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Irrelevant

发言 回复打印

167100条/页,2页

1 2
您是第31172位读者

楼主 m2010/1/27 20:39:00

无聊产物,狗血满地。

若不小心中招不用较真,点X就好。

所有的英文词均来自某部很爱可惜在天朝很没人气的美剧。

---

1

?

Sometimes it feels like it was yesterday.

Graduating high school and saying goodbye.

The feeling that you get at 17 or 18 that nobody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has ever been this close,

has ever loved this fiercely,

or laughed as hard,

or cared as much.

And sometimes it feels like someone else's memory.

?

有的时候会觉得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高中毕业,各奔东西。

那是你1718岁的时候才会体会到的感觉,

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样更亲近的人,

这样更热烈的爱,

这样开怀大笑,

这样在乎彼此。

然而有时候,那又会看上去就像是别人的记忆。

?

-

?

听到妹妹静奈突然说第一志愿填的是庆应经济部的时候,二宫和也失手把半包鱼饲料给倒进了鱼缸里。

会死的哦~静奈手指转圈圈地指着那缸鱼,准确的说现在鱼都看不见了。那是夏天老家花火大会的时候捞的,二宫从小就很擅长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把所有的金鱼都捞走把店老板逼疯了。

二宫咂了下嘴,开始解救这些有被呛死危险的金鱼。

嘛,哥哥想说什么我知道,私立太贵什么的。静奈盯着哥哥手忙脚乱的背影自顾自的说着,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去试一试不甘心。哥哥可以一个人养活我们两个我也一定有能力付自己的学费。哥哥当年不也曾经想考吗?

二宫停住了手上的活。

嗯,就这样,向哥哥通报下。我继续去看书了,还有,新闻要开始了哦~

说完静奈打开了电视,然后进屋看书去了。

?

二宫和也,长了一张永远17岁的脸,读书的时候被朋友叫做NINO,猫背、毒舌、左撇子。

严格来说静奈不是他的亲生妹妹,是父母再婚时,母亲带过来的孩子,当时他8岁,妹妹估计对这个一点记忆都没有。

妹妹的姓氏一直和自己一样,家里人都觉得没什么必要想她说明这些复杂的事情,反正搬到群马没有人认识二宫一家,像是可以洗清案底重新开始一样。

NINO的脑子很好,看过一次的东西都记得住,就算上课一直躲在后面打游戏机,也有本事在高三考出国文满分。

静奈就像个小跟屁虫一样,总是模仿着哥哥,干什么都跟着。

邻居家的婶婶奶奶们总说哥哥妹妹真是脾气习惯一模一样,NINO也不去在意静奈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只是每次看到静奈的手的时候还是会突然意识到,两个人的基因是不一样的。

妹妹的手总被人夸漂亮,而自己的手则肥肥的,指甲也经常因为剪的太深而形状难看。

?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手,也是有人夸赞可爱的。

关于那个人的记忆,仿佛都停留在了二宫和也的17岁。

?

?

人在1718岁的时候总是容易想些有的没的,写做梦想闷着头为之努力。

起码等我们老了以后,还能有资本感叹我们曾经年轻过啊。

说这话的时候樱井翔坐在学校的天台上,手里拿着不知道拿弄来的烟和一打子写满歌词的纸,因为大风而眯起了眼睛。

?

我说,这段旋律是不是改下节奏会更好点?

翔桑,自己写不出词了表怪曲子。二宫即答。

...

二宫和也开始摆弄吉他,把嘴巴鼓成包子一样的樱井翔一个人晾在了那抓耳挠腮的试图改歌词。

行了行了你别折腾了,看你累的。过了一会儿二宫一边嘲笑着樱井翔的满头大汗一边递给他一张新的谱子,我改节奏了,现在用你原来的词唱起来应该正好。

樱井翔感动的接过了乐谱,察看着改动的部分,你说,这次的LIVE会不会碰巧有什么大人物来听然后立刻决定签约我们的乐队?

这里是群马,又不是东京,哪来那么多大人物啊?

说得也是。

对了晚上我们家做牡丹锅,要表来?

嗯!去!樱井翔拼命的点头,呐,NINO,你的手真可爱。

突然樱井翔的注意力转移到二宫的手上,一副认真无比的表情。

哪里可爱?手指又短手掌禸又多,哎你故意的吧!?

没有没有,我真心的,像汉堡禸一样多可爱...

看吧你就是故意的。二宫跳下台子,走了!

“NINO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樱井立刻也跳下了台子,追着那个瘦小的身影跑起来。

?

真高兴,小翔又来我们家吃饭了,今天晚上也留下来住吧。二宫的妈妈帮樱井翔乘了满满一大碗.

哇!!!うめ...

翔桑,吃个饭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说你表一口塞这么多,没人和你抢...

“SHO桑吃饭的时候一直是这样的。坐在NINO对面的静奈突然评论了一句。

嘛嘛嘛,不过为什么小静也叫我SHO桑?

因为哥哥这么叫...

说起来叫我SHO’的真的只有你们两个啊...

怎么,有意见吗?”NINO说着用手撑着头。

没有没有...樱井翔立刻低头用力扒了几口饭。

?

哎,我说,今天晚上有流星哦。吃晚饭二宫和也和樱井翔两个就窝在沙发的一角像是在策划什么。

哎?真的?我也要去...

喂!你声音小点!二宫和也一把抓住静奈的后颈把她的头按了下来,自己朝厨房了望了眼,看到父母正在高兴的刷碗刷锅以后才放心下来。你也要去?

嗯!要去要去!

拿你没办法...那就加上小静,今天晚上12点,从我的房间窗户爬出去。喂,我说翔桑,这次请争点气,表一个2楼窗户都爬不出去。

我没问题的!樱井翔一边自信满满的答应一边弯起手臂企图展示他的肌禸。

真的?那上次跳下去又崴着脚又扭到腰的是谁?结果被二宫和也一巴掌拍上了僵硬的装饰性肌禸。

“SHO桑的身体太僵硬了,又恐高,不过这才两层而已实在有点说不过去...静奈在旁边总结道。

喂,NINOMIYA

结果兄妹俩都把头抬起来,盯着樱井翔啥!?

没有没有...

?

到了夜里的时候,静奈悄悄的躲进哥哥的房间,三个人一起一边盯着钟一边留心听着屋外的动静。

爸爸妈妈应该睡着了吧...

嗯,GO

二宫和也第一个跳了下去,人非常轻又很熟练,落地几乎没什么声音。

静!二宫和也在下面比着嘴型。

静奈虽然人小,但是身手也很好,一下子就蹦下去了,最后抓了下哥哥的手臂也轻松落地。

“SHO...静奈拍了拍库子,然后回头向樱井翔招手。

樱井翔站在窗边,向下望了半天,磨蹭了半天终于决定要跳下来时一激动头先撞上了窗梁。

哎~静奈叹了口气。

真没用啊...二宫和也揉了揉太阳_Xue。

?

?

一大早突然被通知原本预定在早上录制的特别财经巨头对谈节目改到了下午,让樱井翔莫名的多出了一个上午的空闲。刚刚手机接到妈妈的短信,说晚上要一起出去吃饭所以让他自己解决晚饭。

怎么今天都是变数啊...自言自语着已经走到了离电视台最近的超市门口,不然难得我也做做饭吧。

大学时代读的是经济,能成为新闻主播完全是偶然,才如局不到两年却步伐平稳。虽然偶尔年末长辈聚会的时候会提起可惜了经济系的全优生,不过樱井翔自己潜意识里觉得没什么后悔的,这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工作。

晚间新闻主播,独自一人推着小车子走在超市里,这种场景实在是从头到脚都充满了违和感。

二宫在内心吐嘈着。

二宫和也现在的工作是游戏网站制作人,工作时间总是和正常人不在一条基准上,这天不过是想趁着白天出来买点吃的东西,准备晚上对着设计图和代码苦战。

他也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樱井翔,6年后的相遇居然是在充满了生鲜食品和家庭主妇味道的超市。

其实说是相遇有点不准确,因为目前为止完全是单方面的,二宫只是远远的望见了樱井。

果然电视是骗人的,他的溜肩明明还是那么明显。又自言自语的吐嘈着。

就这样二宫一直站在30米远的货架拐角看着樱井,看着他塞了一堆食材和调味料进小推车,最后还纠结了半天拿了几罐啤酒,然后走去结账。

等到付完钱的樱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二宫才开始移动位置,一边晃去啤酒区也丢了几罐进自己的篮子一边继续自言自语,但是,樱井翔他,是真的不会料理啊。

付完帐的樱井翔拎着袋子走出超市,旁边的电器店橱窗的电视里正在放新发售的马里奥系列广告,他停下来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又迈出脚步回电视台。

?

?

顺利从家里逃出来的3个人沿着铁轨准备走到离家很近的一个小土坡上面的草坪看传说中的狮子座流星雨。

啊,秋天晚上的风真舒服啊。樱井走在最后一个,伸出手迎接着吹向自己的晚风。

您悠着点,别现在兴到时候生病了,下周你还有全国模拟考吧?

没问题的,考试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你没问题就好...

然后大家又没了对话,闷着头走到了目的地。

?

“YABAI,计算失误。樱井失望的望着天。

哎?怎么了?静奈走了那么久已经是满脸倦意了。

还不就是现在才发现,满天都是云。二宫的声音听上去也很泄气。

那现在怎么办?樱井征求性的望着二宫。

静不管了,我走不动了!到底还是小孩子,静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就一起等等,说不定一会儿云就散了就能看到了。二宫在妹妹的边上坐下来,然后盯着樱井翔。

樱井立刻在二宫的边上也坐下来了。

就这样三个人躺在草地上,看着满是云的夜空。

呐,NINO

嗯?

我,这次LIVE完了以后就准备退出了。

二宫扭转了头看着樱井翔。

你还是高二,不过我是标准的应试生了,家里也不允许我再这样疯下去了。

嗯。二宫更像是用鼻子哼了一声。

虽然我也曾经小幻想过说不定真的可以大家一起作为乐队出道,甚至到今天白天我还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你看现在连流星都不出来让我许愿,我也只好认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嗯。

还有,大学,我会去东京。

二宫这下彻底侧过身子来,左手撑着头,盯着樱井翔。

在灯光微弱的小山丘上,天空虽然一直没有被不停划过的流星点亮,但是樱井面前那双眼睛却是那样的充满了光辉。

那个夜晚,樱井翔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双眼睛,和慢慢靠近的气息。

“NINO,小静她...

早睡着了...二宫最后的话淹没在了两个人的chuan_Xi里。

回复

2 G2010/1/27 20:41:00

SF?

最近Y2文满载 大满足啊

LZ够昂

回复

3 = =2010/1/27 20:47:00

Y2大好

lz plz go on

在想是哪部美剧

回复

4 = =2010/1/27 21:02:00

原来一早就一起了,是因为SHO去了东京分开的吧

回复

5 m2010/1/27 21:07:00

个废柴的LZ终于编辑完了

这销魂的问号啊

回复

6 = =2010/1/27 21:13:00

那个KISS好像是nino主动的?

哦也,LZ加油

回复

7 = =2010/1/27 21:21:00

觉得美剧里的青春就是很放肆很灿烂的感觉,会想起那句summer love is fleeting,那种不顾一切。one tree hill有空一定去看看哈
回复

8 = =2010/1/27 21:23:00

好像流星的设定啊。。。。。
回复

9 = =2010/1/27 22:09:00

lz pls 继续阿阿
回复

10 = =2010/1/27 22:35:00

看到流星的情节

接下去不会一样吧 = =

不能够啊抱头

回复

11 m2010/1/28 6:19:00

居然有人还知道是什么美剧,感动的泪流

不会和流星一样的,只是开头像而已,我都觉得后面我要把妹妹给写没了OTL

柴废的LZ小跳步飘过~
回复

12 ==2010/1/28 11:50:00

期待~~~~~~

顺便去看下美剧

回复

13 = =2010/1/28 12:09:00

想当年找这部剧的时候,只有驴子上有几个可怜兮兮的资源啊

lz pls go on

回复

14 = =2010/1/28 12:10:00

好看...有爱的设定.蹲之..
回复

15 = =2010/1/28 12:14:00

看完之后我萌楼主了!!!
回复

16 m2010/1/28 19:32:00

2

?

Albert Camus once wrote:

'Blessed are the hearts that can bend.

They shall never be broken.'

But I wonder,

If there's no breaking,

then there's no healing.

And if there's no healing,

then there is no learning.

And if there's no learning,

then there is no struggle.

But the struggle is a part of life,

So must all hearts be broken?

?

Albert Camus曾写道:

希望所有的心可以弯曲,这样它们就不会受到伤害。

但是我想,

如果没有伤害,

就不会有痊愈。

如果没有痊愈,

就不会有教训。

如果没有教训,

就不会有挣扎。

可是挣扎是生活的一部分,

那是不是所有的心都要受到伤害?

?

?

长大以后的樱井翔偶尔会回想起那个夜晚,没有星星的天空和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睛。

那是樱井翔记忆里二宫和也唯一一次的主动,不真实的就想是在做梦一样。

?

那今天就这样,大家辛苦了。

等部长终于发表完今日总结,已经是凌晨2点了。

今天部长还真是啰唆啊。

听说部长老婆最近在闹离婚呢...”

真的假的?怪不得最近脾气这么坏,连樱井桑今天都被骂了。

哎?真的?八卦的女同事突然转过来询问。

...是啊。突然被提及的樱井翔支支吾吾的应了声。

哎,所以说人心真是难琢磨啊,去年年末聚会的时候两个人还一副你离不了我我离不了你的样子,这才过去多久啊。

就是啊,孩子也不小了吧,真是折腾...”

樱井夹着包逃离了同事之间的没完没了的闲话,一边走路一边回想起了昨天母亲大人的电话。

翔啊,周日有空吧?去和小林家的二小姐吃个饭吧。虽然你现在可能还觉得自己年轻没什么,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越早定下来越好。

母亲说的话有技巧地让他没办法还击。

是不是做父母的,在盯着孩子上了理想得学校、顺利毕业以后找到正确的工作以后还都不能松懈,要不停追问着婚事催着快让自己抱孙子甚至是到孙子以后的路都要一一操心。

樱井脑海里也浮现出去年年末部门聚会时候的场景,自嘲到光是逼着结婚有什么用,还不是会离,到时候还不是白忙一场...”

?

虽然心里别扭着,但是周日的时候还是把自己拾掇的一副标准精英模样赶去赴约。

小林家的二小姐其实和樱井翔是同行,都是新闻主播,而且都不是专科出身。

这位小林小姐大学的时候读了更不靠谱的专业,人类社会心理学。

嘛,可能就跟心理医生什么的差不多吧?樱井翔在见面之前心里这样暗暗地想。

他其实挺害怕的,和类似是心理医生的人见面什么的。他担心别人会说中什么,又担心别人什么也说不中。

简单来说,第一次见到生人的小林小姐可能是樱井太太所希望的儿媳最佳人选,樱井翔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觉得大事不妙,他担心这事情会太顺利的往长辈们期望的方向前进。

今天搞不好会把自己的一辈子搭进去。在双方还没开口之前,樱井因为紧张咽了口口水。

?

?

“Leader那是什么?

时间胶囊。

时间胶囊?你要干吗?

留言给10年后的我们。

说完这些话,大野终于从架子上下来,他刚刚调整好吊顶的摄像头。

让所有来我们班的人,都在这个密闭的环境下给10年后的自己留下影像留言,然后封存起来,10年后如果可以的话再回到学校来,不是很好吗?

今年文化祭我们班终于弄了点有内涵的东西啊...”说着樱井伸手搭上了大野的肩膀,狠狠摇了摇。

今年是我们俩最后的LIVE了啊...”高三生的教室在教学楼的最上面,两个人并肩站扶着走廊的栏杆,仰望着天空。

嗯。

你跟NINO说了没?

说什么?

大学的事。

嗯。

他说什么?

樱井翔把脸埋进了架在栏杆上的臂膀里。NINO他说了什么?回想到昨天晚上躺在看不到星星的天空下发生的就让樱井立刻耳根通红,可是他一点都不知道最重要的事情,NINO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呢...”最后只好诚实的回答。

是吗...”Leader好像永远是最镇定的人,总是一张没有什么波澜的脸。不过NINO的话,一定会说你去!吧?

樱井翔没有再回话。让自己去东京读大学是父母的决定,连自己都还不能底气十足的说要去,NINO会说让自己去的话吗?

答案他完全不知道。

?

?

樱井桑有女朋友吗?吃饭到途中小林小姐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没有。突然樱井翔有点抓不着头脑,自己今天难道不是来变相相亲的吗?

那就是以前有咯?

嗯女朋友算是吧...”樱井被小林迫切的眼神弄的有些招架不住。

为什么后来不在一起了?

哎?樱井现在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小林家二小姐到底想干什么,他不停用手指磨红酒杯地手柄,停顿了半天最后终于说,说实话,我不记得了。

说着慢慢的垂下了头,他完全不知到小林为什么问起这个,他担心别人说中又说不中的事情。

虽然几乎每天都在想,当初为什么就这样分开了,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像记忆缺失一样,明明之前的事情连哪次碰面穿了什么衣服都记得清清楚楚,唯独为什么分开了一点儿都没有印象了。只是等我会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再找不到他了,把他弄丢了...”

是会这样的哦,樱井桑。沉默了一会儿,小林用很轻的语调说起来,人呢,有的时候是会选择性失忆的,哪怕没有经历什么重大创伤也会有。

樱井听了把头抬了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小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人类本能的自我防卫吧。小林最后也喝了口红酒,补充了一句。

之后两人之间的话题变成了电视局之间的争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其实樱井在走神,他还在思量着小林说的自我防卫,防卫什么?为什么防卫?

是因为,心会碎吗?

?

结完帐以后又冷场了,樱井拼命琢磨着应该说什么来结束今天这场有点意味不明的午餐,平时在直播时候的器用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然而一抬头看到窗外走过的人影,他突然怔住了。

对不起我好像看到了...”连解释的话都没说完樱井就冲了出去,他觉得自己绝对不会看错那个背影。

可惜那个人没有给他求证的机会,一个转弯,隐藏在了人群中,任樱井翔怎么努力,也再看不到那个走起路来有点飘微微猫着背的瘦小身影了。

樱井桑,突然身后传来了小林的声音,樱井一回头看到小林正拿着自己的外套递给自己,午餐,谢谢了。和樱井桑聊天很开心。

说着,她就转身朝反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又停下来补了一句,对了樱井桑,今天的午餐别太介意,我这边也都是长辈们的安排。而且,其实我有正在交往的对象了,对不起。

最后小林俏皮的合掌道歉,然后朝樱井翔挥挥手走了。

留下了樱井翔一个人站在原地。

是他吗?心脏还没有缓和下来,跳的飞快。

?

?

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认识是在他高二被拉去做文学社社长的时候。

在所有长篇大论的人社作品当中,突然冒出了一篇歌词一样的诗作。

樱井看着就笑了,原来也有人跟自己一样,交篇歌词就当是人社了啊。

社团正式活动开始以后,他终于见到了在那张薄薄的纸上署名的人,二宫和也。

二宫没有表情的时候其实很让樱井着迷,从那个瘦小的身体里总是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感觉。

没有社团活动的时候两个人能碰到面的地方只有学校的食堂。而樱井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发现,已自己为中心10米半径画圆的范围内一定能找到二宫和也。时间长了,樱井觉得,这是一种默契了。

明明,没有和二宫正式说过话。

樱井突然觉得自己的行为像是初中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在研究应该怎么跟喜欢的男生接近怎么跟他告白一样的想着怎么去认识二宫和也。

虽然这种说法他觉得有点奇怪,因为他觉得第一眼见到二宫的时候就知道是他,就算没有人介绍也知道就是他,像是两个人以前就见过面一样。

虽然这样想的,可能只有他一个人。

?

高二暑期假期来临之前,天气变得罕见的热,这样的天气还要期间考试,伴着蝉鸣总之是让人变的很烦躁。

考试的最后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食堂罕见的爆满,几个年级的结束时间都安排在了一起了。

今天大概没办法坐的很近了吧,樱井看到自己一直做着的位子已经被别人占领,只好随便找了个地坐了下来。

高一的人后到,二宫和朋友出现的时候,让樱井惊讶的是,二宫想都没想就在自己背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樱井不安的回了回头,看到二宫和也万年不变的猫着背,校服的料子很薄,因为燥热的天气背后有一小块汗迹。

那是樱井学生生涯印象里最美妙的一次午餐。

学校食堂前后桌的板凳之间没有靠背,后来又因为学生增加添过座椅而间隔很小。

两个人的背就这样若有若无的碰在一起,又离开,再碰到一起。无论是樱井还是二宫都像是在努力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

再后来也不记得是为什么谁主动,两个人都不再执着,后背完全地靠在了一起。

樱井觉得自己所有的温度都集中在了背上,二宫脊椎骨的弧度让他觉得格外的真实,之前还嫌天气太热而现在却因为觉得两人互相靠着太温暖而不想离开。

当中途二宫起身给别人让道,再坐下后又紧紧的把背贴上来的时候,樱井才知道,其实对方和自己抱着一样的想法。

?

那天下午是最后的一场考试,樱井意外的不在状态。

背后消失的温度让他坐立不安。

?

?

---

关于这一章写到地选择性记忆缺失其实没有去查医学资料,以前在电视剧里面看到提过,而且柴废的LZ自己也觉得算是有亲身经历,所以就写了进去。

丢完继续去吃建校纪念日发的红白团子安心养老。

回复

17 sf!2010/1/28 19:38:00

wo sf?
回复

18 = =2010/1/28 19:50:00

萌了贴在一起的后背
回复

19 = =2010/1/28 19:50:00

LZ go on

背靠背的情节正中萌点!!

回复

20 = =2010/1/28 20:17:00

萌点全中

回复

21 ==2010/1/28 20:22:00

我..好想罵髒話邊吼這太太太萌了...這背靠背的TAT

雙方都有意思這點只有彼此心知肚明=/////////=

這也太萌了

回复

22 go on2010/1/28 21:57:00

感觉不错,希望不会de
回复

23 = =2010/1/29 0:42:00

背靠背。很有感觉。。。

谁能普及下那英文词是来自哪部美剧?挺不错的词

回复

24 danny2010/1/29 13:11:00

是说,看星星的时候两个人。。。KISS了么。。。

这文我蹲了~~

回复

25 luciffer112010/1/29 14:47:00

上马甲T 你知道我是谁= =

luciffer11

开始8CJ

  • RP:955
  • 马甲锁定
文:423 分:2222
回复

26 玉米面包2010/1/29 15:13:00

大萌,蹲。开头流星部分微妙orz
回复

27 luciffer112010/1/29 17:02:00

喂 某人啊= = U要表代人感这么强啊 = = 又让我怀念废柴精英时代了= = 写的不就是我们某个废柴精英学校咩。。。
话说 远离精英教育真痛苦啊orz

luciffer11

开始8CJ

  • RP:955
  • 马甲锁定
文:423 分:2222
回复

28 - -2010/1/29 18:08:00

那啥

我等着你给我的那啥啥啥啊

我就是友情来TL的= =

回复

29 luciffer112010/1/29 21:10:00

我是来countdown20分钟的= =

luciffer11

开始8CJ

  • RP:955
  • 马甲锁定
文:423 分:2222
回复

30 m2010/1/29 21:13:00

3、

George Bernard Shaw once wrote:
"There are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to lose your heart's desire.
The other is to gain it."

George Bernard Shaw曾写道:
“人生有两种悲剧。
一个是失去了理想,
另一个是实现了它。”



“NINO!”
二宫下意识的回了头,虽然他觉得已经不会有人在大街上用这个名字喊他了。
然后他看到了大野智,同样是时隔6年,西装笔挺、带着律师徽章的大野智。
“Leader...”自然的就喊出口了,然后他就看着眼前的男人带着微笑走向自己。
“真的是你啊,我刚刚还担心自己认错人。”大野讲话依旧不疾不徐,“说起来,NINO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fufu,是吗?”从以前开始二宫就觉得,和大野在一起的时候的自己是最诚实的,不用耍什么小聪明,因为Leader什么都依着自己,6年以后的再见,开口的瞬间突然让二宫觉得其实大家没有分开过。
“才下班?”
“不是,我这,算是在闲逛吧,没什么灵感了...”
“那去海边吗?”
“哎?”

终于考到律师资格证的大野每到一段工作告一段落就会跑去海钓,连续十几个小时也不在话下。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钓鱼的?”
“去年。”
“哎我怎么记得我们搞乐队那会儿问你兴趣是什么你就开始说钓鱼了?Leader你这是欺诈。”
大野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后来你们见过面吗?”
“和谁?”
“sho kun”
“没有,完全没见过啊...”二宫用鼻子哼的笑了下,然后撑起了懒腰,“不过我是真的不喜欢大海呐…”
“为什么?你是会游泳的吧我记得。”
“嗯,会是会。但是,害怕。”
“害怕什么?鲨鱼?”
二宫摇了摇头,“一望无际。”
大野听了,郑重的点了点头。
“就是害怕大海,无论怎么样也不想接近,压迫感吧,可能是...”二宫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你应该试一试的,月兑掉鞋子,从沙滩上开始试试走向大海。从淹没交脚踝开始,然后是小腿、膝盖...”Leader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这样也许有一天,你就不会再怕了。”
二宫没有再搭话,而是默默的一直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那天大野没有钓鱼,只是让二宫陪着看了会儿海就说风大了别感冒快回去。
“Leader,最后问你件事行吗?”
“什么?”
“Leader以前是想当律师的吗?”
“不,以前想开便利店来着。”大野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
“那现在后悔吗?”
“这个,现在还不知道...”



17岁的樱井翔觉得和二宫和也这个人有着特殊的联系。
“就好像上帝想让我们在一起一样。”后来他这么和二宫说过。

暑期文学社因为有学校交代要完成的校刊任务所以全社加班,在一片抱怨声中,樱井反而觉得是件高兴的事情。
夏天的下午经常会有阵雨,所以每次如果看到天上黑压压全是云的时候,樱井就会让大家赶快回家免得赶上大雨。
结果这天樱井自己没走掉,满以为自己带伞了一翻包才想起来早上出门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把伞拿出去了。
看着下的大的像是天上倒水一样的雨,樱井翔觉得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巧合,没走掉的,还有二宫和也。
“在写什么?”那个中午过后的两个人就像是星球又回到原来的轨道一样,说话或是动作都保持着原来的距离。
“小说。”二宫的声音听上去懒洋洋的。
图书馆的自习区的桌子很大,两个人也没有面对面坐着,坐在斜对角的两人都侧着身子。
“哎...要拿去发表吗?”
“不,”二宫趴在了桌子上,一边转笔一边歪着脑袋看着樱井,“写出个5万字左右,装进文件袋里,就行了。”
“不发吗?那不是可惜了…你的话应该没问题...”
“怎么?社长还对我有期待?”二宫笑了起来,“我可是写了篇歌词就拿来当人社作品敷衍的人啊。”
“那有什么,我去年也是拿歌词人的社啊。”
“嗯,这点上社长绝对比我厉害,还是Rap词呢。”
樱井听了突然站起来把上半身都趴在了桌子上,用双肘支撑着靠近了二宫,“你看过?”
“嗯,看过。”二宫把头撇到了另一边,让樱井看不到了他的表情,只看到露出来通红的耳朵。

二宫不知道自己把头埋下去的这段时间,樱井到底做了怎样的表情。
他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烫,后脑却发凉。
猛地站起来,拿起下午无聊从图书馆书架抽出来的书,走回去还掉。
绕过长桌子经过樱井翔的时候,看到他已经起身站了起来,然后跟着自己走向书架。
明明才下午3点多,却因为乌云密布的天而光线昏暗。其实在这之前二宫从来没有认真打量过图书馆,他今天才第一次发现原来学校的图书馆有这么大。
终于找到目标的书架放好书回过身,樱井就站在自己面前了,就像自己内心期待的一样。
樱井就这样抱着臂看着自己,目光强烈的逼着二宫也同样的回敬他,那一刻二宫才意识到,认真端详樱井翔的脸其实是第一次。
“你都不打算说点什么吗?”樱井终于开口说话了,这让已经觉得自己是极限了的二宫送了一口气。
“我有什么好说的。”二宫又笑了,微微抽动着肩膀。
也就是一瞬间,他感到有人把自己轻轻撞向书架,抓住了自己的后颈,鼻息喷在了自己的脸上。
二宫觉得樱井的这个口勿有点歇斯底里,像是要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出来一样。
“那就什么都别说好了...”换气的时候樱井一边喘一边在二宫的耳边说话。

阵雨越下越大,还伴着夏雷。
二宫也不知道从哪个时刻开始,抓住了樱井的衣服,放心的把头的重量交给了抓住自己后颈的手,让自己沉溺在了樱井翔的味道里。



樱井觉得自己在电视台见到了松本润一点也不奇怪,反而他在奇怪为什么才见到。
“YO!”久违的两个人撞了撞拳头,“去喝一杯吗?”
“当然好。”
晚间新闻主播和当红乐队的鼓手,两个人并肩走出电视台的时候,赢得了百分之百的回头率。
“偶尔晚上打开电视能看到你的时候总会觉得怪怪的。”
“是吗?不过当我看到你的乐队出道消息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两个人挑了居酒屋最里面的座位,一副回到学生时代的样子。
“乐队当中,只有你真的做成了专业了啊。”
“什么呀,这老气横秋的语气。”
“大家,都在好好工作着吧...”
“你知道NINO现在在做什么吗?”松本猛灌了一口酒。
“游戏网站制作。”
“哎?你知道啊?”
“嗯,知道。”
“啧,”松本砸着嘴,“他没有换手机号的。”
“就算是我也不敢打。”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过太久了吧。”樱井耸了耸肩,慢_Tun_Tun的,仿佛在想自己应该怎样才能把话说清楚,“翻电话簿的时候看到他的名字也不敢播出去,感觉就像是一旦过了一条线,就再也回不来了。”
松本没有接话,只是又灌了一口酒。
“你后来见过他?”樱井琢磨了半天,还是问了。
“嘛,他后来搬家以后确实很久没见了,不过半年前碰到过一次,当是也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出来喝酒叙了叙旧。”
樱井翔终归还是忍住了没问上次两人的谈话有没有提到自己。
“倒是你,到底是实现了梦想的人啊,看到你都觉得闪亮闪亮的。”
说到最后,樱井翔笑的很真诚。
“呐,以前NINO说过,重要的是,梦想实现的时候谁站在你身边陪着你。”松本喝光了自己瓶子里的酒,“可是当我真正成为专业鼓手的时候,身边什么人也没有…”
“我们,”看着松本带着戏虐的脸,樱井的声调突然扬了起来,“还真是烦恼着不是一个级别的悲伤啊…”
和松本告别的时候,樱井觉得自己大概有点醉了。
而松本看着有点脚步不稳跨进TAXI的樱井翔,有点微妙的眯起了眼睛。
这两个人真厉害,居然能说出一样的话,松本在心里嘀咕。
半年前的二宫提到樱井翔的时候开始笑的很放肆好像什么也发生一样,最后一只脚踏上松本付帐的出租车了,才用微醉发红的眼睛回过头来望着他,“Jun kun,我们真的没什么,只是翔酱和我,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

---
看到上章回复后花儿都开了的LZ结果这章还是又写悲剧了OTL
但是起码,我日更了!!!(虽然以后我就,嗯,嗯…)

回复

31 - -2010/1/29 21:25:00

噢噢,SF
回复

32 = =2010/1/29 21:25:00

还真是烦恼着不是一个级别的悲伤啊…

最后一只脚踏上松本付帐的出租车了

=========================

两句话正中萌点

回复

33 = =2010/1/29 21:34:00

回不去了可以选择往前看~

回复

34 - -2010/1/29 21:44:00

期待那啥跟啥赶快出场啊

原来我们2个想的出场方式是一样的= =

回复

35 C2010/1/29 22:02:00

图书馆的亲口勿好萌好萌!
回复

36 = =2010/1/29 22:15:00

lz期待他们回去啊。。。

回复

37 = =2010/1/30 13:53:00

看了第三章我竟然泪了

那些所谓的梦想 那些回不去的过去

LZ 加油

回复

38 玉米面包2010/1/30 14:07:00

看见jun乐队鼓手的设定一下子萌了。。。果然因为T团鼓手的存在我就对鼓手各种好感啊

回不去了但是还有未来啊这两个笨蛋

回复

39 m2010/1/30 15:06:00

4、

At this moment there are 6502867120 people in the world,
give or take a few.
And sometimes all you need is one,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此时此刻世界上共有6502867120个人,
多多少少就是这样。
而在人海中,你所寻找的只是那一个,
无论是好还是坏。

给静奈打了个电话说过几天要回趟群马。
“哎?为什么?”
“刚刚那边打电话过来说什么老房子的手续问题,那一代好像最近要拆迁了,所以要房产继承者签字什么之类的,估计这事还很麻烦,他们还提到赔偿什么的。”
“哦,知道了,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挂了电话以后二宫叹了口气,那边要拆了啊。
“你什么时候走?”同事横山裕坐在边上,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
“嗯,下周吧。”
“嘛,那你是赶不上看好戏了。”
“什么好戏?”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最近又发现了点有趣的事情。”
横山是工作组里的主编码手,业余兴趣爱好也就是做做黑客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这次悠着点,别像上次那样弄的差点被暗杀。”
“那人后来不是被抓起来了嘛~哎呀那是失误,我又不知道发现个制药公司内部机密报表会闹出那么大事。”
不过从他的声音听起来,他非但不是不知道,还乐在其中。
“随你便…今天我先走咯...”二宫关了电脑披上了挡风衣。
“啊,走好。”横山没有回头,背对着走向门的二宫挥了挥手。
啊,房产权赔偿什么的最烦人了,喊上Leader吧。开了门一阵大风吹过赶快把头缩进大衣里的二宫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手机找大野智的号码。


重逢后没几天,樱井就被安排为ZERO Culture版做松本所在的乐队的专访,专访结束后,乐队和台里的高层打过招呼之后,NEWS ZERO的总P喊住了樱井。
“下面放你3天的假。”
“哎?为什么?”没有征兆突然出现的假期让自以为已经可以临危不乱的樱井主播破了功。
“别紧张嘛,”制作人拍了拍樱井翔的肩膀,“这么招牌的主播我们怎么可能舍得让出去。你就什么别想好好享受假期吧,回来以后有的你受的,纽约取材访问。”
说完以后制作人又和其他Staff交代了几句,走出了录影棚。
“啊,果然纽约的取材让樱井桑去了啊。”
“刚刚你听到了?把樱井桑让出去什么的,看来别的部门来挖人是真的?”
樱井叹了口气,假装什么小声议论都没有听到,电视台什么的就是这样,人多嘴杂。
“樱井桑休假的话会去干嘛?”乐队的人还没有离开,主唱突然笑嘻嘻的问起来,这是刚刚采访里面出现的问题,现在作为采访人,又被反问回来。
“我啊...”樱井翔转了下脖子放松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脊椎,“群马。”
然后他如愿的看到站在后面的松本润抬起了头。
“哎?群马?旅游吗?”
“不,回家。”樱井对着乐队主唱露出了主播的招牌微笑,然后眼神穿过了三四个人的肩头,“你一起吗?”
“嘛,只要我们的头说没问题...”后面立刻传来的回答。

从东京会群马其实要不了几个小时就到了,但即使是这样,自从搬家离开以后二宫就再没有回来过。
当再看到熟悉的站牌的时候,二宫觉得眼睛有点发酸。
“你们这些家伙们还在啊。”他伸手抓了抓支撑住牌子的铁杆。
“真是,好久没回来了...”大野也感叹到。
见到什么所谓改建委员会的时候,二宫心想把Leader弄过来真是正确的决定。他自己悠哉地坐在前台的沙发上拿着NDS指挥着马里奥踩蘑菇,偶尔抬头看一眼拿着合约纸激动地改建委员们和表情平和的大野。
事情解决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近下午5点了,二宫和大野两个人像小时候一样踩着小路边为了隔开步行道和草坪的石砖。
“好久没看见这里的夕阳了...啊!”走在前面感叹到一半的大野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二宫探出了身子,看到了大野看到的场景。
快走上大路的两人看到了街对面刚刚从公车上下来的樱井翔和松本润,阳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背景是久违的楼房和车站牌,这样的画面冲击着二宫的视网膜。
“Leader...”二宫的声音听上去糯糯地。
“嗯?”对面地两个人也像这边一样望着自己。
“快跑。”
二宫跳下石砖拉住他往反方向跑,一点反应地时间都没有留给大野。
被直身寸着自己的阳光弄的快要掉眼泪的樱井看到突然跑走的二宫,突然爆发了。
“喂!NINOMIYA!”
想都没想也迈出了脚步,松本叹了口气,也立刻跟上了。


四个长大了的孩子,在久违的夕阳下都像表命了一样的跑着,跑过了改建委员会,跑过了乐队聚会的小公园,跑过了挥洒过汗水和泪水的棒球场,跑过了曾经的家。
二宫觉得自己好像是知道终点在哪里的,转了一个弯终于看到高中的校门的时候,他更加咬紧了牙。
有那么一个神奇的时刻,二宫觉得当自己跨进6年都没有再跨进的校门时,他觉得似乎,他回到过去了。
回到了那个有哭有笑有烦恼的17岁了。
而一直跟在后面跑的樱井翔也在跨进校门后,立刻奔去了图书馆的方向,就好像,他从这场追逐的一开始就知道,二宫想要回到那里一样。
周六的下午,学校里只剩下很少一点社团活动还没回去的学生,图书馆更是一片安静。
樱井翔和松本润冲进图书馆的时候,因为激动的樱井太用力门因为反作用关上了,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
“喂二宫和也你想干嘛?!看到我就跑!?”
“我跑你就追啊?樱井翔你现在也一把岁数了都不先想一想的?”
“因为...”激动地面红耳赤地樱井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看到你跑远地背影觉得,如果我这次不追,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我说你们两个,要吵等会儿再吵...”松本突然打断了两人。
“门打不开了。”大野一只手抓着门把拼命转,徒劳地发现无论怎么拼命,外面地把手都不跟着做连锁反应。


这章还没完。



FS

FS


小杂于 2010-1-30 18:46:18 编辑过本文

回复

40 玉米面包2010/1/30 15:10:00

那就让我夹击了LZ吧。。。
回复

41 玉米面包2010/1/30 15:21:00

图书馆。。。让我马上想到纯情罗曼史里面最喜欢的那对儿图书馆H。。。好吧我又ky了= =

总算是见到了

啊,改了


好吧好吧于 2010-1-30 16:13:28 编辑过本文

回复

42 = =2010/1/30 15:45:00

跑回和追到图书馆或许算是下意识想要回到那段日子吧

门打不开了也不错,话不说明白不准走

回复

43 我爱MARIO2010/1/30 16:14:00

啊,跑步那段又击中萌点。。

尼诺啊,你这是拍偶像剧么,看到久未谋面的爱人

跑那么快做啥

期待四人锁在图书馆的后续

回复

44 = =2010/1/30 16:18:00

nino? 你往对面跑啊? 咋逃跑捏
回复

45 = =2010/1/30 16:23:00

好久没看到过这么喜欢的Y2文了

两人把话都说清楚吧

回复

46 = =2010/1/30 17:36:00

这篇文几次都正好戳中萌点!!

LEADER和小润辛苦你们了

LZ快来把这章更完吧><

回复

47 = =2010/1/30 20:52:00

我忍不住了,

这文好萌好萌,

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萌的Y2文乐,

LZ表弃坑啊,

蹲着等呢~~~

回复

48 m2010/1/30 20:58:00

“啊难道我废了半天地口舌求到的回家假期就是这个下场?一下车就一路狂奔现在还要被关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松本张牙舞爪的抱怨着。

每个人都因为突然的激烈运动而分泌了大量乳酸,腮帮子酸痛,吸口气也觉得透心凉。

“那还不是因为那个人,总把劲出在不必要的地方,看那把手锈成那样,八成坏了很久了。”二宫已经累的躺在了图书馆的大自习桌上了,“不过,当红乐队的鼓手现在也有时间出现在这里啊。”


樱井翔现在也撑着腰拼命的喘气,架吵到一半被打断了,想再起话头也不容易了。


“我的手机没信号。”松本失望的看着手机,“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把屏蔽信号做的那么好了?”


“我的也没有。”大野摇头。


“我没带手机出来。”二宫动都没动。

“我的有信号…哎,等等我有邮件…”樱井掏出手机,还没点几下,“没电了…”


二宫刚刚扬起的头又趟了下去。“指望这个人真是没治了…”


“喂,是你带着跑进来的。”樱井像是终于缓过气来,开始回击二宫。


“但是是你关的门。”


樱井又被堵的没话说。


“我肚子饿了。”大家沉默了好久,大野突然说到。


“Leader,真是对不住,这会儿就算饿了也没办法。”二宫望着天花板,随口接了句话。


“其实啊,从刚刚我就在想,那台电脑连网吗?”


大家都顺着大野的手看向了查询台的电脑,松本是第一个奔过去的。


当他们顺利打开Yahoo!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Leader,其实,你以后不用考虑那么久再说的。”松本表情难看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现在想办法通知别人来找我们。”樱井看着外面天都快黑了,以图书馆的地理位置,开着灯都不会有人注意。


“那就订Pizza吧,Leader不是饿了吗?”二宫突然起了身,盘腿坐在了桌子上。


等送Pizza的人来救他们的时间很难熬,松本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他要神经崩溃。


樱井翔和二宫和也,两个人一个靠着书架,一个坐桌上,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


“我说你们俩个够了吧?好歹说点什么啊。”松本终于忍不住了。


“我有什么好说的。”二宫耸了耸肩,眼睛却还是盯着樱井。


樱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视线恍惚了下,二宫那几乎没有变的脸,和一样的台词。

“你输了哦。”二宫终于摆了摆手,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


“什么我输了?”


“你难道刚刚不是打算和我比互相瞪眼的?嘛,这么久没都盯着我这张无趣的脸还真是难为你了,社长。”


樱井还没来的及回话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猛冲进来,锈的厉害的门把打开的时候咔嚓了一声。


“Pizza!这里是有人点Pizza了吧?”


然后正坐着还没来得及起来的大家,就眼睁睁的看着门又一次“砰”地关上了。


“哈哈哈哈…”看清楚来人之后二宫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大家还真是都没变啊,AIBA桑…”







相叶雅纪其实和其他四个人不是一个学校的,而是二宫一个人打棒球的时候认识的。


等到樱井翔说要组乐队的时候,二宫就把他带来了。


“是会什么乐器吗?”


“不知道。是你说缺人我就拉来了啊...”


樱井只好转头询问的看着相叶,“AIBA…桑…嗯,乐器,会什么吗?”


“嗯,我想想哦,口琴。”


结果狠狠地被二宫拍了脑袋,“你看过乐队里有口琴的吗?钢琴什么的,你不是说学过吗?”


“啊,钢琴啊…嗯,小六的时候学过!不过那个我才上了3个月那个老师就跑去结婚把钢琴教室关了,所以对于钢琴我真的是没留什么好印象啊…”


“不然你就…”


“啊,对了,我现在在学吉他。”


“你为啥不能第一句就说这个呢?”又被二宫拍了脑袋。“那行了,那就我们俩吉他,打鼓是jun kun,主唱的话大野前辈。那你是干嘛的?”


二宫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一手策划要组乐队的樱井翔。


“哎?我,我是负责唱RAP的,NE~”说着就高兴的搭着相叶的肩膀,“欢迎加人。”


“我说你认识人家吗就往人家身上蹭。”


“嘛嘛嘛,NINO,今天这不就认识了嘛,NE,翔酱~”说着相叶也搭起了樱井的肩膀。


之后只要有乐队练习,相叶就会跟着二宫一起抱着吉他来,再一起坐电车回去。




“呐,NINO,谢谢你。”


“谢什么?”


“把我带去加人你们的乐队。我真的觉得我们五个人,能在一起太好了。”


“嗯…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最有机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你真笑的出来啊”松本瘫在了椅子上。


“不然呢,是AIBA桑哦,我只能笑了啊。”二宫又躺了下去。


“哎?哎!?NINO!?为什么大家都在?哎?你们谁先解释下?”


“还是你先解释下为什么把门又关上了吧…”松本现在觉得头痛到了极点,“为什么上帝派来救我们的是AIBA啊...”


“这怎么了?”


“出不去了,本来指望送Pizza来的人可以从外面开门让我们出去的,结果,你,刚刚很顺利的把门又关上了...”


“uso!?...嘛嘛嘛,不过,起码,大家有Pizza吃了。”


转头一看,Leader已经吃上了。

---


这章最后一小段发完,终于让爱拔酱出场了。已经被某亲妈控诉三天“你和你家爱豆一样都是爱拔黑”OTL


不不不,我真的是有台词留着给他讲才压了半天没让他出场。


被关图书馆其实借用了OTH的桥段,嘛看这样子怎么也得再关上一章。


今天泡澡时间有点长了头晕,所以决定明天再撒狗血~

回复

49 = =2010/1/30 21:02:00

sf

服了AIBA酱 不过他不知者无罪

这下5个人终于凑齐了

回复

50 更了2010/1/30 21:02:00

哎哟

终于出场了

小跳步奔来看

回复

51 = =2010/1/30 21:09:00

终于5个人又聚到一起了

等着明天的

回复

52 苕样的蛋头2010/1/30 22:07:00

我还是穿着马甲来了

萌点满满!设定也很好啊

食堂,奔跑,全部击中!

说不定,你真的是可以得瑟了....OTL

我蹲了

苕样的蛋头

小小BLX

  • RP:521
文:186 分:1077
回复

53 我爱MARIO2010/1/30 22:44:00

AIBA酱的出场果然

很强劲

回复

54 m2010/1/31 14:30:00

?

---

?

5、

?

Much as some of us fight it,

our parents have a mystical hold over us,

the power to affect our thoughts and emotions,

the way only they can.

It's a bond that changes over time,but doesn't diminish.

Even if they're half a world away…or in another world entirely.

It's a power we never fully understand.

We're left only to wonder that when our time comes,

what kind of hold will we have on our children?

?

就像我们大多人数所抗争的,

我们的父母总是对我们有一种神奇的掌控力,

用他们独有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想法和感情。

这是一种纽带,虽然随着时间会改变,但是却不会减少。

即使他们在地球的另一端,或是在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种我们永远无法完全理解的力量。

而我们只是想知道,当轮到我们为人父母的时候,会留下怎样神奇的力量。

?

?

---

?

三更半夜正趴在被窝里写小说的二宫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吓了一跳。

“NINO?睡了吗?”

“SHO桑?”听到樱井翔的声音,二宫爬了起来,“你说呢?”

“NE,NINO,我说...”等了半天,樱井也没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你人在哪儿?”

“你们家楼下。”

二宫立刻下了床,扒在窗边往下看,果然看到了穿了厚厚挡风衣的樱井翔。

“SHO桑你等会儿。”说完二宫就挂了电话。

过了两分钟,楼上的窗户就慢慢的打开了,二宫很顺利的从二楼跳了下来。

“你怎么不多穿点?”

“那你就快点说完,说完我好回去。”

“我...”

“啧”二宫咂了下嘴,掉了个头踢着石子往前走。

“你去哪?”

“找个地方听你啰唆啊,要是把爸妈吵醒了你负责啊?”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在被路灯照亮的路上,走到一半二宫转头说,“SHO桑,你现在把想说的话想好了,不然我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然后二宫就往公园的方向走去,樱井只是在后面点了个头跟着。

?

二宫和也似乎永远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樱井翔也总是无条件的跟着去。

?

“我真的,准备考东京的大学了。”

“这个我知道了,然后呢?你要考哪所来着?”

“庆应...”

“啊,那SHO桑不努力不行了啊,庆应的话...”

“NE,”樱井打断了二宫的话,“我真的去得话...”

“SHO桑,”二宫抽了抽鼻子,“SHO桑的父亲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吧?”

樱井不知道二宫想说什么,他只好认真的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对于樱井翔来说,父亲都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大的存在,因为有父亲在,所以自己什么都不用怕。他一直羡慕的是父亲的背影,让人不可质疑的权威感仿佛能从脊梁骨里透出来一样。而樱井翔一直所期望的,是等到自己长大了,也能留给别人一个这样的背影。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只是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么呢,”二宫左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拍上了樱井的肩,“要成为伯父那样的人,其实没什么好犹豫的是吧?”

二宫就这样平静的看着樱井,突然让樱井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去吧,SHO桑,没什么好怕的。”

啊,Leader说中了啊。其实来找二宫之前,樱井怕的事情有很多,怕离开从小生活的地方,怕远离现在的朋友,怕看不见二宫和也,当然,也怕自己会失败。

怕不再能够像现在一样战无不胜,怕看到尊敬的父亲失望的脸。

但是听到二宫说“没什么好怕的”的时候,仿佛就像催眠一样,让樱井相信,没什么好怕的。

?

?

认识樱井翔的第二个冬天的一个早上,二宫亲自把他送走了。

“SHO桑,如果你考不上,就别回来见我了。”

“那考上了呢?”

18岁的樱井翔拥有一颗强大的心,一旦决定下要做的事情也就不会再左顾右盼,现在拿大学来开玩笑也可以笑嘻嘻的一唱一搭。

“你说呢?”

“考上了的话,回来我有话要告诉你。”

“行啊,你要是考上了就给你这个特权就随你说,话唠个几天也没问题。”

父母让樱井翔在考试的前一个月就去在东京的亲戚家住着闭关,而他也是好不容易才说服父母不用来送自己了。

“那我走了。”

二宫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樱井摆手,再然后就看着火车慢慢的离开的站台,又慢慢的消失。

在火车里的樱井翔,直到在看不到二宫以后才坐了下来。

加速以后的火车开的飞快,两边的树像是与自己反方向狂奔一样,消失在视线里。

樱井翔知道,这一步已经踏出去了,不能回头了。

?

自始至终樱井翔都没有听见过二宫和也对自己说再见。

他知道的事情,只是一个多月后当他拿着录取通知书回来的时候,二宫家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消失了。

?

?

相叶给了二宫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后,欢快的说,“啊!见到你们真好!”

“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被困在学校图书馆会更好。”松本也拿起了一块Pizza。

“不过你们怎么会来的?”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Leader_Tun下了一片,终于说话了。

“在我看来,是来看人吵架的。”松本接着说,“啧,没有番茄酱吗?”

“吵架?谁和谁吵?”

松本扬了下头,示意相叶看那两个到现在肚子都不饿的两人。

“NINO?翔酱?”相叶小心翼翼的喊着两个人。

“其实也没什么好吵的,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弄明白。”樱井回答着相叶,但是眼睛还是盯着二宫。

“至于我更没什么好吵的,我连不明白的事情都没有。”

“行!那你就给我说清楚,你后来跑到哪里去了?”

“搬家了。”

“搬家?所以什么都是骗人的是不是?说什么等着我回来,是你推了我一把让我向前走的,当我好不容易走到要去的地方的时候,你二宫和也人却消失了?去哪了?”

“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吗?”

“当然是在怪你,还说什么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你的父亲只教会你逃跑吗!?”

“我的父亲吗?我的父亲说表连累我们,说让我照顾好妹妹,说让我去签同意书。是我签的字,给我爸拿下氧气罩放弃抢救,那个时候你樱井翔人又在哪儿?”

“什么?伯父怎么了?”樱井翔突然怔住了。

“车祸,和妈妈一起,妈妈当场就身亡了。”二宫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了,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什么时候?”

“你走的那天。”

“翔酱,你,不知道吗?”刚刚两个人声音越来越大,吓得相叶开口都心惊胆战。

“不知道??”樱井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另外三个人,“我当然不知道,你们什么人有告诉过我吗!?我要不是偶然在他们公司的宣传册上看到他的名字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活在日本。”

“我以为,Leader告诉你了...”

“我也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NINO,我真的不知道...”这是重逢以后,樱井第一次叫回二宫“NINO”。

“SHO桑,”二宫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樱井的面前,“又不是,你的错。我们俩谁也不欠谁的,那个时候我和妹妹都未成年,必须要去东京和亲戚住一起,仅此而已。我也没怨恨为什么SHO桑当时不在,因为是我让SHO桑往前走的。如果一定要说什么,就是上帝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吧。”

?

大脑里突然涌进了一段记忆。

“呐,NINO,就好像上帝想让我们在一起一样。”

樱井翔觉得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似的,脸辣辣地疼。

?

---

?

还没完,争取让他们今天从图书馆出去~

?


小杂于 2010-1-31 17:53:53 编辑过本文

回复

55 = =2010/1/31 14:52:00

SF~~~

缘分这东西真让人唏嘘

不过还是可以往前看的 握拳

等出去

回复

56 = =2010/1/31 15:20:00

总算知道他们两个过去的事了

接下来上帝会让他们在一起的,对吧

回复

57 = =2010/1/31 15:25:00

其实LZ姑娘,我一直在想,爱拔随手把门关上后。。。

他们不是还可以再用电脑跟外界联系求救吗。。。。。。?

KY了对不起,只是这个逻辑有点想不顺畅T T

回复

58 玉米面包2010/1/31 15:38:00

看到像被打了一巴掌那里,默默的觉得疼了。。。
回复

59 = =2010/1/31 17:09:00

NINO过的不容易啊

回复

60 丝袜君2010/1/31 17:18:00

被上帝捉弄一样地拆散之后又能再走到一起才是有缘分哟=v=Y

回复

61 = =2010/1/31 17:33:00

恩? 说清误会

下面该发展了嘛

那个? lz? 我ky下? 那个字体看着头很疼啊

回复

62 - -2010/1/31 17:48:00

我说你偷偷摸摸就更了啊

回复

63 = =2010/1/31 18:13:00

看完这篇真是默默的泪了……
回复

64 m2010/1/31 20:58:00

John Steinbeck once wrote:

Change comes like a little wind that ruffles the curtains at dawn,

and it comes like the stealthy perfume of wildflowers hidden in the grass.

John Steinbeck曾写道:

改变就像是微风一样,在黎明吹开窗帘,

它就像是藏在草丛中野花的暗香悄悄到来。

---

二宫其实一直很想知道当时樱井说的有话要说是什么话。

可是当医生从父亲身上取下所有的医疗器械的时候,他知道,他已经不能任性了。

已经没有人保护自己了,但是自己必须要保护妹妹,保护还活着的亲人。

那天早上,他刚把樱井翔送上了叫做“长大”的火车。

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

东京的亲戚当天晚上就赶了过来照顾他们兄妹俩,第二天他们就出发去了东京。

快的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坐在去东京的火车上,他打电话给了Leader、松本还有相叶,告诉他们自己搬家了。

最后还跟最担心的相叶说,“AIBA酱,大家以后都要一个人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电话簿里面,删去了爸爸妈妈的手机号,剩下的第一位,他一直没有播出去,就算播出去,那边也未必接的到。

SHO桑也努力着呢。

彻底关掉了手机,看着窗外飞快远去的群马,二宫和也在想,24小时前,坐在火车上看着同样风景的樱井翔脑子里想了些什么。

那一年的樱井翔,再一次又一次电话录音后,终于放弃了寻找二宫和也。

“啊,这个,好怀念啊…”

后来大家都很尴尬的沉默着,直到实在忍不住了的相叶在校历里面翻来翻去,然后喊了起来。

松本凑过去看了眼,是以前文学社的公演照片。

相叶拿着相册,摊到了樱井和二宫两个人的面前。

“啊,当时真是大成功啊,我还客串了呢。”

“是啊,明明连我们学校的人都不是...”二宫看着记载在校历里的照片,微微的笑了。

“为什么文学社要负责戏剧公演?”松本一边在折腾衣服上的花边儿一边嘟嘟囔囔的。

“我们学校的戏剧社其实文学社的分支,我也没办法。”樱井社长摊了摊手。

“那我们这种连文学社都不是人为什么要来受这个罪?”松本继续嘟囔。

“人手不够呗,嘛,润kun,你看看连AIBA这个不是我们学校的都被弄来了。”二宫拍了拍松本的背,顺手又扯了下衣服上的蕾丝边。

“没事没事,我很乐意来帮忙的~”听到叫自己的名字相叶立刻激动的回应,差点把美工刚刚立起来的布景给弄翻过去。

Leader,没事吧,不用紧张的。”樱井看着旁边一脸肚子疼表情的大野。

Leader有什么好紧张的,台词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我酗酒’‘因为我想忘记’‘想忘记耻辱’‘耻辱我酗酒’。’”

“嗯,Leader只要上场的场次别中间睡着了就行了。”

今年文学社公演的剧目是小王子。实在是男角太多,导致不停的在外面借人。

SHO桑换个剧本不就好了。”

“她们说就要这个。还说什么,这次后勤什么的全权负责了,社长你只要和二宫君上去演就行了。”

“头疼。”

“我还记得我的台词。”樱井翔看着认真看照片的二宫,突然说道。

“我还记得我的台词。”樱井翔看着认真看照片的二宫,突然说道。

“我也记得。”二宫抬起眼,回敬了一句。

“我也记得!嘛,我的台词没几句就是了,我是演那个点灯的,就是‘我要开灯了’、‘我要关灯了’这么多...Leader是什么来着?哦哦哦,那个酗酒的,松润呢?”

“狐狸。”松本的声音听上去他对这个角色安排不满到今天了。

NINO,我觉得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翔酱的飞行员也演的很不错啊。”

“当时SHO桑可是我们当中,最像大人的人啊。”二宫托着腮帮子,然后看了看樱井,“我问你,一只绵羊,如果它吃小灌木,那它吃花吗?”

“绵羊吃所有它碰到的东西。”樱井即答。

“如果花有刺呢?”

“有刺的花它也吃。”

“那花的刺,是用来干嘛的?”

樱井站在舞台上,正在和手上的飞机零件搏斗,如果不修好,自己就要死在这个没有人烟的沙漠里了。

“喂,那花的刺,是用来干嘛的?”二宫锲而不舍的问。

樱井搞不定手上的螺丝,胡言乱语起来,“什么用都没有,刺单纯只是花恶毒的部分。”

“不,我不相信你。”二宫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喊起来,“花是那么弱小那么纯真,它们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为了防止遇上可怕的事情才长了刺。”

可是樱井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告诉自己如果这个螺丝再拧不下来,就动用锹子。

“你看,这些花??二宫继续说着。

“不,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樱井终于不耐烦了,“现在表烦我,我在忙,忙严肃的事情!”

“严肃的事情。”二宫瞪大了眼睛,重复了遍樱井的话,“你知道吗,
??
你说话的口气就像是那些大人一样。”

被这样说让樱井有些羞恼,二宫紧接着又说,“你把什么都弄混了??

“我曾经去过一个星球,上面有一位红脸的先生。他从来不去感受一朵花,从来不去看一颗星星,从来不去爱任何一个人。他每天都像你一样重复‘我是个严肃的人,我是个严肃的人。’来安抚自己。但是你知道吗,他甚至不是个人,是一朵蘑菇。”

“一个什么?”

“蘑菇!”

二宫的声音越来越尖细,脸色苍白起来。

“有几千年花有刺,也有几千年绵羊照样吃有刺的花了,难道不用去弄清楚既然这样为什么花还要让自己带着刺吗?难道花和绵羊的战争就不重要了吗?如果是我的话,我的花只存在在我的星球上,而一只绵羊可以一口就把它吃掉,就好像是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现那朵花就不见了,这难道不重要吗!?”

..….

“如果有人有一朵独一无二的花,存在在这数不清的星球之中,那么光是看着这些星星都会觉得幸福,他可以告诉自己,那朵花就在某个地方。如果花突然不见了,对于他而言,”

“就好像所有的星星都不再闪耀一样。”樱井轻轻的和二宫一起说出了最后一句台词。曾经在舞台上,那个对着自己尖声叫质问难道花就不重要的二宫,在这一幕的最后真的在自己怀里哭了,而当时的自己,不停的安抚着二宫的背,不知所措。

“这,难道不重要吗?”二宫认真地看着樱井。“我只要知道我的花,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开着,我就满足了。”
???

“不够,”樱井确定自己听懂了二宫在说什么,只觉得眼睛发酸,他摇了摇头,走上去双手按住坐在桌子上二宫的肩膀,凑近他的脸,“小王子,我想你了,这次别再离开我了。”

?

?

“啊,8点多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店里要担心了。”相叶突然站起来,走向图书馆的门。

“哎?怎么回去?”松本站起来问。

相叶一用劲把已经没有用的把手拔下来,露出了钢筋轴,然后转了下,门就开了。

“你知道怎么开!?”

“当然知道,这个门是我以前来的时候弄坏的??

“笨蛋那你怎么早不说!?”松本都被磨的没脾气了。

“因为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已经跨出门的相叶又回过头来,今天第一次露出认真的表情,“我只是想你们了。”

这里和东京不一样,晚上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踏出校门大家都感动在好久没看到的星空里。

SHO桑,我也想我的花了。”

---

注:《小王子》里小王子最后离开了作者,而作者一直希望如果以后有人再经过那片沙漠,看到一个金发,不停问问题的孩子的话就快点写信告诉他“小王子回来了。”

(为啥今天当我想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往腐的方向想去了呢,捂脸OTL

这章里面小王子的台词我手上没有中文版只有原版,是我自己看着意思翻的,有的句子还去掉了,看过原著的孩子们别执着啊

有人问为什么不继续求救,首先这个桥段本来是出自我一直在引英文词的美剧,而且我认真想了下,其中4个人是现在都不住在这里了,就算能联系到人也都是不在当地的,本身也不是危机状况又有东西吃最多关一晚上。至于爱拔,我就是为了让他说着句话的OTL

回复

65 = =2010/1/31 21:09:00

从来没完整看过小王子的人,

深深被萌了……

LZ译的台词挺好的

回复

66 = =2010/1/31 21:15:00

小王子这段说不清楚的萌

NINO也有自己的执着呢

回复

67 = =2010/1/31 21:21:00

噗 爱拔你好萌啊………

回复

68 = =2010/1/31 21:24:00

被小王子和这文双重萌了的~
回复

69 2010/1/31 21:25:00

LZGN好勤QAQ

看了这段不自觉也腐了小王子那俩了XD……

plz go on!

回复

70 = =2010/1/31 21:38:00

好萌><

很有看电影的感觉

回复

71 = =2010/1/31 22:00:00

看到这里就明白了,多谢LZ姑娘解释

小王子这段比当初看原著时还要萌T T

回复

72 = =2010/1/31 22:06:00

决定再去翻遍小王子....

那句“我也想我的花了”秒杀我,萌啊~

回复

73 = =2010/1/31 22:06:00

我对小王子的印象又突然清晰起来了

回复

74 C2010/1/31 22:15:00

小王子啊,放在这里意外的合适呢。

不会从图书馆出来就END了吧。

回复

75 002010/1/31 22:39:00

造化弄人的两位同学

回复

76 = =2010/1/31 22:52:00

好萌好萌

真的好萌

回复

77 TL2010/2/1 20:35:00

LZ~~~~~~~~~~~~~~~~~~~~~~~~~~

更不

请看我销魂的波浪线

回复

78 m2010/2/1 21:29:00

6、

George Eliot cone wrote:
There is no despair so absolute
as that which comes with the first moments of our first great sorrow,
when we have not yet known what it is to have suffered and healed,
to have despaired and have recovered hope

George Eliot曾写道: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绝望。
它只是伴随着我们巨大悲伤的一部分,
当我们还没意识到经受了什么,愈合了什么的时候,
失望与希望又重回到我们身边。

---

有的时候二宫和也会在内心吐嘈自己是个笨蛋,为什么一定要吊死在一颗树上。
但是,不过如果不是樱井翔,他也不会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


“你这么快就回来啦?”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去度假的?你的大计划怎么样了?”
“嗯,我想想,我正在猜能不能上今天的晚间新闻。”横山摸了摸下巴。
“你又玩大发了?”
“话不能这么说,这次我可是相当正义的。”
“是吗...”二宫的声音听上去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二宫窝在自己的旋转椅里面,电脑屏幕一片黑,他只是手上拿着钥匙发呆。
“喂,二宫?真难得啊,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发呆啊??”
“哎?哦,大概是昨天没睡好...今天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立刻开始穿衣服,大步流星的跨出了办公室。
“喂,这才刚来哎!这才早上9点哎!!!”扔下了吐嘈也没人捧场的横山。
和平时一样出了门往右拐,走出去了十几步最后还是折了回来,朝完全的反方向走去。

二宫犹豫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没按门铃,而是用一直握在手上的钥匙直接打开了门。
门不是全锁状态,樱井翔在家。
看着一片狼藉的高级公寓客厅,二宫自言自语,哎,他把这儿也当仓库使了。
客厅的透明橱里面,摆着樱井翔得过的大大小小的奖。二宫一一看过去,从小学的汉字默写优胜,到最佳新晋主播,还有一张五个人手牵手的合照,而最右边的他和自己,两个人紧紧的十指相扣。
卧室的门虚掩着,昨天晚上复工的樱井翔现在呈完全睡死状。
二宫稍微推开了点门,靠在门框边,厚窗帘完全拉上,房间暗的就像晚上一样,只有床头的灯有微弱的光,打在樱井的脸上。
看样子樱井翔不会自己打领带,他的领带可怜兮兮的被扔在一边但是还好好的保留着结。
二宫看着轻微呼吸起伏的樱井,渐渐觉得自己和他的呼吸节奏完全一样了。


昨天早上的火车回的东京,其实在群马都没呆足一天。
樱井和二宫两个人并排坐着,看着窗外让两个人都觉得恍若隔世,从那以后,6年就这样过去了。
“呐,SHO桑,当时你在火车上想了什么?”
“当时?我告诉自己因为是自己选的路所以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
“是吗?那真是比我强多了,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以后自己会变成怎样。”
两个人没有对上眼神的交谈着,声音低地只有彼此能听得到。
“不过其实你真的没变。”
“你说脸吗?”
“不,”樱井翔终于侧过头,看着刚刚也把脸转向自己的二宫,手覆上他的后颈,轻轻地拨弄起他后脑地发丝,“你,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个二宫和也。”
下车的时候,樱井塞给了二宫自己公寓的地址和备用钥匙。


如果没有特别节目的安排,樱井翔周一到周五都是日夜颠倒的生物钟。睡醒以后打开窗帘,就可以看到一天当中最热烈的阳光。
他一直很喜欢太阳照进屋子的感觉,仿佛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而这天早上起来,他也如愿的闻到了,一直在等待的味道。
客厅已经被收拾的整整齐齐,餐桌上放着超大号的手作饭团,旁边还有一张纸条,“SHO桑,把党派的名字说错这种事,以后还是别了。”
原来二宫和也,真的一直都在看着他的花。

“我昨天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妈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扔到走廊里了。”
“我要是你妈我也这么干,那根本就是仓库啊仓库。”
“还有你今天过分了吧,居然给我准备那么大号的饭团,你养什么啊?”
“SHO桑,什么和别人比女友做的爱心便当,你哪儿来的女友啊?有人给你做没让你出交不到女朋友的丑你就知足吧。”
“我今天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出丑...”
“怎么?就因为大号饭团?不过你吃饱了吧?吃饱了才是重点,SHO桑你不是一直比别人吃的多嘛...”
“NINO,”樱井突然压低声音。
“干嘛?”
“说真的,很好吃。”
“切,以为你要说什么呢,禸麻。”

“哥,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二宫后来去超市晃了圈,晚上回家正在烧水准备泡咖啡的时候,静奈突然问道。
“你不好好准备考试问这个干嘛?”
“今天呢,我从私塾教室回来的时候,竟然看到我初中的时候喜欢的人了。”
“这年头从群马来东京的人还真多...那你问什么怎么样才算喜欢?”
“因为,今天我突然发现,他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怎么说呢,以前看到他的时候觉得什么小的细节小的动作都让我觉得小鹿乱撞,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在闪光一样,什么都做的那么好那么漂亮。但是今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朋友说下流段子,我突然觉得,为什么以前这个人会吸引我。”
二宫撒了3包糖,搅了半天,喝了一口然后慢慢说: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喜欢一个人,是看到他闪闪发光的时候,和看到他无能失败的时候,都还觉得这个人对于自己而言是完美的,都还觉得我想和这个人在一起,这个,就是真正的喜欢。”

这是二宫和也,从认识樱井到现在的7年,算上中间地味的默默思念的6年,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

从樱井翔上任以后从来没有漏看晚间新闻的二宫,总会在他吃螺丝的时候在电视机前吐嘈。
而今天打开电视,又着实看到了樱井翔僵硬的脸。
坐在主播台上的樱井翔现在真实地头皮发麻,拿着新闻稿地手在不停地发抖。
“…的吉他手日前被匿名举报涉嫌毒品交易,警方已经介人调查。刚刚事务所发表声明乐队近期将停止所有活动,这无疑对上升期的他们是个重大的打击,而且现在全团成员,都将接受毒品反应检查...”
今天的二宫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立刻掏出了电话,翻找松本润的电话号码。

---
终于LZ还是得承认,日更它就是个传说OTL
明天有万恶得随堂小测验,所以只能丢出小小的第六章~

回复

79 sf2010/2/1 21:33:00

超爱看每日翻译
回复

80 sf2010/2/1 21:37:00

Y2这边刚有了转机

JUN那边又出了问题

还是很大条的问题

回复

81 2010/2/1 21:57:00

囧,刚被Y2萌杀,子俊这边又急转直下了……真揪心

静奈MM+1,遇见以前的XX也有过同感的爬过

回复

82 = =2010/2/1 22:12:00

超大号的蛋包饭还有NZ的吐槽都正中萌点 XD
回复

83 = =2010/2/1 22:20:00

不追求日更

LZ的文很治愈

回复

84 = =2010/2/1 22:25:00

屡次正中萌点

LZ

普利斯够昂

回复

85 = =2010/2/2 0:41:00

这就算进一步啦

不过jun那边又有虐的征兆了

回复

86 玉米面包2010/2/2 1:34:00

回了三次都没回成,这是在bs我的rp么。。。

在各种due的报告中慌忙来顶

这俩人算是恢复了?

新的状况出现,会扯出什么来呢。。。

回复

87 = =2010/2/2 10:41:00

不是日更没关系

只要LZ别弃就行了

回复

88 = =2010/2/3 16:32:00

TL
回复

89 = =2010/2/3 17:54:00

LZ今儿回来么?
回复

90 = =2010/2/3 20:38:00

替LZ传话,今天会更的

回复

91 m2010/2/3 21:11:00

7

?

Our biggest regrets are not for the things we did,

but for the things we didn't do, things we didn't say,

that could've save someone that we care about.

Especially when we can see the dark storm that's headed their way.

?

我们最大的悔恨,不是我们做了什么

而是我们没做的事,

我们没说出口的话,

那些事那些话,原本可以拯救某个我们所关心的人。

尤其是当我们可以看见,瀑风雨将降临到他们身上的时候。

?

?

“我是Matsumoto Jun,你好,10年后的我。

嘛,虽然这么说了,但还是完全无法想像10年的自己啊...

10年,好长。

现在的我有朋友,有梦想。

10年后的我,你有什么?”

?

?

凌晨1点,乐队录音室。

松本润当然不担心自己的药检结果,但是,摆在他面前的,是事务所发出的公共传真,他看懂了几个大字,“活动中止”。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有多少个未接电话,不过这都和他没什么关系,静音,什么都听不到。

曾经他以为实现梦想只关乎自己坚不坚持,从来不知道命运这个蹩脚的剧作家,也可以突然在大结局之前抛出这么荒诞的一章。

明明我没有错,为什么要惩罚我。

?

?

凌晨1点,NZ例行总结会。

樱井翔相信自己已经开始有老年痴呆的先昭了。后半段的节目一点记忆都没有,现在他能稳定的坐在这里听总P说些有的没的而没有造成直播事故真是奇迹。

一结束就抽空给松本润打电话的他听到的是留言信箱,他知道就算再打也一样不会有人接,自己总是碰上这种如果想要消失就能做的完美无缺的人。

他不知道明天自己的手上会出现怎样的后续新闻。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刚开始。

?

?

凌晨1点,樱井翔公寓。

二宫和也播不通松本润的电话,也不知道到哪里可以找到这个所有媒体都希望可以先找到的热点人物。

他也不知道如果电话通了,自己能说出什么。

不过他知道,今天晚上的樱井翔,也不好受。

?

?

二宫和也觉得他可以记住樱井翔跟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是动作,甚至是表情。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樱井翔其实什么重要的话都没对自己说过,反过来,自己也一样。

两个人之间从来没有过承诺,也从来没说清楚过,谁要离开谁,谁又要回到谁身边。

从来没说过再见,从来没说过对不起。

更是谁也没说过,我爱你。

关于对方,两个人都在靠感觉行事,任何时候都可能变成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时候亲口勿,适当的时候拥抱,适当的时候思念,适当的时候分开。

而现在的二宫和也,觉得是适当的时候,留在这里,等樱井翔回家。

?

?

“お帰り。”

进家门的樱井翔觉得自己还是精神恍惚,大概是因为,如果想见二宫和也就能见到他这种事情早已经不是习惯了。

NINO...”叫完名字再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只好凭感觉走上去,他知道现在是对的时机,事隔了6年的拥抱。

SHO桑,累了吧。”

二宫每发出一个字都会有温热的气息撒在自己的后颈上,樱井点头,蹭了蹭二宫的头发。

然后他感到最爱的那双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后背。

“会好的,我们谁,都会好的。

樱井闭著眼睛,用力的抱着二宫,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又点了点头。

?

樱井在看到二宫的那一刻就放松了,好像看到自己的救世主一样,哪怕是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也能安心的睡过去。

然而躺在旁边拉着手的二宫,却一直闭不上眼睛。

?

?

“喂,横山我说是你吧!…...AIAIBA?”冲进工作室的二宫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到相叶。

“早上好!AIBA酱过来找你,我就先陪他聊了会儿...”横山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

NINO!”相叶激动的冲到了二宫的面前,“我东京进出了!以后大家可以经常碰面了!对了什么时候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吧...

AIBA桑”,二宫听到说大家一起喝一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你看新闻了吗?”

“没,怎么了?”

Jun kun被停止活动了。”

“哎?为什么?”

“因为有人,举报他们团有人涉嫌毒品交易。”说这句话的时候,二宫的目光穿过了相叶望着后面的横山。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还想说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叫上YOKO...那现在怎么办?松润他??

二宫皱着眉,摇了摇头。

其实相叶对这种沉默的场景最苦手,只好没话找话说,“YOKO,你知道松本润吗?他也是我们一起的哦,就我刚刚和你说的乐队的事。”

“是吗?原来你还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啊??横山笑了笑,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

二宫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好,我知道是谁让松本陷人麻烦的,但那个人却突然变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朋友。

?

?

?

“我觉得我非但什么都不能告诉你,甚至我只有一堆问题留给你。

10年后的我在干什么?结婚了吗?幸福吗?

17岁的我,现在觉得自己的人生闪闪发光,27岁的我,你的人生呢?”

?

媒体是个著名的墙头草,当你在上升的时候会把你捧的比天还高,但是在你出事的时候,会第一个把你打下深渊。

无论是对于松本润,还是樱井翔。

?

重回电视台的樱井翔,第一个在走廊见到的,是NZ的总P

“对了,樱君,上次和你说的NY采访,现在要搁置了。”

“这是,为什么?”小心翼翼地用着标准敬语。

“我也没有办法,”难得的看到总P叹了口气,“要全局人事变动了。”

樱井翔想起来自己拿到假期前听到的流言蜚语,别的部门要来挖人什么的。

“该来的,还是会来。大概,以后共事的时间不会还有多久了。”总P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迈出了好几步,留了一个背影给樱井翔,让樱井看不出他的表情。

?

?

今天所有的电视报纸除了堵截到了去警署协助调查的问题吉他手以外,乐队其他成员都像是蒸发一样。

就算是这样,樱井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拿到这样的直播稿。

...所有成员现在都面临服用兴奋剂起诉。》

“川村桑,这情报是从哪里来的?警方官方发布了?”樱井扫了一眼大意然后立刻抓住给自己送来直播预览稿的助手。

“当然没有,警方哪来这么快的,连药检报告都还没正式公布呢。”

“那这个新闻...

“当然是小道。”

樱井几乎是听到答案的瞬间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去了直播监控室。

?

“我们是新闻节目,现在到了连新闻都堕落到要用小道了吗?观众们不想知道这些不真实的东西!”

“樱君,那你以为观众想知道什么?表天真了,现在的我们无论如何要的都是收视率。”

樱井一进门就和总P大嗓门的针锋相对起来。

“樱君你以为为什么局内会人事调整,你以为过了这个冬天以后现在还有多少个节目能继续下去?现在的媒体已经没有底线了。”

“我不会报这样的失实新闻的。”

“其实你不危险,又有别的组要把你要过去,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我打在提示屏上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念出来,就行了。你不过就是采访过一次他们,有必要为一个疯子乐队和我在这里吵架吗?”

“他们不是疯子乐队。”樱井翔冷冷地说,“还有,我是个真正地新闻主播,这种为了争取可怜地收视率的小道消息,我不会念的。”

“是吗,”总P的脸越来越难看,“樱君,看来你休假还没休够啊。今天你不用上主播台了,回家好好想清楚,以后还要表上了。”

说完总P就转过身往控制室外走,临出门的时候回过头来补了一句,“或者是说你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所以最后还要来砸场子?樱君,你表忘了,主播哪里都是不缺你一个。我有一个节目组要承担,如果把我逼急了我也什么都干的出来。”

?

?

走出电视局的樱井翔觉得头疼的厉害,松本润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就算自己走的时候撕了直播稿,今天晚间新闻文化版这条小道依旧会出现在提示机上,依旧会被不同的人读出来。

“喂,NINO,”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樱井翔最后还是拨通了二宫和也的电话,“我,这次大概,真的不行了。”

?

---

良心不安的LZ跑来丢文。

看了美剧再写文的后果就是,编出来的故事要多不靠谱就有多不靠谱,大家自由地...

回复

92 = =2010/2/3 21:21:00

sf!
回复

93 = =2010/2/3 21:23:00

我觉得我最近看的大白都总是坏人....

LZ啊......会雨过天晴的吧?> <

回复

94 楼上的SF是我2010/2/3 21:26:00

刚刚一进腐版就发现楼主更文了于是出离兴奋!

看完文后觉得真的好无奈啊……

为润那句: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惩罚的却是我给难过了……

回复

95 = =2010/2/3 22:05:00

不明白大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SHO的压力也很大 现实和自己底线的冲突

回复

96 = =2010/2/4 19:58:00

TL
回复

97 = =2010/2/4 20:59:00

为润那句: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惩罚的却是我给难过了……

= = = = = =

+1?

回复

98 = =2010/2/5 16:28:00

TL
回复

99 - -2010/2/5 22:03:00

帮LZ传话

LZ这2天断网更不了了

回复

100 FY2010/2/6 18:43:00

那今儿更吗?

FY

FY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167100条/页,2页

1 2
→ 回复:【Y2】Irrelevant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