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e/244] 驾驶他的车(全员ooc)

打印

1111条/页,1页

1
您是第2800位读者

楼主 = =2022/2/16 19:09:31

反正没人看嘛,不打更多tag

==============================

驾驶他的车

1

杰西叹了一口气,Bachu了银行卡。

母亲果然没有打钱过来,想想自己当初嘴硬的样子,现在还抱着侥幸心理的自己还真是没脸没皮。

4s店打工的休息时间非常短暂,也就够抽根烟的时间。杰西把烟屁股狠狠的撵在地上钻进了店里。

?

我要去日本做歌手。六年前,还是美国高中生的路易斯.杰西突然跟家人提出这个念头。

当然,遭到了全家的反对。

为什么非要去日本做歌手不可?美国的机会不是多多了。

是的,事实的确如此。就算哪里的音乐圈都很难混出名堂,但至少美国是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

而日本,那是只去过一次的几乎完全陌生的国度。?

七年级的暑假,杰西跟着家人第一次去到了妈妈和外祖母出生的国家。

东京闷热拥挤,祖母老家的小城宁静缓慢,木头房子外的蝉藏在树丛Deep整晚的叫。

哪儿都见不到武士和忍者,更别说哥斯拉和奥特曼。

亲戚看到杰西只是微笑,即使那个跟自己几乎同岁的远方表哥也没有过来搭话的意思。

杰西想,大概是因为他比自己矮一个头。

母亲看出杰西百无聊赖,提议要表到附近的寺庙去逛一逛。

虽然这个时间可能关门了,但从外面就能看到巨大的佛像哦。

暑热褪去的傍晚,杰西溜达到了那个据说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佛寺。

意外的,大门口排起了长队,大部分是青年男女,人口架起了一副海报。

“Endrecheri Endrecheri……”?其他的日文字杰西当时并不认识。

其实英文他也不认识。

佛寺里还可以进行演出吗,杰西想到了美国家附近的教堂——合唱团的海报会这么炫吗?

杰西在外面张望了一会,隐约能看到寺院空地上搭的舞台和上面大大小小的音箱一样的设备。

不像是合唱团哦,好像是个band

不一会儿排队的人陆续人场,寺院外恢复了平静,太阳基本已经落山,高耸出寺院围墙的佛头灰蒙蒙的,在淡蓝色的夏季夜空里,看不清表情。

——就在刹那间——光,紫色的光点亮了那尊大佛。

伴随着鼓乐和贝斯合奏,杰西看到了佛的微笑。

- 1 - = =2022/2/16 21:15:42

2

“杰西杰西,“ 雇主叫住正在更换机油滤清器的杰西,“我记得你之前在运输公司打过工,没错吧”

“对。”

“市区的地形都很熟咯?”

“是的。”

“是这样的,” 雇主把杰西拉到了办公室,“我这边有个临时的打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私人司机,一天5万。时间嘛,大概是从下午到夜里的样子。怎么样?”

时间合适钱也给的很高,这么好的活儿怎么会介绍给我?毕竟平时有什么好事可不会想到我这个“美国人“。

“为什么找我?“

“呐那边想找个外国人。“

“为什么?“

“这个嘛,外国人会比较方便。“老板点起了烟,看着杰西严肃起来的脸,笑了出来。啊,你不用担心,完全没有违法的事哦。”

杰西不会像其他日本下属一样在这个时候讪笑着附和雇主,他仍然直视着雇主的眼睛,等着他继续说明。

……那边是演艺圈的名人,超级有名的,嘛,以前啦。不过呢,还是想找个对那种事——那些八卦不感兴趣的人,所以……是吧。怎么样,你要表试试,钱给的多,工作也轻松,基本就是两点间接送。呐?“

没有拒绝的理由。“Okay.”

“太好了!后天下午简单面个试。你肯定能行的,以你的技术。就这么定了啊!”

?

回家的路上,杰西开始回想着这事靠不靠谱——雇主是个人脉很广的人,从他们店经手的豪车就能看出来,客户大多很有身份,认识个把演艺圈的名人也正常。

至于为啥一定要找外国人,呵呵,也是拜他们这个对外来人有壁的氛围所赐吧,看来自己来了五年仍然显得格格不人也许不完全是坏事。

“但是演艺圈,我可不是完全不感兴趣哦。”翻个身,杰西透过出租屋的窗玻璃看到了自己的脸,以及后面Endrecheri Endrecheri的海报。

曾经的理想曾经的目标,随着四年前的隐退记者会一起,消失了。

- 2 - = =2022/2/16 23:55:25

3.


 

杰西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到达了面试地点——一个带有停车场的百货大楼的一层咖啡店。


 

过了一会儿,雇主独自一人出现了。


 

“ 委托人一会儿就到,你可以先看看车。”


 

杰西跟着雇主走进停车场,在一辆英菲尼迪Q50L前停下.“五年前的车了,前不久刚刚大修一次,嗯,(省略介绍性能50字)。给你钥匙,可以坐进去看看。”


 

杰西依言钻进车里,一阵淡淡的香味轻轻拂过他的口鼻,杰西又深吸了一次,嘴角不禁上扬起来。


 

调整一下座位,扭动方向盘调整驾驶空间,查看仪表板、副仪表板、脚踏板、天窗……没有任何多余的内饰,干净的像新买的一样。


 

下车打量外部状况,杰西发现到车前扰流板有一处不易察觉的凹痕,盯着看时,雇主凑了过来。


 

“上次撞坏的就是这里,果然被你发现了呢。已经完全搞定了。”


 

杰西想象着那是什么样的事故,雇主此时走远接了个电话。


 

“杰西,我们先进去等吧,他还要稍晚一些,不好意思。”


 

?


 

咖啡馆禁烟,雇主的手几次习惯性的伸向了香烟又退回来,做作地搅动眼前的咖啡。


 

“嘛,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吧,”雇主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把屏幕转过来朝向杰西,示意他低头凑近看。


 

“这个就是委托人——”雇主压低了声音,“Endrecheri桑,本名叫堂本刚,估计你可能听过,以前超有名的……


 

后面的话,杰西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身体僵住感官封闭连眼皮也忘记眨动,他的世界在那个名字出现一瞬间被按下了暂停键。


 

眼前小小的手机屏幕随着雇主的动作晃动着,那个抱着吉他的男人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是那照片背后的旋律却愈发清晰——那是扒谱扒了一个月的专辑的封面,那是无数个练琴练到手指出血的夜晚,那是刷爆英日词典一个字一个字构建出的奇妙世界……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几位?


 

我的朋友已经在里面了——”


 

“啊,Tsuyoshi,这里!”


 

杰西抬起头的瞬间,世界完成了刷新重启。


 

三囧三喷于 2022/2/17 17:39:44 编辑过本文

- 3 - = =2022/2/17 15:42:40

4.


 

每当听到外界对自己各种各样才能的评价,堂本刚的心态都特别平和。他心里清楚,自己最大的能耐其实是看人很准。


 

“一个人有什么企图什么目的,看他的眼睛基本就明白了……”这方法说来屡试不爽,从未失手,但搁以前也就是说说,当你身处圈子之中,大部分时候明白也就只是明白了,该干嘛还得干嘛。不过现在他已经算是挣月兑了那个地方,倒不太有意去使用看人的特技了。


 

没必要了,现在只要好好握自己就行了。


 

作为一个早慧的人,他很小就看出来自己的优点和弱点,在和冰冷世界的碰撞中给自己的人生地图划分出不同区域——想做的,能做的,勉强不了的,无法放弃的,可能动摇的……领略过的各式风景星星点点遍布其中。


 

闭上眼回想,堂本刚觉得自己过去的半辈子也算得上璀璨人生。


 

?


 

堂本刚翻开今天的时间表——啊,今天只有上午安排了外出:要跟新锐音乐剧导演沟通乐曲制作的事宜,这么说下午可以去新开的甜品店试一试咯~


 

欸,等等,下午要去见见朋友帮忙找的司机。


 

怕自己又要开始纠结不能亲自开车的原因,堂本刚轻轻叹了一口气,赶紧出了门。


 

?


 

那个导演未免太能聊,想法出奇的多呢,充满理想并且有超强执行能力的年轻艺术家,正是堂本刚特别愿意合作的类型。


 

但,未免话太多了,一不留神下午的见面就要迟到了。


 

打车飞奔到目的地,见到了朋友介绍的来应聘司机的年轻人。


 

确实是外国人的脸呢,却意外的轮廓蛮柔和的,原来是美日混血;即使坐着也能看出来的高大身材,总而言之是个相当帅气的小伙。


 

“路易斯.杰西,称呼杰西就行了。”


 

自称杰西的青年语气平淡地作了超简单的自我介绍,没有外国人的口音也听不出任何情绪。他说话的时候会直视着听话人的眼睛,显得非常认真,但调转视线瞬间的决绝又会让人下意识觉得这家伙大概从没把谁放在眼里。


 

堂本刚不仅揣测他在日本生活真的适应吗。


 

“让杰西带你去附近转一转,感受一下吧。”


 

堂本刚坐在副驾驶上,尽量不刻意地去观察杰西的开车动作。他动作娴熟,起停稳健,路线设计合理,即使遇到一些突发状况也看不出任何焦躁,但最让堂本刚在意的是这个青年在整个行驶过程中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的确是如介绍人所说呢——沉默寡言的臭屁美国小青年。

- 4 - = =2022/2/22 0:00:11

5.1

两周过去了,杰西驾车载着堂本刚往返于工作地和住处。

两周中,他们之间除了礼貌用语几乎没说过一句话。

杰西每天中午之前会接到当天的行程信息,几点到家门口接,几点之前送到哪个剧院或录音棚,几点送回家。

堂本刚每天无言的坐进后排座位,要么带着耳机埋头书写,要么打盹,要么……杰西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杰西从来不会回头,他只从后视镜确认一眼堂本刚是否已经坐稳便专注在路况和驾驶上。

他感觉自己甚至真的和司机这个职业融为了一体,安排路线,出车,收车;生活也变得异常规律,到时间就吃饭,到时间就睡觉,忘了失眠,忘了抽烟……

偶尔抽离开这种人定一般的状态,杰西也惊讶于自己竟然能如此淡定如此从容地专注于开车本身,仿佛后面坐着的真的是一个对自己来讲无关紧要的nobody

- 5 - = =2022/3/25 1:01:11

每当杰西坐在弥漫着淡淡香气的车中,他内心不论多少悸动和热望都会封存进心底,像陷进冰冷海床的秘宝箱,无望地等待着它得见天日的时刻。
6.
寒风萧瑟傍晚,杰西突然接到了一条简讯“今晚11点请到XX大厦门口接我。”
那一带集中了高档会员制酒吧,临近午夜,那附近的停车位非常难找。杰西不到10:30就开到了,好不容易在隔条马路斜对面找到了临时泊车处。
杰西拿起手机正要发出“已经到达”的简讯,远远地望见大厦门口一个身影已经伫立在呼啸的气流中。堂本刚帽子压得很低,通身黑色的穿搭在街灯里映出别致的轮廓,手里拎着的吉他箱看起来有点大——奇怪,即使结束得早也不必站在大街上等啊,难道自己迟到了?杰西赶紧翻出简讯确认时间,再抬头时发现堂本刚身边多了一个瘦高的男人,好像试图在拉堂本刚和他一起进到大厦里,但堂本刚只是摇着头微微后退巧妙地回绝伸向肩膀的手臂。没几个回合,男人也放弃了,堂本刚鞠躬目送那个男人走回大厦。突然杰西感觉堂本刚整个人顿住了——也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那个背影好像轻_chan了两下,然后转向了马路这边。
堂本刚披着一身冷气钻进车里,杰西从后视镜注意到了他那微微_chan抖的帽檐和吉他箱把手上泛青的指节。杰西没有发动车子,他想等堂本刚稳定下来再启程,但从后座传来的chuan_Xi声在慢慢加重,越来越急促。
嘭的一声,箱子掉落的闷响让杰西猛地回头,发现堂本刚已经栽倒在后座上,愈发蜷缩在一起的身躯难耐的摇晃起来,双手交叠死死扣住胸口,急促的chuan_Xi中开始混杂了断断续续的呻喑。
“Tsuyoshi桑!Tsuyoshi桑!我马上送您去医院!”
“——不——家——送我回家——”
“但是——”
“お願い!!”堂本刚好像用尽了全力喊出来“——送我回家!快点!”
7 上
这段路杰西开得倍感煎熬。
其实路况很好完全没有堵塞连信号都异常配合的信号没有红灯,但后面传来的压抑的呻喑和破碎的啜泣让杰西像个逃命的劫匪一样横冲直撞,同时又担心车速带来的颠簸是否会加重后面人的身体负荷。
待杰西驶进车库,堂本刚的呼吸已经基本平稳。
杰西下车打开后门,只见堂本刚已经完全躺倒在座位上,任由双腿耷拉下去踩到吉他箱上,双手依然交叠在胸口,半睁着眼睛不知看向何方。
“Domoto桑,”杰西试探着唤了一声,没有什么反应。
杰西试图把吉他箱先搬出来,刚触碰到他的腿,座位上倒着的人猛地瑟缩了一下,遂即又蜷缩起来。

- 6 - = =2022/3/31 2:12:38

我看

- 7 - = =2022/3/31 2:14:28

2022了,没想到今天还会回到这个地方来看一眼,更没想到2022了还有人来这写文,更更没想到揷口都现在这样了,还弄个账号登录才能回复,哈哈哈哈哈哈

- 8 - = =2022/3/31 2:18:07

lz加油,就是不知道你还会来这继续更吗

- 9 - = =2022/4/8 0:34:30

杰西呆立在车门口,他有点无法消化眼前的画面,无法把这个抱头瑟缩在角落的男人和那个舞台上曾经点燃他所有梦想的光影重叠在一起,甚至都无法和过去这些天后排座位上那个沉着专注的音乐人联系在一起。杰西很想撬开他抱紧膝盖的双臂、拨开眼泪打湿的前发,确认一下,是否存在那样一双眼睛,那双清澈的通达的慈悲的眼睛。??

但杰西关上了车后门,又坐进了驾驶位。

打开车灯,杰西看到后视镜映出的模糊的一角,堂本刚依旧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不知道持续了几分钟,杰西下意识从夹克里怀里掏出根烟,摸到打火机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抽烟了。

杰西不急不徐的吐纳着,任由烟味驱散所有的香味。???

7

堂本刚一开始就不想去晚上的聚会,但即使退出幕前,现在的工作依然属于广义上的演艺圈,至少音乐圈的人脉必须要维系,总有一些必须出现的场合。参与作曲的音乐剧反响相当不错,虽然没有超出预期的加演,但新人导演的种种种近乎“变态”的想法几乎都舞台上呈现了出来,相当大胆。回想起同样年纪却被偶像本分束缚的自己,堂本刚心底不禁有些妒忌起这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

Tsuyoshi桑,晚上您也会去的吧?”

“当然,不过我恐怕不能陪你这个女酒豪到底哦。”

“哈哈,我只有在Tsuyoshi桑面前才算酒豪哦。话说,实际上,今晚聚会我妈妈那边的一位叔叔也会来一起庆祝,给了我很多鼓励的长辈,说起来是Tsuyoshi桑的老熟人呢。”

“啊咧,是哪位啊?”

“这个嘛,到时候您就知道啦,想给Tsuyoshi桑一个小小的惊喜呢~??

“欸~~~什么嘛——”

原来她的这位叔叔是吉田拓郎桑!

堂本刚到达聚会酒吧的时候,拓郎桑正拿着香槟到处转悠,一看到他进来便笑喑喑地张开双臂,久违的拥抱把堂本刚一下子拉回到20多年前的夏威夷海滩,脑海中那个内心跌跌撞撞的少年摇曳着微光,听到周围发出的欢呼声微笑着挥舞着双手回到记忆Deep。

Tsuyoshi,”在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堂本刚和拓郎聊了很多最近的音乐工作和未来日本音乐市场的风格趋势。换了四五种酒以后,拓郎桑说道,

“明天,有早上的工作吗?那个啊,一会儿还想,跟Tsuyoshi君,再来一摊呢就在这家隔壁,怎么样?”

“难得的机会,我真想喝拓郎桑不醉不归呢,但是明天早上确实有事。”

“欸~~~这样啊,稍微晚一点,也不行吗?嘛——好吧。”拓郎桑是个喝醉了也很爽朗的人呢,但还是边喝掉杯里的酒边嘟囔着“其实呢,今天那家伙会来呢。”

关于“那家伙”堂本刚下意识不想搭茬,他只想保持住到目前为止刚刚好的气氛,打算开溜。

比通知那孩子的时间要早得多,这会儿他可能还过来接自己的路上,堂本刚本想出来户外醒醒酒,却没想到外面寒风吹得也太冷了,正在想要表进一楼大厅等,没想到拓郎桑居然没穿外套就跑出来了。

Tsuyo,再喝一顿吧,好想有你们两个一起再喝醉一次啊。”

堂本刚一边感叹着拓郎桑喝成这样回家会不会被爱子桑骂一边微笑着把他让进大厦,这时隔着玻璃大门,堂本刚瞥见了一个身影。

- 10 - = =2022/5/9 0:03:24

8.

“杰西君,可以开天窗吗?”不知过了几分钟,堂本刚开口了,语气平静无波。杰西依言打开了天窗,车库里冰冷的空气一下子灌进来让他打了个哆嗦。杰西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半躺在后座的堂本刚,发现他也正看向自己。视线交汇的时刻,杰西确认那的确是他记忆里的眼睛,清澈的,通透的,慈悲的,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杰西仿佛心海中注人了无数暖流,那封在海底的情感也被这温度不断托起。

“杰西君,能给我一支烟吗?”

堂本刚将脸凑近衔着烟,杰西帮忙按下打火机的瞬间发现他的睫毛比镜头里还要长。

堂本刚靠回后座,后视镜里映出他小巧的鼻尖和丰盈微翘的嘴唇,散开的黑色围巾露出一条白皙的缝隙。

Domoto桑,”杰西掐灭了手里的烟,“今天接您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Tanaka

大概过了10秒钟,“欸~~~,你知道啊。”

杰西从后视镜看到他把手里的烟举高,又放下,继续吸着。

“我知道您原来是偶像,和同是近畿地区出身又同年同月同日生的Tanaka Go桑组成了KinKi Boys。”

“你是不是照着Google念的?嘛,也没啥。话说,杰西君,你知道日语kizuna是什么意思吗?”

“额…connection的意思吗?”杰西听出来他并不是在单纯提问。

Kizuna就是,我和Go。”堂本刚的声音变得很轻柔,像小心翼翼打开一包破碎的巧克力糖。

“日本人非常喜欢kizuna,我觉得有点迷信也说不定。正巧我和Go就是如此的羁绊深重,回应了很多人的期待了吧。”

杰西试着回忆和堂本刚同台的Tanaka Go,一张符合日本审美的精致的脸,似乎活跃在舞台剧领域,但他并十分了解。

Domoto桑,您的车是怎么撞的?”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111条/页,1页

1
ZB回复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