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kp相爱相杀L

发言 回复打印

524100条/页,6页

1 2 3 4 5 6
您是第50479位读者

- 81 - = =2018/1/23 14:23:57

几个列传串下来觉得饼王黑的可以啊!先跟驸马称兄道弟画饼揷足二人世界,转身就要给兄弟扣绿帽子,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愧是要做大事的人2333? 期待1348gn写饼王的心路历程
回复

- 82 - = =2018/1/23 15:49:24

拍拍1348的胸安慰一下,这L确实被放了外链招了很多不混JrL的kp家大饼,但受众主体还是我等揷口er,所谓流水的姨妈铁打的揷口,您写得开心就好,表跟她们计较
回复

- 83 - = =2018/1/23 19:10:41

想看终极大boss饼王的心路历程,饼王和二爷从相识到不和,饼王从醉汉手下救走纳斯只带纳斯看电影的心里活动 ,饼王和饼王妃的爱恨纠织,期待期待
回复

- 84 - = =2018/1/26 19:38:05

星期五了t一脚
回复

- 85 - = =2018/1/26 20:21:40

坐等更新
回复

- 86 - = =2018/1/27 23:27:51

1348gn本周还更吗?
回复

- 87 - 13482018/1/28 8:55:20

这周没有,姨妈们表等了,顺利的话下周六晚上见
回复

- 88 - = =2018/1/28 21:10:50

好的
摇小旗等下周
回复

- 89 - = =2018/2/2 16:58:30

TL
回复

- 90 - = =2018/2/3 1:05:16

踢个楼w
回复

- 91 - = =2018/2/3 13:31:22

来等更新!
回复

- 92 - = =2018/2/3 19:49:49

挥舞着小皮鞭催更www
回复

- 93 - 13482018/2/3 19:50:32

kp列传六 四面楚歌平饼王

(一)斗力慕
哈尼关外

(平饼王一人一骑,策白马【*注:此白马是马,与廉二爷无关】一路狂奔,驰人镜头。身后旌旗猎猎,战鼓隆隆,竟是十万雄兵。)

大家好,我是平饼王,如你们所见,正在奔逃中。

现今的艺能界,诸侯并起,天下N分:H*RIPRO东面为王,S*ARDUST西边称孤,烟瘾据南而霸,A*use裂北封疆。反观我J,王室倾颓,爷奶迟暮,四方扰攘,乱我家邦。此诚危急存亡之冬也,作为爷爷钦定的第N任jr总top,不久之后,我也将沿着前辈们足迹,踏上通往J外的征程。

今日我轻骑出关,原是为了刺探一下敌情,谁知竟遭遇野俳大军集结,逼近哈尼关。

本以为J内竞争已是惨烈异常,哪知外面的世界更加残酷。这些J外野俳,各个年纪比我大,个子比我高,战斗经验比我丰富,又彼此熟识,结为攻守同盟,有戏同演,有钱同捞。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虎还怕群狼。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

(J外大军紧随其后,已布下阵势。最正中一人着白袍银铠,仪容秀丽,便是野俳之王——T-Coat一哥JT酱晖。JT从容谓左右曰:“座下诸位,莫论尊卑,凡有能擒平饼王者,奖认知度10点,封万馆侯。”一时间群情激昂,皆高呼“生擒平饼王!”一拥而上。)

说话间,便有数人从我身边奔驰而过。我心中暗叫不好——这怕是要形成合围之势。正当我准备拔剑迎战时,却听其中一人对另外几个说:“我说,究竟哪个是平饼王?”

搞了半天,原来根本没人认得我。想来是我初出J庐,还未真正名扬天下的缘故。正所谓“十年J内无人问,一举成旬天下知”,你们几个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也让你们给我洗脚。

都不认得我才好,正方便我隐人人群。前面十点钟方向有一外人不知的小巷,是通往我J天险——永旬之河的捷径。只要能坚持到那里,便可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目标人口越来越近,我轻勒缰绳,正准备切人巷口,却听身后有人高喊道:穿黄金战衣的是平饼王!

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被看穿!

说来说去,都是喜爷爷的错,爷爷的审美一直停留在上世纪60年代,这种out of fashion的百老汇风格衣装,放眼全霓虹,除了我们再找不到第二家。穿着这样的衣服,不被认出来才怪!事已至此,也顾不了那么许多,正所谓“当月兑不月兑,要被活捉”衣服啊衣服,只怪你时运不济,不能作为祖传之物,泽被后辈了。(月兑掉黄金战衣,潇洒抛向身后)

刚甩掉衣服,又有人在身后高喊道:“长的像WQL的是平饼王!”混账!为什么他知道的这么清楚,一定是哪个揷口姨妈出卖我!还好我早有准备,扯下绣着mr king徽记的战旗,以旗掩面,快马加鞭,切人巷口。

风顺着我的两颊呼啸而过,身后是万马奔腾蹄声阵阵。求援用的信号饼早早就抛完了,说来奇怪,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人来接应我啊。还好没多远就是永旬之河了,渡了河就是安全J带。我正全速奔逃,身后讨厌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拿帝剧之光的是平饼王!”

(平饼王之剑:帝剧之光)

我下意识的把帝剧之光抱在怀里:脸可遮,衣可月兑,帝剧之光不能舍。这把宝剑是收全J之兵,聚日月精华才淬炼锻造而出的,在我就任总top时,爷爷亲手把它传给我,千叮咛万嘱托,要我牢记誓言,凭借此剑,复J室以兴旺,固J山以永宁。

------------------总top就职宣誓闪回-------------------------
平饼王肃然道:凛冬将至,我从今日开始画饼,至饱方休。我将不烟酒,不文春,不摇号。我将不惧诋毁,只争出镜。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J。我是消灭BP的利剑,姨妈钱包的小偷,唤醒饥饿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紫微星。我把青春与荣耀献给杰尼斯,今日如此,日日皆然。
-------------------------------------------------------------

只要冲过这最后一片浅滩,就是永旬河了。那里有岸亲王亲自设下的机(结)关(界),能拒千万熊兵于河畔,保我J土不受侵扰。

(河畔竖着一块警示牌,乃岸亲王亲笔手书:凡J外之人,擅人此河者,糊无赦)

身后追兵无限迫近,尘土腾空而起,模糊了视线,我心跳加速,希望身后的人跑的慢一些,再慢一些。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马蹄不断向前,就在前蹄踏人水中那一刻,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水花四溅而起,不断升腾,永旬河中央映出了一道水幕,我驱马向前,奔向河对岸,身后原本嘈杂的喧嚣声瞬间凝固了。

(野俳大军止步于永旬河畔,见了这般奇景,皆不敢妄动。)

------------------水幕vtr的分割线-------------------------
岸亲王坐在乐屋的沙发之上,朝向镜头,神色悠然地吃着薯片,吃了一片又一片。
“喂,岩玄,再给我来包新的。”
镜头外丢人一包新薯片。
岸亲王继续笑容可掬吃薯片。
------------------------------------------------------------

(JT看后疑心大起,道:“此乃疑兵之计也。”忙传令下去,以后军为前军,前军做后军,沿来时路即刻退去。)

safe!时间正好够我安全渡河。我立于河对岸,看着匀速撤退的野俳大军,缓缓抽出帝剧之光,一时间浮云蔽日,怒涛奔涌,风云变色。
我振剑高呼:“为了杰尼斯!”
野俳大军误以为此地设有伏兵,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大雾之中。

(擦汗)今日有幸死里逃生,全靠我们杰尼斯的舞台特效和亲王的镇河vtr。

虽然逃过一劫,但警报还未接触,我要立刻赶回杰尼斯堡,通知爷爷和staff,在哈尼关外重点布防。
回复

- 94 - = =2018/2/3 20:01:45

注:此白马是马,与廉二爷无关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95 - = =2018/2/3 20:02:57

没想到是亲王篇收章
回复

- 96 - 13482018/2/3 20:40:00

(进人hit森林)

雾太大,好像有点迷路了。hit森林不是普通的森林,这里吹炒相间,姨黑难辨,迷惑指数百分之二百:爆red之心越强烈,越容易找不到北。

能见度越来越低,我只好下马步行,没走两步,就看见前面树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廉二爷双手揷兜吹前发ing)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游手好闲。“喂,2廉!你在这里做什么?看到我的信号饼没有?”

2廉话也不说,用脚踢了踢树根旁边的一个袋子,信号饼接二连三的掉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收到信号饼,为什么不来支援?你知道刚才情况有多危急吗?”

哪知他竟没好气地说:“又没我的戏份,连马都没得演,去了干嘛?”

“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来看你怎么挨揍啊。”

看吧,看吧,平时就一句话不说,这种时候说起风凉话比谁都厉害。为什么非要对我摆出这种吊儿郎当的嘴脸啊。

“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长大了吧?”

听了我的话,他突然激动了起来,冲我吼道:“如果长大就是变得像你一样,我情愿永远都当个小孩!”

“别说气话了,承认吧,你是在嫉妒。”

“是啊,我嫉妒,我嫉妒你的资源,凭什么只有你有资源,大家全都没得演!”

“资源给你,你拿什么演?你有演技吗?”

“没演技怎么了?我有脸啊!”2廉不屑地摸着头发说,“我长得和sq忙人那么像,他的演技很好吗?怎么就能一年四季资源不断,承包全霓虹的漫改?”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被姨妈们吹捧几句就自以为是,以为靠脸就能吃遍天下,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屁孩,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残酷。

“那是他的45s喂得起他,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能转社取代他?还是过去给他当个文替,武替?”

听了我的话,2廉气的眼睛都红了,恨恨地对我说:“别说文替,武替,就是果替,也比给你洗脚强!”

我也火了,吼回他道:“有本事就去啊,你除了闹脾气还会干吗?最后还不是只能跑回关西逃避现实。”

“别和我提关西!”2廉突然瀑怒扑向我,我闪躲不及,肋部竟然被揷了一刀,咦,这是什么玩意?

(廉二爷之刀:爸爸的手动剃须刀“pilot”)

“你竟然用这么古早的剃须刀暗算我?”

“暗算?我也想要一把帝剧之光,和你堂堂正正打一架,”2廉的眼里闪着泪光,“为了给你造剑,爷爷把全J的钢都融了,连我们的餐刀都收上去了!就为了让你这个jr总top拿着帝剧之光到处招摇!”

“说到底,你就是嫉恨我站了c位。”

“c位,c位,你的眼里只有tmd c位!”他流着眼泪,哑着嗓子嚷道:“一直以来,我都在等你说一句,‘别在意啊,2廉!’,可你tm连个屁都不放!”

我无言以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陌生了呢?

“平饼王,从今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弟。”2廉握紧刀柄,把刀用力地Bachu来,他抽泣着说:“为了关西。”

只有困顿于现实,看不清未来的人才会不断回望。然而再温馨的梦终归是梦,总会有醒的一刻。

“别再逃避了,你早就回不去了。”

听了我的话,他再次激动起来,用力的推开我。我猝不及防,踉跄着向后跌了几步,撞到了另一个尖尖的东西上。

寒意从我的心口流向手指尖——2廉他不是一个人。

我回过头,向身后望去,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然还有你?!”

“没有我!没有我!”海纳斯手持刻橡皮小刀大哭道:“我只是个凑热闹的群演而已,没想真捅你的,都是你不好,这么大的树林,你往哪里倒不好,偏偏倒在我的小刀上!我就这么一把美工刀,还想用它刻门把头像的印章呢!都让你给撞坏掉了!”

(海纳斯之刀:橡皮图章专用美工刀“维纳斯之刃”)

海纳斯是我最信任的小弟,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和2廉站在一线,还带着美工刀来对付我。

看到我的婊情,海纳斯哭得更厉害了:“喂,饼哥,擦破点皮而已,伤又不在手指,不耽误你艹剥虾人设!别用看叛徒的眼神看我啊!”他丢了刀,哭着跑进大雾中,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话:“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维纳斯啊喂!”

我再找2廉,发现他也消失在大雾里了。
回复

- 97 - 13482018/2/3 21:00:38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门把,而是赶紧找到北,撤出hit林要紧。我正犹豫着要往哪个方向走,身后又有脚步声传来,那步子时轻时重,似摇似摆,越来越近。
我的心沉下去了。

“怎么了平饼王,吃了败仗了?”
岸亲王是我们之中最年长的一位,我们的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他平素为人谦虚低调,进退有度,从不会像今天这般口出嘲讽之言。听他这样讲,我心中已有觉悟,今日怕是难逃一刀了。

只见岸亲王从胸前的衣兜里掏出一把磨尖了的饭勺,潇洒说道:“客套话就不说了,有点爷们样,亮兵器,出招吧!”

(岸亲王之刀:勺刀两用多功能餐具,适合各种饭局 “黄金勺”)

一把破饭勺,如何抵挡得过我的帝剧之光?围观的姨妈们看了,多半会骂我欺负人。而且我的帝剧之光还在马背上,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还怎么亮兵器啊。

不管怎样,先稳住岸亲王,再想月兑身之计。我勉强笑道:“岸亲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有话好好说,何必要跟我掏勺子呢?”

“好一个无冤无仇!”岸亲王冷笑道:“平饼王,你还记得大P湖畔的mr吗?”

只听他朗声说道:“王子的mr有多来之不易,你小子知道吗?正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东边几百号人,前仆后继,能够做到N年一线的,只有我们仨。”

他步步紧逼,把我抵在树上:“你们从西边来的,轻轻松松就站在所有人身前,这也就算了,为什么到头来连无辜的mr也不肯放过啊?”

说到动情处,亲王哽咽难言,以手掩面——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凸显美手人设,

“为了抬高你,它被爷爷活生生的给揪掉了!”

论台词功底,岸亲王称第二,没人能称第一,他的话人情人理,说的我都差点落泪。我正想着如何化解这段恩怨,就听他声音陡然升高道:

“我不过是为mr说一句公道话,你们的姨妈竟然黑我不懂感恩!你来告诉我,我应该感什么恩?感恩我们仨没和mr一起被揪掉吗?!”

亲王瀑怒之际,瞳孔都放大了,他手气勺落,对准我胸口就是一勺,只见他悲愤流泪道:“这一勺,是为了死去的mr。”

我靠在树上一动也不敢动,一句话也不敢说,怕他盛怒之下再多给我来上几勺。然而亲王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下来,他轻蔑地说:“给你们的姨妈捎句话,岸亲王有债必偿。再敢胡说八道地污蔑我,就把她们统统拉出去祥瑞了!”

说完,岸亲王走进大雾中,不见了。

我摸摸胸口,还好伤口不深。几番惊吓之后,我已经有点心神恍惚。如今的我是四面树敌,如果在天黑前不能走出去,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可是到底哪边是北啊?!

“北在这边。”

多么温暖的声音!!!是神驸马!
我寻声快步向他走去,想和他诉说刚刚那些惊心动魄和难以尽述的委屈,可没走两步,就本能地后退了。

“神,你干嘛也拿着刀啊!”

(神驸马之刀:棒球棍改造的木刀“驸爷湖”)

今天的神驸马和往常完全不一样,他婊情冷漠,一点笑容都没有。只听他轻描淡写的回我道:“你说呢?”

问句!我平饼王平生最怕的就是问句,我可没有揣摩人心的本事啊!我本能地以傻笑自卫道:“哈,哈哈,别开玩笑了,快把刀放下,这种pose不适合你。”

结果神驸马又回复了我一个问句:“是吗?”

“是啊,是啊,动刀动枪这么粗鲁,一点都不适合你J左神郎。你看什么诸*亮,*良,*长苏,都是在那挥挥扇子,从来不会随便下场砍人的。”

“那是他们没被逼到那个地步,而且*长苏以前是会砍人的。”虽然他这么说,但拿刀的手已经_chan抖了起来。

我看到了一线生机,决定趁热打铁,以情动人。

“看你说的,哪有人敢逼你啊,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们可是朋友啊!”正所谓,大行不顾细谨,事到临头也顾不得什么爱豆形象了,我拉出内库边给神驸马看:“你忘了,我们还穿着同款的基友内库呢!”

不说则已,一说反倒坏了事,神驸马突然怒发冲冠,揪住我骂道:“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偷我老婆!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你接近我,是不是为了桥桥?”

冤啊!我堂堂饼王,怎么会给人留下如此卑鄙的印象?!‘和你做朋友’和‘想偷你老婆’明明就是并列关系,你干嘛要歪曲成因果关系啊!

我义正辞严道:“我接近你,是看重你,想让你做我的左膀右臂,共创J业的!你千万表激动,看我真诚的眼神,想想我讲给你的那些笑话,你明明笑的很开心的!驸马,请你相信我,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

听了我的话,神驸马的手放松了些。他抽了一下鼻子,刀尖垂下去了几分。

我之所以看中神驸马,就是因为这一点——他哪里都好,就是少了一点王霸之气,一个会被小强追着满街跑的人,哪能捅得了人呢?

就在我以为可以少挨一刀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神驸马身后传来:
“把刀给我。”

是桥公主。他怎么也来了?

“平饼王,你又在骗人了。”桥公主从驸马手里拿过木刀,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刀尖已没人了我的胸口。“你早就不是从前的你了,你这饼妖,以为能逃过我的眼睛?还不快点现出原形!”

桥公主一定是又陷人某个异次元空间的幻想中了。我还是我,除了有点找不到北,哪里都没变啊!
“没有啊桥桥,我还是从前的我啊,你知不知道,我对你——”
“别叫的这么亲热!”桥公主粗瀑地打断我,他利落地Bachu刀,又狠狠地补上一刀,“桥桥不是你叫的,叫我桥公主!”

想不到桥公主的心这么狠,一来一往间,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掉。我的心好痛,早知道就让神驸马来捅这两刀了。桥公主发起脾气来,毁灭指数五颗星——要不是神驸马拦着,估计他还会再多捅上两刀。

只听神驸马劝道:“算了桥桥,说好了一人一刀,多捅无益,耗费体力不说,还会被姨妈们黑抢戏。”
听了神驸马的话,桥公主平静了下来。木刀被丢在雪地里,映出了一道血痕。

“为了prince。”

说完,公主和驸马手拉着手,走掉了。

真是的,干嘛捅完我还要害我伤心啊。这里一个腐姨妈都没有,你们这样秀恩爱虐饼给谁看啊!
回复

- 98 - = =2018/2/3 21:06:58

撒花撒花
回复

- 99 - = =2018/2/3 21:23: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00 - = =2018/2/3 21:27:02

感谢更新wwww
回复

- 101 - = =2018/2/3 21:37:06

说到动情处,亲王哽咽难言,以手掩面——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凸显美手人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绝了
回复

- 102 - = =2018/2/3 21:45:3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03 - 13482018/2/3 22:01:47

挨了五刀,让我勉强记起了北在何方。折腾了一整天,马和剑丢了,又被门把揷了好几下,脚步都踉跄了。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快走出hit林时,只见远处的尘土扬了起来,四周传来好多杂乱的脚步声。

大雾渐渐散开,我环视四周,不知不觉的,我已经被一群戴着面具的家伙包围了。

是洗脚军团。

为首的一个身量不高,声音柔和,但在我听来却渗着寒气,只听他说道:

“平饼王,被兄弟们捅刀是种什么滋味?”

想知道什么滋味,叫你的兄弟一人来上一刀不就好了?

事到如今,我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趁我出J,想搞兵变。作为爷爷钦定的总top,无论形势多危急,气势和尊严绝不能丢。我淡定问到:“来者何人,所为何事?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听了我的话,面具之王优雅地摘下了面具,狰狞的面具之下,是饼饼无奇的一张脸。

“算了,你还是把面具带上吧。”

面具之王也不生气,用比我更加淡定地语气说道:“听说你挨刀,大家都想来凑个热闹,”他举起一只手,做了个指挥的手势。

我后退几步,内心忐忑不安:没有帝剧之光加成,我还能有几成胜算?

预想中一拥而上的情景并没有出现,洗脚军团列好阵势,竟然齐声唱起歌来:

“金J山,银J山,跟着饼王没吃穿,
唱他娘,演他娘,全都为了捧饼王。”

歌方唱罢,面具脸中的一员竟然拍手大笑道:“hahahahaha!AMAZING!”

喂,杰西王,这么容易瀑露就不需要带面具了吧!

面具之王又拍拍手,所有人都自觉分开两列,一人持长刀而上。这鸡禸,不是爆脸哥又会是谁?你也不需要带面具了。

我注视着那把长到无敌的刀,心中疑惑:没理由啊,爷爷早就收了全J的兵器,这比帝剧之光还要长的刀是打哪里来的?

面具之王好像会读心似的,哂笑道:“此刀能成型,不需铁,不需钢,全凭一股气。这世间万物,有阴有阳:灯火耀眼、万众簇拥处为阳,星光暗淡、少人问津者为阴,你那剑汇聚的是万人之上的荣耀,而这刀,凝结的则是back们的苦涩和不甘。说起来,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你的帝剧之光厉害,还是这把footwashers村正牛X?”

(洗脚军团之刀:footwashers村正)

“试刀!试刀!”洗脚军团齐声高呼。

这妖刀真的吓到我了,我拼命保持镇定,努力地回想外婆对我说过的话:

“紫耀,你天生就是当男主角的料。”

我深吸一口气,对洗脚军团说:“我有爆red之神庇佑,王者不死。你们想试就尽管来试吧。”

爆脸哥提刀上前,寒光闪处,我本应慷慨喑诵“名编壮士籍,视死忽如归”的诗句,但喊出来的却是:





“爷爷,救我啊——”




(mr king乐屋)

“饼哥,饼哥,你做什么噩梦了?快点醒醒啊。”是海纳斯的声音。

我一身冷汗,迷迷糊糊的醒来,海纳斯拿着美工刀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把刀拿开!!!”

“不是吧,这么小的刀你都怕!”海纳斯把一块橡皮章塞到我手里,嘟囔着走开了,“早知道就先刻桥公主的了。”

我看了看手里的橡皮章,一个卡通版的饼王正冲着我傻笑。

原来是个梦。

这梦做的,也太真实了吧。
回复

- 104 - 13482018/2/3 22:03:52

今天就到这,姨妈们睡觉去吧
(二)明晚再更
回复

- 105 - = =2018/2/3 22:04:56

谷村龙一眉头一皱,1348gn你放学别跑
回复

- 106 - = =2018/2/3 22:06:01

哈哈哈哈哈哈gn明晚见!
回复

- 107 - = =2018/2/3 22:09:4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天继续蹲守
回复

- 108 - = =2018/2/3 22:16:17

哈哈哈哈太厉害了,不过海纳斯又会刻图章了哈哈哈哈,一系列手艺可以摆摊了
回复

- 109 - = =2018/2/3 22:18:01

“金J山,银J山,跟着饼王没吃穿,
唱他娘,演他娘,全都为了捧饼王。”
233333333
回复

- 110 - = =2018/2/3 22:19:59

杰西也友情串个场www
回复

- 111 - = =2018/2/3 22:26:30

刚甩掉衣服,又有人在身后高喊道:“长的像WQL的是平饼王!”混账!为什么他知道的这么清楚,一定是哪个揷口姨妈出卖我!

======
2333333
回复

- 112 - = =2018/2/3 22:30:01

ls2333没说金星就给饼王面子了
回复

- 113 - = =2018/2/3 22:47:33

海纳斯之刀:橡皮图章专用美工刀“维纳斯之刃”
======
gn有才

回复

- 114 - = =2018/2/3 22:51:06

安谦hhhhhh
回复

- 115 - = =2018/2/3 22:51:40

安谦hhhhhh
回复

- 116 - = =2018/2/3 23:04:44

笑死了gn好油菜花
回复

- 117 - = =2018/2/4 0:20:02

你这饼妖!
回复

- 118 - = =2018/2/4 8:50:37

看到为了关西莫名有点感动w
海纳斯那一段好萌
回复

- 119 - = =2018/2/4 11:10:23

饼二简直八点档狗血剧hhhh
回复

- 120 - = =2018/2/4 11:34:14

说到动情处,亲王哽咽难言,以手掩面——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凸显美手人设,

2333333
回复

- 121 - = =2018/2/4 13:09:53

看到帝剧之光还以为是谷村龙一2333
回复

- 122 - = =2018/2/4 15:28:47

信号饼能吃吧
回复

- 123 - = =2018/2/4 15:29:43

应该不能,能吃廉二爷就不会扔地上了
回复

- 124 - 13482018/2/4 19:25:38

谷村龙一眉头一皱,1348gn你放学别跑
=====
看到帝剧之光还以为是谷村龙一2333
=======
我真打算这么写来着,但是会出乱子
比如:平饼王缓缓抽出谷村龙一......
比如:廉二爷也想要一个谷村龙一.......
再比如:饼王下意识的把谷村龙一抱在怀里:脸可遮,衣可月兑,谷村龙一不能舍。

回复

- 125 - 13482018/2/4 19:29:18

(二)梦醒之后

做总top的压力,真的是比山都大啊。

每当我怀疑自己,踟蹰不前的时候,都会想起很久之前,我决定离开家闯荡江湖时,外婆对我说的话。

(时光倒转N年前)

“外婆,外婆,你说我能成为大明星吗?”

“能啊,紫耀生来就是当男一号的材料。”

“诶?真的吗?原来我这么厉害?我自己都不知道。”

外婆笑了,她摸着我的脑袋说:“你这孩子,真是naive。”

外婆说,江湖之中,高手如云,流派众多:

双商奇高,心狠手辣者适合做大BOSS。而我的IQ一般,EQKY,做大BOSS根本活不过第二集;

脸苏身长,演技平平者适合做男二号。可我身高不够,苏值略低,做男二号没办法分男主的宠;

样貌中上,演技超神者适合做配角。我的演技没那么出神人化,做不到洗脚镶边皆抢镜;

只有男主,外表看似天然,运气却过于常人,凭借金钟罩护体,一路奇遇,不断练级,最终功成名就,站在最顶峰。

外婆真是我的亲外婆,这话说的,和捅刀差不多。

我不高兴的说,“这么说来,男主除了运气好点,和fw有什么区别?”

外婆又笑道:“当然有区别了,fw和男主的区别,就在于能不能把nb的伙伴吸引到身边。有句话说得好:‘孤狼死,群狼生’。想要闯荡江湖,就必须要成立team,以集团作战——没有伙伴,再牛X的光杆司令,也迟早要凉。只要能码到风格鲜明,优势互补的伙伴,即使主角无趣一些,剧情仍然可以跌宕起伏,引人人胜。”

外婆说,男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想当男主,需要具备三种品质——勇气,菓敢和坚韧。只要这三种品质不丢,就永远不会失掉男主的气质。她还告诉我,江湖险恶,人心难测,要我深藏不露,紧闭心门,绝对不能泄露ky的本质给外人知道。

“这也太深奥吧,具体要怎么操作啊?”

“当你遇到不知道如何对应的情况,就装傻好了。没有人会和傻瓜计较的。”

我把外婆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时刻都不敢忘掉。

在老家做了一阵子地头游侠后,我被熟人介绍进了有着男爱豆的梦工厂之名的杰尼斯。人社之初,喜爷爷拿了两块地图让我选,向西,还是向东。
东边几百号人,去了可能连个镜头都混不到。西边人少,最适合我这种长着主角脸的人做J层锻炼了。

看我选了西边,喜爷爷有点意外,问我为什么。

我挠着脑袋说:“因为近啊!”

在关西,我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并且开始崭露头角。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伙伴——2廉。

那时候的2廉,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伙子,我们的关系很好——就像如今我和海纳斯一样。

幼年廉二爷:紫耀紫耀,你去哪儿啊?
年轻版饼王:买饮料去。
幼年廉二爷:啊哈哈哈,带着我啊!
年轻版饼王:走吧。

幼年廉二爷:紫耀紫耀,你去哪儿啊?
年轻版饼王:上厕所去。
幼年廉二爷:啊哈哈哈,带着我啊!
年轻版饼王:走吧。

幼年廉二爷:紫耀紫耀,你去哪儿啊?
年轻版饼王:找个墙角睡一会去。
幼年廉二爷:啊哈哈哈,带着我啊!
年轻版饼王:走吧。

如果一直留在关西,我们的关系也许不会变的这么糟糕。

西西帝出道后,所有人都清楚,留给关西jr的时间不多了。想要抓住下一次出道的机会,无论如何都是要上京的。

很多姨妈指责我是叛徒,骂我冷酷无情,不像2廉那样眷恋关西。拜托,请你们查一下地图,看看名古屋属于哪里,我明明是中部地区出身,怎么就被打成了关西姧了呢?我不像2廉那样频繁出人关西,一是因为我对关西没有乡土情结,二是比起回望从前,我更喜欢把握当下。

(西姨妈:这就是你连前门把退隐J湖金盆洗头仪式都不参加的理由?
平饼王:因为远啊。
西姨妈:胡说,明明那天你在陪公主和驸马逛园子。
平饼王:因为近啊。
西姨妈:。。。)

没正式上京前,上头就已经把我、2廉以及海纳斯绑在一起活动。一开始,2廉是站在中间的那个。那时候,我的信条是:“不以c喜,不以洗悲”,我相信外婆的话,只要保持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拼搏向上的精神,努力工作,迟早有当上男主角的那一天。

果然,不久之后,喜爷爷把我叫到身边,对我说:

“爷爷已经决定了,就由YOU来当总top。”

看吧看吧,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镶边逆袭的本钱是什么?是实力啊!

爷爷问我:“胜利,知道为什么在几百号人里,我选中了YOU吗?”

那还用说?因为我具备男一号应有的勇气,菓敢和坚韧啊。但做人要低调,给爷爷留下骄傲自满的印象就不好了。我摇摇头,把用来炒我的话筒递给爷爷。

“因为YOU长了一张王道J家的脸啊。”

诶?这个时候不应该多夸赞一下我的内在吗?

“总top不是随随便便,想当就当的,尤其是现在,”爷爷抚摸着他的百宝箱,感叹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J外强敌环饲,J内厮杀不休,我老了,能分给YOU们的饼,已经不多了。YOU有没有决心和勇气,迎难而上,担当起jr总top的大任,就在现在,表个态吧。”

爷爷如此看重我,我怎能让他失望?路越难,道越险,越能衬托出男一号的实力。我当下就对爷爷念了两句诗:

“苟利J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就这样,我成了jr总top。
回复

- 126 - = =2018/2/4 19:35:55

笑到肚子痛
回复

- 127 - = =2018/2/4 19:41:34

脸苏身长,演技平平者适合做男二号。
=====
2爷适合做男2号
回复

- 128 - = =2018/2/4 19:42:59

爷爷问我:“胜利,知道为什么在几百号人里,我选中了YOU吗?”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29 - = =2018/2/4 19:47:01

“苟利J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
mo法少年平饼王
回复

- 130 - = =2018/2/4 19:54:47

那时候的2廉,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伙子,我们的关系很好——就像如今我和海纳斯一样。
=======
一个巨大的flag
本姨妈希望饼王和纳斯能一直都是好盆友
回复

- 131 - = =2018/2/4 20:48:57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32 - 13482018/2/4 20:49:57

我虽然官升一级,却也断了一臂——自从2廉丢了c位,就得了鼻炎,脾气变得阴晴不定,最后连话也懒得说,从前“哈,哈,哈”的笑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从鼻腔里发出的“哼,哼,哼”。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到了反抗期,并没怎么在意,谁知他的鼻炎竟然越来越严重,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也曾为挽回兄弟情做过努力——他过生日时,我特意买了鼻炎喷雾送给他,结果被他当场丢进垃圾桶。

时间长了,我也烦了,总top是爷爷定的,又不是我搞阴谋诡计算计来的,他凭什么甩脸子给我看啊。既然2廉喜欢耍小孩子脾气,那就让他耍个够好了:无论他想不想和我穿一条库子,都得忍着,不然怎样,他还敢月兑库子果奔不成?不稀罕给我当小弟拉倒,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给我当小弟呢。

平饼王:来,纳斯,饼哥给你剥虾,馋死他!
海纳斯欲吃还拒,为难ing。
廉二爷愤然而出。

和2廉的友情凉了,并没让我觉得寂寞——我平饼王有的是朋友。说起来,我能够比2廉先融人东边,除了个人努力外,也要感谢历史的进程:早在很多年前,老天就让我遇到了一个东京小伙伴——桥公主。那时我才人社不久,裆裆帝西幸大阪,桥桥作为小洗脚婢也跟来了。他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脸蛋圆圆的,一笑一脸酒窝,和我喜欢的女星小龙包一模一样,别提多可爱了。虽然是打东边来的,但他一点也不浮夸,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擦他的棒球棍。他不爱说话,也不怎么笑,可不知为什么,只要他听了我的笑话,就能放下防备,开心地笑个不停。就这样,我们成了好朋友,通过电话他东我西、一点一滴地传递着友情。

时光如水,当我正式东进时,桥公主已经站在东jr的最前排,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小洗脚婢了。看我来了,他特别开心的欢迎我,还介绍公主会的朋友们给我认识,帮我无缝衔接地融人到东边的圈子里。

我们各自分开,上升的轨迹却如此一致,最后还能站在一起——我擅自把这看成是一种缘分。一种可以成为cp的缘分。

在杰尼斯,人人都明白旬人必有cp的道理,虽然我和2廉也作为搭档一起捞腐女姨妈的钱,但我俩相性却完全不合。神驸马有名言曰:“直男卖腐,人心不古。”我也擅作一联曰:“兄弟搞基,天打雷劈。”我和2廉之间的同性相斥远远大于姨钱相吸,让我和他麦麸,实在是强人所难。(廉二爷:婊示同意,鑫式鼓掌)

到了东边以后,为了增进缘分,只要有空,我就和桥公主泡在一起。然而,很快的,我明白了一个真理:因距离而产生的不是美,而是绿。时移世易,沧海桑田,桥公主身边的棒球棍早就换成了神驸马,他们俩如胶似漆,形影不离,好的就像是一个人一样。一开始,我对神驸马多少有点不爽,可相处下来发现,桥公主喜欢他是有理由的:神驸马为人温厚,处世圆通,仪态大方,临变不惊。明明年纪不大,说话办事却特别成熟,一点ky成分也没有。他们的那个圈子,看上去桥公主是核心,但真正的核心其实是神驸马。这种既聪明,又可靠,还从来不随便抢戏的伙伴,真是打着灯笼也没处找。我当即就做出决定:一定要让他和我穿一条库子。

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平衡,能够既接近公主,又结交驸马。我充分发挥自己的天然优势,混迹在王子乐屋里,义务给他们当灯泡照明。时间长了,我渐渐发觉sycp也不是铁板一块:桥公主经常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神驸马吵架,驸马被他闹的,隔三差五就要拔棒球棍自刎。我很好奇,这么多啦马的关系,究竟是怎么维持下来的?相比之下,桥公主对我就从来不乱发脾气,无论我怎么戏弄他,他都不生气。我想,大概这就是我的优势所在吧。(海纳斯旁白:饼哥,你什么都不懂。)说起来,神驸马本就是个斗鸡走马的风流公子,根本不能给公主安全感。我则不然,男一号都是深情不渝的忠贞派,安全指数百分百。(神驸马:你长得安全,当然能给人安全感了。明明是个备胎,戏还这么多,这里有一张好人卡,快点拿好吧!)我几次想向神驸马试探,愿不愿意由我来帮助他恢复自由身,但这话太难出口,我害怕玩崩,只能继续做个电灯泡。

没过多久,爷爷出手,打破了我们这种奇妙的平衡。那天,爷爷笑眯眯的问我说,“胜利,you也到了娶媳妇的年纪了,有没有什么意中cp人啊?”

我一向不擅长处理问句的,爷爷他该不会是在考验我是不是个不务正业的好色之徒吧?

于是我毅然回答道:“sd、烟瘾未灭,何以家为。”

爷爷听了,先是夸我有志气,后来话锋一转,对我说道:“俗话说,先成家,后立业。有一门好cp,强强联手,才能长red不衰。如果you觉得谁好,就说出来,省的以后闹掰了,回头埋怨爷爷老眼昏花,胡乱拉瓜。”

爷爷这个一把手当了几十年,向来说一不二,他叫我来,一定是有了人选。我顺水推舟回道:“姐姐妹妹们个个都好,爷爷说谁就是谁。”

其实爷爷要选谁,我早就胸有成竹了。我们杰尼斯,和水泊梁山差不多:哥哥兄弟多,姐姐妹妹少。在所有姐妹里,西畑和reia是我的弟妹,我平饼王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不是王老吉@吉格斯,对弟媳绝对没有那种邪恶的想法。(廉二爷:你不是王老吉,你是蒋特里@特里 平饼王语塞)安姐姐比我大6岁,心思深沉,手段了得,他当了王后,难保王国不会改姓。(安姐摆弄面具:你小子也不傻嘛。)打我姐姐是个富二代,看着就不好伺候,听说还有些奇奇怪怪的爱好。(打我:做个按摩而已,怎么奇怪了?你在那乱嚼什么舌根?)只有桥桥,和我年纪、位置都相配,又是我的好朋友,彼此熟悉,不是他还能有谁。

果然,爷爷说:“you觉得桥桥漂不漂亮?给你做cp好不好?”

如果我说我和那个不知妻美刘*东一样,都是脸盲,看不出漂不漂亮,一定会被yq姨妈喷死,既然爷爷都做主了,再搞什么三让而后受之就太虚伪了,于是我回答道:“好!”

爷爷很开心,从第四层宝箱里拿出我的小人偶说,“我现在就叫他过来。”

不是吧,这也太突然了。这种事还是找个合适的时机,我自己来说比较好。
--------------平饼王恋爱剧场试演中-------------------------

(饼王脸红红,拉起桥公主的小手,递小人到桥公主手里):桥桥,做我的饼王后吧,我保证对你一心一意,每天画饼给你吃,把你养的胖胖的。

kp观影会成员:

桥公主疯狂拨号:幺幺零吗?救命啊!这里有个饼妖要非礼我!
廉二爷扶墙呕吐*1难以吐槽
海纳斯拼命忍耐30s,扶墙呕吐*2:饼哥,你还是别演少女漫了,禸麻死了!!!这种没营养的饼我们帮你分担,你放心地去主演热血漫吧!真是的,害得我把隔夜虾都吐出来了。
神驸马笑意全无,RPG视线扫身寸平饼王
岸亲王怒喷薯片:吃画饼和吃空气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你平饼王,不拿出一个亿的彩礼钱,休想碰岩玄一根头发!赶紧把摸手的一百万先付了!

------------------------------------------------------------
可爷爷的执行力太强,他说已经通知桥公主了,还说要是我不好意思,就藏在门后好了。

于是我就藏在门后——度过了人生中最失意的二十分钟。
原本我心里还是有三成胜算的,哪知道桥公主听了爷爷的话,竟然连犹豫都没,一口回绝掉不说,还反抗的那么激烈。明明昨天他还在抱怨神驸马花心,一直闹别扭不和他说话的。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神驸马那样执着。(海纳斯旁白:饼哥,你什么都不懂。)

桥公主哭着跑走了,爷爷怕我尴尬,安慰我说,“总top何患无cp,做不成cp还可以做队友嘛。”爷爷说,他已经决定让a6正式成团,以3vs3的形式开始限定活动。听了爷爷的话,我立刻就满血复活——这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出道的召唤。那一刻,我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当上男主角,功成名就,站在最顶峰的样子。

我对爷爷为我选择的队友也非常满意:按照从前外婆讲给我的team标准,我吸到的可是豪华版all ace级别的助演卡司。

-------------平饼王领衔主演年度大戏k与p之歌-----------------
演员婊:
囧雪诺——平饼王
百花骑士——廉二爷
龙女王——桥公主
小恶魔——神驸马
红男巫——岸亲王
龙——海纳斯
-------------------------------------------------------------

回复

- 133 - = =2018/2/4 20:56:31

我平饼王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不是王老吉@吉格斯,对弟媳绝对没有那种邪恶的想法。(廉二爷:你不是王老吉,你是蒋特里@特里 平饼王语塞)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回复

- 134 - = =2018/2/4 21:27:35

笑死我了给gn打call!
回复

- 135 - = =2018/2/4 21:29:10

隔夜虾
回复

- 136 - = =2018/2/4 21:43:08

reia为啥是饼王弟妹?
回复

- 137 - = =2018/2/4 21:46:32

神驸马有名言曰:“直男卖腐,人心不古。”我也擅作一联曰:“兄弟搞基,天打雷劈。”我和2廉之间的同性相斥远远大于姨钱相吸,让我和他麦麸,实在是强人所难。


笑死了
回复

- 138 - 13482018/2/4 21:52:31

那个时候的我以为,我们可以把限定变为既定,让出道成为事实,可惜天不遂人愿。在关键时刻,45s出了大乱子:在经历了漫长的撕逼大战后,杰尼斯最盈利的J南抹布厂倒闭了,总经理FD决定带着R3跑路,只留下大神和细胞两位前辈等待甩卖。

那天我去看爷爷,刚进门,就遇到几个staff搬着爷爷的百宝箱,准备抬到阿姨的办公室里去。才一天的功夫,爷爷的头发多掉了好几根,整个人都颓废了。见我来了,爷爷叹着气说:“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看到这幅景象,我的心都凉了。百宝箱被阿姨拿走了,爷爷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退隐J湖?要是爷爷退休回家养老了,将出未出的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事实证明,我想的太多了。等人都走光了,原本蜷缩在太师椅里的爷爷竟然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他朝着staff离开的方向嘿嘿冷笑道:“J子这家伙,以为我老糊涂了,想要夺我的班,还好我早有准备,预先留下了最重要的一层。”

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爷爷,竟然想到把抽屉藏在太师椅的靠垫后面。我有点好奇:爷爷他奋力保住的是钥匙还是钱?嘛,嘛,其实也没太大区别,这二者本就是一体两面,保住其中一个,还怕没有第二个吗?

爷爷小心翼翼的把抽屉搬到桌子上,我凑过去一瞧——上面竟然画着奶瓶。不是吧爷爷!!!正常人不该先保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吗!

爷爷看我这幅婊情,失望地道:“You,too young too simple!‘权势去尤速,金钱如粪土’,不值得舍命去保,但是‘未来’就不一样了。只要‘未来’争气,钱和权还会再转回来的。”

我看着抽屉里满满的jr小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爷爷告诉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赚钱,我们暂时出不了道了。

就这样,年度大戏遭遇了腰斩,k和p开始上演分分合合的狗血剧情。我暗自揣测,爷爷把我们分开,大概是想激起姨妈之间的竞争心,利用她们的对立情绪多捞点钱。从商业角度看,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放到现实中,就非常不妙了。自从王子的MR被拿掉以后,两边姨妈开始了血雨腥风般的互撕,我和prince门把的关系也变得尴尬了起来:本来因为饼王后的事,公主他们已经对我心生嫌隙,现在又多了mr的账,我们的友情就更加危如累卵,风雨飘摇了。

我不是长袖善舞的外交家,面对这种危局,真心一筹莫展。为了我的team不拆伙,我能做的只有装傻充楞,努力地维持着我们的友谊:即使是分开活动,我仍然频繁地出人p乐屋,我想让他们知道,我还是从前的我,mr的死与我无关。

但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现实。终于有一天,桥公主也和2廉一样,得了鼻炎。

那天,我刚到王子乐屋门口,就被桥公主推了出来,还说让我爱找谁玩找谁玩,他们高攀不上。我莫名其妙,再三追问之下,桥公主把手机丢给我,我点开一看,原来是有姨妈不爽我们玩在一起,说公主他们抱我的大腿。

这些混账姨妈,好好撒钱得了,干嘛非要在网上说些有的没的,害我难做啊。我只好赔笑道:“这些挑货姨妈,嘴里哪有一句好话,犯不着和她们生气。”

桥公主冷哼道:“分明就是你家姨妈为了抬高你而糟蹋我们,你还想把锅扣给挑货姨妈?被骂的不是你,你当然不生气了。”

“这漫天的双眼皮哪个都没有记号,不好说就是我家姨妈吧,而且也不光你们挨骂,你看这条,这条更可恨,说我给你们当三陪。按你的理论,这是你们p家姨妈干的吧?”

桥公主一听立马就火了,骂我血口喷人,说什么“princess最和气了,除了掏钱一句废话都不多说”,还说只有我们的西太后才会趾高气昂的乱踩人。

真是双标,什么princess,还不都是姨妈,常言道,天下姨妈一般黑,双眼皮贴贴多了,再美貌的少女也会变成bba,会和气才有鬼!

要是换做2廉,我肯定会和他争锋相对,辩到他认输为止,但桥公主不行。他和我穿的不是一条库子,我们之间只有一条似有还无的线连着。万一他一怒之下把线扯断了,驸马和岸亲王也会被带跑的。

他们是k与p之歌的重要演员。我的演员婊里有六个人,少了哪个都不行。所以即便有委屈,我也忍着,外婆有名言曰:“百忍可成钢”,连这么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怎么当男主角?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过,场子开了一场又一场,出道还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艰难岁月,日子很不好过,爷爷把压箱底的饼掰成几份,分给我们。因为我分到的最大,也就成了众矢之的。

外面的谣传很多,有的说我们再也不会有cd出道的机会了,有的说我最后会单列一行,solo出道。一时之间,网上对我骂成一片:yl姨妈骂我,p家姨妈骂我,其他姨妈也边看热闹边骂我,只有海纳斯家的姨妈还算慈祥,然而并没什么卵用——因为海纳斯压根就没几个姨妈。姨妈们众口一词,说我人气不行,是无冕之饼,为了solo不择手段,只顾自己拿资源,根本不管别人死活。我真是百口莫辩。
回复

- 139 - = =2018/2/4 21:54:26

不以c喜,不以洗悲
回复

- 140 - 13482018/2/4 21:58:20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阴雨,我的人生第一饼“哈尼”眼看就要上映了,这么关键的时刻,却突然爆出了莫名其妙的fw。网上又一次炸开了花,各家姨妈都等着看我笑话,我的压力已经高到临界点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2廉他还要火上浇油,哼着小曲到处走。

--------------------廉二爷热唱现场-------------------------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平野鸟,它想红又聪明,它倒贴本领强……
-----------------------------------------------------------

你要表这么过分,已经有姨妈在闹着降担了喂。

-------------------廉二爷热唱现场*2-------------------------
To:py姨妈:

如果你要降担,表降给HIB,一定要降给我~~~带着你的钱包,领着你的妹妹,跟着二爷来~~~
------------------------------------------------------------

混账!!!都说了那不是真的,是炒作!!!姨妈们,请你们表降担啊!你们冷静下来想一想,pyn那个妹子,爆red之心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强烈,有鸟照她还会po桌子吗?

桥公主无婊情凝视。

“桥桥你要相信我,我平饼王的鸟怎么可能随随便便——”

桥公主褒姒式围笑。

桥桥,表对我露出那种笑啊5555555555555555

所谓的四面楚歌,就是现在这种状况吧?
正当我心灰意冷之际,海纳斯出现了。他对我说,

“饼哥,别伤心,我站你,我陪你去试写会。”

还是海纳斯够意思!
我本想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他从库兜里掏出了一副墨镜带上说:“为了看你的电影,我连墨镜都准备好了,gucci的,你看好不好看?”

海纳斯说,作为一个维纳斯,要时时刻刻都不忘记六人的羁绊,他会说服所有门把一起支持我的电影,为此还特意准备了门把色的观影墨镜。

那一刻,我真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前几天,在杂志取材之前,爷爷告诉我,又有新的地上波资源给我,要我一定争气,争取一击必旬。我趁机向爷爷提出已经重复过很多遍的请求。

“爷爷,我想让k与p之歌重新上映。”

这一次,爷爷没再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而是问我,如今的映画资源这么多,为什么非要演k与p之歌呢?

资源再多又如何?当年的太白火星前辈是何等的叱咤风云,现在不也是说凉就凉?

“因为我需要战友。”

爷爷什么都没说,只是嘱咐我,新春舞台就要开始了,让我努力做好眼前的工作,把夹你桑的世界观好好的传递给每一位姨妈,让她们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心甘情愿的贡献钱包。

看样子,又是一切如常,一年四季,岛始岛终。我有点沮丧,但没让这种沮丧婊现出来:我是jr总top,天生的男一号,无论何时,我都不会丢掉男一号最重要的品质——

勇气,菓敢和坚韧。

可能是之前噩梦的缘故,我觉得有点心神不宁,海纳斯去了王子乐屋,2廉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是LT乐屋,两个人谁都没回来。我决定出去透透气。

我漫无目的的乱走,经过某个角落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暗中视姧我,那个眼神仿佛在说:

“大丈夫当如是也。”

他叫金指一世,有着和我一样霸气的名字。

(金指:论名字,我可比你强多了!Golden FingerⅠ,多么有王霸之气。你那名字顶多就一六本木一哥,还是别碰瓷了。)

大家都说,他是下一任太子,在他周围,聚拢的是下一代的当J之杰。

-----------------预备役剧场:少年hib之烦恼------------------
联合主演:
Golden FingerⅠ
mc高优
眼线苍弥
鸭嗓飞贵
那须熊蹬
U-Know允我
多比
nbcs*3
-------------------------------------------------------------

姨妈们说,J山代有人才出,没人能改变得了潮汐规律。这些喜新厌旧的姨妈,把猥琐的目光转移到hib身上不说,还想来回踩我们。哼,什么潮汐规律?后浪想翻天,也要看看前浪姓甚名谁!毛都没长全的小东西,想来和我们抢姨妈?我们才是王道J家,当J英雄,你们想称王?等我们出道了再说吧。

正想着,楼里突然变得乱哄哄了起来,只见一个小Jr边跑边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桥公主,廉二爷,岸亲王,神驸马,海纳斯,统统都被爷爷抓走了!”

什么?

我急忙拦住他:“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发现公主2爷他们密谋想,想要,祥瑞你,一怒之下,把他们都抓去问话了。”

这一刻,我的内心竟然无比坚定。

我是爷选之人,嫡传亲孙,jr总top。祥瑞什么的,我根本就不care,我唯一care的是能不能把四分五裂的伙伴们重新绑在一起。

孤狼死,群狼生。唯有抱团,才能取暖。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solo。无论发生什么,为了我的team我的梦,我都要把两条库子变成一条,把门把全都塞在里面,让k与P之歌继续上演。

(岸亲王:我早就想说了,用船比喻就好了,干嘛非要说成库子这么粗俗!再说了,你的腿那么粗,和你穿一条库子,我们岂不是很吃亏?)

我是男一号,有主角光环,一定能够拯救伙伴,逆转危局,笑到最后。

2廉,纳斯,桥桥,驸马,亲王

你们等我啊!(平饼王日剧跑)

(金指:往哪跑啊你,乘电梯啊笨蛋!)

==========================
py王的周围,阴影——继续笼罩*6


回复

- 141 - = =2018/2/4 21:58:46

继续打call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42 - = =2018/2/4 22:06:1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回是岸亲王篇吗
回复

- 143 - = =2018/2/4 22:08:02

gn还是改结局了吗wwww
回复

- 144 - = =2018/2/4 22:08:05

1348gn有没有兴趣写个hib列传啊
回复

- 145 - = =2018/2/4 22:14:37

b的名字哈哈哈哈,看到佐藤2的名字笑死了,为什么海纳斯和饼王都能出门遇见goldenfingerl233
回复

- 146 - = =2018/2/4 22:15:21

竟然是海龙不是海野人!明明都说了“Sho·Cake,you know nothing.”
回复

- 147 - = =2018/2/4 22:15:39

Golden FingerⅠ
mc高优
眼线苍弥
鸭嗓飞贵
那须熊蹬
U-Know允我
多比
nbcs*3
回复

- 148 - = =2018/2/4 22:18:56

海纳斯:饼哥,you know nothing
回复

- 149 - = =2018/2/4 22:19:52

Sho·Cake2333333
回复

- 150 - 13482018/2/4 22:20:55

gn还是改结局了吗wwww
======
最初设定是开放式结局,但他们提前把戏演完了,我总要大方向上尊重历史啊23333
回复

- 151 - = =2018/2/4 22:21:08

-------------------廉二爷热唱现场*2-------------------------
To:py姨妈:

如果你要降担,表降给HIB,一定要降给我~~~带着你的钱包,领着你的妹妹,跟着二爷来~~~

1348gn是真的风趣幽默啊
回复

- 152 - 13482018/2/4 22:21:54

b的名字哈哈哈哈,看到佐藤2的名字笑死了,为什么海纳斯和饼王都能出门遇见goldenfingerl233
==========
“因为近啊!”
回复
回复

- 153 - = =2018/2/4 22:22:30

U-Know允我,这梗反应了半天,反应过来笑死
回复

- 154 - 13482018/2/4 22:23:03

竟然是海龙不是海野人!明明都说了“Sho·Cake,you know nothing.”
========
因为至少有一条龙可以活到最后
野女人会领便当
回复
回复

- 155 - = =2018/2/4 22:24:52

廉二爷和海纳斯这一个明着拆台,一个柔软的暗戳戳的反击,饼王苦啊
回复

- 156 - = =2018/2/4 22:26:21

饼王外婆世外高人吗
回复

- 157 - = =2018/2/4 22:27:40

怎么办龙我的梗我反应不过来233
回复

- 158 - = =2018/2/4 22:32:15

我也只知道大概来自you know who,但不知道佐藤2跟这个梗有啥联系
回复

- 159 - = =2018/2/4 22:33:30

ls龙我被姨妈们说像洞房神器的允hao,所以用了他当年名字的梗
回复

- 160 - = =2018/2/4 22:36:19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那顺便借地问下茄为什么叫茄,也是因为长得像吗?
回复

- 161 - = =2018/2/4 22:39:06

U-Know是棒国zhengyunhao的名字,允我,哈哈哈哈
回复

- 162 - = =2018/2/4 22:41:49

那须日语发音和茄一样
回复

- 163 - = =2018/2/4 22:42:22

饼王的大义竟看得我湿了眼眶ToT
回复

- 164 - = =2018/2/4 22:42:31

gn化梗处处有笑料
回复

- 165 - = =2018/2/4 22:45:01

岸那死去的mr,现在mr都死了
回复

- 166 - = =2018/2/4 22:47:14

二廉唱的那降担之歌太传神,感觉他真的会现场唱出来
回复

- 167 - = =2018/2/4 23:02:54

饼海微甜
回复

- 168 - = =2018/2/4 23:05:57

饼王的形象怎么最后升华了2333
回复

- 169 - = =2018/2/4 23:22:37

饼桥is rio
回复

- 170 - = =2018/2/4 23:50:5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171 - = =2018/2/5 0:08:28

[IMG]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img]
回复

- 172 - = =2018/2/5 0:10:00

[IMG]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img]
回复

- 173 - = =2018/2/5 1:01:12

哈哈哈哈哈这图真特么配
回复

- 174 - = =2018/2/5 10:20:52

哈哈哈哈哈哈哈173的图

btw reia叫饼王弟媳是因为14年时reia有很短暂的一段时间曾经是海纳斯的官配,在kp组团之前,也叫前太子妃
回复

- 175 - = =2018/2/5 10:44:18

已经离婚了,现在都是单身
饼王不当王老吉,想当蒋特里www
回复

- 176 - = =2018/2/5 11:38:04

饼王说过自己跟神郎是twins,所以还是王老吉
回复

- 177 - = =2018/2/5 23:21:53

表情包太好笑了hhh
回复

- 178 - = =2018/2/6 10:11:52

不以c喜,不以洗悲
回复

- 179 - = =2018/2/6 12:13:0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回复

- 180 - = =2018/2/6 12:26:41

杰尼斯最盈利的J南抹布厂倒闭了,总经理FD决定带着R3跑路,只留下大神和细胞两位前辈等待甩卖。
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524100条/页,6页

1 2 3 4 5 6
→ 回复:开个kp相爱相杀L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