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HELLO

发言 回复打印

1212条/页,1页

1
您是第1458位读者

楼主 令和你好2019/4/30 23:00:54



电梯在佐藤胜利做好迎接失重感的准备时又开了门。

“Sorry!”趁着门开挤进来的黄发青年挠着后颈处的发尾抱歉道。

佐藤胜利点头,退后半步让出按楼层键的空间,对方却迟迟未动。

十二层,电梯门开,佐藤胜利出了电梯,黄发青年跟着跨出。

左转出楼梯间,再右转来到门廊,在门前站定,取钥匙的同时佐藤胜利绷紧了脊背,用余光看到身后的人径直走到尽头处的门前,手上提前持好了钥匙,开锁进门一气呵成,关门前朝隔壁间还在与门锁作斗争的佐藤胜利投来一个笑容。

旁边关门声传来的瞬间,佐藤胜利手下一转,开了门。

扔下背包,横躺在沙发上,浑身酸痛。

不知是睡眠不足还是被刚才那位“stalker”吓的,不管哪样都很没用。佐藤胜利心想。

大脑放空几秒,然后抓过手机发出一条语音:

“我隔壁的空房有人住进来了。”

消息发送成功的短促提示音响起,佐藤胜利想了想,又发出一条:

“好像还是个外国人,跟我说‘sorry’什么的。”

被备注为大吾的用户迟迟没有回消息,佐藤胜利不甚在意,将手机扔到一旁,提起力气翻到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睡醒是凌晨三点,佐藤胜利从沙发上起身,借着手机荧幕的光亮向洗漱间走去,甩了甩不甚清醒的脑袋,决心将刚才做的梦忘记。梦境记得太过清楚会导致精神疲惫,被领导以此为由骂了数回的他深谙这个道理。

洗漱过后又窝回沙发,从茶几下的隔断够到一瓶果汁,几口灌下平复了口中的干燥,打开电视无规律地换台。了无兴致地看过几段广告后,突然想起隔壁现在住了人,佐藤胜利连忙调小电视音量。

手机在这时响起,按遥控的手停下,拿起手机点开消息。
?
??? 领导:新开了一个深夜节目,要表转来做?

?? -回复:可以啊

简短的回答发出。

对方很快又来了消息。

??? 领导:就知道你醒着,整天作息颠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晚班
???
??? 领导:所以干脆来做晚班吧,都市灵异故事相关,做得了吗

?? -回复:没问题,天一亮我就过去台里,您在办公室待到几点?

看了看跳转到消息记录框内的文字,佐藤胜利有些后悔发送键点得太快,那个“您”字不该被使用,这位要求虽严却待人亲和的领导在人职第一天便告诉自己无需对他使用敬称。

? 领导:你原先的音乐节目我们会安排人接手,节目企划等下放你桌上,晚上八点半到岗直接转晚班,也不用来找我了,免得看到我头疼

-回复:……sorry,我那是开玩笑说的

松岛那家伙卖我!佐藤胜利愤愤地想。

他确实对同在下午档的松岛聪讲过自己一见中岛健人就头痛的事情,但那不是在抱怨中岛健人管理严苛,只是自己那时确实看到他就头痛,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一情况直到最近才有所缓解。

佐藤胜利关掉电视,计算起自己还能休息的时间。

此前他在电台主持周内下午三点档的音乐节目,直播一小时,因为资历尚浅,稿子需要自己写,并且早八点半到晚五点半值班,协助其他直播或录播节目做做导播和采编。

佐藤胜利会熬夜。一般从刚过零点开始,睡意完全与他告别,他看电视上网打发时间,然后记录日出时间比前一天早了几分。

也曾试过通过白天不睡来强迫自己晚上人眠,却毫无作用。最终他形成了自己的作息习惯:看完日出小憩一会儿再去电台大楼,午间两小时他不吃饭,完全用来补觉,晚上六点左右到了家倒头就睡,等到十一点多自然醒,打响熬夜的前奏。

现在改上晚班,他可以将A.M.和P.M.彻底交换来看。

?

回复

- 1 - ==2019/5/1 11:53:12


回复

- 2 - = =2019/5/2 20:35:54

“就是我家孩子啊,每次见到我的一个友人都哭,哭得撕心裂肺,第一次我们还觉得好玩拿这个取笑友人,但是每次都这样就不正常了。问他为什么哭,他说在叔叔身后看到有东西。”

“方便的话可以讲一下小朋友当时几岁吗?您询问他原因的时候。”

“啊,就是最近一次见到友人的时候,大概半年前,当时马上过三岁生日。”

“那您具体是怎么询问的呢?”

“我问他怎么了,他哭得说不出话,我就问是有什么吗,他说嗯,我又问在叔叔身后吗,他也说嗯。都说小孩子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果然是这样吧。”

“抱歉女士,您对孩子进行的询问其实是带有诱导意味的。本就哭到无法进行表达,同时您又在不停问话,小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顺着您的话应答,以便尽快摆月兑这种对他来说是压迫的追问。而见到友人就哭,可能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友人的某个行为,或者穿着、发型甚至香水气味令他不适,孩童时期记忆容易根深蒂固,于是每次见到友人他都会想起那种不适并开始大哭。他无法回答为什么哭,是因为他也许根本忘了当初是什么令他讨厌,只是单纯记住了那种不适感。”

“可是,可是就拿初见那一次来说,友人有什么东西让我家孩子感到不舒服,我们大人又察觉不到,还是很可怕不是吗?”

“这样牵强的原因是没有办法在节目中展开来讲的,抱歉,”佐藤胜利语调放缓,“但还是很感谢您的来电,希望下次有故事可以继续跟我们分享。”

佐藤胜利挂掉电话,揉了揉额头。这已经是这个夜晚接通的不知道第多少通电话,再这样下去就只能播放多个录制片段直到结束。

筹备两日,深夜档的新节目终于开播,佐藤胜利的计划是节目一开始先播放提前录制好的世界著名灵异都市传说盘点,同时开放热线,在来电中选出值得探究的故事进行通话直播,最后选读后台听众评论。为了保证首播质量打下听众基础,他专程亲自进行导播。

然而仅在投稿筛选上就遭遇了滑铁卢,这个时间打来的不是晚班司机就是失眠主妇,精神亢奋跃跃欲试,讲出的故事要么瞎编乱造,要么就是套用传闻。

看着电脑上音频文件播完了本国的“八尺大人”和“裂口女”,又开始播西方的“血腥玛丽”,佐藤胜利渐感无奈,连他那位邻居讲的话此刻回想起来都好像有了几分道理。

下午的时候佐藤胜利去了一趟社区图书馆。

他不知道分析灵异事件的书籍会归在哪一区,便暂且看了看心理类。

一番查找后找到了心理类编号的书架,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黄发的青年。

“Morning。”一张口佐藤胜利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啊,你也下午好。”青年笑容灿烂。

原来不是外国人。而且竟然回应了“下午好”,不知道是真的英文很烂还是在讽刺。

“你也来看书吗?”青年问。

“嗯,工作需要,我找点讲灵异事件的书来参考参考。”佐藤胜利边说边扫视起书架上陈列的书,然而除去专业书大多为犯罪心理分析相关。

“灵异啊,那《百鬼夜行》也可以吧。”青年边说边点开了手机上的书目检索应用。

“嗯?”佐藤胜利注意力还在一排排书脊上,没太在意青年的话。

“超出人们认知的现象叫灵异,结合现象具体化出一个形象,就是妖怪。”青年行动迅捷,已经从不远处的书架打了一个来回。

“给你。”

佐藤胜利看了看怀中莫名被塞进来的两本厚重的《鸟山石燕百鬼夜行全画集》,不知所措。

“啊,书确实有点重,我等下帮你拿回去吧。”青年摸了摸脑袋,伸出手来想把书取走。

“不用了!”佐藤胜利抱着书后撤一步,又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自己搬得动,谢谢你,哈哈。”

瘫在直播室接线桌前的佐藤胜利可笑不出来。什么严谨的故事巧妙的编排,计划里的内容一样都做不出来,还不如直播读百鬼夜行来的主题鲜明。

枕着屈起的左臂,伸出右手再次接起响个不停的热线,佐藤胜利不指望这是今天这场直播的真命天子,只希望这可以是最后一通电话,他实在太累。

“您好这里是《Occult Roads》灵异故事分享专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哎?节目名字改了吗,”年轻的男声从电话中传来,“请帮我喊中岛那家伙来听,谢谢啦。”

“抱歉先生,这个时段的节目不是名字更改了,是栏目整个换掉了,新节目正好今天首播,内容关于都市灵异故事,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继续在这个时间收听本台,感谢您的来电,现在帮您转出可以吗?”佐藤胜利回应道,心中的无奈又多了几分。

“等等等等,别挂电话!灵异故事是吗,我有我有。”男声语速很快,好像真的担心被挂掉电话。

“那您能先简要说明一下故事内容吗,需要符合要求我们才能在直播中正式接线。”佐藤胜利撑起身子,抓过纸笔。

“我想想啊,啊,有了!我们组去年冬天接到的一个案子,是一位老太太和她孙女在夜晚遭遇一氧化碳中毒,具老太太自述和证据表明是人为制造事故,但这个嫌疑犯却不存在。”

“不存在?”佐藤胜利停下了手底胡乱画线的动作。

“老太太说她看到了作案人,特征不符合他们那栋楼的任何一个居民,而监控显示那天晚上,甚至前后几天都没有外人进人过那里。”

“会不会是楼内的居民乔装打扮?”佐藤胜利问。

“调查的初始阶段就排查过了,这种可能被排除。”

“那有没有可能是老太太在中毒状态下出现幻觉,记忆出错,”佐藤胜利顿了顿,“或者编了谎话?”

“最后就是按受害人神志不清给出了无效证词处理的,这起事件也被定性为意外事故,”电话那头的青年轻笑两声,“不过你觉得会有鸟把巢筑在煤炉烟囱里吗。”

“请问方便在节目中分享这件事吗?”佐藤胜利蹬了蹬地面令椅子滑行到电脑前。

“无所谓啦,我现在停职。”电话中的声音依然漫不经心。

“那怎么称呼您?”

“唉呀,敝姓重冈。”

“使用真名不会有问题吗?”

“都说了我停职啦。”

“好,我们马上转接进人直播,注意言辞。”

回复

- 3 - ==2019/5/19 0:44:32

哭 蹲等
回复

- 4 - = =2019/5/25 1:22:07

我又来蹲了
回复

- 5 - 夏天是拖更的季节2019/5/28 19:54:09


“是这样啊。对了,一直忘记介绍自己,我叫佐藤胜利,在电台上班,欢迎人住,很高兴和你做邻居。”佐藤胜利说着便伸出了手。

青年连忙将怀里的纸箱放到脚边,就着弯腰的姿势握住佐藤胜利的手:

“岸优太!我也很高兴和你做邻居!”

看着青年教条的模样佐藤胜利忍不住笑出来,突然,青年脚边的纸箱窜动。

佐藤胜利一个后撤,脊背撞在了电梯壁上。

纸箱中的东西似乎被惊动,不再动弹。

“啊!这个!”青年反应过来,抱起纸箱,翻开了最上层的衣服给佐藤胜利看。

一双滚圆的漆黑眼睛与佐藤胜利四目相对。

“它喜欢钻在衣服堆里睡觉。”青年给出一句解释。

“原来如此,”佐藤胜利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狗,忍不住又看了看,“叫什么呢?”

“腊肠。”

“我是问小狗的名字。”

“名字就是‘腊肠’。”

“……真是个好名字。”

电梯门开,两人道过别,各自进了家门。

回复

- 6 - 没粘全还没登录!2019/5/28 19:57:18

佐藤胜利挪了一步,无数粉尘便卷携着碎石向楼下滚了去。

这是一处独栋居民建筑的二层,八个房间分列四面,将中间的公共区域合围起来,空地中央没有楼板,像一块四米见方的井,站在边上可以看到一楼。

佐藤胜利将散布在“井”边沿处的碎石往回揽了揽,无意义的补救行为还是没能抵消刚才踢了碎石到楼下的歉意。望了望楼下的空地,又仰起头向上看,以蹲姿进行仰头动作并不舒适,佐藤胜利干脆坐下。

建筑只有三层,第三层中间同样被挖空,再往上便是楼顶,中央设两口玻璃小窗,光亮便从那里倾泻下来。

光线比起刚来时有些亮了,最近日出时间越来越早。拿出手机,屏显时间五点整。

【主持人:应大家要求,已经探寻完毕,是栋很寻常的居民楼,不过没能接触到这里的居民,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意我们拍摄楼内,所以就不放图了……就在刚才有风从顶板处的窗户吹进来了,还有点冷!】

佐藤胜利在电台的观众互动平台写下动态。

几秒过后,屏幕弹出了收到评论的提示。

【BURGER:要是能直播现场探查就好了,这么有趣的题材。】

佐藤记得这个用户。首期节目以那位名为重冈的热心听众讲述的故事落幕,接线还在进行时后台便涌人不少听众留言,有让主持人问一问事发地点在哪里说要去探险的,还有分析故事漏洞破解“有鬼论”的。而最主流的情绪,便是半信半疑的态度,好奇,也理智,建议着节目组进行实地探访。这其中就有这位BURGER。

走出电台大门的时候天还黑着,要等困意袭来还早,佐藤胜利坐在车里无所事事,指尖将方向盘一通敲打,最后一踩油门向着事发地点驶去。

这是那位来电的观众亲自讲出的地址。他在切断直播后询问能否仅向自己透露一下故事的发生地点,没想到对方爽快地给出了回答。

此时此刻,看着这位BURGER的最新评论,佐藤胜利开始思考节目中是否可以真的引人现场直播。

在通讯列表中找到技术部的负责人菊池风磨,编辑好咨询异地导播可行性的内容,点了半天发送消息都提示无网络,再一看信号格,确实为空。

天彻底亮了,透过楼顶的窗户可见天空湛蓝。佐藤胜利起身,拍拍身后尘土,放弃了等候住户起床出门的想法,决定先回家睡个好觉。

驱车走过一条又一条狭窄街道,无一例外空无一人,这个他所生长的地方总是这样。

落后,萧条,民众纯朴又守旧,治安却不见得多好,这是他在外出上学的那几年对被称作西区的故乡逐渐建立起的认知,认知最初成形的时候,他正坐在同学的车辆后排座椅上,看着车窗外繁复立交构筑成的陌生街景,将惊叹的话语生生_Tun咽进肚里。

到达公寓所在的社区门口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是他那位邻居,正手忙脚乱从停在路边的小型面包车上搬纸箱下来。

邻居将两个纸箱在道沿上垒好,拉上面包车后车门,又走到前门处冲司机挥了挥手,面包车缓缓开走。

佐藤胜利将车开到面包车刚才停的位置,摇下车窗,叉着腰目望远方的邻居这才回过神。

“啊!是你!”他惊讶又喜悦。

“重吗?”佐藤胜利指了指邻居脚边的纸箱,“上车吧,正好帮你捎到公寓楼下。”

“不用麻烦你了,走进去没多远的。”青年笑着说。

“是的,没多远,所以捎你过去不会麻烦到我的。”佐藤胜利下车搬起一个纸箱,也笑起来。

青年将两个纸箱在后排码整齐,朝里推了推,挤出一点空位,坐进去,然后拉上车门。

“拿到驾照了真好啊。”他在坐好之后感慨道。

没多远的距离,行车更是立刻便到了。将车停好,佐藤胜利和邻居各抱一个纸箱,等着电梯下来地下一层。

纸箱没有盖合,里面全是衣服。

“你怎么大清早的搬……呃,搬家?”佐藤胜利没忍住发出疑问。

“这个啊,是我师父送过来的,他说衣服有很多买了不合适,送给我穿了。”

“师父?”

“说顺口了,哈哈,”青年腾出一只手来拍了下额头,“是我们主编,我在报社工作,刚人行的时候在他手下学习,就喊他师父,到现在也没改。”

佐藤胜利点点头。

电梯门开,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后进门的青年托着箱子按下楼层。

“那你是做记者工作,还是编辑?”

“是编辑,但真实情况是大多数外出走访都得跟着跑,”青年顿了顿,又说,“我们不是新闻报,别把我们想得那么正规啦!”

“是这样啊。对了,一直忘记介绍自己,我叫佐藤胜利,在电台上班,欢迎人住,很高兴和你做邻居。”佐藤胜利说着便伸出了手。

青年连忙将怀里的纸箱放到脚边,就着弯腰的姿势握住佐藤胜利的手:

“岸优太!我也很高兴和你做邻居!”

看着青年教条的模样佐藤胜利忍不住笑出来,突然,青年脚边的纸箱窜动。

佐藤胜利一个后撤,脊背撞在了电梯壁上。

纸箱中的东西似乎被惊动,不再动弹。

“啊!这个!”青年反应过来,抱起纸箱,翻开了最上层的衣服给佐藤胜利看。

一双滚圆的漆黑眼睛与佐藤胜利四目相对。

“它喜欢钻在衣服堆里睡觉。”青年给出一句解释。

“原来如此,”佐藤胜利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狗,忍不住又看了看,“叫什么呢?”

“腊肠。”

“我是问小狗的名字。”

“名字就是‘腊肠’。”

“……真是个好名字。”

电梯门开,两人道过别,各自进了家门。


回复

- 7 - ==2019/6/10 13:05:25

来了来了,继续蹲
回复

- 8 - = =2019/6/14 15:27:41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 9 - = =2019/7/18 23:55:55

继续来蹲
回复

- 10 - 你猜兽医是谁2019/8/10 20:01:53

佐藤胜利也去买了只狗,鬼使神差的。


就在电台大楼临街路口转角处的宠物店。


进去的时候,那个高个子的圆脸青年正弯着腰满屋子窜,紧接着一大团东西从佐藤胜利脚边略过,直奔紧闭的大门。


“扶住门!”青年喊。


佐藤胜利转身,将手在门把上搭好。


毛茸茸的家伙竟然力气不小,将门顶出一丝缝隙,佐藤胜利连忙回拉,门又闭合,高个青年也终于赶到,将仍不死心和门作斗争的家伙一把抱起。


佐藤胜利这才看到那家伙垂在耳边的长耳朵。


“兔子……能长这么大啊。”


“长毛垂耳兔。”青年一手将兔子夹在腰侧,另一手整理起方才踢乱的东西。


佐藤胜利本想帮忙,看到青年游刃有余的样子,只从门上收回了手站在原地。


“想看什么东西?”青年已经一路整理进了里面的工作间。


?“有没有……”佐藤胜利小心避开地上摆放的小床和笼子,慢步挪动到里面房间的门前,探过头,看到青年,“腊肠犬,身子很长的那种。”

?

回忆起在纸箱里看到的样貌,佐藤胜利将比划着长度的两手又分开一些,然而眼前的青年仍背着身,自顾自往身上套一件白色大褂。


?“买腊肠犬?”青年胡乱将衣服扯平整,抓过桌边的眼镜戴上,却碰散了旁边的一沓纸。

?

青年不甚在意,走到佐藤胜利面前,将夹在肘下的兔子双手抓起,陈在半空,“不考虑垂耳兔吗,同样有长耳朵。”


?“我想买腊肠犬。”佐藤胜利说。


?“好吧,”青年又把兔子架在肩上,侧身从佐藤胜利身旁挤出房间。


?“我就记得没有小腊肠犬了,”他一面说一面四处走动,查看每一只笼子内的状况,“果然,没有,真的不考虑别的品种吗?有几只刚送来的短尾猫。”

?

好歹推荐同为犬属的动物吧!佐藤胜利一时无语。

?

青年又回到里间,搬出一个凳子让佐藤胜利坐,自己也一屁股坐在桌前,摆弄起那沓纸。


?“腊肠犬,腊肠犬,虽然店里目前没有,但以前送走的那些这里还有存档,我帮你问下有没有谁家的最近生了宝宝,”青年突然停止了翻找的动作,露出一个自得的笑容,“有了,可以联系一下这位先生。”

?

佐藤胜利低头去看呈至面前的那页纸张,只见买家一栏填着“岸优太”三个大字。


?“谢谢,不用了!”他站起来向外走。


?“哎哎!等等!”青年又喊。

?

见佐藤胜利没有驻足的意思,青年再坐不住,起身拉开较之办公间更靠里侧的一扇推拉门。


?“嗷嗷”的叫声令佐藤胜利回了头。


?“一般来说超过四个月的狗狗我们是不会再向顾客出售的,”青年说着,让出一只跳蹿不断的小型犬来,“不过既然你一心想养。”

?

佐藤胜利好奇地望向推拉门。

?

青年笑笑,展示起不算狭小的空间内的器械与小床:“手术室,这里同时是宠物医院。”

?

咖色的腊肠犬已经在大厅里欢快地兜起圈,佐藤胜利蹲下,伸出一只手,那家伙便丝毫不惮地奔过来。


?“我可以带走吗?”


?“可以,放出来就是给你的。”青年关上推拉门。


?“多大了?”手下的家伙已经肚皮朝上躺倒,两只前爪拨弄着佐藤胜利的手。


?“快一岁,具体生日我也不知道,你不会还要给狗狗过生日吧?”青年也走到旁边,蹲下,“它不会理解什么生日,搞那些没用的还不如每天多陪伴它。”


?“叫什么?”佐藤胜利感受着传到手上的柔软触感,又开口问道。

?

“你可以为它起名字。”青年说。


?“谢谢你,”佐藤胜利接过青年递过来的牵引绳,为眼前这个即将属于自己的家伙穿上,站起身,将手柄环握好,“我该付多少钱?”


?“付什么钱,这是我送你的,”青年一拍佐藤胜利的肩,将人送出大门,“我们当年在中学里坐前后桌的时候,关系也不错来着。”


?//


佐藤胜利出电台大楼的时候是六点。在咖啡厅坐了三个小时,看到街对面那扇漆成蓝色的木质门旁边翻过了营业牌,这才走进了宠物店。


看了看手机,也才十点,街上的商铺陆续升起卷帘门,张罗起新一日的生意。


卷帘门这东西为什么至今还不淘汰,佐藤胜利望着,出神地想。

那个东西分明很容易撬。


牵着狗,索性车也不去开了,就这样漫步回家。二十余分钟后,终于乘上了驶向家门的电梯。


他犹豫一下,还是敲响了隔壁的门。


“那个,我也养了狗,叫小柴。”简单的名字,轻易地蹦出,没怎么经过思考。


来开门的青年看起来还没有睡醒,不等佐藤胜利说完话,将门大开,请站在门口的一人一狗进门。


“来的好突然,我还没有收拾屋子,”他笑得眉眼弯弯,“欢迎欢迎,小柴也欢迎。”


房间是一居室,走出玄关,右手边便是开阔的空间,一张大床摆在最右边,床尾正对衣柜,床的左侧挨着矮脚沙发,若坐在沙发上向前看去,眼前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灰色的窗帘收在两侧,阳光投身寸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再往左,也即玄关的延伸处,是一方灶台,此刻并无锅盆摆在上面,大概是收到了灶台下方的柜子里。


“绕过灶台,转到后面去面向窗户开的那个小门就是卫生间,”岸优太介绍道,“可能和你那间户型不太一样,你先坐吧,我找找有什么饮料。”


他说罢便蹲在灶台下方的小冰箱前,拉开门开始翻找。


佐藤胜利低头看了看自己已染上污渍的帆布鞋,没有移动,将自处闻嗅的小柴也抱了起来。


“我只是来咨询点问题,第一次养宠物有很多东西不懂,不用麻烦了。”


岸优太终于抓出一罐果汁。


“什么问题?”他站起来,认真地说,一时忘记将手中的果汁递给佐藤胜利。


“你买的狗窝,是什么牌子?”


“我没买狗窝啊。”岸优太边说边指向床。


佐藤胜利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总算在堆叠成一团的灰色棉被间,分辨出那只叫腊肠的狗。


它四仰八叉地躺着,动也不动。


……


“你要买吗?我觉得没必要买狗窝。”岸优太说。


“我也觉得,”佐藤胜利说,“那狗粮呢?”


“我吃什么它吃什么。”岸优太答得干脆。


……你自己做饭吗?”佐藤胜利将目光移回岸优太脸上。


“是啊,”岸优太嘿嘿地笑,“中午就给你做榨菜炒饭怎么样?”

回复

- 11 - 等得我好苦2019/8/11 23:01:38

榨菜炒饭www
继续蹲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212条/页,1页

1
→ 回复:【优胜】HELLO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