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二) 给亲爱的樱井先生

发言 回复打印

243100条/页,3页

1 2 3
您是第39394位读者

楼主 袜子2011/10/1 16:45:00

米娜桑放假嗨皮=V=

--------------------------------------------------

【住在隔壁】

邻桌的山本先生说复印机又坏了:“顾几个年轻有能力的女性派遣不是很好嘛,这年头会修复印机的派遣员工是理所应当的。”
他一边给自己倒了咖啡一边坐下来,斜了一眼围在部长办公桌旁热情讨论中午吃什么的两个派遣女职员。
二宫和也笑了起来:“年轻有能力的女性还会来当派遣职员的话,日本的独立女性团体就该起义了啊山本桑。”
山本先生是个严肃的四十代末上班族,所以一般不会跟二宫这样的年轻正式职员开玩笑,毕竟心怀怨恨———类似于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业绩就要被你们这群不懂规矩的小年轻给抢去了....这样。
不过二宫是知道的,并且比起那些只隔了一块板相互挨坐在一起的年轻职员识相的多。他处理好文档关掉电脑,反正是午餐时间,去食堂之前修理一下复印机也不会占用很多时间。
在进人这间商社的时候,二宫总是用:做再多好事别人都会觉得是理所应当,但只要一件坏事出现就会让其他人当做说辞能讲到嘴巴破皮。这句话一直告诫自己。他想喝杯咖啡,走到复印机跟前又拐了弯进人茶水间,听到部长在外面大喊:“谁来修一下复印机。”
眼高手低的年轻职员根本不把部长的话放在眼里,年老的职员又觉得关我们什么事儿。二宫倒了咖啡倚在落地窗后面看着,谁都没有动,年轻的派遣女职员发出嗲嗲的声音正在劝部长跟她们去杂志上推荐的料理餐厅。
他挽起袖子看了一眼复印机,是使用时间太长又是年代老旧的型号,卡纸是经常的事。部长发现二宫正在复印机跟前观察:“哦二宫,帮大忙了,修好了把下午开会的资料复印一下。”二宫悻悻然一笑,点点头。


嘛....今天午饭的汉堡禸恐怕又吃不到了。


下午的会议突然提前,修理复印机又花了些时间,午餐只好用硬邦邦的三明治解决。结果开会只是高层消遣时光的“娱乐项目”,各种意见不合各种不协调,整整磨蹭了三四个小时。
这对于二宫来说是再好不过,反正他只要听从吩咐,这种大好时光大可不必操心,想点儿其他事情或者玩玩儿手机什么的也就很快过去了。
会议结束整理下明天该用的东西正好到下班时间,二宫看了眼手表,今天又过去了。


挤电车是件很神奇的事情,人数的多少并不是逐渐增加,只是到了固定的一个点,人群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全部涌向地铁站。二宫有时候会把坐到很空的电车这件事儿当做有好事要发生的前兆。他抱着手提包在长长的一排空位上盯着眼前窗户里自己的影子,正正好好赶上这辆电车,下一班说不定就是下班高峰期了。二宫抿着他薄薄的嘴唇,总觉得只要在空荡的电车上坐下就会想睡觉。他晃晃脑袋以免犯困,因为像准时在应该下车的站醒来这种事情他实在很不擅长。


家附近卖果蔬的藤本家说猫又走丢了,藤本先生给自己多装了一块土豆,顺便提醒要是看到胖猫一定要抓住送过来。
“胖猫一直都没有名字呢。”二宫掏钱的时候说道,“啊...再给我五个橙子吧。”
“虽说是捡来的野猫但养着养着也有感情了,给猫冠名什么的不是会变得难养嘛。”
“诶?谁说的。”
藤本先生耸耸肩膀,“就是听说的。”
“放心吧,它要是没有吃的了肯定会回来这里的。”
“那倒是,剩菜剩饭还得靠它解决呢。”藤本先生说着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公寓门口停着一辆搬家车,从外表看还是大型号的。二宫仰起头看着搬家车上的标志,是挺有名的一家,网络上经常看到。
他跟警卫室的野田大叔打了招呼,从信箱里抽出广告纸跟一些没用的宣传单。本来决定以后都不坐电梯上下楼,不过看在今天提了这么多食物的份儿上,二宫便按了上楼,等电梯来。
门一拉开,包着头巾气喘吁吁像是运动过后似的一个男人,戴着手套往身上的卫衣蹭蹭,擦过二宫身边说了句“抱歉”。
应该就是新搬来的吧,不知道住在几层,他这么想着进了电梯,按了7层。
“不好意思等一下...等等!”
从快要关上的电梯门中间伸出了手来硬是把门拉开,刚才那个男人又气喘吁吁的钻了进来,电梯才关上门。
那个男人伸手要去按楼层,发现是7层就收回手,象征性的跟二宫说了一句“同一层”,点点头转过身。


这件事还真是凑巧,二宫从来没想过就住在自己隔壁———这个男人。他有些疑惑,隔壁的胜村一家这么快就搬走了嘛。二宫掏着钥匙开门,刚才那个男人经过自己身后站在门口,热情的跟二宫打起招呼来。
“真巧,我住在隔壁。”
“哦。”二宫礼貌的点点头
“那个....我叫樱井翔,是住在你隔壁的新邻居,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二宫只顾着掏钥匙点头,他手里的菜跟水果快要提不动了。
刚刚介绍过自己叫樱井翔的男人帮二宫接过大包小包的东西,方便他找钥匙。二宫指了指自己的门牌,“请多指教,我是二宫和也。”


电视新闻正在说台风消退的消息,又顺着某某方向刮去了某某地方。厨房里唰唰的洗菜声音,锅子里土豆烧牛禸的咕嘟咕嘟声,大米在电饭煲里大概已经开始冒泡泡了吧。二宫盯了一眼,转身把洗好的生菜放在海碗里,从冰箱里取出保鲜盒拿了几个樱桃西红柿,把保鲜盒放回去蹲在冰箱门跟前研究到底是挤沙律酱还是千岛酱,或者其实只要一点点盐味道会更加爽口。
六点钟是吃晚饭的时间,一般不加班的话二宫都会回家做好饭,边看电视边吃已经成了习惯。尽量节省外食的费用。啊~~那些钱的话,可以买很多任天堂了。
他坐在饭桌上,把土豆和牛禸一起合着米饭送进嘴里。看样子隔壁搬家的还挺热闹,在过道上弄出些很大的动静,客厅里都能听到刚才那个人底气十足的说话声。
他其实觉得有点麻烦,对方看上去像个很懂礼貌的人,所以新邻居介绍什么的肯定会做吧。端着果盘站在自己家门口敲门说“你好我是新来的”这样.....不过这话刚才他说过了。


快吃完的时候接到了松本润打来的电话。
“老家送来很多鸡蛋吃不完,你来拿些回去吧。”
“表了吧,我不喜欢吃鸡蛋,你给相叶好了,他们家肯定用的到。”
“我给了啊,还是剩下很多。”
“怎么今年鸡蛋大丰收嘛。”
“拜托你来拿吧,你知道我一般不在家吃饭的,放久了会发臭。”
“那好,呆会儿我过去。”


偏偏今晚土豆烧牛禸做多了呢,二宫撇撇嘴:“失策。”他从来都是做正好的,不留剩饭是自己的规矩。
把剩下的的菜装进保鲜盒,凉透后再扣好盖子放冰箱里去。二宫重新系上围裙站在水槽边,哼着自己也不知道谁唱过的歌,把玻璃海碗和饭碗筷子水杯一起涂上了一层白色泡沫,散发出淡淡的生姜甜味儿来。


“你好,我是隔壁新来的。”
你看,果然就会这样。二宫停下来看着玄关,抿着薄薄的嘴唇笑,如果对方端着果盘的话他得想个什么理由才能拒绝接收呢?
“虽然介绍过了,不过还是想正式的跟二宫桑来打个招呼。”樱井翔站在门口笑,露出洁白整齐的大牙笑。
他换过衣服,简单清爽的米色家居服,穿着拖鞋,棉质库子一直拖到脚后跟盖到地面。二宫站在门口手上还戴着卫生手套嘀嗒着泡沫,黄色的有着褐色泰迪熊脑袋的围裙让他此刻看上去太过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