观止。

?

看着两人跑出便利店,消失在街角,大野挠了挠鼻子,上前拾起了那本成人杂志。“陌生人妻”“寂寞香闺”“丈夫外出”“叮咚,水管工”……噗,“大眼睛喜欢人妻系啊,意外。”大野将被折腾得不行了的成人杂志放回架子,忽然笑出了声。

?

半晌,大野重新拿起了那本杂志。

?

大野第一次见到大眼睛,是在生田的房间里。

小生田不知所措地向自己示好的样子很有趣。为了让他安心,大野一边微笑,一边在屋里溜达,寻找着能开启共同话题的事物。

扫过一排排少年漫画,大野的视线停留在书架旁的一张照片上。

“这是你吗?”大野好奇地用手指点点照片中哭得快晕厥的宝宝。

“嗯嗯”,小生田顿时来劲,“旁边是翔君,我的发小~

“翔——君——”,这个一脸懵逼的宝宝太可爱了吧,大野抬手轻轻碰了碰照片中的小脸蛋。

“哎?这里怎么黑乎乎一团?”顺着大野指尖的方向,小生田看到了樱井宝宝被马克笔胡乱遮挡的小JJ。“干嘞!一定是那小子趁我不注意涂的!”小生田愣了愣,随即唠唠叨叨地向大野复述了“蓝色JJ事件”。

大野笑得鼻子都皱了,捂着肚子跌落在被团里,嘴里不时蹦出“蓝眼睛”“大JJ”“色”等不明词汇……

?

“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可爱啊。”大野心想。

?

为什么他总是着急跑开呢……大野用提着塑料袋的手搔了搔头顶。几年间,在生田家前面的街角与大眼睛偶遇过几次,可还没等自己说“嗨”,对方就一溜烟逃走了。

貌似是个很难亲近的人啊,翔君。

不过,既然不想和我打招呼,又为什么,躲在街角的那头偷看我呢,翔君。

大野望着转弯镜中反身寸出的小身影,哭笑不得。

?

?

“樱井翔,一班。”

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大野揩了揩湿润的眼屎。樱井翔……翔……嗳,熟悉的名字。

?

体育馆内的舞台上,上一秒被音响声震得龇牙咧嘴的学生,下一秒就恭敬地和老师敬礼。整洁的黑色制服、浓密又柔软的栗色头发,以及……一双十米开外依旧闪烁的大眼睛。

?

“啊,原来大眼睛姓樱井啊。”大野豁然开朗。

?

走过樱井身边时,大野微妙地无视了他。感受到对方停留在自己背部的视线,大野的眼角弯了弯,缓缓走向一班的队尾。樱井君,好久不见,还是不想和我打招呼吗?

?

?

高中的生活出乎意料得平淡,连发呆都渐渐索然无味。似乎是为了缓解学生们的不安情绪,每个班级都设有“留言箱”,钥匙由班主任保管,塞人箱中的烦恼也会视情况解决。在大野私下涂鸦了六个留言箱后,他被堂本刚逮住了,之后被迫加人了美术部。

?

大野放下画板,环视着窗外喧嚣的校园。

不应该加人社团的,内心的懊悔如潮汐涌来。真是,麻烦死了。

后天就是足球部一年一度的校内赛开幕式,出于部长间的友情,美术部承接了大赛的海报绘制工作。为数不多的美术部员们受尽部长堂本刚的摧残,被锁在社团活动室内,哭着一笔笔绘出“足球少年们的青春”。

?

大野对色彩的敏感度高,涂鸦天马行空,颇受堂本赏识。

“智,这幅画你是想表达什么”,堂本玩味地盯着眼前的作品。

“部长……瞎几把画的。”大野害羞地摆弄笔刷。

“很好,智,要做个能一直开心地瞎几把画的人。”堂本轻轻拥抱了大野。

“部长,油彩好像沾到你裆部了……”想到堂本刚刚貌似发表了深刻的格言,大野的这句话终究梗在了喉间。

?

不知不觉,大群乌鸦送来了夕阳,橘色的校园里只残留着零星的吵闹。大野一直觉得乌鸦的叫声很像大叔,仿佛天空中有十几个果体中年男人在肆意嘶吼,悲壮又有些淫荡。

随意收拾了一下美术活动室,大野有气无力地走出教学楼。

?

嘭——嗵——“牙白!”——“我草(艹皿艹?)!”

一位足球少年跪在了体育场门口。

?

“你在干嘛?”大野站在樱井背后。

足球少年哑着嗓子嘀咕:“把海报踢破了……”

大野探身向前张望,而后倒吸一口冷气。“咦……你死定了,这是我们部长的杰作。”堂本为这张手绘海报煞费苦心,奉献了足足两周的课余时间。而海报上那张阳刚的笑脸,却被樱井一脚抽出个窟窿。

“这谁的脸……”樱井持续沮丧。

“你们部长,冈田。”大野检查着海报的残片,不住地摇头。

“啊?!”樱井的尖叫蹿升几十分贝,“我不过就是为比赛练习下”,愈发委屈,他的眼角逐渐涌出泪水。

“……”拜托,球门离这儿可很远呐,怪不得要练习……大野望着仍跪坐在地上的樱井,缓缓伸出了手,“先起来吧,我想想办法。”

?

“……麻烦你了……”

“不麻烦。”

?

“翔君不是要练球吗?”生田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家门口出现的两位不速之客。

“出了点意外……”樱井垂着头,指甲挠得大腿红了一片。

“足球赛马上就开幕了,晚上在你家画个海报。大概……通宵吧。”说罢,大野拎着大包小包的画具,径自走向二楼生田的卧房,身后跟着一个乖巧的樱井。

“哈?”他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生田大脑当机。

?

“好的阿姨~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请放心~”在和两位妈妈报备后,生田端着三杯果汁向自己房间走去。“感觉很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

生田挨着樱井,两人抱膝,坐在地上仰望大野。大野已经对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画临摹了三个小时,专注的神态却始终如一。蓝色的水粉线条逐渐演化成多彩的光影。

“部长还是很厉害啊。”大野自言自语。

?

伸个懒腰,低头看了看表,竟然凌晨四点钟了。大野本想回过身呼唤两人,却发现生田早就在床上呼起了鼻涕泡,而樱井……靠着床边,一脸心事地睡去……

?

大野轻手轻脚走出房间,在洗手间洗了把脸,关上水龙头后,却不知该用哪条毛巾。犹豫之间,一只手伸到自己面前。

?

“用这条吧。”樱井咬着嘴唇,“我一般在他家用这条。”

?

大野默默接过毛巾,吸了吸脸和脖子上的水痕。

?

“大野君……谢谢。”

?

“翔君,长高了不少呢。”

?

“嗯?……嗳!”

?

JJ还是蓝色的吗?”眼睛还是那么大,大野的鼻子又笑皱了。

?

“……干!斗真这犊子!”

?

这是大野与樱井第一次认真地对话。

?

?

生田从梦中醒来,吧唧吧唧嘴巴,揉了揉被阳光刺痛的眼球。这一夜睡得太不好了,总觉得有小虫虫在脸上起舞。

我擦!太牛逼了吧!生田注视着画架上的海报,心中对大野的崇拜浪潮几近沸腾。

迷迷糊糊在洗手间刷完牙,生田才发现镜中被画的像鬼一样的自己。

?

怒气冲天地回房间准备找这两人算账,推门却看到——大野靠着樱井的头睡得正香,樱井挨着书架棱角的胳膊,被大野环住。

?

“感觉很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生田叹了口气,轻轻带上了门。

?

?

这周,一班的班主任在留言箱里发现这样一张纸条:

想提高成绩,请把我的座位调到樱井翔的后面。——大野智

?

-----------

待续

?

回复

- 2 - = =2018/9/15 15:00:12

在loft占tag在wb占搜索不看看什么水准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33条/页,1页

1
→ 回复:【山组】长夜(SS,男校,J家友人出没)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