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 櫻井翔X四つの物語(期间限定特别企划)

发言 回复打印

29393条/页,3页

1 2 3
您是第25397位读者

201 = =2010/4/10 0:35:00

我有答案了…
回复

202 = =2010/4/10 0:42:00

果然半夜逻辑和直觉都不行

早上爬起来重新看

回复

203 orz2010/4/10 0:45:00

好萌……
回复

204 = =2010/4/10 2:01:00

因为二宫和也永远都在说谎话

我判定其余两人都是虚假的

只有二宫和也真实存在

樱井翔也是不相干或者虚构的人物

一切都是“无”

------------------------

以上纯属臆测

?

Y2

Y2

回复

205 不会2010/4/10 3:34:00

嗝……

/

/

/

回复

206 上帝睡着了2010/4/10 3:37:00

喝酒回来,怎么...没啥进展T_T

那我也嗝一下,堂本刚先生生日快乐~

回复

207 = =2010/4/10 4:16:00

难道樱井翔就是二宫和也。。。
回复

208 玉米面包2010/4/10 4:27:00

我觉得我隐约明白了

但是我看的头疼- -

现在醒酒加缺觉生理性头疼加上看完了精神性头疼orz

fs

fs

回复

209 ...2010/4/10 4:40:00

呵呵,苏苏写哪篇已经很明显了。

/

/

/

回复

210 -____,-2010/4/10 4:59:00

我也头疼。

1.不会写。

2.杏仁包。

3.麻酥酥。

4.不文艺。

话说如果猜对了是否勾搭 不会写 姑娘啊。。。嗷~~~(一般有这样强烈的心愿我总是不对的。。。T T)

fs

fs

fs

回复

211 ...2010/4/10 5:13:00

重新看完了来排ls

除了gd那部分省了。呵呵

/

/

/

回复

212 = =2010/4/10 5:48:00

同排lss
回复

213 -____,-2010/4/10 6:59:00

省、省了。。。囧,好吧,我知道我好KY的。但那天看到『我不会写』的ID在发文,整个都恍神了呀。我也想冲过去拍桌子说 「嘿U 我要认识你!」,可这不我压根不知道要往哪冲么。。。

所以。。

从此无心爱良夜←反白ID。

(喂喂喂、没人说你对了。。。)

表吵。。。

fs

fs

fs

回复

214 = =2010/4/10 7:34:00

呼唤上帝,

发文前的那句话可不可能是半句真,半句假?(也是真的&假的很彻底么?);

不文艺发文前的生日贺应该就算一句话吧,这个明显太真了。

我ms也有答案了。

回复

215 我ls2010/4/10 8:21:00

小图表自己胡乱推理完毕,为了不打扰下面猜,FB:

按顺序

不会写,杏包仁,苏苏,不文艺

回复

216 ...2010/4/10 8:40:00

210l同学,你误会了。

我说省了的意思是跟我不会写已经gd上了,呵呵

/

/

/

回复

217 -____,-2010/4/10 8:47:00

啊。ls 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T T 抱歉我表意不清。。。
回复

218 不文艺2010/4/10 9:57:00

Story II

Part A

“……我们来继续第二个故事吧。”
樱井翔交错起双腿,对花说。

窗外有点阴,也许是要下雨,冬天下雨真是件让人不太能愉快起来的事情,花看着窗外,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樱井翔的关心让她有点惊慌,连忙笑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和也……”
“他不喜欢这种天气?”樱井翔歪歪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茶香。
“嗯,他会觉得麻烦吧。”花想起自己与二宫在一起的日子,每次在雨天要求见面的时候,约会的地方无非是家、或者用一种懒洋洋的态度推月兑见面。
“哈哈哈,是啊,二宫是个很怕麻烦的家伙。”樱井翔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天冷,喝点茶暖和一下身体。”
花注意到这个人只喜欢用陈述句来与人交谈,平淡、却在潜在之中不给人任何选择的权利。
“好香。”花闻了闻,端起茶杯。“那么……第二个故事……?”
“嗯,我们来继续第二个故事吧。”
樱井翔交错起双腿,对花说。

“二宫那个家伙,总是在骗我。我一直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他一次又一次骗我。所以那一次我是真的很生气,想要去找他算账。”
“然后我去他的宿舍找他,然而在走廊上我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也许是秀一,也许是拓郎,更也许就是二宫和也。所以我问他们其中一个人:‘你是谁?’那个人露出狡猾的笑容,‘我是二宫啊,翔酱,你认不出我吗?’你知道的,那种笑容很具有欺骗性,而正如昨天我告诉你的那样,无论是秀一、还是拓郎,他们也是会说谎的。”
“所以我问了第二个人。”
“可是那个人点了点头,他说,‘他说的没错,他是二宫。’”
樱井翔盯着花,他的手指依然像昨天那样抚摸着手背上凸出的关节。
“那么,神田小姐,你从这个故事里会得出什么结论?”
“您找他算账了么?”
神田花忽然问。
“要先回答我的问题啊。”樱井翔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
“……是二宫。”
“嗯?”
花不自觉看向樱井翔手背上泛白的关节处。
“第二个人……是二宫。”

“没有成功啊,算账那种事。”樱井翔轻快的说,“你知道的,那个家伙像泥鳅一样可恶。抓不住他的。”

回复

219 = =2010/4/10 10:07:00

终于完全看懂了题面

可果然脑袋锈了 TAT

回复

220 不文艺2010/4/10 10:09:00

Part B

“诶,花的生日是在七月中旬吗?”
“嗯,是夏天。”
“我的生日是在六月,不过是在人梅的时候,那种天气多多少少会让人觉得有点厌烦。”
“啊?六月?还没过,还是已经过日子了?”
“生日那种事,不过也罢的。”
“哦……二宫君,下个周末……有时间吗?”
“嗯?”
“一直想看的音乐会……”
“花。”
“嗯?”
“这种事不应该是由你来开口的。”
“啊……”
“虽然下周末可能会没有办法,但是下次还是由我来邀请你比较好。”
“可是票……”


“哈哈哈哈,你自己买了票?”樱井翔无奈的摇头笑到,外面开始下雨了,所以两个人被困在家里。樱井翔提议说我们来聊天吧。
花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于是两个人的话题再度围绕在二宫和也身上。
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花单纯在讲述自己和二宫和也曾经的日子,纵然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她有点气恼,心想我自己买票又怎样。
正想回嘴说您这样太失礼了,却听见樱井翔悠悠问到,“那家伙去了吗?”
“去了。可是却迟到好久。”
花想起那天自己站在音乐厅外看见所有观众都进去的情景,自己焦急的看着街道两边是否有二宫和也的身影。
直到街角的信号灯变红,花看见从大厦旁边转出一个男人。
他举着透明伞,微微有些驼背。
水花溅到他的库子上,花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YO。”那个人从伞中抬起脸,伸手敬了个礼。随后他伸手把伞举过花的头,却把自己置于雨幕之下。“久等了。”

“去了就好。”樱井翔看着窗外的天,“可是你为什么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呢?”
“真对不起,我一想到那天的事情就会觉得有些伤感。”花有点手足无措,连忙借由喝茶来掩饰自己几乎快要落下的眼泪。
“……不会感到愤怒吗?”樱井翔忽然问。
“呃?”花惊讶的抬起头。
“比如……想到‘他骗了我’之类的?”那个人在说着这样的话时,却依然还是微笑着,仿佛在谈论无关痛痒的天气一般。
“………………不、不会。”花愤怒的盯着樱井翔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哦,是吗。”樱井翔抿了抿嘴,随后又将视线定格在窗外。
“雨真讨厌啊,我最讨厌下雨了。”

回复

221 = =2010/4/10 10:11:00

完全晕了

最后一篇看起来不像不文艺写的

可是最后一篇开头的话又是真的

啊啊啊

到底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

回复

222 不文艺2010/4/10 10:16:00

Part C

“诶,你的生日是在一月吧?”
“嗯,冬天。”
“会下雪吗?”
“在生日的时候表谈这种无聊的问题好不好?快吹蜡烛。”
“……看起来真是蠢得要命。”
“好像是有点。”
二宫皱着鼻子看向蛋糕上的蜡烛,正跳跃着细小的一枚火花。

窗外是一到夏天就会永不停止的蝉鸣声,二宫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夜空,“竟然没下雨。”只是并不算是晴朗的夜空,厚重的云将月亮遮掩住了。
“大概是上帝也在给你过生日呢。”樱井翔笑说。
随后二宫迅速回头,把揷在一小块蛋糕上的蜡烛吹掉——“只有一根蜡烛啊?”在对方刚刚买回蛋糕的时候,二宫曾经这样抱怨过。
都是甜食苦手的家伙,所以也就表太期盼蛋糕会有多大,樱井翔用手指崴起一块奶油,放在嘴里。
“好甜……”
而后却有什么凑过来,轻轻舌忝 过他嘴唇上残余的奶油。离开,歪着头抿了抿嘴,“还好吧,不是很——”

又是那种疼痛感。
二宫想,它正从手腕处悄悄蔓延上来。
他低头看着樱井翔,那个人的脸上还有奶油的残迹。
看起来挺滑稽,楼下开始响起每逢12点便会响起的钟声,沉重而缓慢。
对方说许愿了吗?
二宫说许愿了,但是不想告诉你。
“不是‘永远都在一起’吗?”
“不是。”二宫用手轻轻抚着那个人的脸,手指刮过脸上的奶油渍,随后低头轻轻口勿着鬓角、眉梢。
“再问你一遍。”
“我说的是真话啊。”

从打开的窗子外面,忽而飘进来一阵充满潮气的味道。手指交错在对方的后颈处,感觉那里开始出汗了,于是皮禸黏答答的jiao_He在一起。
他说翔桑。
“翔桑……”
他想那样不行的,会越陷越深,就像陷人泥沼,到最后两个人都无法拔足。
“翔桑。”
张开嘴,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含混着叫出那个人的名字。
皮肤和皮肤又一次掺杂在一块了。

“我喜欢你。”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是雨声。
梅雨天总是有难以放晴的时候,只有刚才吹蜡烛的傍晚,也许真的是上帝在一同过生日吧?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对方用恶狠狠的语气那样说着,像是害怕自己心爱的玩意儿被人抢走一般,用力抱住。
“翔桑……”二宫张了张嘴,他感觉得到樱井翔冰凉濡湿的头发正紧紧贴着他的脸颊。
那个人哭了吗?没哭吗?不知道。
只是有些事并不是单凭依靠“喜欢”便能够解决的事情吧。
那种话留着说给别人吧——这句话在喉咙里哽咽了好久,也许这是可以开口的时机呢?
“翔桑……那种话……”
可是很快就被雨声盖过。

雨天最讨厌了,最讨厌了。

回复

223 ~。~2010/4/10 10:22:00

SF之
回复

224 不文艺2010/4/10 10:24:00

Story III

Part A

花从噩梦中惊醒,然后她听见钟声在黑夜中响起。
口有点干,于是起身,窗外开始刮风了,将那些黑压压的树木吹得来回摇曳,有些稀薄的树叶挂在树梢,在月光下形成一道优雅的死影,落在窗上。
她想去客厅拿点水喝,便开了门。整栋房子很安静,好像没有人气一般。
花走在走廊上,不由自主会想起樱井翔这两天给她出的题目。
真实与谎言,真实与谎言……
究竟何为真实,何为谎言,花小心翼翼、然而当置身于黑暗之中,她却忽然有点迷惑不清。
二宫和也在哪里?
二宫和也,二宫和也。
他在自己面前所展现的温柔,和他在别人面前展现出的自己,是一样的吗?
自己真的认识那个叫二宫和也的人吗?
还是说,我站在这里,而他虽然就在身旁,却总隔着一道轻纱。
在静夜中,钟的声音仿佛像是有了生命,却沉稳的不得了,花的心跳却无法因为那种缓慢的节奏而停缓,反而加速。
她有些害怕,黑夜总是会给人带来恐惧感的,更何况自己是女孩子,她理直气壮的想。

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矿泉水。
随后拿过旁边的客杯,倒人,一饮而尽。
好渴。
花放下杯子,睡意似乎因为这样的行动而被一扫全无,她回头环视四周,这是间开放式的厨房,与客厅连在一起。
客厅很整齐,也许是因为主人根本不经常在这里驻留。沙发、茶几、影像设备,还有垂挂着厚重窗帘的落地窗,花有些好奇,打开窗帘会是什么呢?会不会有一个小小的花园?
她又到了一些水,随后举着杯子穿越过客厅,伸手抓住窗帘——

“神田小姐?”
忽然的亮光让花猛的一惊,手中的杯子差点掉在地上。
“啊——”
她回过头,立刻被一种仿佛被人发现偷窃的羞耻感包围了。
“还没有睡吗?”
鼻梁上架了眼镜的樱井翔看起来有些陌生,只是表情却是一样的:那种有礼却始终保持距离感的笑容,挂在那个人的嘴边。
“我……我想喝点水。”
“窗外有什么吗?”那个人走过来,随后伸手抓住了窗帘。
“刺啦”一声窗帘被拉开了,花回过头看去,那只是一小片空场而已,什么都没有。

“你想看什么呢?神田小姐?”
抬起头,她看见那个人就站在自己身边,盯着那个空场,微微转头,问。
“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既然睡不着,我们来听第三个故事吧。”
樱井翔推开书房的门,他坐回老位置。
花也回到属于自己的老位置,手中紧紧握住杯子。
也许这个人生气了?
她想。
“这次的故事很短。”
樱井翔说。
“他说‘我偷偷地告诉你,今天是我说谎的日子。’”
花猛的抬起眼,看向眯起眼睛的樱井翔,她有点不太高兴似的回答,“樱井先生,如果你生气了就直说。”
“我没有生气。”
“可是——你在撒谎。”
花站起身,把水杯放在前方的茶几上。
“你故事里的那三个人——无论是是秀一还是拓郎,或者二宫和也,他们都不会只说出‘今天是我说谎的日子’这样的话,所以是你,樱井先生,是你在撒谎。”
花握紧拳头,似乎在等待樱井翔给她一个理由。
然而樱井翔只是慢慢抬起左腿放在右膝上,他摊手,依然笑容满面。
“神田小姐,这只是一个游戏呀。”

回复

225 不文艺2010/4/10 10:31:00

Part B

礼服是在女伴的陪同下,走过三条街,才选定的露肩款粉红色长裙。
花在后背上摸索了半天,随后系上长长的拉链。
“恭喜啊,花。”
“谢谢,只是个订婚仪式啊。”
“好漂亮啊,花。”
“瞧您说的,谢谢。”
在座的都是些被华服包裹着的男女,已经被告知说了表将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却依然还是来了十几人。
订婚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神田花看着放在不远处的托盘里,那一对闪闪发亮的戒指。
那一段时间她忽然有点难以平静,已婚的女伴告诉她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个人在即将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时,都会感到忐忑不安。”
她们拉着她的手,细细碎碎告诉她一些关于结婚之后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
而那些没有结婚的女伴,则纷纷艳羡的探听着他们走到这一步的过程。
“真浪漫啊。”
被赞扬这样的话时,就算嘴上说着“哪有您说的那么好——”,可是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一样。

“啊,二宫先生还没有来吗?”
推开门,母亲走了进来。
花抬起头,看着焦急的母亲。
“再等等,也许是路上堵车了。”
“不能给他打个电话吗?”
花看向手机。


“嗯,你打了?”樱井翔摘下眼镜,用手轻轻揉捏着眉间的_Xue位。
“嗯,可是他没接。”花小声说着。
“所以……他没有去,是吗?”樱井翔问。
“是的。”花把脸埋在双手之中,开始小声啜泣了起来,“他没有去……我等了他好久,他没有去……”
“你明知道他不会去吧。”
“我不知道。”花的声音有些凌厉。
“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樱井翔戴上眼镜,脸上露出的怜悯让花感到一阵晕眩。
“你明明知道的,他根本不会去那里。”

回复

226 不文艺2010/4/10 10:41:00

Part C

樱井翔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是寄送来那个烟灰缸的地址,在北海道的某个地区。
他对那里挺陌生,直到问了挺多人,陆陆续续换了挺多趟车,才走到那个出品烟灰缸的地方。
他说,“您好,请问有没有一个叫作二宫和也的人……”
“二宫和也?”正在制作陶器的师傅抬起头,用轻快的声音回答他,“不认识啊,他是谁?”
“可是他从这里寄来了这个。”樱井翔从书包里拿出那个小小的、看起来像是一个碟子的家伙,他说没错的,是这里。
师傅抬起头,仔细端详了他一阵。
“你是樱井君?”
樱井翔点头,他说是的,我是樱井翔。
“你走吧。”师傅叹息。“他说过,尤其不想见你。”
“那么他在这里?”
“不在,他已经走了。”
“您知道他——”樱井翔刚要开口,却抬眼看见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画。“那幅画,是哪?”
师傅回过头,“哦,是我的老家,在纹别,你知道那里吗?那里的流冰很壮丽呐,我一直跟那小子推荐,可是他每次来北海道都只是窝在我这——”


“……眼前是一片冰的原野。冰原与陆地交接的地方被厚重的积雪铺盖着,难以分辨出界限,阳光照在雪原上,反身寸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
“冰原再往远处是黑色的海,静谧的、与白茫茫一片的天空相交,似乎并不像南国的海那样透明,黑色仿佛会_Tun噬一切似的。”
“空气中又飘来刺啦、刺啦的声音了,起先只是小小的、仿佛谁家的孩子在院里偷偷踩着塑胶袋的声音,可是很快,那种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终于,冰原与海交接处的流冰裂开了,沉人海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它们或大或小,无规则的随着海水慢慢漂到远方。”


樱井翔在向师傅鞠躬道别后,推开门,拔足而出。


Part Zero

“二宫和也是个无时无刻都在说谎的骗子。”
“你为什么要和一个骗子成为朋友?”
“因为我爱他。”
“你会爱上一个骗子?”
“是的,因为他也爱我。虽然他从来都不肯开口说他爱我,哪怕是我问他,他的答案总只有那一个。只是我知道,他是个无时无刻都在说谎的骗子。”
“你总在说他是个骗子,难道你没有骗人的时候吗?”
“我只有在周一到周三时说谎,周四、周五、周六说真话,而周日,我会拒绝讲故事给别人听。”
“你没有骗过他?”
“……不,我骗过。”
“因为什么?”
“他要和我分手。”
“为了挽留他?”
“不,为了让他能够心安理得的与我分手。”
“为什么呢?”
“因为他一直生活在把我的人生搞乱的自责之中,所以我骗了他,我想让他更加轻松一些。”
“那么,他和你心安理得的分手了吗?”
“……我不知道。”

樱井翔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之中,轻声笑着。

回复

227 = =2010/4/10 10:43:00

SF~
回复

228 = =2010/4/10 11:13:00

一切都是樱井翔的幻象?!

回复

229 = =2010/4/10 11:18:00

1.不会写。

2.杏仁包。

3.不文艺。

4.麻酥酥。

通过文风来判断是上面的答案

但是矛盾点就在第四篇开头的那句话

确定不下来啊

回复

230 = =2010/4/10 11:26:00

不文艺还没完吧
还差个故事吧

回复

231 光屁屁的丘比特2010/4/10 11:31:00

庆生特别service

已有正确答案出现。

回复

232 = =2010/4/10 11:36:00

既然已经有正确答案出现那就π一下229

回复

233 上帝睡着了2010/4/10 11:37:00

发文前的那句话可不可能是半句真,半句假?(也是真的&假的很彻底么?)

————————————————————————————————————

有真有假。

比如我不会写那天,说她也好喜欢苏苏,这句话要是假的,那就......咳咳了。

后半句,看你判断咯。

不文艺那句独白被她掖着呢,等着吧。

fs

fs

回复

234 光屁屁的丘比特2010/4/10 11:40:00

但是有姑娘曾表示

爱神

乃是最不可信的……

拍着小翅膀灰走

PS上帝你这么早就醒啦?

回复

235 = =2010/4/10 11:48:00

看了丘比特的话229L+1 XD

回复

236 上帝睡着了2010/4/10 11:56:00

丘比喵你又出来捣乱。

回复

237 光屁屁的丘比特2010/4/10 12:12:00

呀达~

人家

还在

很努力地

上班工作中啊~

(够了!囧摇梨花体风上身的丘比特!)

回复

238 = =2010/4/10 12:25:00

我想我明白了……

回复

239 迷茫的群众2010/4/10 12:50:00

很好……我继续混乱!

等我考完专四了再来研究……

回复

240 + +2010/4/10 20:39:00

精分了.....
回复

241 不文艺2010/4/10 20:39:00

Story IV.

Part A

第四天,终于到了第四天。
花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呆呆看着天花板。
樱井翔在说出“你明明知道的,他根本不会去那里”的时候,花抬起脸,惊讶的看着他,脸颊上还垂挂着泪珠。
可是樱井翔却摇摇头,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轻叹,“他哪里都不会去的。”

那个人已经失踪两年了。
从那一天开始,花仿佛被人从背后用箭身寸穿心脏一般。
疼啊。好疼。每个夜晚,在谁都看不见的时候,那个伤口上的怪物就开始出没了。
它用锋利的牙齿恶狠狠撕咬着花的禸,疼啊。好疼。
要怎么办才能忘记掉这件事情,要怎么办?
继续装作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还是歇斯底里的说,我被骗了。
被那个人骗了。

然而爱情之中的谎言,能够被称为谎言吗?

二宫和也有一个看起来很凶恶的朋友,叫樱井翔。
——可是照片上的男人一点都不凶恶,他穿着黑色西服,白色的衬衫领子整齐的押在西服领下,领带是深紫色与藕荷色的斜织纹,头发并不算太长,笑容温柔得仿佛能够融冰。
“哪里凶恶了?”
花用指甲轻轻弹着照片上的男人,抬起头,对对方说。
“是个多么俊朗的男人啊。”花在别人面前露出温柔而欢快的微笑。
疼啊。好疼。
指甲一下一下富有节奏的磕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
心脏那个位置的疼痛,又开始复发了。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已经是最后一天了,神田小姐。”
“是的,樱井先生。”
“好吧,我来给你讲第四个故事。”
“嗯。”
“我遇见了两个人,不过很不幸的是,不是在星期天。我问他们:二宫和也真的存在吗?其中一个人说:‘二宫和也存在啊’。而另外一个人说,‘我知道自己是存在的’。那么,你怎么看这个故事呢?”
.
.
.
“二宫和也……不存在。”
“不愧是神田小姐,真聪明啊。”
坐在沙发上的人,第一次如此诚实的露出了哀伤的表情,他把自己窝在沙发中,寂寞的看着花。
“二宫和也不存在。这就是这四个故事的最终答案——你其实早就料到了吧,不是吗?”
花安静望着坐在对面的樱井翔,她扯动嘴角,本想轻快的笑出声来,可是那太勉强自己了,她只能让泪水从脸颊两旁不受控的滚落下来,使劲的、打在握紧拳头的手上。

不文艺

弱弱地

  • RP:590
文:234 分:1287
回复

242 + +2010/4/10 20:40:00

SF~~
回复

243 不文艺2010/4/10 20:42:00

Part B

“花,对不起呐。”
站在窗边的人回过头,用清亮的声音帅气而又随意的说着。
仿佛毫不在乎一般。

想问“为什么”,也许此时最应该问到的问题,便是“为什么”。
而后男人会给一个“我配不上你”、又或者“不想辜负你的爱情”诸如此类的答案,不是吗?
花抬头看了那人,站在窗边,穿着白色的衬衫,解开领前的两粒扣子。
她在对视上对方的目光时,像是被灼伤了一样低下头去。
男人的手指真可爱,并不是什么修长的手,可是握起来却是那样温暖。
“你要离开我了吗……?”
仿佛早有预见似的,咬住嘴唇,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怎么才能把他变成只属于自己的东西?
下颌上的黑痣,圆圆的鼻头,平正的肩膀,还有白色衬衫下的锁骨弯。

“花,对不起。”
嗯,还是那么清亮的声音,帅气而又随意的说着,仿佛毫不在乎一般,无论是感情,还是疼痛,甚至是生命。
——可是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对不起。

被禁锢在回忆之中的人有何等痛苦,我知道的,樱井先生。
日日夜夜都徘徊在追随那个人身影的迷宫之中,出口在哪里呢?是这里,还是那里?

被问到“……不会感到愤怒吗?”、“比如……想到‘他骗了我’之类的?”这样的言语时装模作样轻描淡写的说着“不会”,可是心里的怪物却又悄悄长大了。
会愤怒的。
当然会愤怒的。
在发现从最开始便永远输了的时候。
愤怒到心里几乎有千万只蚁在啃噬。
连同理智都没有了吧。


“他和我说对不起呢——他对不起我什么呢,樱井先生?”
花的手,不自觉地摸向从进屋开始就一直紧紧握住的书包里面。
站起身,她终于可以看见一直被樱井翔挡住的那扇窗、从外面身寸进来的阳光了。
冬天的河道看起来是那样的萧瑟,露出灰黑色的河床,显得干巴巴的。
空气中的尘埃依然肆意的飘落着自己的身体,迎着钟摆的节奏。
滴答——滴答——滴答——
她低头俯视着樱井翔,看见他的双眼因为回忆的痛苦而丧失以往的那种傲慢。
“那时都忘记问问他了,对不起我什么。”花好似怅然的叹息着,“其实您是知道的吧?”
樱井翔将视线慢慢转移到她的身上,“知道呀。”

那是种多么可恶的笑容啊。

不文艺

弱弱地

  • RP:590
文:234 分:1287
回复

244 不文艺2010/4/10 20:43:00

占楼!!

不文艺

弱弱地

  • RP:590
文:234 分:1287
回复

245 = =2010/4/10 20:48:00

答案反白

二宫并不存在,是SHO想象出来的

回复

246 不文艺2010/4/10 20:57:00


Part C

硕大的雪片撞击着窗子。
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然后是一次又一次的接口勿,仿佛要死掉才行似的。
说话的声音、哼鸣的声音、纠缠的声音,都变得含混不清了起来。
吸了很多汗的衣服被粗瀑的扔在地上了,是支离破碎的声音啊,二宫蜷起身子的时候想,可是很快,他又被樱井用手用力展开。
“是噩梦吧?是噩梦吧?”
他一次又一次和樱井翔确认着,然后又猛地抬头,用嘴唇寻找对方的位置。


二宫仿佛早就知道樱井翔会追来,在樱井翔来到那一片海时,便看见站在岸边的二宫和也,回过头,“啊,翔桑。”
是连句问候都吝啬的小气鬼。
“我终于看到了啊,那幅画里面的……”
他呢喃,用挺轻快的声音。
随后,仿佛飞翔似的,眯起眼,猛地向前一跃——

“我的眼前是一片冰的原野。冰原与陆地交接的地方被厚重的积雪铺盖着,难以分辨出界限,阳光照在雪原上,反身寸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
“冰原再往远处是黑色的海,静谧的、与白茫茫一片的天空相交,似乎并不像南国的海那样透明,黑色仿佛会_Tun噬一切似的。”
“空气中又飘来刺啦、刺啦的声音了,起先只是小小的、仿佛谁家的孩子在院里偷偷踩着塑胶袋的声音,可是很快,那种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终于,冰原与海交接处的流冰裂开了,沉人海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它们或大或小,无规则的随着海水慢慢漂到远方。”
樱井翔眨眨眼,“那种声音吵死了,可是却不由得让人害怕了起来。”

二宫说我是要离开你的,翔桑。
却像溺水的人一样,紧紧抱住对方的脖子。
“我是要离开你的,始终是要离开你的。”
对方好像得病了似的,出了很多汗,汗津津的手臂忽然捂住二宫的口鼻,仿佛要将对方憋死一样,死活不肯放开。
会死吗?
二宫想。
然后感觉到那颗沉重的头忽然垂了下来,掉在自己的肩窝之中。
“求你和我说谎吧……求你了。”
“骗你的呀,刚才说的话是骗你的。”
二宫笑嘻嘻的说。

不文艺

弱弱地

  • RP:590
文:234 分:1287
回复

247 = =2010/4/10 20:57:00

不文艺gn发文前的独白呢?


回复

248 =。=2010/4/10 21:05:00

245L点解呀?
回复

249 = =2010/4/10 21:05:00

不是每段都有独白的吧

想问猜对有奖励没?

回复

250 = =2010/4/10 21:22:00

不是每段都有独白的吧
=============

不是说开场前独白两真两假
少一个会影响推理啊

回复

251 = =2010/4/10 21:25:00

独白会有的,别急。

/

/

回复

252 不文艺2010/4/10 21:30:00

Part Zero

“海水是黑色的,连船都看不见了,还有白茫茫的硫冰。就好像是丝绒布上的水晶石一样,从冰原沿岸破裂下来的流冰,散落在黑色的海上,晃悠着自己的身体被海水卷带到遥远的地方——他站在上面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无论我怎样喊叫,又或者想要跳上去,把他从那个地方抓回到岸上,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然后又是那种鬼鬼祟祟的笑,我可讨厌他那个样子——为什么那天晚上我没有发现呢?他是早就想好的。”
“嗯?”
“他站在流冰上,丝毫没有离开那里的意思啊。他好像是在和我说什么,可是我听不清,又怀疑自己听错了——风太大了,海的声音也很大,还有那些让人心浮气躁的破裂声——最重要的,你知道他这个人一直在撒谎,从来不肯对我讲实话。”
“他在说什么呢?”
“我不想说。”
“为什么呢?”
“他一定又在骗我了。”
“嗯,二宫和也一直在说谎。”
“是的,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是看错了,又或者那时我只是在惊慌失措的想要抓住他,而那一块流冰带着他越走越远。”
“就像你说的,‘黑色仿佛会_Tun噬一切似的’?”
“就像我说的,‘黑色仿佛会_Tun噬一切似的’。”
“那么,二宫最后说了什么?”
“我说过我听错了。”
“真的听错了吗?”

End.

“是‘我爱你’啊。”


-完-

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我也特喜欢苏苏的文,但我还是得严肃地指出她说的不对的地方:

我的文,是比杏包仁姑娘的文贴得早的呀。

再次祝堂本刚生日快乐!

不文艺

弱弱地

  • RP:590
文:234 分:1287
回复

253 = =2010/4/10 21:33:00

风太大,我听不见啊~~~~~~~
回复

254 压一把2010/4/10 21:50:00

看完压,我也反白:

不会写,杏包仁,不文艺,马苏苏

回复

255 = =2010/4/10 21:51:00

还是不对
上帝真→我不会写假→苏苏真→不文艺假→杏仁包真
但是这样有两个结果
1杏仁包2我不会写3不文艺4苏苏
或者
1我不会写2杏仁包3不文艺4苏苏


回复

256 上帝睡着了2010/4/10 22:08:00

完结打酱油,没坐上SF。

有人要提问灭?

回复

257 = =2010/4/10 22:49:00

基本上没啥问题了

想问奖品和答案

回复

258 -____,-2010/4/10 22:51:00

于是终于看到了最后一句独白。。。

1.不会写 2.杏仁包 3.不文艺 4.麻酥酥。(哇靠!我真以为那句生日快乐就是独白啊!过分。。。咬手绢。。。)

fs

fs

fs

有提问的。。很多提问。。文里很多事情不明白!!!

回复

259 = =2010/4/10 23:54:00

我也压一个好了

不文艺 杏包仁 苏苏 不会写

没怎么推敲 看下来是这么觉得……

回复

260 = =2010/4/11 0:02:00

1.不会写。

2.杏仁包。

3.不文艺。

4.麻酥酥。

====

+1

3和4一直不太确定 但4感觉更像是苏苏

回复

261 二某人家的loli2010/4/11 5:42:00

困惑的二某人家的loli 问上帝的问题:

说真话的gn,是不是不能在马甲上面说假话呢?

如果这样,那就只有两个人互相换了马甲穿而已呢。

回复

262 = =2010/4/11 11:56:00

如果上帝不骗人

罪魁祸首是我不会写?
苏苏确实压轴而且大家都爱她

二宫和也不说谎?
说谎的是樱井翔?

我只是个猜答案的。
回复

263 上帝睡着了2010/4/11 13:46:00

文中有啥要提问的?

fs

fs

fs

回复

264 = =2010/4/11 14:01:00

基本上没疑问了

等谜底揭晓~

回复

265 上帝睡着了2010/4/11 21:42:00

周末结束啦,大家玩得还开心不?

正确答案是:

不会写

杏仁包

不文艺

马苏苏

fs

fs

fs

回复

266 = =2010/4/11 21:49:00

觉得255第一推理也合理啊
苏:我知道杏包仁的文会比不文艺的文早出现---真的,只要早不一定挨着
我不会写:我和她发的其实都是自己写的---假的
2种可能,两个人都代发;苏代发,我不会写自己写的

这两个结果都合理
1杏仁包2我不会写3不文艺4苏苏
或者
1我不会写2杏仁包3不文艺4苏苏

回复

267 ? ?2010/4/11 21:54:00

游戏结束?意味这文算是完结了么?……这文很是让人怨念啊……你们明白么?都快心绞痛了……
回复

268 = =2010/4/11 22:08:00

回复

267 ? ?2010-4-11 21:54:00

游戏结束?意味这文算是完结了么?……这文很是让人怨念啊……你们明白么?都快心绞痛了……

----------

为啥心绞痛……怨念啥?

回复

269 = =2010/4/11 22:08:00

果然猜对了 给自己撒个花

真的没有奖励吗

回复

270 上帝睡着了2010/4/11 22:16:00

恭喜猜对的姑娘们。

奖励,没努力出来,不过,难说下次还有什么游戏呢。

fs

fs

fs

回复

271 = =2010/4/11 22:30:00

有好文看已经是奖励了

希望下次游戏早点进行啊啊啊

回复

272 = =2010/4/11 22:58:00

看完了還是不太明白...

那麼二宮和也是存在的嗎?

最後nino是自殺了?

死前向花?sho chan? 說了最後一句假話?真話?

回复

273 = =2010/4/12 0:22:00

想知道二宫和也到底是存在的还是SHO幻想出来的

回复

274 一三五不谈艺术2010/4/12 13:18:00

原来奇美拉说谎反论可以这么玩……>_<
回复

275 午休的丘比特2010/4/12 13:28:00

TO 273L

只有一篇中的二宫和也是不存在的

至于哪篇……要先咨询下作者能不能直接公布。

回复

276 冒泡2010/4/12 13:55:00

我只对第四篇负责:二宫曾经存在过,但是后来不存在了

至于他最后对樱井翔说的那句话是真是假,全看读者自己心里判断

FS

回复

277 也冒泡2010/4/12 16:23:00

我只对第一篇负责,记录人是谁,我心中只有一个答案。
回复

278 bubbles2010/4/12 16:41:00

我也来了

回复

279 = =2010/4/12 16:44:00

猜了第一篇的记录人,但是觉得太不靠谱orz
回复

280 同冒泡2010/4/12 18:16:00

第二篇,两个kazunari都是存在(过)的,且不是同一人= =

然后,医生并没有把自己的记忆植人女人的脑子里m(_ _)m

回复

281 上帝也想冒泡2010/4/12 20:03:00

我只是想跟风冒泡的。
PS:还是第二个坏蛋解释得最清晰,洗白好成功。
回复

282 = =2010/4/12 21:49:00

囧,怎么觉得又来TX围观群众了

回复

283 bubbles2010/4/12 23:13:00

第三篇,无论17岁的二宫还是27岁的二宫都是不存在的。

小老板只是各个故事的听众罢了。

回复

284 --2010/4/12 23:23:00

第三篇,无论17岁的二宫还是27岁的二宫都是不存在的。

小老板只是各个故事的听众罢了。

------

那那個告白的姑娘怎麼解釋?

回复

285 bubbles2010/4/13 0:57:00

可以理解成不存在的

也可以理解成其实是找樱井翔告白了被他拒绝了的

?

回复

286 = =2010/4/13 1:40:00

所以第三篇sho chan喜歡的其實不是不存在的二宮和也而是小老闆? 囧
回复

287 bubbles2010/4/13 10:36:00

全凭姑娘自己理解

回复

288 = =2010/4/13 12:31:00

想问第一篇SHO讲述的故事里是谁?他在意的是哪个?
回复

289 只对第一篇负责2010/4/13 15:16:00

他找的人不存在。

tfs

tfs

tfs

回复

290 问第一个故事2010/4/13 23:49:00

RID 是SHO 的脑内还是秀一的故事?

我实在是太笨了

回复

291 = =2010/4/27 6:54:00

谁来梳理一下吧
我脑仁疼

分别都大概明白了
可是连起来还是糊涂
回复

292 只对第一个故事负责2010/4/27 9:55:00

问第一个故事2010-4-13 23:49:00

RID 是SHO 的脑内还是秀一的故事?

我实在是太笨了

==================

是秀一讲的樱井翔脑内的故事

回复

293 = =2010/5/17 13:41:00

不才脑袋有点抽还是没太看明白

以及能KY求个BGM的打包下载么

有的已经下不了了

回复

跳转→首页主版外传 黑犬J禁万能站务Johnnys-BBS图志 photo购物 shopping

29393条/页,3页

1 2 3
→ 回复:[Y2] 櫻井翔X四つの物語(期间限定特别企划)

昵称: * 必填

内容限制: 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