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HELLO

发言 回复打印

44条/页,1页

1
您是第368位读者

楼主 令和你好2019/4/30 23:00:54



电梯在佐藤胜利做好迎接失重感的准备时又开了门。

“Sorry!”趁着门开挤进来的黄发青年挠着后颈处的发尾抱歉道。

佐藤胜利点头,退后半步让出按楼层键的空间,对方却迟迟未动。

十二层,电梯门开,佐藤胜利出了电梯,黄发青年跟着跨出。

左转出楼梯间,再右转来到门廊,在门前站定,取钥匙的同时佐藤胜利绷紧了脊背,用余光看到身后的人径直走到尽头处的门前,手上提前持好了钥匙,开锁进门一气呵成,关门前朝隔壁间还在与门锁作斗争的佐藤胜利投来一个笑容。

旁边关门声传来的瞬间,佐藤胜利手下一转,开了门。

扔下背包,横躺在沙发上,浑身酸痛。

不知是睡眠不足还是被刚才那位“stalker”吓的,不管哪样都很没用。佐藤胜利心想。

大脑放空几秒,然后抓过手机发出一条语音:

“我隔壁的空房有人住进来了。”

消息发送成功的短促提示音响起,佐藤胜利想了想,又发出一条:

“好像还是个外国人,跟我说‘sorry’什么的。”

被备注为大吾的用户迟迟没有回消息,佐藤胜利不甚在意,将手机扔到一旁,提起力气翻到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睡醒是凌晨三点,佐藤胜利从沙发上起身,借着手机荧幕的光亮向洗漱间走去,甩了甩不甚清醒的脑袋,决心将刚才做的梦忘记。梦境记得太过清楚会导致精神疲惫,被领导以此为由骂了数回的他深谙这个道理。

洗漱过后又窝回沙发,从茶几下的隔断够到一瓶果汁,几口灌下平复了口中的干燥,打开电视无规律地换台。了无兴致地看过几段广告后,突然想起隔壁现在住了人,佐藤胜利连忙调小电视音量。

手机在这时响起,按遥控的手停下,拿起手机点开消息。
?
??? 领导:新开了一个深夜节目,要表转来做?

?? -回复:可以啊

简短的回答发出。

对方很快又来了消息。

??? 领导:就知道你醒着,整天作息颠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晚班
???
??? 领导:所以干脆来做晚班吧,都市灵异故事相关,做得了吗

?? -回复:没问题,天一亮我就过去台里,您在办公室待到几点?

看了看跳转到消息记录框内的文字,佐藤胜利有些后悔发送键点得太快,那个“您”字不该被使用,这位要求虽严却待人亲和的领导在人职第一天便告诉自己无需对他使用敬称。

? 领导:你原先的音乐节目我们会安排人接手,节目企划等下放你桌上,晚上八点半到岗直接转晚班,也不用来找我了,免得看到我头疼

-回复:……sorry,我那是开玩笑说的

松岛那家伙卖我!佐藤胜利愤愤地想。

他确实对同在下午档的松岛聪讲过自己一见中岛健人就头痛的事情,但那不是在抱怨中岛健人管理严苛,只是自己那时确实看到他就头痛,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一情况直到最近才有所缓解。

佐藤胜利关掉电视,计算起自己还能休息的时间。

此前他在电台主持周内下午三点档的音乐节目,直播一小时,因为资历尚浅,稿子需要自己写,并且早八点半到晚五点半值班,协助其他直播或录播节目做做导播和采编。

佐藤胜利会熬夜。一般从刚过零点开始,睡意完全与他告别,他看电视上网打发时间,然后记录日出时间比前一天早了几分。

也曾试过通过白天不睡来强迫自己晚上人眠,却毫无作用。最终他形成了自己的作息习惯:看完日出小憩一会儿再去电台大楼,午间两小时他不吃饭,完全用来补觉,晚上六点左右到了家倒头就睡,等到十一点多自然醒,打响熬夜的前奏。

现在改上晚班,他可以将A.M.和P.M.彻底交换来看。

?

回复

- 1 - ==2019/5/1 11:53:12


回复

- 2 - = =2019/5/2 20:35:54

“就是我家孩子啊,每次见到我的一个友人都哭,哭得撕心裂肺,第一次我们还觉得好玩拿这个取笑友人,但是每次都这样就不正常了。问他为什么哭,他说在叔叔身后看到有东西。”

“方便的话可以讲一下小朋友当时几岁吗?您询问他原因的时候。”

“啊,就是最近一次见到友人的时候,大概半年前,当时马上过三岁生日。”

“那您具体是怎么询问的呢?”

“我问他怎么了,他哭得说不出话,我就问是有什么吗,他说嗯,我又问在叔叔身后吗,他也说嗯。都说小孩子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果然是这样吧。”

“抱歉女士,您对孩子进行的询问其实是带有诱导意味的。本就哭到无法进行表达,同时您又在不停问话,小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顺着您的话应答,以便尽快摆月兑这种对他来说是压迫的追问。而见到友人就哭,可能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友人的某个行为,或者穿着、发型甚至香水气味令他不适,孩童时期记忆容易根深蒂固,于是每次见到友人他都会想起那种不适并开始大哭。他无法回答为什么哭,是因为他也许根本忘了当初是什么令他讨厌,只是单纯记住了那种不适感。”

“可是,可是就拿初见那一次来说,友人有什么东西让我家孩子感到不舒服,我们大人又察觉不到,还是很可怕不是吗?”

“这样牵强的原因是没有办法在节目中展开来讲的,抱歉,”佐藤胜利语调放缓,“但还是很感谢您的来电,希望下次有故事可以继续跟我们分享。”

佐藤胜利挂掉电话,揉了揉额头。这已经是这个夜晚接通的不知道第多少通电话,再这样下去就只能播放多个录制片段直到结束。

筹备两日,深夜档的新节目终于开播,佐藤胜利的计划是节目一开始先播放提前录制好的世界著名灵异都市传说盘点,同时开放热线,在来电中选出值得探究的故事进行通话直播,最后选读后台听众评论。为了保证首播质量打下听众基础,他专程亲自进行导播。

然而仅在投稿筛选上就遭遇了滑铁卢,这个时间打来的不是晚班司机就是失眠主妇,精神亢奋跃跃欲试,讲出的故事要么瞎编乱造,要么就是套用传闻。

看着电脑上音频文件播完了本国的“八尺大人”和“裂口女”,又开始播西方的“血腥玛丽”,佐藤胜利渐感无奈,连他那位邻居讲的话此刻回想起来都好像有了几分道理。

下午的时候佐藤胜利去了一趟社区图书馆。

他不知道分析灵异事件的书籍会归在哪一区,便暂且看了看心理类。

一番查找后找到了心理类编号的书架,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黄发的青年。

“Morning。”一张口佐藤胜利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啊,你也下午好。”青年笑容灿烂。

原来不是外国人。而且竟然回应了“下午好”,不知道是真的英文很烂还是在讽刺。

“你也来看书吗?”青年问。

“嗯,工作需要,我找点讲灵异事件的书来参考参考。”佐藤胜利边说边扫视起书架上陈列的书,然而除去专业书大多为犯罪心理分析相关。

“灵异啊,那《百鬼夜行》也可以吧。”青年边说边点开了手机上的书目检索应用。

“嗯?”佐藤胜利注意力还在一排排书脊上,没太在意青年的话。

“超出人们认知的现象叫灵异,结合现象具体化出一个形象,就是妖怪。”青年行动迅捷,已经从不远处的书架打了一个来回。

“给你。”

佐藤胜利看了看怀中莫名被塞进来的两本厚重的《鸟山石燕百鬼夜行全画集》,不知所措。

“啊,书确实有点重,我等下帮你拿回去吧。”青年摸了摸脑袋,伸出手来想把书取走。

“不用了!”佐藤胜利抱着书后撤一步,又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自己搬得动,谢谢你,哈哈。”

瘫在直播室接线桌前的佐藤胜利可笑不出来。什么严谨的故事巧妙的编排,计划里的内容一样都做不出来,还不如直播读百鬼夜行来的主题鲜明。

枕着屈起的左臂,伸出右手再次接起响个不停的热线,佐藤胜利不指望这是今天这场直播的真命天子,只希望这可以是最后一通电话,他实在太累。

“您好这里是《Occult Roads》灵异故事分享专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哎?节目名字改了吗,”年轻的男声从电话中传来,“请帮我喊中岛那家伙来听,谢谢啦。”

“抱歉先生,这个时段的节目不是名字更改了,是栏目整个换掉了,新节目正好今天首播,内容关于都市灵异故事,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继续在这个时间收听本台,感谢您的来电,现在帮您转出可以吗?”佐藤胜利回应道,心中的无奈又多了几分。

“等等等等,别挂电话!灵异故事是吗,我有我有。”男声语速很快,好像真的担心被挂掉电话。

“那您能先简要说明一下故事内容吗,需要符合要求我们才能在直播中正式接线。”佐藤胜利撑起身子,抓过纸笔。

“我想想啊,啊,有了!我们组去年冬天接到的一个案子,是一位老太太和她孙女在夜晚遭遇一氧化碳中毒,具老太太自述和证据表明是人为制造事故,但这个嫌疑犯却不存在。”

“不存在?”佐藤胜利停下了手底胡乱画线的动作。

“老太太说她看到了作案人,特征不符合他们那栋楼的任何一个居民,而监控显示那天晚上,甚至前后几天都没有外人进人过那里。”

“会不会是楼内的居民乔装打扮?”佐藤胜利问。

“调查的初始阶段就排查过了,这种可能被排除。”

“那有没有可能是老太太在中毒状态下出现幻觉,记忆出错,”佐藤胜利顿了顿,“或者编了谎话?”

“最后就是按受害人神志不清给出了无效证词处理的,这起事件也被定性为意外事故,”电话那头的青年轻笑两声,“不过你觉得会有鸟把巢筑在煤炉烟囱里吗。”

“请问方便在节目中分享这件事吗?”佐藤胜利蹬了蹬地面令椅子滑行到电脑前。

“无所谓啦,我现在停职。”电话中的声音依然漫不经心。

“那怎么称呼您?”

“唉呀,敝姓重冈。”

“使用真名不会有问题吗?”

“都说了我停职啦。”

“好,我们马上转接进人直播,注意言辞。”

回复

- 3 - ==2019/5/19 0:44:32

哭 蹲等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44条/页,1页

1
→ 回复:【优胜】HELLO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