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立入禁止

167条,20条/页

123456789

原文深度花粉过敏发表于:2011/4/22 8:02:00

不会写长。

+

二宫国中没毕业就进了组织。
那时他五官还没长开,身板瘦弱,仿佛只要攥着他的肩膀稍稍用力,就听得到少年骨骼折断的声响。
因为是组织里少有的未成年,游离在法律某一个圈层之外。所以从入会开始,二宫就被派去干一些边缘勾当。这些年下来,除了没有杀过人,再没有什么事是他没干过的了。
他爬的很快,甚至在旁人看来是平步青云。却很少有人与他结仇。
他二十出头的时候,手下已经圈着几百号人物,组织在横滨的生意,有一半是他由经手的。
二宫聪明,冷静,尖锐,独断,心狠手辣却又左右逢源。没人能像他那样,游走在一群流氓恶棍之间许多年,却仍然长着张乖巧温驯的面孔——他的外表似乎始终停留在入会那一年,沉浮在人群之中便仍是一个期许着未来的少年,只是眼里异常清晰起来。
二宫时常忘记自己的青春是如何结束的,多年前那稀薄的记忆似乎已经无法给出答案。而当现实明晰之时,他便已经坐在中华街的面馆里,手上捏着枚已经燃尽的香烟,烫的棘手。


他认识樱井6年了。
在某场械斗结束的一个夜晚,骑着自行车刚刚下班的樱井,把一脸淤青却坐在路边咬着烟屁股的二宫捡了回家。
他记得那天晚上樱井给他吃了一碟并不美味的炒饭。饭后的点心是两颗还绿着皮酸涩的难以入口的橘子。
樱井默默的盯着二宫暴露在短袖衫之外的那块青紫色的纹身,很久之后突然说。你不适合这个。
彼时二宫刚刚成年,却早已看透事故人情。他眨眨眼,低头把半个橘子塞进嘴里,被顶起的脸颊因为苦涩和疼痛已经失去了知觉,半张着的嘴巴开开合合却始无法发出声音。他想那时的自己一定滑稽极了。
所以那个人才会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他们认识这些年,那是二宫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樱井这样笑出眼泪。


樱井翔是一个警察。
横滨警署的刑事。可很多年前二宫认识他时,那个人不过是个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的巡警而已。
这些年他们打过很多交道,正面的,或者暗地的。他有几次因为些不干不净的罪名被抓进去的时候,提审他的居然都是樱井。
那人有个毛病,提审时经常问着问着就走了神,直勾勾的盯着二宫胳膊上的纹身。和他一起来的女书记捅捅他,这才回了神,脸上却是一副二宫再熟悉不过的表情。
他想其实樱井是想说你不适合这个的。
他们认识这么久,这句话仿佛成了这人同自己交谈时唯一的切入点。可是有些事情是不会因为旁人的一句话改变的。
几次之后二宫也学乖了,见樱井时都穿着能盖住半个手掌的长袖,即使盛夏也不例外。


他和樱井算不得关系好。
彼此却都对对方知根知底。在组织里,和警察走的近并不是什么坏事。他想这道理放在樱井身上一定也说得通。于是他便使出浑身解数,假装熟稔热络,甚至在警局以外的地方同樱井勾肩搭背,唬的别人真以为他与那人是患难兄弟莫逆之交。
有一次夜里喝酒,半醉间二宫同相叶洋洋得意的说道。做戏而已,骗得过旁人,却又怎可能骗的了自己。
相叶也笑。只怕入戏太深,无力抽身。
这话惊得二宫瞬间醒了酒。他偎着吧台坐直了身子,就着暗光去看相叶身后的那瓶杜松子酒。暗地里却倒吸了口凉气,惊觉有些事已被相叶说中,自己却全无察觉。

TBC。


1SF发表于:2011/4/22 8:46:00

不长也先蹲

2= =发表于:2011/4/22 9:01:00

警察与黑帮

这个文设很带感

LZ加油


3= =发表于:2011/4/22 11:15:00

算不算是孽缘

nino是有点喜欢吗


4= =发表于:2011/4/22 12:27:00

蹲新文


5花粉过敏发表于:2011/4/22 13:24:00

二宫是个聪明到极致的人。
有些事别人只要点到为止,他却定要自己颠来倒去推敲遍所有来龙因果。所以感情这档子事自然也不会例外。
他并没花费多大力气就接受了自己爱上樱井的事实。书刊电影里,有那么多人称赞过爱情,所以他想这东西总是好的,伤不了人。
二宫之前也有过喜欢的女人。黑道上的人,总与风俗街上的酒女舞妓有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甚至也曾开口邀请过樱井去自己手下的夜店过。
那个人总是拒绝的。即使酩酊大醉之时,也都固执的拖着二宫的胳膊,一边傻笑一边摇头。
二宫是顶讨厌这样的樱井的。
每到这种时候,他便总要记起他们是不同世界里的人。


他们都在彼此的家中留过宿。
次数不多,却都备有对方的牙刷和毛巾。有一年冬天,樱井从北海道出差回来丢了钥匙,转而投奔二宫之时,甚至在二宫家的衣橱里找出了自己成套的睡衣和内裤。
那天夜里二宫被冻醒,起身去开摆在床底的暖炉。却见依墙而睡的樱井跟着起了身,闭着眼睛喊他NINO。
他哆哆嗦嗦的嗯了一声,那人才心满意足的又躺了回去。
那时候他想樱井这人可真麻烦,几十岁的人了,睡觉的时候还打呼磨牙,梦呓撒娇。
窗帘没拉,看得到屋外在落雪。街灯照在樱井脸上,隐约看得到有几片快要干涸的口水印。
他有些炸毛,心想干脆叫人过来拖了他撂到海边,这种雪天里,保不准明日又多一座穿着横滨警服的冰雕。
可终究是没舍得。
他好奇这人怎么能在别人家睡着这般安心安定心安理得。更何况这个别人劣迹斑斑,恶名昭著。
可二宫想能被人这般纯粹的信任总是好的。无心机无利益。贴着枕头长睡之后,睁眼能再看到这人带着一脸口水印子冲自己咧嘴傻笑,这些总是好的。
所以等他再挨着樱井躺下,心就倏忽柔软了许多。仿佛因为在这雪天里樱井一句略带焦急的低唤,便唤醒了在他体内沉睡了许久的某个少年。
他们挤在不大的床榻上紧紧贴着对方的身体,始终没有拥抱,彼此却都是温暖的。


二宫已经很少会亲手干一些暗地里的勾当了。
他手下管着组织开在横滨的夜店赌场,酒吧餐馆,甚至正大光明经营着组织的股票,几年前在横滨南边买了一片海。
每日有着数不尽的黑钱白钱从他指缝里淌过,只要他随手一抓,便是横滨港口的一条货轮。
可他对自己却总是吝啬的,住在比自己还年龄大的公寓里,穿超市里两百块钱一件的T恤。
樱井说他不像黑道上的人。
二宫问哪我像什么人?
樱井拧着眉毛想了很久,终于放弃一般摇摇头。他说我不知道,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可我总觉得你应该是另外一个你。
二宫呲着牙笑了。他说你说的那么绕,我怎么知道究竟哪一个才应该是我。
他实则是心虚的,趁着雪夜飘然而至的那份心情,他生怕被樱井看了出来。
可这人也笑。他说是呀,连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说的清楚。

TBC。


6==发表于:2011/4/22 13:40:00

好看!!!

一定要持續阿!!!!


7SF发表于:2011/4/22 13:42:00

雪夜美

8= =发表于:2011/4/22 13:51:00

这文真好看

看不懂SHO的心情啊


9更了发表于:2011/4/22 14:30:00

好文 好看

10花粉过敏发表于:2011/4/22 15:40:00

他们其实并没有太多话题。
偶尔在酒吧遇到,便真的只是来喝酒而已。
可二宫觉得这人与自己却有一份天生的默契。只要彼此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醉了几分。
最初他以为樱井与自己亲近,定是带了些意图的。可他不介意,因为自己也有所目的。
日子久了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这人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刑事,没有太大野心,守着一方安定,也守着自己的日子而已。
他们一同喝酒,吃饭,或者在街头偶遇彼此。在日子重叠的那些时间里,就像世间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一样,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
他曾想过,若是自己像普通孩子那样长大,十几岁时在横滨街头遇到樱井。趁着青春还没终了,和那个人结伴在海边或者街头的柏青哥店里,像骄奢淫逸的亿万富翁那样,大把大把挥霍着时间。然后各自进入不同的大学,彼此都遇到了心仪的姑娘,或者直至毕业都是孑然一身。很多年后若能再次相遇,在居酒屋的某个角落里,还能笑着回忆起年轻时的种种。
可是这些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也不可能发生。
某个中午,二宫坐在中华街一家中餐馆的包间,同稻川会里的长老吃饭时,恰巧看到樱井开着警车从街口路过。
他摇下车窗在街口的商店里买水,正午的骄阳洒在他制服的肩章上,在二宫看来,炫目又讽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活到多年后与樱井重新偶遇的那一天,却又坚信这个人定是会安安稳稳的走到生命的终点。
他想这样就好,因为那个人一定不会忘了自己,所以这样就好。


二宫知道樱井待他是极好的,比自己待他好过几百倍。
有一次他坐车路过樱井的辖区被对方撞到了,那人竟然开着警车撵他好几条街。待二宫的手下停了车,摸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匕首虎视眈眈的候着他,那人却只落了车窗,从口袋里掏出个还绿着皮的橘子丢给二宫,再无其他。
樱井一走二宫便把那橘子扔到路边,一点留恋的神情都不曾有过。
这事二宫一个月总会干几次,久而久之二宫的手下们也便认得樱井了,甚至独自在街上遇到他时,还会停下来招手行礼。黑社会给警察行礼,这场面多少有些滑稽,可他们都知道这人与二宫好,自然也就愿意同他亲近。
二宫其实是心疼的,他想那橘子虽然不好吃,却也是那人拿钱买来的,这么白白扔掉终究是不应该的。可他又害怕这人这般光明正大的对他好,因为这样的坦荡温柔,恰恰衬得他那份异常的感情,不堪又龌龊。


一天夜里二宫从东京总会回来,下了高速就见路边被黄色的警戒线圈了块地,几部警车停在旁边。手下人一边说这里刚刚出了车祸,有人肇事逃逸,一边识相的给二宫开了车门。
樱井的头发被汗水濡的半湿,挂着满脸疲惫的标签,却在看到二宫时,毫无预兆的笑了起来。他手上还戴着取证用的白手套,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样的侧过身。二宫看到樱井制服的口袋被塞得鼓鼓囊囊,那个人示意他伸手去拿。掏出来才发现是个金黄的橘子。
我刚刚摸过尸体的,不好自己拿。
你办案的时候带这个干嘛?
天凉了,买不到青橘了。
……你办案的时候带这个干嘛?
哦。樱井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总觉得带着橘子就能遇到你,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第一次被樱井捡回家的那夜。
二宫晃荡着小腿坐在樱井自行车的后座上,抻着脖子去看挂在车头的那一网兜绿皮橘子。
我最喜欢青橘了。
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这么随口说过的话,樱井却一直记着。

TBC。


11花粉过敏发表于:2011/4/22 15:41:00

我想今天应该可以写完。

如果不能。

那么明天一定完结。


12SF发表于:2011/4/22 15:43:00

LZ也太勤快了 XD

13更了发表于:2011/4/22 15:50:00

SHO酱也很在意NINO

可两个人的身份终归是不能一起的吧


14= =发表于:2011/4/22 17:55:00

被一网兜绿皮橘子戳中泪点

15= =发表于:2011/4/22 19:03:00

这么快就准备完了?

刚才看到的新文啊


16= =发表于:2011/4/22 19:15:00

樱井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总觉得带着橘子就能遇到你,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 戳中泪点

17花粉过敏发表于:2011/4/22 20:02:00

后来二宫让手下去查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差不多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他独自坐电车去了樱井家。樱井开门时怔了一下,因为二宫从没有主动来过这里。
他把那个司机暂居的地址给了樱井,告诉他那个人会在那里停留三天。
樱井给他倒了茶,并没有理会那个写有地址的信封。他坐在暖炉桌里继续看刚刚被打断的搞笑番组,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笑过。
天黑之后樱井终于关了电视,默默的把那个信封收进抽屉。二宫像是了却一桩心事那般,揉了揉坐的发麻的脚踝。
我今天住在这里可以吗?
可以。樱井说。如果你晚上没有……别的事。
他说的含混,二宫却是明白的。
结果没过几分钟手下人就真的打来了电话,说稻川会的几个小头目在自家的堂口里闹事。二宫没应声,倒是樱井像是猜到一般劝他。
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这样不好。二宫说。我如果要很晚才能回来,你明天还要上班的。
樱井眯着眼。那我告诉你电话,如果事情太麻烦,你事先打电话告诉我,我就不等你了。
二宫低下头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去。
他不想要樱井的电话,因为害怕再也没有理由可以这么名正言顺的来找他。认真来讲,二宫其实是讨厌樱井的。他觉得只要在这个人身边,自己的身体里总会起一些微妙的变异。
变得敏感,多思贪恋安逸甚至有些犹豫不决。他厌恶这样的自己,所以连带着也讨厌让自己变成这样的樱井。
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这样动荡不安的心境,甚至在入会的那个夜晚,也都只是捏着手臂上红肿的纹身安然的进了梦乡。
夜里醒来听到身侧那人轻微的呼吸声,二宫忽然想要潜入他的梦里看一看。
看一看他的梦里有没有自己,亦或者他从未发过梦。


旁人看他们的关系,总觉得是很好的,也一定会越来越好。
甚至有人说樱井其实是二宫安插在警局的眼线,给他的生意保驾护航。这种毫无证据的传言樱井并不在意,他如今也只是个刑事而已,再降也不过是重操旧业,再去做回巡警而已。
二宫却是放不下的。
刀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骨子里的血终究是暴戾的。
那天他坐在车里看着手下人砸了稻川会的堂口,一室的恶斗厮杀,血肉横飞。他托着下巴看到那个造谣的人被拽着头发拖了出来,就在离自己十几米远的马路上,一脸血泪,狼狈的看不出人形。
他看了一阵就觉得无趣了,便叫人开了车,驶入了横滨的夜色中。


二宫那天回家时遇到了樱井。他还骑着很多年前的那辆自行车。
在听到汽车的鸣笛声后,樱井把自行车停在了路边。二宫摇下车窗同他说话,这人一脸掩不住的笑意,看起来快乐极了。
他忽然觉得疲惫起来,也不愿说话,只眯着眼睛望着对方。
樱井却也突然间敛起笑容,一脸狐疑。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问。
刚刚砸了稻川会的堂口。
二宫想他没必要撒谎,因为这个人明天总会知道的。只是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真正的原因——这样就再好不过了,二宫想。
樱井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是要回家吗?
嗯……
我送你吧。他拍了拍自行车后座,对坐在黑色本田车里的二宫说。
二宫看着樱井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想这人真是笨透了。可还是解了领带脱了外套,心甘情愿的下车坐上那辆动起来会嘎嘎作响的自行车。
那天中午下过雨,空气里裹着股泥土的味道。二宫坐在樱井的后座上有些混混欲睡,他把脸贴在那个人的脊背上,用两只手抓住那人外套的下巴。夜风吹在脸上潮乎乎的,带着夜晚独有的凉意。
二宫想如果回家的路能再长一点多好,如果能永远走不到尽头多好。
结果那天他睡了一觉醒来才发觉自己居然还坐在樱井的自行车后座上。周围是一派全然陌生的风景。
他揉了揉眼睛,靠着樱井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他想,这漆黑的夜晚也好,这未知的地方也好,都没能让他觉得可怕。想到这里他又探头往前看,恰好对上樱井闪动着亮光的眼睛。
我们要去哪里?他问。
未来。他说。

TBC。


18SF发表于:2011/4/22 20:04:00

SF

19更了发表于:2011/4/22 20:04:00

!!

167条,20条/页

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