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Y2/TT] 伦敦塔桥

发言 回复打印

308100条/页,4页

1 2 3 4
您是第39080位读者

楼主 买鱼的2009/4/29 11:21:00

标题上那cp是按出场顺序给的。

===================================================

第一章 Departure

“樱井翔,要一起照大头贴么?”

今井翼坐在一个巨大的红色旅行箱上突然开口说。

客厅里有些杂乱,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箱子,有些已经打包好和那个红色的放在客厅的这一头,有些敞开着堆在另一头。

一个头发微乱的男子坐在那堆没有整理好的箱子中间。

他听到今井翼的问题,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叠手上的衬衫。

看样子并不常做这些事情,手法有些笨拙,叠出来的衬衫歪歪扭扭的。他也没有在意,而是扔进箱子里。

“好啊,等我整理完这个箱子就去。”他回答。

今井翼没有再说话,慢慢踱到客厅的另一边。箱子像是一个包围圈,樱井翔被包裹在中间,今井翼站在外围看着他,没有踏进去。

“只能带32斤。”今井翼望着男子的后背,慢慢的说。

“我知道,我只带那个红色的箱子和这个灰色的,其他的……”

“准备打包送回家?”今井翼接话。

“恩,放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

今井翼和樱井翔在一起的第3个年的春天,对方接到英国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算是长年来的梦想得以实现,自己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反对。笑着陪对方上街挑了箱子,买了大衣,还掏钱送了一个移动硬盘。

可是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今井翼一点都不知道,他想樱井翔大概也不清楚。双方谁都没有提分手的事情,只是像有默契般开始做一些分手时候才会做的事情。比如樱井翔打包带走的并不只是出国用的东西,而是所有。

樱井翔在书房呆了一个通宵,翻出了很多照片。中学时候很多时间是呆在一起的,但只是好朋友。那时候放学喜欢去照大头贴,有时候是自己和今井翼,两个青涩的少年,有时候是和其他女孩子,有时候是和一大帮人。今井翼热爱大头贴,那个时候樱井翔想。他跟今井翼说的时候,对方却格外严肃的告诉他自己只是想努力多留下些回忆的凭证而已。

“有时候人的记忆和感情都不可靠。”

樱井翔很记得这句话。

然后是一些信。两个人大学考在不同的城市,一开始会装模作样的写写信,后来就改用电邮和短信。信上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无非是老师同学隔壁班的帅哥美女,看上谁了和谁关系好关系不好啦,等等等等。

今井翼的字比自己的好看,而且工整,自己的那些龙飞凤舞的字迹现在看来觉得对方真是耐心,能认真读完并且每封必回。

樱井翔小心的把今井翼给自己的信收好,留下自己给对方的那部分。他想无论如何,这也都是某人口中凭证。

他并不觉得自己了解今井翼。对方是个很能藏得住情绪的人,总是带着笑容。而自己年少的时候有些骄傲有些易怒,那个瘦瘦小小的少年经常帮他善后。

长大以后总是要收敛锋芒,于是在岁月中自己变成了一个很少去较真的人,有些事情默默接受遍好,无需太过计较为什么怎么样凭什么这样的问题。

他想对方在某些方面比他成熟的早。

认识的时间超过10年,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只有3年。这是总怎么样的情感呢?樱井翔想。他最后归结为寂寞。

厌倦了不断的追寻和等待那个可能在明天就出现也有可能永远不出现的“对的人”,也厌倦了将自己小心翼翼的展露给对方等待对方的认同或者离开,于是选择一个早已了解你的人,知晓你的缺点优点,脾气秉性。相处起来不困难,不需要试探,不需要隐藏。

可以正大光明的挖鼻屎,大大方方的放屁,可以一言不发不用找任何话题填补沉默带来的尴尬,也可以说愚蠢的冷笑话然后放肆的大笑。

有些人你并不是爱他,你只是习惯他。

樱井翔收拾完那个箱子的时候今井翼已经不在了,他并没有感觉到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没有任何声息一般,突然消失。樱井翔想这样也好,那些悲悲切切哭哭啼啼的送别场面不适合他们两个。

他移动已经坐麻了的双腿,慢慢晃进厨房。冰箱里有昨天剩的咖喱,樱井翔放进微波炉。看着那白色的餐盒一圈一圈的转动。他觉得自己有些心烦。房间的每个角落今井翼都帮他看过了,一个有洁癖的完美主义者再三确认,他没有遗漏什么东西。所有要打包的行李此刻都在客厅里。还有三个箱子,任务就完成了。

一些行李明天会被带回家,另一些将跟着自己坐上后天下午的飞机,从东京飞伦敦。

未来是如何的,樱井翔知道,或者说他有一个大概的蓝图,但是他要慢慢去描摹细节。自己会努力把硕士念出来,在那所出了名的变态学校,然后争取找一份工作,做几年,之后作为归国精英,进人日本商界。

那么自己和今井翼呢,恐怕是这个蓝图上最不确定的一笔,或者说完全没有设计进去的一笔。想来稍微有些遗憾。也许就此分道扬镳,互不再见,也许若干年后街头突然相遇,互相say hi,又或者重新开始。

这一切都是完全未知的。

对方不会等自己,这点恐怕是樱井翔唯一确定的。

叮的一声饭热好了。

今井翼从那个叫家的公寓出来的时候正在下雨,他没有带伞。

还好雨不大。虽然已经4月了,但下雨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凉意,他拉起外套的拉链,钻进地铁站。

不想开车。今井翼有些时候会很喜欢坐地铁,看着人来人往,停停走走,好像会觉得很安心。

大家都是过客。这个身份,很安全。不需要负什么责任。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这句在各种电视剧中出镜率很高的台词。他并没有爱樱井翔爱到骨子里,甚至说他并没有爱他。但是他依然会难过,一个在自己身边很多年人突然要离开,任谁都会难过。

樱井翔曾说过自己是一个感情很纤细的人,虽然表面看不太出来。今井翼默认。

但是他无法去阻碍樱井翔的人生。那些文学创作中出现的什么为了对方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啊,放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适用。这和自私不自私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人生要经营的东西很多,不可能因为某种难以定性的感情而放弃另外的部分。

并非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有些人只是驿站而已,作简短的停留,便要向前。也许并不知道感情的终点在哪里,但是很清楚,并不是这里。

今井翼知道樱井翔的父母明天会去那间公寓,虽然家长们知道他俩合住,但是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在他们眼中今井翼只是樱井翔的发小而已。一家人告别的时光,自己作为一个外人是不应该参与的。

他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今井翼是一个室内设计师,在这个工作室呆了4年。

他是喜欢这个工作的。

其实自己年少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远大的理想,算是标准的活在当下的人。成绩不差,上了个中等偏上的大学,然后觉得自己其实挺适合这专业,便开心的做了下来。

每当这时候他就感叹,习惯的力量真可怕。

工作室里还有加班的同事,自己的老板出了名的能折腾,不但自己劳模还要全工作室的人陪他劳模。

自己刚进来的时候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帮客人看材料顾装修,每天灰头土脸的回家。后来开始做一些图像处理工作,再后来能涉足一些小的设计,然后终于能参与到重要的case当中,先是与人合作,然后终于独立完成。今年年初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和名片。

公司标榜个性,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不同风格,拥有名片的人说明他拥有被公司和客户所承认的风格,可以成为招牌了。

今井翼想,看,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需要经营的部分。这点不输给那个要出国的人。

买鱼的

小小BLX

  • RP:551
文:180 分:1089
回复

2 ==2009/4/29 11:37:00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文字心里就好像会流出眼泪,但是摸摸脸颊,却什么都没有。

LZ我好像认识你的文风

回复

3 = =2009/4/29 13:25:00

好感慨的开头,感觉就像把一切打碎,打乱,重新开始。

大头贴,还拍么?

回复

4 ==2009/4/29 13:28:00

这文真好看!
可是我是飞天啊,看到你说CP按顺序我就崩溃了,

看这翔翼写到这地步也没什么前途了不是……

回复

5 。。2009/4/29 14:02:00

喜欢这文风。

LZ加油千万表弃坑!

回复

6 。。2009/4/29 15:05:00

太兴奋了,久违的熟悉笔调。

LZ,快说是你吗,是你吗,是我一直崇拜的那个你吗

回复

7 = =2009/4/29 15:44:00

总觉得所谓的飞天因为已美好和令人感慨地成为回忆

所以总能触发无数情绪

请继续……

回复

8 买鱼的2009/4/29 17:37:00

我想各位应该不会认识我。

还有这文其实就是挂飞天羊头,卖TT Y2狗禸的。

还有,某人你如果上班摸鱼正好刷到,你儿子的出场你还满意么?++++++++++++++++++++++++++++++++++++++++++++++++++++++++++++++++</p><p>

第二章 London

?樱井翔走的时候今井翼并没有出现在机场。家人长吁短叹说可惜了翼君今天要出差,不然他肯定会来送你的。樱井翔笑应着说是啊,心里面清楚他是故意不来的。有些感情是要隐藏在阴影下的,对于别人如此,对于感情之中的那两个人亦是如此。

这段3年的感情,就如同逐渐消失在舷窗里的东京景色一样,大概是画上了一个句号。谁都没有说分手,就如同谁都没有说在一起一样,偷偷开始,偷偷结束。樱井翔些微有点后悔,他想自己和今井翼一直保持亲友的关系大概现在就不用这样了吧。两个人大概会在机场拥抱告别,那家伙说不定会流两滴眼泪,然后拍着胸脯说会给自己寄吃的。

但是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在特定的时间做特定的事情,然后在未来后悔。

今井翼已经是15分钟内第三次看表了。这让堂本光一有些生气。

“今井翼,你今天是要准备相亲还是怎么找,这都看几次表了。”

堂本先生把手里的设计图扔在桌上,看着会议桌那头的青年问。

今井翼连忙站起来,一个90度鞠躬外加一声响彻会议室的对不起。

堂本光一微微的嗯了一声像是表示原谅,今井翼听见如蒙大赦赶紧坐回座位。

“好了,继续开会。”

今井翼坐下的时候想,现在樱井翔的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吧。而从今天开始,他们俩将不再相关。心中并没有什么实感,好像离开的并不是和他同床3年的恋人,而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个体。但是莫名的又有些心焦,不知道东西带全了没有,passport装好没有,有没有按时到机场,等等等等。

今井翼想,自己不是不关心他,而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角色去关心。

散会之后今井翼犹豫再三决定去趟堂本光一的办公室道歉。还没开口说话,堂本光一就递给他一个信封。

今井翼心想我不会这么倒霉吧,开会看个时间就能被开除。

“这个case交给你去做,是一间新开的拳击练习场。”结果堂本光一说。

今井翼觉得自己的迟早被折腾出心脏病来。

“用心点啊。”老板说。

“是。”

走出办公室今井翼打开牛皮信封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和其他客户资料比起来着简直少的可怜。上面只有店的位置和他预计开业的时间。甚至连店面的大小,构造这些最基本的设计资料都没有。今井翼想,老板大概真的在整自己。

像回到最初进设计室的时候一样,一切得从头开始。找了个手上活不多的助理跟着自己,今井翼出门去见客户大爷。

俱乐部在一栋大厦的18楼。今井翼想这地方可是寸土寸金,能抢到的都是有钱的主啊。然后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助手是刚人社的成员,提着几件测量器材有些吃力的跟在身后。今井翼突然回忆起自己才菜鸟时候的样子。有些感叹时光的流逝。

果然是老了的原因么。

俱乐部所租用的地方很宽敞。空间已经被打扫干净,窗户开着,透着些微凉的风。从前天开始的雨下到今天早晨终于停了,从高楼看出去能见到如洗的蓝天。

今井翼下意识的想这样很好,某人的飞机不会延误。然后他又有些懊悔的摸摸自己刚剪短的头发。

有些习惯不是你想戒就戒得掉的,比如说,抽烟。

但是樱井翔不是演,今井翼想,他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而已。

“预约了几点?”今井翼在空旷的空间绕了一圈之后,开口问正在摆弄测量设备的助手。

叫丸山的助手拿出本子,仔细的核对了一下,又看了看表。

“预约时间是1点,现在还差10分左右。”回答道。

今井翼点点头刚想开口,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并不高大的男人。

“你好。”对方微笑问好。

樱井翔第一次觉得自己讨厌坐飞机。被夹在两个身材走形还有体味的外国男人中间,简直跟人间地狱一样。最要命的是这俩哥么还睡的欢腾,那呼噜响的让他想把飞行安全指南卷塞他俩嘴里。

到达希斯罗机场的时候,樱井翔觉得自己像走在云上一样,航空食品在他肚子里欢快的蹦跶,伦敦的天,如同传说中一样阴霾。

周围的人都行色匆匆,每个人都像有清楚的目标一样没有任何犹豫的前进。之后樱井翔明白,其实是很现实的原因,走快点能早点过关,因为当他站在海关大厅的时候,见到了生命中最长的队。

过关用了4个小时,其中包括被安排进小黑屋照了个X光,以及接受了一个耐心很不好的头上包着布的可能是印度兄弟或巴基斯坦兄弟的盘问。樱井翔对自己英语的所有信心都完全湮灭,他听了5遍才明白对方说什么。

然后好不容易坐上学校派来接留学生的大巴。他觉得自己快要虚月兑了。

留学这事听起来华丽光鲜,实际到了才知道,还真不容易。在大巴上樱井翔终于能够好好睡觉了,他在计算清楚自己大概20个小时没合眼之后就靠着窗户昏昏沉沉的睡去。

等到到达学校,自己把行李折腾到学生宿舍放好,该扯出来的扯出来洗过早之后。樱井翔念起了今井翼的好。

因为他会做饭,此刻自己饿的半死,无人问津。附近地形不了解,超市在哪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不能抵什么用,不会做啊,没有外卖单,就算有了打电弧去人家能听懂自己的英语么又是另一个问题,人也不认识一个,就算认识了都是些家里面长辈的朋友,不能打电话给人家说我快饿死了来救救我吧。

活了27年,樱井翔第一次觉得自己要被吃折腾死。刚想落两滴鳄鱼的眼泪对自己表示同情,电话响了。

樱井翔第一个想法是家里打来问平安的,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的时候,完全摸不到头脑。

“Hello。”他想还是先用英语吧,安全。

“你好,请问是樱井翔先生么?”对方却用日语客气的问候。

“啊,是是。请问您是?”

“我是Bridge中介驻英国的代表,敝姓二宫。”

“啊……你好。”Bridge是替樱井翔办理出国相关手续的中介,没想到服务这么周到。

“我收到东京的邮件说您今天到达,松本经理交代您是重要客户,让我务必好好招待。”

这个叫二宫的人的声音有点尖,樱井翔想,不过用词倒是无懈可击客气非常。以为是这留学机构真的服务周到,绕了一圈还是因为自己和他们经理松本润的交情才换来的。

听到招待这个词的瞬间樱井翔脑袋里莫名的冒出了一盘巨大的烤禸。

“啊,谢谢你。我刚在学生宿舍住下,正准备出门看看有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

“这样啊,那不如由我带樱井先生去吃饭吧,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

“好啊,二宫先生真是雪中送炭啊。”

樱井翔想,这时候大概不用客气了。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那我20分钟后在您学校大门口等您可以么?”

“厄……我暂时不太清楚学校大门在哪里。”

“啊,这样的话,那您能告诉我您宿舍叫什么么……”

樱井翔在桌上一堆文件中刨出一张报了名字,对方记下来之后收了线。樱井翔想大概人到了国外特别容易对和自己家乡相关的人或者事情产生好感,也特别容易记得给过自己好处的人。就象现在,这个姓二宫的人的声音一直在他耳朵里打转,那句“由我带樱井先生去吃饭吧”好听的就像天籁一样。

这时候樱井翔又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今井翼,对方3年来给他做过不知道多少好吃的东西,自己好像就那么接受了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其实应该心怀感激才对。

买鱼的

小小BLX

  • RP:551
文:180 分:1089
回复

9 ---2009/4/29 17:51:00

突然之间有些好奇楼主是谁了,难不成是我熟悉的?

还是楼主这是写给自己亲友的?我有50%确定我知道你是谁了。。。。。。

ps,请继续。

回复

10 = =2009/4/29 19:58:00

我为了飞天追进来........谁知只是个羊头。。。。。。。。。。。

飞天啊.......那残缺的,却是最美好的CP啊。。。。。。。。。。。

回复

11 午休摸鱼2009/4/29 20:38:00

哈哈哈,我来了~不辜负你预料的前言XD

我儿这仅仅是声音登场啊,如果是多拉马连声音都不一定听得到。。赶紧给我儿镜头> <

恩,不过,我可以肯定少爷即将要破费了XDDD

大头也登场了啊,你怎么可以不用hl的词藻描述他的look呢。。哈哈

严肃的51桑。。。带他相方玩不?

最后,你个错别字女王。。。orz

p.s.我忽然之间有些好奇9L是谁了0 0

回复

12 、、2009/4/29 21:41:00

为了飞天追进来,却发现飞天的戏份应该已经都结束了T T

我就是那纠结着少年时代放不开的……泪

回复

13 = =2009/4/29 22:05:00

飞天是美好的少年情,不够投人早晚都要过去的,然后认识新的人有了真正的爱情,这样其实也挺不错啊

等看Y2和TT两对分别进一步的碰面

回复

14 贪新恋旧2009/4/30 0:04:00

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比较喜欢看现在,大爱Y2这对,所以,我在坑里呆定了。楼大要记得坑底的我们啊~

贪新恋旧

弱弱地

  • RP:548
文:226 分:1220
回复

15 买鱼的2009/4/30 18:35:00

错别字女王有检查过这次,不知道有没有好转= =

那位说认识我的,要不给个关键字?

————————————————————————————————————————————————————

第三章 Costumer

“你好。”今井翼看着对方快步走过来,连忙问好。

“是K. Dino的人?”男子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堆工具,问道。

“是,您是店长?”

“啊,是的。我叫泷泽秀明。”

叫泷泽秀明的男人留着微长的头发,染成金色。穿着一件白色外套银色的T-shirt和牛仔库。

“您好,我叫今井翼,是K. Dino的设计师。这是我的助手丸山隆平。”今井翼微微有些不喜欢对方衣着的品味,但是顾客就是上帝。掏出名片微微弯腰问好。

对方双手接过名片塞进包里。

“哈,真客气。你就是光一前辈说的给我专门找的年轻有为的设计师。”

“厄……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您和堂本先生是旧识?”

“恩,我大学里的前辈。哈,真是不好意思。我知道给你们的资料并不是太详细,但是因为我自己也没想到我能把这地方盘下来,所以有些仓促。”

“没关系,我们已经带来了测量器材。您不需要操心。”

泷泽秀明看着对面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觉得有些别扭。这个人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他的礼貌与客气又让你挑不出毛病。不过也好,跟这样的合作没有负担,那些一上来就攀关系的家伙,其实更为虚伪。

今井翼交代了丸山两句之后,年轻的助理抱着东西走到墙角开始测量。

“泷泽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看看这里的建筑设计图?我想了解一下结构框架。”

“厄……我现在没有戴在身上,你看……”

“啊,这样啊。那这些技术性的事情我们先放一放,先谈一谈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么,对于这个拳击练习室的设计。”

今井翼背着光站着,黑色的T-shirt柔和的融进阳光里。他没有看泷泽秀明的眼睛。

“怎么说呢……传统意义上的拳击是项有点瀑力的活动,但我想让它稍微柔和一些,同时又不失去本身的……力量。可以这么说。”

今井翼微微皱眉,果然是很抽象的要求,完全摸不到头脑。

“呵,我知道说的有点莫名其妙。这么说吧,很多人觉得拳击血腥,这我不否认。但是那其实是竞技。拳击练习场其实就跟健身房一个样。只是种运动为非瀑力,我就是想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吧。”

“恩,我多少有些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会先回去做一份基本的设计意向和您讨论,然后您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会接着修改。那么我去过去和他一起测量了。失礼了。”

泷泽秀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些不快,这个青年的客气让他没有觉得得到尊重,反而觉得自己是不是招他不待见了才用这种口气说话的。

测量工作做到一半泷泽秀明说有事要先走。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他笑着说。

“厄,不需要锁么?”今井翼问。

“恩……我之前都没有锁的。反正只是一间空房子而已。”

“啊,这样啊。那既然泷泽先生放心那便没有什么问题。不知道能不能请您给我一下电话号码,我把草图设计出来以后就跟您联系。”

泷泽秀明走了之后今井翼发了阵呆。“空房子”三个字不知到为什么让他联想到自己和樱井翔的家,等会儿回去,想必是空空如也了吧,人走了,东西也走了。

樱井翔接到二宫说自己到了的电话的时候,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蹦了起来。冲下楼打开门以为会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

结果是一个穿着T-shirt牛仔库运动衫的小个子,握着手机靠在栏杆上看着他。

“你好,二宫先生?”樱井翔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樱井翔先生吧。”

“啊,是。”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对方微微笑笑,慢慢走过来。

“请多关照。”樱井翔说,“还未请教您的名字。”

“和也,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见到樱井翔的第一感觉是,此人绝对是小开。你看他穿的衣服库子鞋子,用的皮带带的帽子无一不是名牌。住的还是这抢钱的学校最贵的宿舍。

此人不坑,还坑谁。

“二宫先生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樱井翔跟着二宫和也往地铁站走的时候,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有些尴尬。于是主动找话题。

“也没有多久。”

厄,这是什么回答。

“啊,这样啊。”

明显的不好搭腔的类型,刚才在电话里不还挺客气的么,怎么现在就把自己当空气了。

“樱井先生出国之前是干什么的啊?”对方居然开口了。

“搞证劵投资的。”

“哦,那这里是学风险投资?”

“恩。”

“这专业很不错呢。”

对话又结束了。

尽管对方说只有3站的距离,樱井翔还是在地铁上睡着了,被拍醒的时候还靠在二宫和也的肩膀上,动作稍微有些扭曲。

“樱井先生坐飞机一定累了。”对方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樱井翔倒有些尴尬。虽然自己不是天生弯的,但也弯了3年了,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眼中会不会昭示了什么。做贼心虚的四处看看,车上并没有人投来奇怪的目光。

“这个社会没有人会太过在意其他人的行为的,你大可不必担心。”二宫和也像看穿樱井翔的心思一样,对他说。

然后起身到车门旁站好。

下了车七拐八拐,走进高楼背后的小巷中,二宫和也停在一家小小的日本餐厅前面。

“Ryo。”樱井翔看着招牌念到。

“恩,挺好的餐厅,我以前在这里打工。”

点单之后就要付帐,樱井翔连忙掏钱包将自己的和二宫和也的一起付了。对方微笑道谢。

吃饱喝足靠在椅子上,樱井翔第一次有机会认真打量对面安静吃东西的男子。昏黄灯光下的对方,意外的其实挺好看。年轻的样子,从外表看不出年龄,也许穿上校服扔进高中就抓不出来了。头发微长,有时候会遮住眼睛,偶尔用手拂开,但大部分时候保护着主人的眼睛,不让别人看到。

这个人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在自己初人异乡的第一天说要帮他。然后仿佛穿越时空隧道一样带自己来到这样一个完全日式的餐厅。这种感觉很奇异。虽然樱井翔暂时说不清楚这个人的性格到底招不招自己喜欢,但仿佛难以自抑地产生一种好感。

“樱井先生看什么呢?”对方突然开口问,却没有抬头。

“啊,就在想能问问二宫先生今年几岁了么?”樱井翔有些尴尬,连忙转开眼神,抛出一个问题。

“25。”

“厄,完全看不出来啊。”

“我是该谢谢你夸奖我年轻,还是该觉得你在暗示我不成熟。”

“前者,前者。”

“那就好。”对方喝完最后一口汤,拿过餐巾擦擦嘴,终于抬起头。

“这顿饭您吃的还满意么?”

“很满意,谢谢。”

“那就好了。”

“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二宫先生了。”

“叫我Nino就可以了。”

“那叫我sho就可以了。”

“樱井先生是可以多多麻烦我,不过……并不是免费的。”

对方并没有叫按自己说的称呼樱井翔为sho,而是客气的坚持用了尊称。

“您是我的客人。”对方补充道。

这样的话听起来有些残酷。但是二宫和也并没有掩饰什么,而是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樱井翔想也许自己刚才有点自作多情,但又觉得二宫这个人虽然现实,但也坦率。有偿的帮助好过那些总是莫名其妙伸出援手,但是你非常清楚总有一天这人要从你身上拿走什么作为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