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河洲番外(全J,CP依正篇)

1566条,20条/页

12345678910>

原文白糖发表于:2010/6/25 19:20:00

整篇自己搜吧,这是番外,官配依旧……

1

吃过晚饭,松本润请了假,说是要去修剪头发,中居正广恰巧要出门,伸手捏住他后颈一层皮,略微低头看了看,另一只手则将额发略微撩撩,他眼睛大却不突兀,刚刚好的漂亮明动,嘴唇有些发暗,在上唇点了杏红色,身上则是一件暗青绣着仙鹤的和服,几秒钟的时间长的使润觉着自己已经长在他们馆主身上,动也不敢动,微微咽着并没有的唾沫。

“你……”中居正广拖了个长音“要去剪头发么?”
“是、是。”松本润深刻感到自己已经露馅,他紧张得发抖,没想到中居正广却没再管他,也许是外面汽车响起的喇叭声救了自己——他站在门口,标准得鞠躬送车子离开,随即踮脚再望了望,然后顺着后街向前接着拐进一个岔口……


一般来说吉原的每个馆都会有固定的理发铺,一个月或者两个月总的结账,当然了,那些有身价的女人和男人不算,他们会找很有名的发师来打理自己的头发,钱也是自己付出,与馆子无关——中居正广的新馆因为没有开多久,而他本人对金钱又看重,选的理发铺是吉原很不上台面的小店,不过无所谓,男人的头发没有女人那么麻烦,而且店老板也极为和善,松本润让他帮自己修了刘海后,在账簿划下名字,伴着”你不要跑那么快,当心摔倒”的喊声,跑出去——他之所以那么抓时间,是因为今天自己的朋友要来吉原。


约在前街抱熊前,润喘着气,小心得不惹人注目,忽然看到个黑色短打的男孩子想打量四周又不好意思得被过往的游女们调戏着向前,他才迈出去,小步过前“锦户亮!”
“啊……啊啊……”叫做锦户的小子被吓了跳——他是跟着自家主人过来的,临行前还看着男人对自己妻子撒谎说要去收上个月的米钱。


买了一碗冰,坐到河边不显眼的地方
“我说,润,你在这个地方,过得还习惯吗?”
“还好。”润将脚伸进河水中,鞋子脱在旁边“与其出力气,还不如在这边。”
“是吗?”亮笑笑
“是啊……”松本润抬起头,天上月亮碎开样,破破得洒着光
……


不敢耽误太久,两个人都是偷跑出来。润沿着河岸往回走,顺便晾着湿了的脚和衣边,折了根柳枝甩着,调皮至极。

回到馆内,这种时候没有什么人,润擦擦手跪去主间用猪皮布抹着瓷瓶。

“喂!”忽然门口廊上传来个很小的声音,懒散又轻巧
润回头,见到二宫和也抱着手靠在门柱上,他没管他,转了一边继续抹着
“这个天,河边冷吗?”
润的面孔没有透露出什么,普通得站起来,走去廊上,在盆里涮着抹布。

二宫和也笑了一声,有点尖锐的声音,突然润将湿了的抹布甩在他的脚上,抽得二宫疼到喊出
松本润一步过去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你不要太多事。”自己的肚子被二宫用膝盖顶上,捂住跪倒。
二宫弯腰揉着脚背——果然起了红痕,他抬手制止又过来的松本润“你总是这么激动。”他说“我只是替我哥哥回来拿手串。难道你有什么不该让我看到的事情吗?”
松本润停下来,喘着气慢慢平息“我也是去送一些东西。”
“那就是了。”二宫手抄起在袖子中“你看……就这么简单。”
……

松本润一点也不喜欢二宫和也,他想将来就算自己的花日竞价很低,也要强过二宫——可自己现在却连个学徒也不是呢,这个晚上真是讨厌,把之前见到锦户亮的喜悦全部冲走了。
自己的愤懑还没有地方发泄,那里传来风铃声——这个时间,有谁回来或者拜访呢?


1...发表于:2010/6/25 19:24:00

不会吧,这么大一个sf!

/

/

/


2=v=发表于:2010/6/25 19:27:00

嗷嗷嗷

河洲番外

终于有坑蹲了T-T


3= =发表于:2010/6/25 19:29:00

马。。。马克

4= =发表于:2010/6/25 19:37:00

我、我表示鸭梨很大

我、我是不是有看错标题?lx谁来掐我一下= =


5= =发表于:2010/6/25 19:38:00

5L我掐你

这是真的!!!


6排队求掐发表于:2010/6/25 19:39:00

我没做梦吧+1


7- -发表于:2010/6/25 19:41:00

看到河洲的番外让我觉得倒霉了半年的我好像从今天开始就时来运转了


8= =发表于:2010/6/25 19:50:00

掐LSS,这是真的!

果然是因为某张挺配的图么。。。


9= =发表于:2010/6/25 19:51:00

噢!! 天啊!我竟然那么前排 留影合念

10= =发表于:2010/6/25 19:51:00

马克先!

11= =发表于:2010/6/25 19:53:00

我没看错吧

我没看错

瞬间感动了


12= =发表于:2010/6/25 19:55:00

常在坑边走,哪有不掉坑!但愿此番外能如正文一样完结orz


13==发表于:2010/6/25 19:58:00

番外?!天哪…

14= =发表于:2010/6/25 19:59:00

前排马克

偶像!!!等你好久了TvT


15白糖发表于:2010/6/25 20:32:00

2

松本润好奇心重,偷偷溜去看,来的人一直站在门口说话没有离开,身后似乎跟了个男孩子,天黑了,看不清模样,只是觉得很瘦很瘦。
“我们馆主还要有一段时间才会回来。”看门人说道“您没有订下时间的话,不妨去各处先看看?”
“嗯……其实我已经走遍了。”男人说道,突然回身扇了男孩一巴掌,莫名其妙的
松本润哆嗦下,这样粗暴的举动使得他记起自己那个每天都喝醉的父亲,身上疼痛万分。他猜大概那个男孩的样貌并不好,所以不能卖出吧,不过这样粗鲁的访客实在是第一次见,一般意义上,下等人不会来这里做这种生意的。

“我说,堵在门口会掩了风水。”黑色的汽车停下,上面走出来的人说道,中居正广像是一根浮木,救了所有人。

他进来,把外披的衣服和手包递给跟着的小僮,捏着手腕看看来访的男人“和我上来吧——”忽然他一探头“你,叫什么来着?松本润?也过来。”
润倒退几步,他的馆主不会是个妖怪吧,怎么能够看到躲着的自己,不过也不容想,慌张答应,小步随着中居他们上了小楼


中居正广开始并没有搭理来的人,这和平常的他一点也不像,虽然这个人对内并不像在外面那样总是高贵的,却也绝对不该如此失礼。他让润靠前,自己伸手摸过松本润的前发“看来我们要换一家铺子了,剪的太难看。”

“馆主。”男人坐在桌子对面,忍不住
“你多大了?有没有正式的跟着谁?”
松本润不清楚这样的场景下自己该说什么还是直接不要说话,咬着嘴唇“我……还没有……”
“中居正广!”这声彻底惊了松本润,他硬刹住要说的话,死看着桌角摆的花蜡,不抬头,恨不得立即被呵斥出去。


中居偏偏还是摸着他,猛地对面男人伸手过来要抓他的衣领,同一般流氓无异,润略侧看清男人样子——和他的发音用语一样粗鄙——松本润想自己如果再年长些,大可以替中居挡开,不过现在那细细的胳膊怎么看都不合适。中居正广也没让他动,轻易躲开使男人扑了空趴在桌子上,头碰到烫的灯火罩,嗷嗷着跳起来

“河本,别让我叫警察,这儿不是藤泽。”中居的口气也换了,润从没听过他们馆主这样说话
“中居正广,你用不用这样子,好歹我们小时候也一起玩儿过。”男人吐了口唾沫“只不过你和个娘们似的被卖到吉原,而且还跟了……男人……”猥亵的话语比梅毒还脏

润不及反应,他就觉得那么晃了下,极大的响动——中居正广从桌子里摸了把小刀,按着男人的手,在他尖叫中插到指缝中间,神情可怕“你从小就喜欢惹怒我?怎么?忘记鼻子断了的感觉了吗?”
男人大口呼吸着,汗珠黏到脸上“别……别……我也是没有办法……我……”

中居放开他,坐回垫子,从抽屉摸了长烟点上,轻轻吐出烟圈

“散屋要拆了,这孩子的父母在暴乱中被打死,他就我这一个亲戚,我又养不起他……”男人开始用很卑微的口气“这么多人只有你,您才有办法……”
松本润这时才记起那个同来的男孩子,他望了眼,发现那孩子一脸平静的坐在极后方,眼睛黑白分明,皮肤也黑黑的,说好看还不如说机灵,事不关己一样望着他们,他被男人拉起来,按着跪在中居旁边,中居正广慢慢敲敲烟柄,转头板起男孩下巴,又用手指撑开他的嘴看着牙齿,接着拍拍他的肩背,笑笑“跟煤球似的土气。这里不收。“
“您……帮帮忙。”
“我也没有很多钱,虽然这么说,也要看看货物品质。”中居的眼睛故意浮上层讨厌的轻蔑

“我难道还不如他吗?”突然男孩开了口,比想象中要低沉的声音
“嗯?”中居看过去
|喂!翼!你少说话。”男人急急打断
中居却用长烟挡了他“你觉着自己要比他出色吗?”
“是的。”唤作翼的少年点头,松本润手抓着腿上的衣服,他想自己被侮辱了,是的。

中居正广笑了起,换了个姿势,抽着烟,手肘架在桌上“有意思,不过我这里没有地方再收留臭小子了”他说“你们去那边一个馆看看吧,就说是我介绍的,他会给你个价钱。”
“谢谢,谢谢。”男人起身,拉住男孩
“我叫今井翼。”男孩没头尾得介绍了名姓

中居看着松本润,带着笑没有改变,他说“对了,河本,如果下次我再看到你,也许你就再也回不去藤泽了呢。”


16= =发表于:2010/6/25 20:33:00

前排强力马克

17= =发表于:2010/6/25 20:53:00

原来是他们小时候的事情,那就其实等于前传咯

18= =发表于:2010/6/25 20:53:00

河洲番外四个字看了半天才确定自己没看错

坑王我爱你啊,不过看来又要虐子俊了


19= =发表于:2010/6/25 21:12:00

283果然是不如子俊

风光只是表面的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1566条,20条/页

12345678910>