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kp相爱相杀L

514条,20条/页

12345678910>

原文= =发表于:2017/12/26 18:28:18

jrl里的kp列传镇楼
============
kp列传一
祥瑞御免岸亲王

乐屋内
yq生气人内,边走边把手边的东西胡乱扫开,丢在地上
sgs尾随其后,边捡边劝道:表生气,表生气
yq生气*2,掏出藏在柜子里的棒球棍
sgs:快放下,别闹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两个人抢成一团
yq:紫耀那混蛋,又有资源了,你没看他刚才那得意的婊情,气死人了,别拦着我,我要打死他
sgs:小不忍则乱大谋,打死他夹你桑能给你好果子吃吗?
yq:那怎么办?我才不给他洗脚,你们愿意,你们去好了!
sgs:等岸君回来,从长计议,你表这么冲动

岸疲惫而人,摊倒在沙发上:你们俩,怎么又吵架,常言道,一年三百六十日,床头吵完床尾合,今天老哥我在外面祥瑞了一天,真气都耗尽了,你们还在吵吵吵,快别吵了,把棍子给我放下,话说,我那包没吃完的薯片怎么没了?
sgs:都好几天了,再吃就中毒了,早就扔了
岸2: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节俭,哎,都说了让你把棍子放下,你怎么还气呼呼的
yq:都怪py那家伙,刚才拍杂志照的时候,他竟敢用wql一样的猥琐婊情盯着我看,ex死了

岸2吃薯片敷衍道:看两眼就看两眼,又不能把你怎么样,py这小子最近确实有点猖狂,不过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小不忍则——
yq:忍忍忍,你们自己忍吧,老子不干了!
岸2:好好好,不干,诶,不是,你别动不动就不干,大家同做一条船——
yq:都说了,老子现在就要跳船,游到美国去!
岸2如梦初醒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py这个混蛋!!!竟敢用什么wql一样的眼神看你!!!可恶!!!绝对饶不了他!你表跳船,千万别跳,我这就去洗把脸,收拾一下行头,是时候祥瑞一下他了!
神宫寺微笑道:都说了岸君一定有办法,包管做的不留痕迹,你啊,快把棒球棍收好吧

门_chan抖了一下
sgsyq岸2:谁在那?藏头露尾非英雄所为
yl高举双手慢慢走出
yq:你怎么在这,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yl:别打,是友军!我可是带着诚意而来,就是为了找你们商量,你们要去祥瑞py,请算我一个
yqsgs:......
yl:平日里的闲气我也是受够了,堂堂男子汉,岂可屈居人下,今天就挑明了说,祥瑞py,我带路!棒球棍我帮你拿着,万一亲王失手了——
岸2:怎么可能,我的法力百试百灵,就别操那没用的心了

py王的周围,阴影开始笼罩

1= =发表于:2017/12/26 18:34:50

来了来了

2= =发表于:2017/12/26 19:19:43

想看续集

3搬过来发表于:2017/12/26 20:01:07

岸亲王对gh:改变咱们五人命运的任务就交给跟py最要好的你了,好好在py跟前洗六人的强大让他给咱们画个出道饼

海纳斯:py,你看,新年愿望要不就许咱们六人一起……一起……
平饼王:六人一起什么?
海纳斯:一起上vsxtt(>﹏<)


4= =发表于:2017/12/26 20:57:58

平饼王究竟是更爱海纳斯还是更宠玄妃?

5= =发表于:2017/12/26 21:39:51

岩大小姐与金阁寺未来的住持神宫寺——帅气和尚爱上我

6= =发表于:2017/12/27 12:08:46

平饼王与玄贵妃一起看星星的故事
开国大将军sgs也觊觎玄贵妃

7= =发表于:2017/12/27 12:27:51

明明是平饼王为了进一步稳固自己的势力,拉拢sgs王爷与其配偶玄晋,玄晋明面上也奉承着平饼王讨他欢心,私下里被sgs劝忍他一时将来上位了我们也能封爵分地

8= =发表于:2017/12/27 12:36:31

男一 py, 男二sgs

sy本是一对,sgs太花心,py乘虚而入

9= =发表于:2017/12/27 12:38:22

py和sgs明明也打得火热

10= =发表于:2017/12/27 12:57:32

py画饼王,和yl兄弟阋墙,sgs王爷原配yq,gh和yq姐妹情深、和pyyl都还不错对比起来更亲py一点,迟早是要许配给平饼王的,岸是亲王
起活了

11= =发表于:2017/12/27 12:58:19

齐活
ls改个字

121348发表于:2017/12/27 19:36:41

kp列传二
nbc海纳s

苍天,大地。做人真是好难啊。

大家好,我是海纳斯。也被姨妈们叫做小太子。
黑我的姨妈不少,但我善解人意——所有人都讨厌空降派,而我,就是一个空降派。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吐吐苦水了:大家只看到空降的风光,却不知道这背后的辛苦。嘛,空降那会确实万众瞩目,但风头一过,小太子?屁啦。爷爷的爱,像雾像雨又像风,它飘忽不定,琢磨不透,今天朝西,明日朝东。常言道:靠爱生存,难以久恃。想在强敌环饲,尔虞我诈的45s里生存下去,必须要有伙伴扶持。有句话讲,同年兵最亲,而我,nbc海,一个亲人也没有。

我的杰尼斯生涯,可以概括成七个字:一生悬命找山头。

爷爷安排我进king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既有激动,也有崩溃。突然被空投到出道最前线,对我而言,惊喜度无异于一觉醒来,发现昨天在路边捡到的彩票中了头彩;说崩溃,是因为king里的另外两个人——平饼王和廉二爷,都是从关西来的大人物。

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接受了“洗脚小弟,低头做人”的命运,但两个有着同样背景和革命情谊的大哥,怎么看都不好对付。我和他们就好比两条平行线,没有任何重合的轨迹:没和他们一起扛过枪,没和他们一起销过脏,更加没和他们一起【哔—】过【哔—】。想得到他们的信任?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可能。

然而,更让我崩溃的状况还在后头,事实证明,天真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现实情况比我的想象还要糟糕。

饼王和二爷,并不穿一条裤子,更尿不到一个壶里。他们相看两厌,话不投机,二爷不服饼王,饼王也容不下二爷——这完全打乱了我的plan A:卑躬屈膝做小弟容易,问题是,究竟要给谁做小弟?

我决定先观望,保持中立。

廉二爷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但为人孤傲,不大拿正眼看人,我小心谨慎,也不太得他喜欢。饼王倒是有意招揽我,我想投桃报李,但尺度总是拿捏不好:示好饼哥,就要开罪二爷。说实话,我是有点害怕廉二爷冷着脸从鼻子里轻慢的那一声哼的。

在king里,我就像夹在两片饼干中间的奶油膏,被人不断从两边发力用力拧啊拧。事实证明,这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中立,默不作声也会被视为一种态度。两边不靠,就两边都不得好。我可不想做被苏德两国轮来轮去的波兰,为了活,最终还是要投靠平饼王。

在所有人里,饼王才是最得爷爷宠爱的。他三番两次的向我示好,不回应无异于忤逆。既然廉二爷那边还凉着,先和饼王搞好关系总归错不了。

多亏一个喝醉了的大叔帮忙,我很顺利的和饼王拉近了关系。饼王平时没什么做英雄的机会,我也就乐的顺水推舟,装装柔弱——说实在的,对付一个喝的站不稳的老家伙,我自己还是可以的,请大家不要被人设限制了想象,认为gh我是一只弱鸡。

接受帮助只是第一步,这之后还要知恩图报帮忙宣传。所以我把这事逢人就说,遇人就讲,声情并茂,花样百出,饼王的脸上别提多光彩了。

可是这样一来,却又得罪了廉二爷。我心里有愧,特意送了根有代表色的链子讨好他,他倒好,竟然问我:

“这链子是单给我一个,还是人人都有?”

不愧是二爷,总是这么犀利。

这手链可是我为了能继续寻找山头用心编的。饼王虽然风头一时无两,但在东边,也是个孤家寡人,想要保住荣光,并不那么容易。他和二爷虽不投机,跟桥公主和神驸马关系却很好,我也想进那个圈子,只是,靠饼王引荐怕是不可能。

跟二爷撒谎的后果很严重,所以我还是老实交代,作为一个维纳斯,要时时刻刻表现出六人的羁绊:“每个门把都有,是我特意编的”

二爷哼了一声道,“我就说嘛,不是顺便编的也不会给我!”看也不看就把手链丢回在盒子里。

嘿,没办法,给是态度,给你你不要,可不是我不给。

13= =发表于:2017/12/27 19:44:22

为ls爆灯了

141348发表于:2017/12/27 19:51:38

kp里面,最难搞定的人是其实是桥公主。在外人看来,他又乖巧又美丽,特别讨姨妈们的喜欢,在jr里面也是颇有人气。然而在我的观察笔记本里,可是清楚地纪录着桥公主的三重人格。

第一重,是面对外人时的样子,天真又甜蜜
第二重,只有接近的人才能看到,冷冷的,放空的,让人有点害怕
第三重,是属于绝密级别的爆炸状态,说实话,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见过,当然了,这个级别的人格只有神驸马才有资格享受

就连廉二爷那么嚣张的贵公子,在桥公主面前,也是表面逞强内心慌张——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每次见桥公主时,二爷背在身后的手都是抖的。

总而言之,想进圈子,必须要得到桥公主的首肯,平饼王,神驸马,都做不了主。

说实话,能不能成功打动公主,我是不确定的。虽然内心忐忑,可多亏了这段夹在廉二爷和平饼王之间的波兰人生,我既锻炼了脸皮,也强化了心脏。廉二爷不过是把链子丢回了盒子里,桥公主再可怕,难道还能把它甩在我脸上?

成不成,总要试了才知道。

于是,我埋伏在王子乐屋的必经之路上,老远就看到一帮人说说笑笑的走过来,桥公主走在最中间,一副无精打采想着心事的样子。

“那个,玄树,”糟了,忘了加“君”,“我能跟你说句话吗?”

桥公主表情迷惑的看着我,嗯了一声,跟其他人说了句什么,慢慢向我走来,人群散了,只有神驸马远远的站着,看向这边。

我立刻拿出盒子,把粉色的那根绳子递给他:“这个送给你,是我自己编的。”

桥公主似乎开心了一秒钟,然后问了一个让我差点尿裤子的问题:
“这链子是单给我一个,还是人人都有?”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他们一个两个都这个样子???
虽然廉二爷和桥公主看起来哪里都不一样,也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性格之中的某处是非常相似的。我要把这个情报好好记下来。

作为一个维纳斯,我要时时刻刻展现出六人的羁绊,于是我流着眼泪说:“每个门把都有,粉色的是玄树的,是我特、特、特意编的呢。”我在心里祈祷,公主他千万别对我展现他的第三种人格,那一刻,我已经准备好跪地求饶了。

然而,奇迹发生了,桥公主把盒子打开来,挑着看了两眼,懒懒的说:“虽然不是单独给我的,可我的这条最好看,谢谢你,海人。”

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怒赞海人干得好。

桥公主把绿色和紫色的绳子也拿在手里,远远地摇给神驸马看,神驸马对此报以非常职业的微笑。

就这样,我终于打入了神秘集团内部,成为了一个边缘核心成员。
有诗云:风险越高回报越大,虽然伺候公主让人心力交瘁(我的情报本已经写满了关于桥公主的喜好和厌恶事项),但回报也是惊人的,早些时候四周围那种草木皆兵的敌意渐渐消弭于无形,我不再是一个到处游荡的孤魂野鬼,变成了一个更有自信的维纳斯海人

饼王对我的加入最初是有点惊讶,不过在我和桥公主的友谊迅速升温之后,我们的关系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朋友的朋友是朋友,而不是小弟ww,有时候,桥公主对待我的态度,会让我产生错觉——比起对待平饼王真是宽容多了。

桥公主周围有形形色色的人,但他最在意的还是他的两个门把,岸亲王和神驸马。神驸马是个上下左右都逢源的老好人,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对我有种半远不近的疏离。岸亲王常年流窜在外,难得回自己的乐屋一趟,正好为我和饼王节省了空间。

有一天,岸亲王周游列乐屋回归,竟然对我说了话,要知道,岸亲王是不怎么跟后辈说话的,这让我有点兴奋。
然而他说的却是:“那个,我说海人啊,你一直坐的这个位子,是sgs的啊。”

我想我可能找到了神驸马会对我疏离的原因了,古人曰:人生处处是学问,从生到死都是坑。诚不欺我也

“真的非常对不起!”
神驸马仍然一副高深莫测的职业微笑,“没关系,海人,你喜欢可以一直坐在那的。”他走到我身旁,压低了声音说,“但是玄树身边的位子,永远都是我的。”

怎么办?我好像看到了神驸马不为人知的阴暗一面。

我跑进厕所,坐在马桶盖上,掏出情报本和笔,一笔一划的写下:桥公主身边的位置是神驸马的——然后标记了一个大大的重点号。

15= =发表于:2017/12/27 20:20:10

竟然赶上了直播!为ls鼓掌!太好笑了

16= =发表于:2017/12/27 20:32:02

按写文gn的思路脑补一下ghsy三人隔三差五就一起去泡澡蒸桑拿,觉得太好笑了233333海纳斯太拼2333333

17= =发表于:2017/12/27 20:40:20

廉二爷。。。

181348发表于:2017/12/27 20:46:09

正当我责怪自己没随身携带彩色标记笔加重标记重点时,外面传来闲聊的声音:“听说了吗?py又有资源了!”
听声音好像是某个三线洗脚大龄。另外一个人回应他说:“其他人都要气死了吧?py可真是有能耐,资源垄断,一人独享。”

是啊,廉二爷不就为了这个生气吗?别说是廉二爷,就是小高海我,也很眼红少女漫画男主的资源呢。

“他也高兴不了几天了,桥公主气的很,岸亲王他们已经准备要‘祥瑞’他了。”

等等,什么是祥瑞?好像从来没听人说起过诶。
两位洗脚大龄如厕完毕,渐渐走远,好奇心驱使我尾随他们,再多听那么一句半句也好。

“要知道,岸亲王可是很少祥瑞后辈的,py这回要倒大霉了hh,今天我路过王子乐屋时听到的,连廉二都加入了。”

苍天啊大地啊,枉费我gh一片苦心,为了当维纳斯殚精竭虑,搞了半天他们想着玩火并。老天爷爷,您怎么总是给我出选择题,新的两难局面摆在我面前,这一次,是站饼王,还是站公主?

等等,不对,不对,不对,这么大的事,桥公主竟然都没跟我提过一句,难道他一直就没相信过我?这下坏了,万一他认为我和平饼王共用一个鼻孔出气,会不会连我也一起——祥瑞了?

就这样,我心思百转千回,蹲在墙角里想了又想,愁了又愁,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恍然发现,桥公主竟然站在我面前,手里还拿着我的那本情报册子。

糟糕,光想着跟踪洗脚哥,把最重要的情报本忘在厕所里了。

“这件事跟海人没多少关系,所以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桥公主的脸上没有任何婊情,想来是处于第二种人格模式,我的大脑飞速旋转,搜寻关于这种模式的情报,简而言之,第二种模式可以分为三个状态,一、因无聊导致的冷漠,应对模式是去骚扰他,让他开心;二、因神游导致的冷漠,应对模式是保持周边宁静,不要随意打扰;三、因生气导致的冷漠,应对方式是下跪道歉。

我正打算要下跪道歉,桥公主把笔记本打开,不紧不慢的翻了起来,哎,我又不争气地产生了尿裤子的冲动。
只听他慢慢念到:“喜欢美国,和汉堡包,每天都吃汉堡包”

我想我是难以逃脱跟饼王一起被祥瑞掉的命运了,桥公主一字一句的读着,我只能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说的什么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海人,其实你不用搞得这么麻烦。”公主把情报本举到我的脸上,正好翻到人格分析图那页,有句讲句,我觉得我画的桥公主,就可爱度而言还是很传神的。

桥公主把画像那页撕了下来,笔记本被丢在我的脚下,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大佬间的关系波云诡谲,表面平静的状态下内里不知多少暗流汹涌。在那一瞬间,我仿佛迅速的成长了,并且非常平静的接受了自己应有的设定和未来的命运。我,gqhr,一个小弟,一个跟班,或者一枚棋子,可以选择的机会本来就不多。

有价值的棋子应该出现在最该出现的地方



而不是跟平饼王一起被祥瑞

我跑了起来,推开王子乐屋的门——岸亲王端坐在最中间,神驸马和桥公主站在两边,桥公主身后的墙上,贴着刚从我笔记上撕下来的画,我的眼睛有点湿,大概是因为看到他脚腕上还带着我送的绳结。

“玄树,祥瑞紫耀,我站你这边。”

“哼,”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廉二爷,从前他基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这会他正靠在墙边,依然很潇洒的样子。“你能干得了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廉二爷和桥公主的那种相似究竟是什么。

“我什么都干不了,可我不想一个人。”
桥公主仍然一脸冷漠地看着我:“海人,你可要想好了。”

“想好了,我要和大家共进退!”即使被爷爷扒皮,有你们陪着也不亏。

“别啰嗦了,什么时候开始仪式?”廉二爷不耐烦地说。

“年轻人,毛毛躁躁的”这种时候,岸亲王竟然还在吃薯片“小不忍,则乱大谋,祥瑞的事,是能随随便便就决定的吗?”

听了岸亲王的话,廉二爷竟然安静了下了,真不愧是岸亲王。“那么,仪式之前请通知我。”说完,廉二爷风度翩翩的离开了,除了我,没人留意到他那为了掩饰颤抖而攥的死紧的拳头。

桥公主又陷入了沉默,我大着胆子揣摩了一下,觉得他现在应该处于第二种人格下的第一种模式。
于是我决定骚扰一下他——想看看他是不是原谅了我:
“那个,玄树,明天休息,要不要出去玩?”
“嗯,反正明天又不能搞仪式,闲着也是闲着。”桥公主大概在思索要去哪里玩,我的脑海中又条件反射一样出现了几个候选地。然而他给出的答案多少让我有点意外。
“就去美术馆吧。”
“好啊”神驸马笑着应和道。
那是我胡乱记在情报本上的,我自己想去的地方。

又到了岸亲王周游列乐屋的时候了,我觉得今天这种状况还是不要打扰公主和驸马的二人世界比较好
“那我也先走了,明天美术馆见。”

走出乐屋的门,感觉我的灵魂被抽空了,一起祥瑞平饼王的事多少让我产生了点负罪感,不过,这也是为了大家,作为一个维纳斯,我要时时刻刻展现出六个人的羁绊——哪怕通过祥瑞的方式。

绝不能让饼王一个人出风头。

路过hhb的乐屋时,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姨妈们这会肯定会笑着说,是藤井吧?你是想说仿佛看到了你自己吧?
图样图森破,三台乃衣服。
在此,我要郑重声明,我,小太子高桥海人,就算印度,也是阿育王级别的印度,不要把我跟小多比相提并论。

回归正题,其实我看到的是金指一世。他正缩在角落里,一个人玩手机。多么熟悉的场景啊,为了缓解无人理睬的尴尬,一个人在角落里,孤单的玩手机。

这就是空降派的宿命。没有战友,在敌意和戒备的世界里孤军奋战。
姨妈们肯定又会说,你是想说仿佛看到了曾经的你自己吧?

图样虽森破,四台乃衣服

爷爷当年空投我时,好歹还记得给我准备降落伞。

嘻嘻。

==========================
py王的周围,阴影开始笼罩*2

19(???)发表于:2017/12/27 21:32:52

添个小插曲,为1348gn打call~


俗话说得好,皇天不负努力的维纳斯。

昨天,平饼王突然向我递出了橄榄枝,

“小海,明天陪哥去兜兜风。”

为此,我竟像春游前的小学生一样,人生第一次一夜无眠。所幸先天条件优渥,第二天并没有人能从我与往常无二的黑眼圈中察觉到我昨夜异常激烈的心理活动。

然而,人生处处是抉择,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平饼爷开着他的豪华跑车来接我、玄公主、神驸马三人,还好在我习惯性的就要拉开后座车门的电光火石一瞬间之前用余光check了一下另外三人的举动,果不其然,大家都饶有兴趣的盯住了我!

朋友的车,坐在什么位置,这种万古难题终于也降在了我头上。

平饼王的宝骑,后座坐下三人绰绰有余,我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飞起,眼前出现了耽美游戏一般的四个选择肢(什么我刚刚说了耽美游戏?为什么是耽美游戏咳,解答送命题要紧细节就先表在意了)——

A.三人全部后座

B.海岩后座,神副驾

C.海神后座,岩副驾

D.神岩后座,海副驾

三长一短选最短在这里显然是最作死的,三人都将平饼王当作司机首当其冲的必然是资历最浅最先拉开后座门的我。BC虽然给王子送上了与饼王增进感情的助攻,拆cp似乎又容易拉仇恨(而且至今我回想起几年前神驸马翻阅平岩在博多出游赏樱花的写真时那笑里藏刀的表情还是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坐副驾虽说略显婊气将自己推上浪口风尖,但却或许是最佳选项了。

说时迟那时快,海纳斯本斯完成如上的心理活动只花了0.43秒,便拉开了副驾的车门。

玄公主也随后坐进后座,对我淡淡一笑,“绑好安全带哦~”,一边抬起左手将碎发挽到耳后。袖子随着他手的抬起滑下一点点,刚刚好露出手腕上粉色的绳子。

safe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我也在心里赶紧记下一笔:高中读完就立马去考驾照!!!!!!!霸占驾驶座让别人选去吧!!!!!!!!!!


514条,20条/页

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